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苟在雾隐门当术士那些年 破竹长虹

第203章 斩黄祟

    一群人身狐脸的怪物张开双手,对着围在垓心的姜厚施展法术。

    姜厚嘴巴被堵住,双手吊在树上,悬在半空,眼球上翻,浑身不住的颤抖着。

    那些黄族之人对着姜厚施法,将他身上的三魂七魄逼出体外,困于法器之中。

    这一次黄族的到来目的非常明确,就是把上次没有完成的事情做完。

    只有拿到姜厚的魂魄,才能救活族长的女儿。

    姜厚读了一辈子圣贤之书,救了很多病人,怎么也想不到,就因为自己在路上捡了个香囊,就卷进了一桩要命的怪事。

    这次出村,由大长老亲自带队,务必要赶在族长女儿魂飞魄散前将姜厚的魂魄带回去,以命易命。

    当姜厚的最后一缕魂魄被收入大长老所带的法器里时,一直颤抖着的姜厚突然停止了挣扎。

    那些黄族之人停下施法,跟着抱着法器的大长老返回杏林村。

    天又下起了雪

    天眼收回,林易已然洞悉了一切。

    这案子的罪魁祸首,是来自城东杏林村里的一群邪魅的黄族。

    “哇塞,好大的金豆子!”

    曹达华不知何时已经回了屋子,恰好看到了林易手里的那袋金豆子。

    “林兄弟,这袋金豆子是从哪里找出来的?想不过这姜家落魄了之后,居然还这么有钱。”

    曹达华边说边捞起袋子里的金豆子。

    黑色的邪气从金豆子上散出,又顺着曹达华指尖的缝隙里留下。

    “这金豆子怎么感觉有些说不出的诡异”曹达华不禁说道。

    须臾,第二阴门,仵作行。

    林易、曹达华、白云舒三人并排站立,眼前的台上是姜厚的尸体。

    尸体皮肤驳皱,面容青紫枯槁,双颊消瘦如骨,早已不成人型。

    “这是姜大夫?”曹达华不禁失声脱口而出。

    曹达华和这姜厚也算有过数面之缘,但眼前之人显然已经不是自己所见过的姜厚了。

    白云舒默默开口道:“这人身体里的血似乎已经被抽干,生前应该承受过相当大的痛苦和折磨。”

    曹达华皱眉道:“咱们这寿霖城里竟然还有如此凶残的贼人,我曹达华不把他给揪出来,就枉做这寿霖城的捕头!”

    这时,林易缓缓说道:“未必是寿霖城里的人,或者可以说,凶手未必是人。”

    曹达华猛然抬头看向林易,一时间有些懵,不知道林易话里所说何意。

    白云舒接口道:“林大哥说的没错,这尸体上有一些抓痕,并不像是人类所为,倒像是”

    说着看向林易。

    林易一瞧,心想这是给我出题呀。

    迎着白云舒的目光,林易假装看了一眼抓痕,不慌不忙的说道:“这是黄鼠狼的抓痕。”

    白云舒和曹达华的眼神瞬间起了变化。

    白云舒没有想到,林易的眼力居然如此厉害,并非经常与尸体打交道的仵作,竟然也能一眼看出抓痕的来历。

    曹达华的变化则全然不同。

    “什么?连畜生也没把我放在眼里?”

    要说哪里的黄鼠狼最多,你只要在这寿霖城随便抓个人,十有八九都知道城东的杏林村里最闹黄祟。

    不仅是姜厚,不少寿霖城里的人都在杏林村那边遇到过关于黄鼠狼的怪事。

    在寿霖城里,甚至有不少人曾提议在杏林村附近盖一座专门供奉黄族的庙宇。

    不过无论这黄鼠狼是神仙还是恶鬼,它们现在胆敢伤害城里百姓的性命,单这一点就不可饶恕。

    上报黄知县后,黄知县对于黄族胆敢在寿霖城为害也是非常愤怒。

    “林易,曹达华,我命你两人带队,去杏林村为我寿霖城百姓除害,也为了死去的姜厚报仇雪恨!”

    日暮沉沉,寿霖军生火造饭。

    已然洞悉黄族虚实的林易知道,想要剿灭杏林村的黄族,单凭衙门里的那些捕快,实力是远远不够的。

    于是,林易前往城外,挑选了200名精兵。

    100名先锋部的好手,由部甲董成带领,另100名远攻部的好手,由部甲贵权带领。

    戌时,一切准备妥当。

    林易翻身上马,曹达华、董成跟随左右,贵权殿后。

    队伍前方由先锋部人马开道,队伍后段则是远攻部的人马。

    为何选在傍晚出行?

    这段时间正是黄族行踪活跃的时候。

    不是不想白天进军,怕的是白天到了杏林村那儿,连个黄鼠狼的影子都瞧不着。

    “指挥使大人,区区一群黄祟,何劳您和曹副官亲自出手,只要由我董成带领本部先锋部,即可踏平黄祟的贼窝。”

    林易抬手道:“董部甲切勿轻敌,据我所知,这群黄族中不乏修行高强的强者存在,我们一定要万事小心,不可大意。”

    “是!”董成连忙拱手应承。

    在这整个寿霖军中,董成对林易可谓是心服口服,佩服的五体投地。

    “轰”

    一声巨响。

    曹达华扬起头,皱着眉头瞧向黑云密布的夜空,嚷嚷道:“这什么鬼天气,刚才还月光皎洁,这会儿竟然打起了雷。”

    董成也说道:“今夜怕是有雷雨。”

    董成话音刚落,林易立即吩咐道:“曹副官,董部甲,雷声容易隐藏脚步,你们俩去提醒各部,行军时一定要小心留意,防止敌方偷袭,必要的话,找几个探子在前方开路。”

    “遵命!”

    董成双腿一夹,向前方本部人马奔去,曹达华则向后方的远攻部周知去了。

    这一路上,倒并未遇到什么偷袭,只是道路两边的林中,不时有幽幽的黄色亮光闪烁,像是黄鼠狼的眼睛。

    根据林易天眼中所见姜厚的经历,人马来到杏林村的深处,一座宅子的门前。

    队伍行进的脚步和道上黄鼠狼的盘绕,那黄族中人早已经知道寿霖军的到来。

    先锋部刚在门前停下脚步,那宅门就被打开,里面喊声一片,冲出了数十名黄族的子弟!

    先锋部的人早知道这群黄祟是由黄鼠狼变的,当下也不含糊,拿起武器就冲杀上去。

    先锋部的士兵擅长近身搏击,加上他们刚刚和流寇大战了一场,之前日夜操练,士气和状态正盛,从没有经过训练的黄族中人很快便被先锋部的士兵们冲散。

    待剩下的黄祟逃回门里时,门前已经倒了黄族二三十具尸体。

    那先锋部的人正要往门里冲,突然门内一阵巨大的冲击波迎面而来,将数十名士兵推翻在地!

    “来者何人?”董成横刀立马,大声喝道。

    “我乃黄族大长老,黄巢。”

    一老者手持拐杖,从门内迈出脚步。

    乐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