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天天中奖 云罱

第207章 出事了

    江帆拍拍扶手:“说说,愁眉苦脸的咋了?”

    吕小米实在忍不住:“有那么明显吗?”

    江帆拿出手机,打开摄像头转过去:“来,自己看一下!”

    吕小米再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儿,撇了撇嘴不说话。

    江帆收起手机,问:“咋了?”

    “没咋!”

    吕小米当然不会说,被亲哥和闺蜜套路,这么丢人的事怎么能说。

    本来就经常被江帆说越来越笨,这要是说了,可不就坐实了。

    江帆觉的有事,那样子怎么看也不像没事的。

    但吕小米不说,他也不能撬开脑袋看个清楚。

    不可能是工作上的事情,工作上的事情不可能不给自己说的。

    肯定是别的事。

    别的事能有什么让她愁眉苦脸的?

    江帆就问:“你爸的生意不顺?”

    吕小米说:“不是!”

    不是?

    不是老爸的生意还能是什么?

    江帆问道:“你哥又闹妖蛾子了?”

    吕小米吓一跳,忙否认:“不是!”

    江帆多精明的人物,虽然吕小米掩饰的很好,只是瞬间的情绪波动,但江帆一直在留意她的表情,还是捕捉到了为细微的情绪变化,问:“你哥又咋了?”

    “没咋!”

    吕小米绷着脸,一脸若无其事。

    江帆仔细打量:“你在说谎!”

    吕小米心里跳了跳:“我没有!”

    江帆往后一靠:“你知不知道你有个小毛病?”

    吕小米纳闷了:“我有什么小毛病?”

    江帆说道:“你每次说谎的时候都会忍不住眨两下眼睛。”

    吕小米就懵了,仔细想了想,自己确实有这个习惯。

    但这种习惯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江帆竟然能发现。

    这个男人观察力可真强。

    吕小米抿着嘴,不想说话了。

    江帆又问:“说说,你哥又干什么扯蛋事了?”

    吕小米有点小情绪:“跟你没关系。”

    江帆猜测:“是不是不想干跳槽了?”

    吕小米撇撇嘴:“没有!”

    江帆再猜:“把你房子给淹了?”

    吕小米愣了下:“没有!”

    这脑回路可真清奇。

    江帆还猜:“那你干嘛愁眉苦脸的,难不成和你闺蜜勾搭上了?”

    “……”

    吕小米瞪大了眼睛,望着他说不出话来。

    江帆嘴角挑挑:“怎么这副表情,不会被我说中了吧?”

    吕小米忙掩饰:“没有!”

    江帆问道:“真的没有?”

    吕小米心很虚,却强作镇定:“肯定当然没有!”

    江帆就呵呵了,上下打量她,也不说话。

    吕小米被他看的越来越心虚,就想遁走:“有事没,没事我出去了。”

    江帆嗯了一声:“你先去吧!”

    吕小米就连忙闪人,不想再被他问下去。

    江帆看着她窈窕的身段消失在门口,靠在椅子上琢磨起来。

    从吕小米刚才的反应看,极有可能是知道了她哥和闺蜜勾搭的事。

    不然不会是这反应。

    可为什么要掩饰呢?

    应该是自己经常说她笨,怕丢脸吧?

    毕竟亲哥和闺蜜瞒着她偷偷勾搭在一起,多少显的有点反应迟钝。

    江帆比较好奇的是,吕小米是怎么发现两人的奸情的。

    问她肯定不说,江帆就没多问。

    想了一阵,也觉的好笑。

    亲哥勾搭上了闺蜜,闺蜜有可能会成为嫂子。

    想想都有点替秘书头疼。

    这种角色转变委实有点大了,还不知道吕小米会怎么适应。

    正琢磨呢,吕小米又进来了:“开会时间到了。”

    江帆看下时间,就起身出门,就嗯了声,让她去请高管们。

    抖音科技大会不多,小会却不少。

    特别是高管们,每个星期总会开几个小会讨论一下重点工作的推进落实情况,有时候半小时,有时候十几分钟,时间不固定,也不是CEO办公会那种比较正式的会。

    等了没两分钟,高管们都过来了。

    在公司的都过来了,不在的当然没来。

    江帆移驾到会议区,照例说了说几个重点工作。

    主要还是几个数据中心选址,薛涛正带着人在外考察,还没回来。

    具体情况都电话汇报了,但具体建在哪里,薛涛作为技术总监固然有他的考虑,但其他高管们从各自的业务角度出发也有各自的考虑,最后更是要江帆拍板。

    陈云芳就不建议在中原建数据中心,理由也比较充分:“中原那个地方吧,从地理位置上来说确实很优越,但除了这个,其他方面都没什么优势,产业产业不行,人才更是没半点优势,软环境说实话也挺糟糕的,江总应该比我更了解中原的情况!”

