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你好,1983 隐为者

第五百八十六章 排队排队,不许插队(求月票)

    “呦,二子,大冷天洗澡呢?”

    两位街道大妈从大门走进来,一人扯一条腿,把二子拽出来。

    现在的鱼缸里并没有水,不过缸底儿有冬天的积雪化了,脏水还是弄了二子一脸。

    这小子索性也不跑了,既然帽儿爷没上当,没准能有什么手段,最好能帮着他把损失找补回来。

    于是他臊眉耷眼地跟着两位大妈进屋,还自己去洗脸盆那边洗了洗。

    两位大妈各自买了点山货,老姐俩把东西包裹得严严实实,然后乐颠颠闪人。

    二子凑过来:“帽儿爷,咱可不能认栽,这不是钱的事儿,面儿不能丢!”

    鲁大师瞥了他一眼:“我们又没栽。”

    这小子纠结一阵,最后扑通一下,跪在老帽儿身前:“帽儿爷,您是瞧着我长大的,这次您得帮帮我。”

    老帽儿也是一脸恨铁不成钢,伸出一只手,就跟拎小鸡子似的,把二子拽起来,嘴里训斥:

    “你小子,打小儿就不学好,好不容易找个正经营生,多少赚俩糟钱就开始嘚瑟,以后长点记性。”

    二子连连点头,这次是真的亏惨了,他都不知道以后怎么翻身。

    这时候,刘青山忽然插话:“搞不好,这帮人是一个团伙,手里一大批假造的玉石,这事要是不解决,指不定多少人上当呢。”

    既然老帽儿师叔和这个二子遇到的是两拨人,那就证明对方是有组织的。

    事情就发生在昨天,说明对方可能是刚开始下手,肯定不能这么快换地方。

    最关键的是,刘青山知道,这种特殊的玻璃,目前国内还没有,岛国那边刚研究出来。

    会不会,幕后有岛国人进行操纵呢?

    大伙商量一阵,刘青山叫二子下午再找几个人领路,带着卢方他们串胡同,装成收小货儿的。

    如果遇到,也别打草惊蛇,先叫卢方他们去摸摸底,看看对方到底是什么来路。

    这几位都是侦察兵出身,干这个不要太轻松。

    二子也来了精神头儿,跑出去找人。

    刘青山他们,终于能消消停停吃午饭。

    刘青山边吃边说:“师叔,我们合作社准备开一家山货店,你和鲁大叔帮着踅摸一个店面,只买不租。”

    “多大规模?”

    年前年后,影视城那边歇工,老帽儿和鲁大叔就又重操旧业,走街串巷收东西。

    刘青山想了想:“当然是越大越好,就当押房子啦,地段也要繁华一点的,这个是我们村的乡亲们集体出资,几百万还是能筹集到的。”

    在去年,国内已经进行住房改革的试点,到明年,就要全面推广和深化,房子也就转件转变成商品的一种。

    然后,然后就变成后世这个样子了。

    鲁大叔一听,好像想起来什么,在书桌上翻找一阵,找出来几张报纸:

    “青山啊,你们村儿又上报纸啦,啧啧,一个小山村,为亚运捐款四十万,你们村还真有钱!”

    刘青山拿起报纸瞧瞧,又是人民报纸,看看署名,果然是林大记者,这都快成报道夹皮沟的专业户了。

    上面还配着一张照片,是拐子爷爷拄着拐杖,将存折交给老支书的画面。

    一心惦记着上报纸的张杆子,也作为背景板,露了一个模模糊糊的脸,还是侧面的。

    浏览一遍,开始部分大致就是讴歌农民致富不忘国家的高尚品质;后面则拔高到政治高度,探讨“有钱之后怎么花”的问题。

    随着经济的发展,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也就是目前被称为“大款”的那一类,首都这边称款爷,女性的则叫款姐。

    兜里有钱之后,有些大款就开始作,社会上风评不怎么好,这篇文章,看来就是引导此类的,难怪能上人民报纸来宣传呢。

    至于另外一份报纸,则是宣传歌星义演,为亚运捐款。

    重点介绍的就是大树下娱乐公司旗下的歌手,深入基层,为亚运奔走歌唱,所获收益,全部捐赠云云,满满都是正能量。

    老崔和张大姐等人的名字,都赫然在列,就连欢子和阿毛,现在属于无名小卒之辈,也跟着露了一把脸。

    刘青山也瞧着挺欣慰:这算不算间接帮着公司打广告呢?

