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你好,1983 隐为者

第五百二十七章 是兄弟,排排座

    因为是入学日,所以校园里面显得格外热闹,到处都能看到背着行李卷的新生,稚嫩的脸上都闪烁着兴奋,好奇地打量着这个历史悠久的园子。

    也有不少送子女入学的家长,同样也是兴致勃勃的,孩子能考入这里,当家长的,当然面上有光。

    这年月,开车送孩子上学的,那只是极少的情况。

    至少刘青山一路慢慢悠悠骑过来,还没发现一辆轿车。

    刘青山也同样在观赏着这所著名的校园,虽然来过几次,但那都是改建之后的,早就变了模样。

    刘青山觉得,还是现在这些朴素古旧的教学楼,好像更有魅力。

    “老师,请问经济学院怎么走?”路旁传来一声询问。

    刘青山差点骑过去,看看左右再没有人,这才反应过来,是叫自己的。

    这已经是第二次有人叫自己老师了,好像都怪这辆自行车,毕竟这年头,校园里的自行车,还没有泛滥呢,一般都是教职员工才骑车的。

    于是翻身下车,望向路旁大树下、那个背着行李卷的男生:“同学,正好我也去那里,就一起吧,来,把行礼放到驮货架上。”

    刚才一瞧之下,他心里已经有了个大概,这个问路的新生,一脸质朴,戴着一个大大的近视镜。

    他的身材有点瘦削,身上的衣裤已经洗得泛白,膝盖上还有两块大补丁,看样子,也肯定是农村出来的。

    不知道是天热还是着急,脑门上汗津津的,所以刘青山就正好顺便帮他驮着行李。

    因为从这个新生身上,他看到了自己前世的影子:刚上大学的时候,他也是这个样子,一条补丁裤子,穿了两年。

    “谢谢老师,我叫许长生,是经济学院世界经济系的新生。”

    许长生把行礼放上,然后用双手擎着,他是一个人来抱到的,下了接站车之后,本想逛逛这个传说中向往的校园。

    结果才发现,原来园子这么大,他好像迷路了。

    “那以后我们就是同学了,我叫刘青山。”刘青山当然不会继续装老师,本来也不是他故意的。

    啊?

    许长生愣了一下,下意识地停下脚步,结果刘青山继续推车呢,噗的一下,行李包掉在地上。

    看到刘青山清澈的目光回望过来,他也腼腆的笑笑,笑容显得非常纯净。

    于是两个人边走边聊,刘青山很快就知道,许长生的老家是黄土高原。

    在得知刘青山也是农村出来的,许长生有点发愣,嘴里问了一句:

    “青山同学,你们那边的农村,生活很富裕是吧?”

    刘青山笑笑:“大家也都刚刚能吃饱饭,距离真正的富裕,还有一段距离,我师叔就在首都这里住,自行车是他家的,我借来临时骑骑。”

    看着刘青山手腕上的手表,许长生默默地点点头,目光也越来越坚定:

    等我毕业之后,也一定要叫家乡的乡亲们,都能填饱肚皮!

    二个人终于来到了经济学院,去年开始,因为国家重视经济,所以原来的经济系,升级为经济学院。

    报名之后,两个人才发现,他们同属于世界经济系二班,而且还是同一个宿舍,真的很有缘。

    在领取一些生活用品的时候,还领到了一枚校徽。

    这时候的校徽,还是长条形的,上面是四个红灿灿的大字。

    背面有个别针,许长生小心翼翼地拿着校徽,别在胸前,然后挺了挺还比较瘦弱的胸脯,一种很特别的情感,从心底油然而生。

    抬眼瞧瞧刘青山,也正在做着相同的动作,两个人不由相视而笑:

    戴上校徽,他们就是京大人,那种骄傲和自豪,都写在脸上。

    问明了宿舍的位置,两个人就驮着东西,向宿舍那边转过去。

    进入一栋老旧的宿舍楼,他们的宿舍在二楼,二零二室。

    到了门前,许长生刚要掏领来的钥匙,却发现宿舍门已经打开,于是便轻轻敲敲门。

    “进来!”里面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

    进了屋,只见屋子中间站着一个大汉,身高超过一米八五,又高又膀,很是魁梧,要是粘上胡子,估计就跟张飞似的。

    “哈哈,咱们都是舍友啦,俺叫张鹏飞,是东山省的!”

