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你好,1983 隐为者

第七百七十四章 爹你回来啦!

    客轮终于在码头停泊,大家终于踏上这个充满神奇的大陆。

    “武司令好!”

    迎上来的护卫队,向小五敬礼。

    大家都把惊异的目光投向小五:这都混上司令了,难怪心心念着这边呢?

    小五回礼之后,这才笑着解释:“正常正常,这边随便,没人管。”

    “刘总!”护卫队的人,也很快认出来刘青山,立刻满脸激动地敬礼。

    刘青山摆摆手:“同志们都辛苦了。”

    “为人民服务!”这些退伍兵,用整齐划一的声音来回答。

    这话倒是没错,真为非洲人民服务了。

    远处开过来几辆越野吉普,随后,老班长和张龙,从车上下来,快步向刘青山跑来。

    这两位身上都穿着迷彩服,现在已经不怎么管贸易方面的事情,就在这边负责安全守卫。

    随着这边的摊子越铺越大,投入也越来越多,所以没有一支武装力量是坚决不行的。

    “大龙哥,老班长!”

    刘青山热情地和两个人拥抱,然后打量一下二人,除了晒黑点之外,整个人倒是变得更加精神。

    这些退伍兵,最喜欢干的,当然还是老本行。

    “青山,早就听说你们要来,怎么才到?”张龙的断臂装了一个假肢,至少从外表上看,不那么明显。

    不过的话,在这边应该装个铁钩子,然后直接就能当海盗头子了。

    “太受欢迎了呗,又加演了几场,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刘青山就把大树下的员工和旗下歌手,简单介绍一番。

    老班长脸上也乐开花:“在这边无聊,天天都听你们的磁带,这下好了,能给弟兄们开个现场演唱会。”

    “没问题!”小凳子凑上去做保证,然后就缠着老班长,要摸摸真枪。

    结果她接过来老班长递过来的手枪,胳膊一沉,差点把枪掉到地上,还真重啊。

    “走,先回咱们的驻地,青山你好几年没来了吧,可是大变样啊。”张龙招呼大伙上车。

    人有点多,几辆吉普车也坐不下,不过码头方面又派出两辆大卡车,大伙就车斗里一站,反正这边也不冷,还兜风呢。

    码头也不小,除了一些装卸设备,最多的就是一排排的仓库。

    等车队离开码头,前面的景色立刻为之一变,放眼望去,全都是茫茫的戈壁。

    戈壁上,偶尔才有一棵孤零零的树木。

    就算是那些长着灌木的地方,也都非常稀疏。

    “哇,这么荒凉?”大伙不免惊呼。

    不过就算是这么荒凉的地方,也有生命的存在,不远处,可以看到一群骆驼,悠闲地在隔壁上放牧。

    别看对人来说,这里的环境有点恶劣,但是对骆驼来说,还可以接受吧。

    车队扬起沙尘,一路前行,渐渐的,周围的景物又发生变化。

    绿色,一片片的绿色,终于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之中。

    在刚刚经历了荒漠之后,绿色入眼,感觉是那么的亲切。

    “好像种的是玉米?”