    而且,这非常有助于树立歌手们的正面形象,对大树下的发展,十分有利。

    吃完午饭,二子领人来了,都骑着自行车,卢方他们几个,就跟着离去,俩人一组,走街串巷,正好先熟悉一下京城的地形。

    刘青山则骑上自行车,先去公司转转。

    晃悠了快一个小时,这才到地儿,公司还没开始翻建,还是原来的一趟小破房子,可是门口,却排着二三十人。

    这年头,排队挺常见的,有时候去商店买东西还得排队呢。

    不过刘青山却有点纳闷:我们这是娱乐公司,又不卖东西,排什么队啊?

    于是他推着车子往前走,结果身旁传来一声吆喝:“排队排队,不许插队!”

    刘青山偏头瞧瞧,是个年轻姑娘,一头短发,眼神大胆,还带着一丝叛逆,正满是侵略性地瞪着他。

    好像有点眼熟?刘青山眨眨眼,猛然想起来,这不是那个田什么的嘛,以后也会成长为歌坛大姐级别的存在。

    短头发的小田,呵呵,还真是第一次见到,难道歌唱水平,跟头发的长短,也是成正比的?

    那零点的主唱,光头小周怎么说?

    “我想问问,这里面卖的是啥紧俏商品?”

    刘青山还是忍不住询问一句,就是询问的方式比较委婉。

    果然,小田姑娘甩过来一个白眼,不再搭理他。

    倒是后面排着的一个年轻人比较热心:“兄弟,我们都是唱歌的,准备加入这家公司。”

    刘青山眨巴两下眼睛:“哦,我还以为是卖副食品的呢。”

    他心里早就乐开花:看来报纸上面的宣传有效果啊!

    正琢磨着呢,就看到小凳子跑出来叫人进去,正好瞧见刘青山,立刻欢呼一声,跑上来抱住刘青山的胳膊:

    “刘总,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那些排队的人都有点发愣,他们都知道,这个小姑娘是这家公司的签约歌手,那么她口中的刘总,莫不是大树下娱乐公司的那位创始人?

    刘青山伸手揉揉小凳子的脑瓜:“上午刚到。”

    说完他又补充了一句:“这天儿还是有点冷,就别叫大家在外面排队了,到会议室里面等着吧。”

    “刘总,会议室都满了。”小凳子眨眨眼睛。

    虽然公司占地面积不小,但是就一趟平房,确实不够局势,看来今年必须把办公楼盖起来。

    起码,各个部门得弄齐全了,还得有专门的训练室。

    刘青山招收这些歌手,赚钱是一方面,他更希望这些歌手都能突破自我,取得更大的成就。

    没法子,他只能朝排队的人挥挥手:“我们公司目前条件还很简陋,只能辛苦大家了。”

    他刚说完,就看到短发的小田,脱离大部队,一甩肩上的小包,转身就走。

    “你做什么去?”

    刘青山看不想放跑这只大鱼。

    “刚才得罪你,难道你们公司还能要我呀?”

    现在的小田,身上还有一股子叛逆劲头。

    刘青山也不觉好笑:“我像那么小肚鸡肠的人嘛,刚才都是开玩笑呢。”

    小田这才转过身,狐疑地打量着他,不过还是走回来,排在原位。

    “咳咳,排队排队,不许插队。”

    刘青山轻咳两下,原话奉还。

    原本有些紧张的气氛,也忽然变得轻松起来,大家脸上都不由自主地浮现出笑意。

    “还说自己不是小心眼。”

    小田同志嘴里嘟囔一声,然后也咧咧嘴,笑了,笑得还很开心的样子。

    刘青山这才跟着小凳子进去,屋里依旧拍着三支队伍,最前面横着两张桌子,有几位临时客串的评委。

    这里是初审,过了之后,就会被领到隔壁,由公司更专业的老师进行考核。

    刘青山发现,宋雪领着张鹏飞和魏兵几个人,也都在场,忙着给那些排队等候的人分发表格。

    坐在前面当评委的,有两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他同样不认识,估计也是新招来的音乐人。

    在他们旁边,欢子也坐在那里凑数。

    以他的音乐素养,初审的话,也应该可以胜任。

    刘青山和大家打了一下招呼,然后也坐在前排,充当起评委。

    他大马金刀地坐下,嘴里就吆喝一声:“再分过来一队,咱们进度还能快点。”

    不过那些排队的人都相互往往,竟然没一个肯过来的。

    大家都是一般的心思:这么年轻,谁知道你懂不懂,要真是个门外汉,被你给打发了,那才叫冤呢。

    刘青山也眨眨眼:都这么不给面子的吗?

