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在六朝传道 日日生

第二百六十五章 法宝

    李渔带着蒋敬,来到山下。

    他恢复了往日打扮,头戴峨冠,身披鹤氅,腰系丝绦,背着一把大铁算盘。

    这大铁算盘,李渔试探过,属于一个普通的法宝。

    但是一旦沾上法宝两个字,就比很多宝贝名贵的多。

    如今李渔见过的法宝也不多,大小乔的流苏,算是一个上品了。红孩儿当初使得火焰枪,更是上品中的上品。

    五行令,自己还没有完全开发,想来比火尖枪只好不差。

    最让他满意的,还是风月宝鉴,这是一个可以成长的法宝,单从这一点来说,或许它才是最宝贵的。

    李渔一问才知道,这算盘是他从黄门山中,无意间得到的。在六朝广袤的土地上,藏着很多的天材地宝,稍加冶炼就是法宝。

    很多修道的人,在进入瓶颈之后,会选择游历天下。一来开阔心胸和眼界,争取突破,二来就是寻找这种天材地宝,炼化自己的专属法宝。

    “会骑马么?”

    蒋敬笑道:“颇善骑射。”

    李渔上马,让蒋敬也挑了一匹,然后往鹿儿巷赶去。

    照夜玉狮子,最近有些开启灵智的迹象,不知道会不会化形。

    李渔没事就炼丹喂它,这几天可能就会化形。

    他拿出怀里的小册子,果然又多了三个人名,李渔嘴角一笑,把小册子收回到怀里。

    当初林灵素说过,这个煞星降世,也是人为的。而且一颗不差,都落在了大宋境内,摆明了是要搞事。

    如今自己破坏了这么多,那自己的敌人,岂不是原非表面那几个。能够布置煞星的,估计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主。

    李渔丝毫不慌,所谓虱子多了不痒,仇敌这东西,也是一样。

    以前只得罪了佛门时候,李渔天天提心吊胆的,自从出去溜达了一圈,把能得罪的,不能得罪的,全部惹了之后,李渔就不在乎了。

    死猪不怕开水烫,豁出去了

    鹿儿巷,自从薛夫人住进来之后,就热闹了很多。李渔一来,就听到薛蟠在那咋咋呼呼,指挥手下小厮搬东西,布置院子。

    远远看见李渔进来,薛蟠眼色一喜,马上挥着手凑上前来。

    “这位大算盘是?”

    蒋敬最大的特点,就是背着一个大算盘,也难怪薛蟠这么叫他。

    李渔笑道:“不得无礼,这是蒋敬,是我正经门中的管账执事。”

    “失敬失敬。”

    李渔说道:“这是本门的酒色财气四大长老中,财长老薛蟠。”

    蒋敬抱拳道:“原来是薛长老。”

    薛蟠大感有面子,低声对李渔笑道:“我看这个色长老,也合该落到我的头上。”

    “什么意思?”

    李渔撇嘴道:“就凭你好色?”

    “哼哼。”薛蟠一副神秘模样,“一会你就知道了。”

    他拉着李渔的手,说道:“外面这么冷,在这说什么话,我娘亲带来了许多的礼物,你快来看看,有没有喜欢的,拿回去送给你那几个红颜相好。”

    “那叫红颜知己。”

    三个人进到内院,跟着薛蟠迈步进屋内,薛姨妈正搂着女儿宝钗坐在椅子上品茶。这个孀居多年的美妇,穿着锦绣五色华衣,头上云光巧额鬓,撑着金凤,看上去雍容华贵,气质不俗。

    宝钗赶紧从她娘亲怀里站起来,微笑着也行一礼,陪着薛夫人主客坐好,聊了起来。

    “夫人舟车劳顿,一路上辛苦了。”

    “掌教实在太客气了,承蒙让出这个宅子,叫我们有地方安身,如今还亲自上门,不免让人有些惭愧。宝钗和我,都准备稍微安顿一番,就去门中谢过掌教呢。”

    她轻轻挥了挥手,说道:“香菱,上茶。”

    李渔眼皮一动,只见从屏风后面,进来一个小丫头。

    她的额头有一个红点,生的唇红面白,明眸睐齿,娇靥宛如桃花,明媚妍丽。

    “蟠儿说掌教身边没有人照顾,特意买来伺候掌教。这个丫鬟也是命苦,被人牙子偷来,前些日子就是为了她,蟠儿才惹上的人命官司。若是掌教不嫌弃她,不如留在身边。”

    薛蟠赶紧辩解道:“娘,不是都跟你说了,我是被人陷害的。”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说到底还是你自己不争气。”

    薛蟠大急,若不是看有外人在场他就要跳起来争辩了。入籍你咽了一口委屈巴巴的恶气,面皮通红,气鼓鼓的坐在那生闷气。

    薛夫人和宝钗早就习惯了他这幅样子,掩嘴偷笑起来。

    李渔手指在袖子里,轻轻一动,果然

    香菱体内,有着一缕细微的,淡淡的灵力。

    最让人吃惊的,这东西好像是天生的。

    也就是说,她爹不是凡人!

    印象中,在红楼里,香菱的父亲是真的人间惨剧。

    现在看来,很有可能是被忽悠瘸了

    薛宝钗偷偷看了一眼李渔,发现他直接愣住了,心底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好像有些鄙夷,但是却又不太像。

    她很想听到李渔拒绝,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但是李渔没有,他笑着说道:“这位小妹妹,很有慧根,伺候人就免了,学道之人不讲究这个。香菱,你过来。”

    香菱脸一红,看了一眼薛夫人,后者笑着点头,道:“都听道长的,你有了造化啦。”

    香菱这才走上前,在李渔跟前,羞赧地低下了头。

    李渔注意到她额头的红点,灵犀一指,点在她的额头。

    一股粉红色的光幕,慢慢笼罩起来,香菱有些害怕,但是看到李渔的眼神,她心中一松,惧意大减。

    李渔的真气,游走在她全身的经脉中,细细探查。

    凡是红楼中出场过的人物,他都有些不太放心了,上次三怂给他留下的阴影有点大。生怕这个香菱也是癞头和尚和跛足道士动过手脚的小奸细。

    没有五行灵根。

    资质绝佳。

    根骨绝佳。

    没有顽疾。

    没有中毒。

    身体健全

    李渔点了点头,收起指尖,说道:“你可愿拜入我的宗门学道?”

    香菱憨憨的,一脸茫然,又习惯性地转头去看薛夫人。

    李渔凝声道:“自己决定。”

    “学道是什么?”

    李渔哈哈一笑,“学道就是认识你自己。”

    她歪了歪头,有些疑惑,看到李渔后怔了片刻,点头道:“愿意,我想认识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