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天天中奖 云罱

第460章 人生如初见

    酒店套房。

    江帆在门口站了会,才按响了门铃。

    站在门口,他用了三分钟认真思考了等见到刘晓艺后会出现的各种情况,包括刘晓艺忽然告诉他找了个找了个外国男人要结婚,他应该说什么,都想好了预案。

    可是等门打开,看到刘昨艺旁边站着个小丫头,江帆就懵了。

    这是什么情况?

    所有可能都想到了,唯独没想到是这么个情况。

    “这是……”

    江帆打量着小丫头,满脸犹疑。

    小丫头很可爱,一岁多的样子,大眼睛乌溜溜,拽着刘晓艺的衣角,半个小身子躲在刘晓艺身后,正在好奇的打量他,这个画风怎么看都有点不太美好。

    难道……不但在外面找了男人,连女儿都有了?

    江帆瞬间想了好多,脑补出无数可能。

    心情瞬间差到极点。

    这特么的……

    江帆差点掉头就走,可还是强忍住了,故作轻松地打量着小丫头问:“你领养的?”

    “领养的?”

    刘晓艺明显愣了下,表情多少都有点古怪,说:“我生的。”

    “……”

    江帆脸皮抽搐,脸色有点难看。

    刘晓艺没理他,牵过小丫头的手说:“丫丫,叫爸爸。”

    爸爸?

    江帆又是一愣,连忙仔细打量。

    这是我的女儿?

    消失了两年多,回来的时候给自己生了个女儿?

    江帆有种从地狱到天堂的感觉,刚刚的怒火和不满早就不翼而飞,心里已经被不敢置信和巨大的幸福包围,这真的是自己女儿?这一细看,就觉的越看越像。

    “丫丫,快叫爸爸啊!”

    刘晓艺摸着女儿头:“你不是经常叫爸爸吗,这就是你爸爸,怎么不叫了?”

    小丫头很不给面子,上下打量江帆,就是不肯开口。

    江帆一脸期待的看着小丫头,这个反转来的真的是太给力了。

    这竟然是自己女儿?

    看看眉眼,确实跟自己挂像。

    跟她妈妈一样漂亮,像个大洋娃娃,很是讨人喜爱。

    早忘了刚刚第一眼看到小丫头时左看右看都觉的这小丫头不顺眼。

    “来,爸爸抱。”

    小丫头不肯叫爸爸,江帆主动出击,蹲下想抱抱他的小棉袄。

    “妈妈,坏银!”

    小丫头却不给他抱,躲到妈妈身后,一脸警惕地看着她亲爹。

    江帆脸皮抽搐,看刘晓艺的眼神有点不满。

    怎么教女儿的,怎么连爸爸都不认。

    刘晓艺摸着女儿的脑瓜:“丫丫乖,这是你爸爸啊,去,让你爸爸抱。”

    费了一番功夫,小丫头总算不抵触江帆了。

    江帆顺利抱起这个在他不知情下生在国外的女儿,狠狠的亲了两口,搞的小丫头很是不乐开始抗议时,才问刘晓艺:“什么时候生的,怎么怀孕了都不告诉我?”

    刘晓艺说:“告诉你干什么,逼着你娶我吗?”

    江帆讪讪,这个话题他有点不敢接。

    欠的债太多了,这辈子都不知道怎么还。

    问了小丫头的生日,才知道这个小棉袄已经一岁半了。

    比家里的两个小棉袄大了六个月十几天。

    江帆觉的,人生最得意的事,莫过于某一天忽然多了一个一岁多的女儿,若非时机不是太对,真的想浮一大白,尤其是这个女儿被她妈妈养的乖巧可爱,甭提多讨人喜爱了。

    唯一遗憾的是,小丫头没跟他姓,跟了她妈妈姓。

    江帆多少有点意见,却不好勉强。

    刘晓艺这个女人太独立,肯给他生女儿已经付出良多。

    至于姓刘还是姓江,这个并不是重要的,只要是他的种就行。

    “宝贝叫爸爸。”

    “爸爸!”

    “再叫声爸爸。”

    “爸爸!”