    车队进入绿色的海洋之中,道旁十几米之外就是田地,车速又比较慢,所以很快就有人认出来。

    确实是玉米,这种作物生命力顽强,就算在贫瘠的土地上,也照样能够生长。

    而且从长势来看,还非常茂盛。

    毕竟是从未开垦过的土地,土壤的肥力什么的都不错,只要有水灌溉,产量一点都不低。

    这里种庄稼,全靠人工灌溉,所以每走几里地,就能看到一处机井,连接着一条条手臂粗细的塑料小白龙,源源不断地将水输送出去。

    除了玉米,还有一种植株比玉米矮了许多的农作物。

    有些在城里长大的歌手,就不认识了,但是刘青山熟悉啊,这不就是土豆嘛。

    土豆这种作物,比较适合在沙土地生长,这里刚刚好,产量着实不低。

    有粮有菜,那起码就可以保证,饿不死人了。

    据老班长说,这边可以种好三茬庄稼,不过大伙为了养地,也只种两茬,中间休息两个月。

    这边的牛羊和骆驼的粪便,都是做肥料的好东西。

    因为庄家长得有点高,所以铲蹚什么的都已经完毕,地里看不到大型的机械。

    只是偶尔能看到几个人,在地里薅草,农民管这个叫拿大草。

    这是非常有必要的,因为如果叫杂草结籽,那么等下一茬种庄稼的时候,地里就会比较荒。

    薅下来的草也不能浪费,什么牛羊骆驼之类的牲畜,平时根本就吃不到这些鲜嫩的野草。

    刘青山也不得不感叹:咱们华夏人,绝对是世界上最勤劳而且对土地感情最深的人,只要有华人的地方,就一定能开垦出耕地。

    大伙正瞧新鲜呢,就听砰的一声,不远处又响起枪声。

    “又来敌人啦,这边还真够危险的?”小凳子吓得一缩脖。

    老班长连忙摆手:“这是洋炮的声音,不是打仗,是看守农田的人,放枪吓唬野牲口呢。”

    这些农田,在那些食草动物眼里,简直就天堂,所以经常有跑来偷嘴的。

    刘青山也大笑:“想不到在这边,还得看青。”

    渐渐的,大伙也发现了,还有一些人,守卫在农田四周。

    多是当地的土著,手里拿着大鞭子,也有扛着枪的。

    用老班长的说法:当地人根本不会种地,所以只能干点适合他们的农活。

    越往前走,荒地越少,开垦的耕地越多,甚至农田之间,每隔几百米,还栽种上几行小树。

    等长大之后,就是绝好的防风林。

    这一点,也最令当地的土著钦佩:从这就能瞧出来,人家来这里,不是来搞破坏,而是真心搞建设的。

    这边乱了这么多年,他们见惯了太多来这捞一笔就跑的人。

    车队走了几十里,前面终于望见了高大的建筑物,圆筒形的,上面好冒着蒸腾的白汽儿。

    这个大伙都不陌生,是发电厂的锅炉。

    刘青山也有些震撼:“发电厂都建成了?”

    小五得意洋洋地点点头:“这是一号发电厂,二号发电厂都快建完了,不过是在埃弗亚的部落那边。”

    里兰的煤炭资源比较丰富,所以建的都是火电厂。

    有水有电,那基本生活就有了保障,工农业生产,也可以有序进行。

    看到发电厂,大伙这才注意到,在他们来的路边,隔一段就有水泥电线杆子,上边架着电线,一直通到港口那边。

    发电厂就位于聚居地的边上,再往里走,就可以看到一排排的建筑。

    路面也不再是沙土路,而是变成了宽阔平整的水泥路。

    这边并不缺水泥,像是西边的伯贝拉港那边,就有水泥出口。

    并没有太高大的楼房,多是二层建筑,在这边不用考虑保暖,所以是非常节省建筑材料的。

    房屋大都是刷成白色,这也是当地人的习俗,和他们的信仰有关。

    大树下的歌手们,倒是不觉得什么,这里就跟国内的县城或者大镇子差不多。

    但是在刘青山眼里,那就大不一样,因为他清楚记得,上一次来的时候,这里根本没有一座像样的房屋,这些都是新建的。

    即便是当时阿杜酋长的驻地,也全都是破破烂烂的小泥房,哪里有现在这么气派。

    带着欣喜,刘青山索性下车步行,其他人自然也都下来跟着,好奇地四下打量。

    道边可以看到一些光着屁股的小黑孩,在跑来跑去的,一个个都跟小黑泥鳅似的。

    “他们怎么都不穿衣服,是买不起吗?”阿毛好奇地向身旁的老班长询问。

    “这帮臭小子都习惯了。”老班长也无奈地摇摇头,有些习惯,还真不是轻易就会改变的。

    大伙也渐渐发现,虽然小黑孩儿们都不穿衣服,或者就上身穿个小背心,但是脚上都穿着鞋子。

    这也是和从前很大的不同,刘青山去阿杜酋长的部落做客的时候,那些小家伙,可都是光着脚板儿的。

    也可以看到一些蒙着头巾的妇女,身上穿着宽松而鲜艳的衣裙,看到这些人,都远远地避开。

    “难道我们不受欢迎吗?”小凳子有点好奇。

    张龙就给他解释,这是当地人的民族习惯,大伙这才了然。

    反倒是沿途碰上的一些当地男子,都会非常热情地凑上来打招呼,黏黏糊糊的,聊起来没完。

    这些男子,身上也大都穿着统一的工作服,欢子就不免好奇地问道:“难道这里也有工厂?”

