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苟在雾隐门当术士那些年 破竹长虹

第234章 误入诡村(第二更)

    见识过崖葬的悬棺后,众人回过神来,开始生火淘米做饭。

    曹达华自告奋勇要去抓几只野味回来,可惜出去转悠了一圈,别说野猪、野鹿了,连只野兔、野鸡也没瞧见。

    “真是奇怪了,这么好的地方,有山有水,竟然连只野味的影子都没瞧见。”回来后的曹达华丧气的很。

    不过好在,林易在湖里钓出几只新鲜的大鱼。

    论烤野味,多隆是一绝,这家伙,不仅会吃,还有一手做饭的手艺。

    将鱼的内胆掏干洗净,两面均匀受热烤熟,再抹上盐巴和一些寿霖城内常用的调味料,没一会儿烤鱼就香气四溢了。

    苏灿今天心情不错,坐在湖边与众人一边吃东西,一边讨论着悬崖上的棺木。

    他对这些特殊的民俗似乎颇有兴趣。

    打过了牙祭后,众人休息了片刻便准备上路。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

    众人刚把东西收拾好,一阵邪风吹过,天色霎时就变了。

    秦先抬头瞧了瞧天色,说道:“咱们要尽快赶路,今儿晚上怕是会下大雨,在这山路上,一旦下雨可不好走,万一再碰上山体滑坡,麻烦可就大了,尽量在傍晚前能够找户人家歇脚。”

    说走就走,众人连忙上马,马夫赶着马车,跟在林易等人身后。

    “哗啦轰~”

    天空亮起闪电,传出阵阵闷雷,滚滚乌云眼看要盖过山顶,但尚未开始下雨。

    正月雷雨,确实少见,这样的雷雨,一般常见在夏季。

    尚未傍晚,天空已经暗如夜色。

    队伍中,林易似乎察觉有些不对劲。

    “曹大哥,你这路带的没有错吧?”

    曹达华擦了擦额头,露出古怪的神色,回道:“奇怪哉,我明明是按照地图走的,照这地图上所画,前方应该有一片猎人村落才对呀。”

    林易接过地图,向前眺望了一番,又仔细查看了会,不禁摇了摇头。

    “曹大哥,我们应该是走错路了,刚才在前面岔路口的时候,我们应该向东南方向走,但我们现在的方向,却是往西南走。”

    曹达华一拍脑袋,说道:“我说呢,怪不得总觉得哪里不对劲,那我们现在往回走吧?”

    林易又看了看地图,说道:“不行,原路返回再走东南方向,恐怕半夜也到不了那个猎人村子,况且马上就要下雷暴大雨,山路不好走,多在路上耽搁一分,便会多一分风险。”

    “那怎么办?”

    “我意,不如错有错招,继续向前,按照地图的指示,似乎翻过前面那座小山,又可以绕回到正路上。”

    秦先赞同道:“我觉得林易说的没错。”

    “好,就这么办!”

    有人替他补救,曹达华忙不迭的答应了下来。

    于是众人加快前进的速度。

    打雷不下雨,下雨不打雷。

    雨滴就这么悄无声息的从天而降,密密麻麻的变成小雨,然后倾盆大雨转瞬即至。

    林易等人换上蓑衣,队伍在暴雨的山间艰难前进。

    “瞧,前面有火光!”

    不知谁在暴雨中嚷嚷了一句,瞬间点燃了队伍的斗志。

    “真的,前面山脚下有火光,还不止一处。”

    “快,咱们就要有休息的地方了。”

    “今天这一趟可真够折腾的。”

    有了目标,路便不再漫长。

    到达村口的时候,秦先下马,擦了擦村口的牌子,看到上面写着“状元村”三个大字,这字写的不错,可是历史悠久,有些笔画历经岁月的洗礼后已经变得有些模糊了。

    “嚯,状元村,好大的口气。”多隆不禁说道。

    “走,进去再说。”林易下令队伍进村。

    林易和秦先齐头并进,走在队伍的最前面。

    曹达华之前一直是在队伍的最前面带路,但自从发现带错路之后,便龟缩到后面与多隆溜到一起了。

    刚进村,林易便察觉到被人跟踪了。

    一道人影不停的从车队旁边的林子里一闪而过。

    “发现了吗?”林易小声道。

    “嗯,有东西跟着咱们,不知是人是鬼。”秦先小声回应。

    “管他是人是鬼,我去抓来瞧瞧。”

    话音刚落,马背上留下一片残相,林易瞬间钻进路旁的林子里,片刻便又从林子里返回到马队前。

    “噗通”一声,一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形同乞丐的邋遢男子被林易丢在地上。

    秦先、曹达华、多隆骑着马和站在地上的林易将男人围住。

    “你是什么人?是村子里的人吗?为什么要跟着我们?”

    无视林易的问话,这个男人只是痴痴的笑着,一一指过骑在马上的三人以及林易,笑道:“你们是客人,应该欢迎,欢迎。”

    说着,竟原地跳着鼓起掌来。

    这完全不按照套路出牌,让林易等人一时不知如何招架。

    好在这时,前面有人身穿蓑衣打着灯笼跑了过来。

    “大伙儿别动手,有话好好说。”

    伴随着灯笼的火光,众人看到跑来的是一对爷孙俩。

    “各位是路过的吧,我是老东头,这是我孙儿小枣,各位老爷千万别和他一般见识,他从小脑子不太好,但心肠热,叫大牛,刚才你们进村,他定是跟着你们来着。”老头子率先开口。

    “没错,我们一进村子,就发现他在林子里一直跟着咱们。”

    老东头连忙点头道:“这就对啦,他呀,是欢迎你们来着,哪个路过的客人进村呐,他都是这么做的。”

    瞧老东头不像坏人,又联想起大牛刚才自己口中所说的“欢迎”的话,情知老东头的话不假,于是众人便放过大牛。

    林易重新上马,请老东头前面带路。

    “老爷子,下着暴雨,山路走不了,想到村子里借宿一夜,不知方不方便?”

    “方便,方便,我们这儿啊,人少,但屋子多,你们尽管住下,吃的也都有。”

    说着,便让小枣先跑回家,把房间收拾一下,自己则打着灯笼在前面带路,大牛跟在队伍的最后面。

    林易嘴上虽十分客气,但还是小声向身后的众人说道:“小心,这地儿有些诡异。”

    曹达华等人立即提起了十二分精神。

    “到了。”

    老东头推开门,是一间院子,这院子可不小,一共盖了五间房。

    老东头指着其中四间,说道:“这几间房没有人住,你们不嫌弃呐,就住这里吧。”

    这个时候能有个落脚的地,众人别提多开心了。

    马车就停在院子里,自有仆人牵着马去马厩吃草,其余人将东西从马车上搬下。

    苏灿、二娘一间,苏绣儿、香儿一间,林易则和秦先、曹达华、多隆四人挤在一间大通铺的房间里。

    马夫、仆人则住在剩下的一间凑合对付一晚。

    众人在房间里生了堆火,烤着衣服,没一会儿便恢复了生气。

    戌时,老东头叫小枣叫上林易等人,一起到他们住的房间里吃晚膳。

    林易刚到门口,便闻到了一股足以令人垂涎三尺的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