    江帆跟小丫头玩了一阵,小丫头终于肯叫爸爸了。

    听到这声爸爸,他觉的闺女姓刘也无所谓了。

    “准备去哪里?”

    江帆一边逗着闺女,一边跟刘晓艺问起正事。

    刘晓艺显然早就想好了去处,说:“我去京城吧,就不留在魔都让你为难了。”

    江帆心里一松,多少都有些被感动到。

    几个红颜里面,刘晓艺是最能理解他的女人。

    若非如此,也不至于消失的两年多里让他一直牵肠挂肚。

    真的要感谢刘老板和魏老板,把他们闺女教育的这么优秀和明理。

    女人一旦生了孩子,变化是很明显的。

    两年多没见了,刘晓艺更加知性,也更加漂亮了。

    只是岁月不曾衰减,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任何痕迹。

    如果不是女儿就在身边,根本就看不出她已经是孩子她妈了。

    晚上,江帆没回去,住在了酒店。

    小丫头睡着后,两人没羞没臊了一个多小时,如干柴烈火。

    次日一早。

    两人睡的正香,刘丫丫先醒了。

    小丫头自己坐起来,看到身边多了个人,还有点愣神,以前都是跟妈妈睡的,忽然多了个人,还真有点不习惯,睁着大眼珠瞅了江帆半天,似是才想起这个人是谁。

    “妈妈……”

    小丫头爬在刘晓艺身上,大眼珠却一直瞅江帆。

    刘晓艺睁开惺忪的睡眼,拍了拍闺女:“去跟爸爸玩。”

    “爸爸!”

    小丫头立刻又扑到了江帆身上。

    江帆打个哈欠,眼睛闭睁,掀开被子她抱起来放在肚皮上,肚皮一鼓一鼓的,跟逗家里的两个小棉袄一样,小丫头乐的咯咯直笑,小屁股一巅一巅的仿佛是在骑马。

    多了一个女儿,江帆的人又被分走了一份。

    当然,不管是家里两个小棉袄,还是眼前这个小天使,都是他的心头肉。

    江帆想让江爸江妈过来看看他们孙女,刘晓艺却不想见江爸江妈,江帆不好勉强,只得作罢,等以后再找机会,总归是他的女儿,爷爷奶奶以后肯定要见的。

    隔天,刘晓艺带着女儿飞京城。

    江帆没去,回家后找个机会告诉江爸江妈。

    果不其然,江爸江妈虽然高兴,但也没忘了说教一顿。

    越大越不像话,三十岁的人了还不知收敛,四处留情播种。

    看了大孙女的照片,老两口就多了份牵挂,恨不得立刻跑去京城,看看这个未曾见过面的大孙女,更幻想着要是把几个孩子带到一起,那该是一副多么温馨的画面。

    时间如水,两个女儿慢慢长大,很快也会跑了。

    孩子还小,尚且不明白一个爸爸两个妈妈代表了什么含义。

    江帆和两个小秘却开始头疼了,现在孩子还小,等以后长大了会怎么想?

    思来想去,都觉的没啥好办法。

    这是个无解的难题,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大女儿在京城,江帆跑京城就跑的多了些。

    春节过后,裴家姐妹回了一趟老家,没带女儿回去。

    暂时也不敢带回去,两个小丫头跟着爷爷奶奶去了杭城过年。

    江帆却没时间过年,先去了趟夏门。

    不知不觉,儿子都三岁了,跟个混世魔王似的,吕小米也不管教,除了她定下的一些底线不能碰,碰了就挨打,比如不能跟人吐口水,不能对长辈无礼等等。

    至于上蹿下跳,活动好动之类则根本不管。

    吕小米任为这是孩子天性,不能刻意压制。

    “爸爸,我要上学!”

    江善勇背着小书包,跟江帆抗议。

    江帆喔了一声,摸了摸头:“好,好好学习天天上向,将来长大了当个大科学家。”

    小东西斗志昂扬地大声喊:“我要当科学家,我要当科学家……”

    夏门待了两天,江帆又去了京城。

    刘丫丫两岁了,相比儿子,小丫头可就文静多了。

    “世上只有妈妈好……”

    小丫头学会唱歌了,给江帆唱了一首歌。

    实际上没唱全,只唱了几句就不知道后面的词了。

    江帆依旧欣喜,狠狠亲了她几口:“我女儿真聪明,都会唱歌了。”

    “爸爸坏……”

    小丫头擦着脸上的口水,大声的抗议着。

    江帆哈哈大笑,又问刘晓敢:“你教丫丫唱歌了?”