    老班长点点头:“当然有了,现在都办了好几个工厂。”

    “有罐头厂,主要生产骆驼肉罐头和鱼罐头,出口到东欧和西亚那些国家,很受欢迎呢。”

    “还有粮食加工厂,和一个土豆淀粉加工厂,一个薯片厂。”

    大伙不由得啧啧称奇,想不到看似这么落后的地方,也能办厂。

    “薯片是什么?”

    欢子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儿,有点不知所谓。

    老班长呵呵一笑:“一会儿就能尝到。”

    他们这边,主要种植土豆和玉米,土豆的种植面积又是最大的。

    本来土豆是比较好保存的,不过这边太热,很容易就生芽子,所以刘青山就给出招:加工各种口味的薯片。

    大伙正往前走呢,就看到前面跑过来一个穿着背心短裤的小黑孩,一边跑一边挥舞着两个小胳膊,嘴里兴奋地叫着:

    “爹,爹你回来啦!”

    用的还是普通话,虽然腔调有点怪,但还是可以听明白的。

    大伙相互望望,都面色古怪,因为他们这伙人里,并没有当地的土著。

    却见小五大步迎了上去,张开双臂,将小娃子抱在怀里,然后高高举到半空:

    “哈哈,小迪丽,想爸爸了没有?”

    不明所以的人都看傻了,不知道是谁嘟囔一声:“小五这家伙,果然娶了当地的女人当媳妇!”

    刘青山却笑着摇摇头,这个小黑孩看样子已经五六岁,小五来这边,拢共也没几年啊。

    很快小五就抱着小黑孩回来,大伙这才看清楚,还是个女孩儿,小脸黝黑锃亮,带着纯净的笑容,黑头发还在头上扎了两个小丫儿,看着也挺可爱。

    “这是我收养的干女儿,迪丽。”

    小五喜滋滋地给大家介绍,他并没有介绍迪丽的身世,在这个混乱的国家,当然不缺少孤儿。

    “迪丽,这是你的刘叔叔,这些都是你的叔叔阿姨。”小五抱着小丫头,挨个给大家介绍着。

    大多数人还都是第一次见到小黑孩,都好奇地上去逗逗。

    小凳子还把带来的零食,分给小迪丽。

    刘青山拍拍小五的肩膀,然后从包里掏出来一块白玉,挂在小迪丽的脖子上。

    “谢谢叔叔。”小家伙露出甜甜的笑容,还在刘青山脸上亲了一口。

    这也叫刘青山心里一颤,想起家里妹妹小的时候。

    小迪丽收了一大包吃的喝的,喜滋滋地从小五怀里出溜到地上,然后就噔噔噔地跑到那群小黑孩中间,开始发吃的,欢快的笑声也不时响起。

    孩子们的快乐,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

    而大家再看向小五的眼神,都有点变了,原本还以为是个不怎么着调的公子哥儿,现在都带上几分敬意。

    刘青山注意到一个细节,小迪丽和小伙伴玩的时候,还跑到路边栽种的树木旁边,蹲在那解小手。

    刚五岁的小娃子,当然是不用避讳这个。

    看到小家伙很快就提上小裤衩,又跟小伙伴玩到一起,刘青山点点头,向小五询问:“迪丽没做割礼是吧?”

    其他人有点不知所谓,现场有不少女士,小五也不好解释。

    还是老班长这个过来人,给大伙简单讲述了一下。

    在这个国家,女孩子是很不受重视的。

    出生不久就会进行割礼,也没有麻药,没有消毒,就那么简单粗暴地切割和缝合。

    没错,割礼不仅仅是割,还要缝合,只剩下极小的一个小孔。

    就算是方便的时候,都很不方便,一泡尿就得十多分钟,更不要说等到发育的时候,来了大姨妈,那就更是苦不堪言。

    而这样做的唯一目的,就是保证所谓的贞洁。

    不实行割礼的女子,是没有人敢娶回家的,她们最终的命运,只能是沦为那种出卖身体的一类人。

    等老班长说完了,瞧瞧在场的那些女生,一个个脸都白了。

    “怎么可以这样!”

    小凳子气鼓鼓地说着,然后又想起什么:“哎呀,那小迪丽以后会不会……”

    小五立刻竖起眼睛:“我的女儿,以后谁敢欺负,我要他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