    不仅是歌手不给面子,就连那两位评委都皱皱眉。

    其中一位没吭声,估计是看到刘青山进来之后,跟那些工作人员很熟的样子。

    另一位则比较直,操着带着点粤省口音的普通话问道:“你是哪位?”

    没等刘青山回答呢,坐在另一端的欢子连忙说道:“陈哥,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大树下娱乐公司的总经理;刘总,这位是小奇先生,刚从粤省辞职,加入我们公司。”

    那位陈先生相貌透着几分儒雅和书卷气,朝刘青山点点头:

    “原来是刘总,幸会幸会,不过这种专业性的事情,还是交给我们这些比较专业一些的人好啦。”

    话说得还算委婉,但是意思不言而喻:外行靠边站。

    刘青山还是挺欣赏这种人的,有自己的原则和坚持。

    而且,他也听过对方的大名,那首涛声依旧了解下。

    于是刘青山点了点头:“陈先生,欢迎欢迎,我们公司初创,就需要你这样优秀的词曲作家。”

    两个人站起身握握手,旁边的欢子又插了一句话:

    “陈哥,咱们的刘总,和你一样,也喜欢创作。”

    “噢,不知道刘总有什么作品?”

    陈涛声的目光带着几分考究,打量着刘青山。

    在他想来,估计是年轻人喜欢出风头,然后手下人瞎吹捧,就有点不知深浅。

    那边的欢子轻轻甩甩长发,一脸自豪地说道:

    “刘总去年创作的生命之杯,在世界范围内,传唱度都很高。”

    “生命之杯,您就是芒廷先生!”

    陈涛声噌一下站起来,他确实被惊到了,虽然他也自负才华,但是目前也就在粤省那边小有名气,那些代表作还都没创作出来。

    可是眼前这位,早已经冲出国门,走向世界,跟人家一比,那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的好不好?

    “我那就是随便写写,兴之所至罢了,以后公司的这些歌手,还得指望在座的各位老师吃饭呢。”

    刘青山嘴里谦虚两句,然后就觉得眼前人影晃动,定睛一看,好家伙,自己面前,已经排起长长的一队人,挤得就跟装豆包似的。

    所谓人的名树的影,说的就是这种状况。

    好在刘青山审查的速度特别快,看看手中的表格,然后随口问几句,就算考核完毕,或者直接劝退,或者进入下一轮的审查。

    实际上,他主要是看名字。

    名字眼熟的,就顺利通过;没听过的,基本也就淘汰。

    在这个百花齐放的年代,要是还混不出头,那肯定就是真的没有潜力。

    所以别看他面前的人数比较多,进度却是最快,不大一会,小凳子就又从外面召集进来一批。

    “小田啊,过了。”

    刘青山瞧瞧面前的短发女孩儿,顺利通过。

    “谢谢刘老师。”小田激动得深深鞠了个躬。

    刘青山的嘴角不由得微微翘起:我又当老师了吗?

    忙了两个多小时,这边才算忙完,其实真正进入下一轮的,并不多,也就不到十人的样子。

    刘青山站起身,活动一下有些僵硬的身体,然后就去隔壁转转,那边才是重点。

    到了门口,看到里面是阿毛在那守着门,屋里有人在清唱。

    阿毛眼睛一亮,从里面拉开门,不过嘴里没有出声,免得打扰到里面。

    屋子里面,唱歌的声音停下来,刘青山就朝她笑笑,用极低的声音问道:“今天怎么这么乖?”

    结果被白了一眼,刘青山朝里面望望,只见中间坐着一个干瘦的小老太太,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正在和身前的小田交流着什么。

    谷大神!

    刘青山使劲眨眨眼,难怪阿毛像个小学生似的,原来老师在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