    江帆点头,也没有反驳。

    现在还没到拍板的时候,大家有意见都可以提。

    至于最后定在哪里,还要等薛涛回来综合考量后再说。

    讨论一阵,公关总监韩清又说了一件事情。

    “最近有人在抖音上爆料玫族手机的问题……”

    韩清说道:“最近有人在抖音上爆料玫族手机的质量问题,那边正在公关,我按照流程处理,那边单方面将抖音从应用商店给下架了。”

    江帆有点意外:“还有这事?”

    韩清说道:“今天才得到的消息,还没来得及给你汇报呢!”

    江帆说道:“抖音是个公众平台,创作者发布的信息又不代表抖音的立场和观点,我们的应用上应用商店是掏了钱的,他们说下架就下架?”

    韩清说道:“正在沟通,但那边也在推脱。”

    杨甲琛道:“这种扯皮的事让法务沟通吧,实在不行就走法律程序。”

    江帆嗯了一声,心里想的却是另一件事。

    互联网行业看似挺风光,其实全都是空中楼阁,特别是做应用的,很容易被硬件厂商制肘卡脖子,抖音和几个主机厂商的内置装机一直没谈拢,有些条件过于苛刻。

    皆因主动权不在自己的手里。

    现在连APP都被应用商店给单方面下架,可见这些主机厂的强势。

    说给你下架就给你下架。

    玫族都这样了,更不要说那些占据市场份额更大的主机厂。

    总之在和手机生产商的合作过程中,应用提供商也属于弱势群体,特别是和那些占据市场份额较大的强势主机厂的合作,应用提供商就更弱势了。

    除非是企鹅阿里那样的巨头。

    直接砸钱把你收了,敢不听爸爸的话收拾你。

    江帆转了几个念头,问:“听说玫族今年情况不乐观?”

    曹光说道:“今天玫族确实有点不景气,听说销量还在萎缩,跟华为和小米的竞争输的一塌糊涂,不过再不济也是国产手机的大厂,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再比马大也会瘦死。

    几年后谁还用那个玩意。

    当年他到是也用过,感觉还不错。

    只是后来也随大流,换了爱国牌的手机。

    江帆问道:“我记的国内第一部智能手机就是玫族的?”

    曹光点头:“M8当年被称为机皇,进入智能手机领域确实挺早的。”

    江帆又问:“实力怎么样?”

    曹光说道:“底子应该还是有的,只不过这些年发展的有些跟不上。”

    江帆敲着桌子想了一会,问:“把玫族收购了怎么样?”

    高管们都一愣,感觉有点跟不上江老板的脑回路。

    互联网应用和智能手机是两个不同的领域,压根就不是一个产行链。

    这是互联网玩腻了,又想去玩手机?

    大家觉的老板有点不务正业,但没人敢说。

    陈云芳道:“隔行如隔山,我们都没做过手机行业,江总还是问问专业人士!”

    没有表态支持,就是不支持。

    其他人也是一样的想法。

    收购CMC还可以说是为了给抖音建城墙,但手机行业不一样。

    那不是想玩就能玩转的。

    阿里一脚踏了进去,最终却闹掰了。

    还是踏踏实实把抖音做好才是正经。

    高管们不支持,江帆就没再说。

    晚上和老黄吃饭时,跟老黄念叨了一下。

    老黄也很惊讶:“你这步子迈的有点大,怎么又想搞手机了?”

    江帆笑道:“就是一个突然的想法,不一定非要搞。”

    老黄很是无语,你这一个突然的想法,涉及到的那可是上百亿的投资,每次跟江帆在一起他都会有种自己很清贫的感觉,不是没见过有钱人。

    但这么任性的有钱人实在太少见。

    两匹马也不敢这么任性。

    老黄问道:“为什么搞手机,又是给抖音搭台子?”