    这个大汉很是豪爽,冲上来就和前面的刘青山来了个拥抱。

    叫刘青山产生错觉,好像在山上被大熊那家伙给抱住了似的。

    一瞧这架势,许长生连忙往门口后退两步,他骨架虽然大,但是太瘦。

    刘青山倒是挺喜欢张鹏飞豪爽的性子,有点东山大汉的意思,于是也互道姓名,很快就熟络起来。

    众人找到各自的床铺,都贴着名字呢。

    屋子是四人间,上下铺,床头各有一个书桌,听说还有六人间和八人间的,那个更拥挤。

    “听说咱们世界经济系就八个男生,所以分到的宿舍还不错。”张鹏飞的大嗓门嚷嚷着。

    看到那两个无动于衷,就嘿嘿两声:“你们俩动动脑子,八个男生,剩下的岂不都是女生,嘿嘿嘿。”

    “你这家伙。”

    刘青山笑着摇摇头,他身子灵便,看到张鹏飞那大体格子,分到的却是上铺,就提议跟他交换了一下。

    他嘴里还打趣道:“鹏飞,你睡我上铺,我还真不踏实。”

    “没事,告诉你们,俺可是练家子,俺跟好汉武二哥是同乡。”

    说罢,张鹏飞单手抓住护栏,笨重的身子竟然凌空而起,轻飘飘地落到上铺床上,把许长生都给瞧傻了。

    刘青山见状,也就作罢,他没带行李,学校这边也没发被褥,只发了脸盆这些洗漱用具,看来下午得回去取一趟。

    “还差一个,咱们寝室的四大金刚就凑齐了。”张鹏飞又飞身下地,嘴里嚷嚷着。

    这家伙天生的大嗓门,估计说悄悄话,也这个动静。

    他凑到那张空床前面:“我瞧瞧,这最后一个是谁,哈哈,名字竟然叫魏兵。”

    “到!”

    门口响起一个干脆利落的声音,然后屋门一开,一个长相十分帅气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他穿着一身军绿色的衣裤,脚上也是一双黄胶鞋,英姿勃发,不像大学生,倒是像个军人。

    口中更是响亮地说道:“世界经济系八、六届一班魏兵,前来报到!”

    张鹏飞咣当两下大眼珠子,瞧瞧魏兵,又瞧瞧刘青山:“咱们这个寝室的素质,好像挺高啊。”

    刘青山乐呵呵地接过话茬:“那叫颜值,要不是鹏飞你的缘故,还能更高一些。”

    扑哧,进来的魏兵再也绷不住,忍不住笑出声,然后伸出手来,挨个握手:

    “我叫魏兵,是京城人,哥几个以后多多照应。”

    “许长生。”

    许长生先跟他握手,张鹏飞则是给他一个大拥抱:“俺正好缺个卫兵呢,小卫兵,以后哥罩着你,俺可是练过的。”

    魏兵好不容易才挣脱出他的熊抱,又把手伸向刘青山。

    “刘青山,东北那嘎达的。”

    刘青山跟他握握手,嘴里故意带出乡音。

    魏兵眨了两下眼睛,然后眼神颇有些深意地望了刘青山一眼:“好啊,咱们以后就是一个寝室的兄弟了。”

    “既然是兄弟,那就得像梁山好汉那样排排座次。”张鹏飞立刻就张罗起来。

    结果一报年龄,还真是他最大,都二十四了。

    魏兵二十一,是老二。

    许长生也是二十一,年龄比魏兵小,是老三。

    刘青山虚岁才二十,当然是最小的一个,变成老四。

    想想家里的小老四,搞得他心里有点想乐:我现在好像也变成小老四了。

    还真别说,排了下顺序,老大老二老三老四的这么一叫,立刻就感觉亲近了不少。

    或许大家也都清楚,以后要在一个寝室住上好几年,一起吃饭,一起就寝,那不是真跟家里的亲兄弟一样吗?

    刘青山也是同样的感觉,他是家里的独子,有姐姐和妹妹,唯独没有兄弟,所以格外珍惜这样的兄弟情。

    老大张鹏飞使劲挥舞了一下粗壮的手臂:“咱们二零二的四大天王齐聚,中午必须聚餐,庆贺一下!”

    他所说的四大天王,当然还是指四大金刚,至于港岛那边的,还要到九二年之后,港媒才会自封的。

    一听要聚餐,许长生脸上,立刻闪过一丝难色,不过他紧绷着嘴唇,也没有做声。

    魏兵则忘了刘青山一眼,同样没吭声。

    老大则继续他的表演,手臂朝着门口放下挥下:“大食堂走起,我是老大,今天我请客!”