    刘晓艺波澜不惊道:“我没教她,我给她放儿歌,她自己学会的。”

    江帆就更高兴,觉的女儿很聪明。

    跟她妈妈一样聪明。

    京城待了一周,江帆飞了趟南海。

    南海待了三天,又去了一趟深城。

    疫情闹腾了一年多,折腾的百业萧条,餐饮酒店旅游业深受其害。

    快餐店生意却不见萧条,反而逾发的好了,说到底这个世界还是穷人多,不管疫情再怎么闹,在深城奋斗的上班一族却还是要吃饭的,而现在收入缩水,便宜且实惠的快餐就更成了上班族们的首选,所以快餐店的生意非但不见萧条,反而更兴旺了。

    这却是江帆没有料到的。

    不像贾明亮家的海鲜楼和两个小秘的烧烤店,早就开始吃老本了。

    中高管餐饮这两年日子很难。

    贾明亮终究还是没听江帆的,把海鲜楼及早转手。

    现在天天后悔的吐酸水,转是转不掉了,现在这行情也不可能有人接手,只能咬牙坚持下去,把手机店的一部分利润垫到海鲜楼里,若非在江帆的建议下做了锤子的体验店,经营的还不错,两口子估计房贷都还不上了,这两年破产的可不少。

    只有张一梅生意越做越大了,前阵子刚买了劳斯莱斯。

    还专门开到江帆家炫耀一番,搞的江帆都不想见她了。

    这女人越来越俗了,非但没洗掉暴发户气息,反而越来越严重。

    ……

    茶楼。

    江帆没等多久,景红秀就过来了。

    时间过的太快,犹记的当年第一次见这姑娘,还是个不到二十,有点傻也有点头铁的萌妹子,匆匆六年过去了,这姑娘变了许多,比以前成熟了,但本性却依旧未变。

    眼神依旧干净,一如当年初见时。

    美的干净,美的纯粹。

    江帆看着她说:“时间过的真快,你都二十五了,该谈对象了。”

    景红秀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也不说话。

    江帆转移话题:“你大妹妹工作怎么样,找好单位了吗?”

    景红秀说:“找好了,去一家研究院的下属单位。”

    江帆说道:“现在本科学历还是有些低,要是没什么晋升的机会给我说,我给找个好一点的单位,至少不会在上吃大亏。”

    景红秀这下很痛快,事关妹妹的前程,她也不怕欠人情,说:“那我给她说。”

    江帆又问:“你小妹呢,在北大怎么样?”

    “还好吧!”

    说起妹妹,景红秀脸色就明快了许多。

    两个妹妹都很争气,这一直是她最大的骄傲。

    大妹考上清华之后,小妹就一直憋着一口气,不肯输给二姐,三年努力付出,继二姐后去年再次夺得全市理科状元,如愿走进北大校门,三姐妹为此成为了家乡的模范典型,姐姐在外打工供妹妹和弟弟上学,两个妹妹一个清华,一个北大,实在太励志了。

    坐了半个小时,两人起身结账后离开。

    下楼,又到了离开的时候。

    临别之际,景红秀竟然有些欲言又止。

    这不符合她的性格,这姑娘从来都是有话直说的。

    现在这个模样,明显是有为难事。

    江帆就问了声:“怎么了,是不是遇到难事了?”

    景红秀看着他,忽然又回到当年,勇气满满,说:“江哥,我给你生个孩子吧!”

    江帆一愣,看着她说:“我有好多女人。”

    景红秀没回避,直视他的眼神说:“我不在乎。”

    江帆跟她对视半晌,忽然就笑了,第一次牵起她的一只手。

    景红秀反手握住他的手,跟着他沿着街道一起往前走。

    只盼这条街道没有尽头。

    ……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