    江帆摇头:“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因素,但不是主要因素,建高楼得先打好地基,手机制造商才是未来移动互联网行业的基础,你看苹果就是例子,相比之下,搞应用开发的都是些空中楼阁,最在巨头们抢终端,抢入口,真正的入口其实还是硬件提供商。”

    老黄说道:“微信的影响力可不小。”

    江帆说道:“像微信这样强势的应用有几个,入口还是硬件。”

    老黄说道:“搞手机可没那么容易,搞应用开发容易,搞基础科技难,光有人才远远不够的,还得大把的烧钱,你打算入股还是收购。”

    江帆道:“要搞就全资收购,我对入股没兴趣。”

    老黄点头:“那还行,那里面水很深,阿里都闹掰了,把宝押在别人身上太扯蛋,要搞就自己搞,反正你有钱,能用的就留下,不能用的都开了,不然没办法搞。”

    江帆道:“我先想想,等想好了再说!”

    ……

    过了几天,薛涛考察完回来了。

    江帆召集了个会议,专门听取了考察组的汇报。

    薛涛把几个备选的城市都跑了一遍,还去了几个之前没有考虑的城市,最后出了一份详细的考察报告,又臭又长的,江帆都没那个耐心看,随手翻了几页,就扔到一边。

    只听口头汇报。

    薛涛还是挺尽职的。

    虽然一直想撂挑子,但只要在任上一天就得尽一天的责。

    考察的很详细,在根据考察结果将之前的设计方案重新调调整之后,薛涛也不建议在中原建设数据中心了,既有产业政策方面的原因,也有人才资源环境方面的因素。

    “商都的一位领导找过我……”

    在说到中原考察过程时,薛涛多说了几句:“之前给你汇报过,不过后来商都的领导好像从哪知道了你的身份,后面就再没找我,应该是要跟你直接联系。”

    江帆点头,办公室前天接到了商都官方的电话。

    打电话的人很客气,比通讯公司的客服还客气,最后表示领导要专程来魔都拜访,办公室在请示江帆,江帆到是很痛快,很快就给了准信,一番沟通,约在下周过来。

    讨论一阵,定下了五个数据中心建设点。

    江帆最后拍板:“商都预留一个吧,建不建到时再说。”

    薛涛点头答应,但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中原建了也是浪费!”

    江帆笑着说道:“祖坟还在商都呢,将来我爸妈无三尺容身之地就麻烦了。”

    薛涛无话可说,其了人也无话可说。

    小会开完,江帆回到办公室,就让吕小米安排行程。

    地点虽然定了,但他也要亲自去看一看的。

    三月份还是有点忙,一大堆的事情。

    春节过完就计划着去趟深城,结果一推再推一直没能成行。

    深城要建个副中心,涉及到的问题比较多。

    人员安排,硬件配套设施的建设等等都不是小事情。

    那边也要建个数据中心,正好这次一并去看看。

    江帆正在琢磨,这次出去是带家里的两个小秘,还是带吕小米呢,手机就响了。

    拿起来瞅了瞅,竟然是诗诗打来的。

    多少有点意外,上班时间没啥要紧的事两个小秘一般不会给他打电话。

    最多发个微信。

    打电话肯定是有事。

    江帆也没多想,随手接起来:“诗诗!”

    电话里裴诗诗有点火急:“江哥,家里出事了,我和雯雯下午要回去一趟。”

    江帆一愣:“出什么事了?”

    裴诗诗道:“我妈进城被车撞了。”

    江帆那个惊讶,电话交到左手,问:“什么情况,怎么会被车撞,严不严重?”

    裴诗诗语气都有点不好:“具体不清楚,听说是过马路的时候被冲出来的车撞了,好像挺严重的,已经送到医院了,我爸还不让给我们说,是我表哥给打的电话。”

    江帆嗯了一声:“那你俩赶紧回去,车票订了没有?”

    裴诗诗说:“雯雯正在订呢!”

    江帆刚想说好,转念一想,火车没直达的,到了还得转好几次车,姐妹俩本来就心急如焚的,折腾来折腾去可别出事,就说:“算了,别坐火车了,我安排车送你们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