    他们已经发了饭票,长条形的卡纸,划分的非常细致,有粮、米、面、钱票等等。

    旁边还分别装饰着玉米,稻穗,麦穗等等,瞧着挺有意思的。

    他们现在上大学,基本是不花钱的,刚才报到的时候,交了五元钱杂费,五元钱的书费,学费是没有的。

    高校收学费,那还要三年之后的事呢,开始也不多,每学年二百块。

    学费飞涨是九六年以后部分学校并轨招生之后,才猛增到两千块以上的。

    交的钱少,发的钱却不少,各种饭票补助加在一起,就超过二十块,除了饭量超大的,大多数都不用再添钱。

    甚至饭量小而且比较节俭的女生,每个月还能剩下来一部分,换成真正的钱和粮票,贴补家里。

    一听说去食堂,许长生暗暗松了一口气,刘青山和魏兵也没有异议。

    于是四个人锁了门,就往食堂溜达。

    沿途陆陆续续的,看到不少学生都奔向食堂的方向,有的手里还拿着一些餐具。

    几个人一瞧这架势,只能又跑回去一趟,都忘了拿餐具。

    这年头上大学,极少有出去用餐的,都是吃食堂。

    伙食不错,主食白面馒头大米饭,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欢迎新生的缘故。

    菜肴也比较丰富,荤素俱全,问问价格,还真便宜,肉菜在三角钱到五角钱左右,素菜两角或者一角五,汤最便宜,二分钱一碗。

    省吃俭用的话,一顿饭也就是几角钱的样子。

    许长生心里默默盘算:一碗汤,两个馒头,一角二分钱就足够了,要不要再加一个馒头呢?

    他正琢磨着呢,就被张鹏飞拉了一下:“我和老三去打饭,老二老四,你们俩长得帅,去打菜,上四号饭口。”

    “打一份排骨,一份木须肉,再来两个素菜,溜白菜和麻辣豆腐。”

    他一边说着,就把饭票之类的,塞给魏兵。

    魏兵就虚心请教:“张老大,这打菜跟长相有关系吗?”

    “嘿嘿,这里面的学问可大了去,就像俺这体格去打饭,那阿姨一瞧俺这身量,怎么也得多给一两米饭。”

    说完又朝指定的饭口一指:“瞧见没,那里负责打菜的是个年轻姑娘,有点豆腐西施的味道,你们两个英俊小生过去,那菜勺子还不得满满当当的。”

    连刘青山都有点无语:老大,你说的好有道理。

    很快,几个人就各自完成任务,凑到一起,米饭也不多,排骨更少,苜蓿肉也只见苜蓿不见肉。

    张老大颇有些不满,嘴里叨咕着:“这明显不符合按需分配的经济规律嘛。”

    猛的朝许长生看去:“下次打饭的时候不用你,一瞧这么瘦,肯定少给点。”

    “我很能吃的,瘦才应该多给点,才能吃胖嘛。”许长生还有点不服气,他决定以后还是吃白面膜比较好。

    张鹏飞又转移目标:“两位英俊小生,你们打菜的时候,咋就不展现你们迷人的笑容?”

    魏兵眨巴两下眼睛:“我笑了啊,结果那姑娘可能是有点太激动,手上抖三抖,排骨全都抖掉了,一大勺子菜就剩下半勺子。”

    “失策失策,太帅气了也不成啊。”张老大也唯有仰天长叹。

    最后,还是刘青山又去打了几碗汤,拿回来几个馒头,大伙这才吃饱喝足。

    下午无事,明天才会去教室,大伙就在校园里闲逛,逛到图书馆前面,也只有羡慕的份儿,他们还没办阅览证呢,得明天辅导员帮着一起办理。

    简单熟悉下校园,刘青山就说要去亲戚家取行李,正好魏兵也和他一样。

    于是就骑着自行车,驮着魏兵出了校园,刘青山一边蹬车一边问:“老二,你去哪?”

    身后传来魏兵幽幽的声音:“老四,你是报纸上那个刘青山吗?”

    刘青山头也不回道:“二哥,我们是一个寝室的兄弟,不是吗?”

    听了这话,魏兵的声音里,顿时带着几分兴奋:“对,好兄弟,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