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出笼记 核动力战列舰

4.23章 几番似从前

    剑士的世界不会在乎人命损耗。在高压电的工业区,每个月都有人被电死,这个工厂就如同紫外线杀虫灯一样,在湛蓝的发电光芒下,从各地征召的工人小心翼翼的在毫无防护的高压电金属结构间走动,一不小心就会“啪嗒”一下,在不到两米宽的金属设备空余的走廊下,变成被电的蚊子。

    在来到轴区仅仅三个月后,对一个高压区域进行检查时,卫铿消失了。在电压机旁,只能闻到蛋白质烧糊了的味道(其实就是一头死猪),并没有人会检查,简简单单的将卫铿的名字勾掉。

    也没人会在意,一个工人的死和另一个年轻人的到来之间存在关系。

    “明铿”去世之前,终于打点上下办全了手续,从老家那里要接过来一个侄子。这个“十六岁”的大个子年轻人在“明铿”走后一天,刚好到来。

    当然,对于这样自投罗网的青年,轴区的管理者当然不会放过,准备直接“安排工作”,嗯,安排到冰洋区域的海底开矿。

    【这就和二十一世纪的养老院一样,不是老人给足了钱,就能让护工耐心照顾,而是确定你没有子女,来验收照顾效果,就随便马虎凑合,反正欺负老弱,老弱还能像年轻人那样去吵,去闹,乃至去举报吗?】

    当然,卫铿也预料到了这种人情冷漠。

    之所以先前被抓到轴区高压电区域,不到三个月,就死遁溜号,也就是厌烦了,一次次敷衍。

    中人之姿积累“几代”了,不妨有那么一点“天赋”再去探一探剑士的世界。

    ……

    明铿生前的宿舍楼中,卫铿老爷用了新身份开始了矛盾碰撞。

    大片的地板,被纯粹的空扭之力翘起,挡住了那些治安人员的视线。

    这些手持电棒和拘束器的治安人员立刻老实的知晓,这不是自己能够解决的等级了。

    卫铿成功的继承了自己作为“明铿”的遗产,床还是那张床,桌子上技术本的字迹还是自己写的。卫铿打开了水壶,保温瓶内苏打水还有气。

    但是自己又换了一个身份。

    打包了自己的“遗物”后,被赶来的剑士带走,进入了剑士苑。

    第二天,太阳升起。

    ……

    荡星历1167年,卫铿新身份的十七岁。已经成功成为剑士。在考核通过后,则是分发了一艘小型飞行器,要求去天泽派报道。在看到这个命令后,卫铿笑了,上面的导师名字自己熟的很。

    武壮峰!峰还是那个锋。禁制也依旧。只是人到底还是不是当年的呢?

    在赶到目的地的时候,卫铿发现自己好像报道早了,被安排在外围的一座小山峰上。

    要等待其他地区晋级的年轻剑士一起到来后,才能见到自己这一届的导师。

    ……

    接下来数日中,后续的剑士们也来了。

    这些年轻的剑士们一开始就抱团,相互打探了家室。

    由于卫铿没有任何后台,那些出身剑士世家的天之骄子们在第一轮招呼后,就再也没有和卫铿说话了。

    所以随着后续的人都来了后,卫铿依旧是独自在圈外。

    卫铿:“自己的导师要等到中秋才回来,那么?”卫铿看向了太空,“第三阶段计划,我们在这几个月结尾吧。”

    维度空间,秦晓寒面露微笑低语道:“万式归一。”

    ……

    世界上,各种事情,是在同时发生的。就在卫铿拿到剑士官方证明准备去报道时。

    紫木星上,与天泽剑派并立的南方大宗,磁宏剑宗,紫凌剑尊门下诞生了一位新的剑君,丽菡剑君。

    紫凌剑尊亲自为自己这位小弟子,嗯,以及女儿举办了晋升大典。

    相对于星泽剑尊,紫凌剑尊是这两百年晋升的,距离具体剑意汲取碳基躯体全部意识的劫还早。对于后续继承人的选拔,并没有星泽剑尊那么迫切。并且自己弟子中人才辈出,一共有三人能碰到磁宏剑典最后一境。

    说起这个磁宏剑典,相对于天泽。区别在于,对入门剑阵的基础时,对空间的测量。

    一个是利用全球的地磁差异,而另一个是直接基于天基星光。

    显然是地磁系统要更容易一点,但秦晓寒给卫铿推荐的是最强的。

    两大剑典只是入门不同,之后呢,当剑尊剑阵完全成就后,磁宏也可以利用天基定位,天泽也可以根据大地磁场研判,例如卫铿现在自己就钻研出一套打入地幔的系统。

    ……

    关于卫铿对这两套剑阵体系的测绘方法评价:自然是天泽剑典要技术更高端一点,但是以剑士之路的实际情况来看,磁宏剑典最后的剑尊之路更加容易入门一些。天泽体系最后一境,由于剑士缺乏“系统化数学概念教学”,最后一境入门特别困难。

    ……

    回到典礼上,过程非常庄重,丽菡剑君以空间形态登场一刹那后,周围的数座山峰仿佛如同豆腐一样抖动。随后这位正主接过门派所赐予的灵器就离场了,剩下的就是各门派的交流了。

    天泽派派来贺礼的代表有十个人,宋电就是其一。

    宋电在颇为羡慕的参加剑君典礼后,对自己的道路也有些感怀。此时他已经是后期剑师,但是如今这个年龄阶段,到这个阶段是顶峰了。

    与卫铿那种搭建工程体系,越到后期,路线越分明不同。

    传统的剑士之路,在前期就选了一个较小的基本盘,到后期想要拓展知识基本量,无少年锐意进取的心性,再也无法完成那最后一层的突破了。

    大部分村里面千年一遇的天才,到了剑师这个层次,如同苦海行舟至中途,前不见岸,后不见归路。

    当然,宋电叹息的是,自己现在的任务。

    长久以来紫木星上,是北天泽,南磁宏的格局。但是天泽方面近年来,星泽剑尊越来越靠近深空,天泽剑派内部两相斗争,门派每况愈下。

    早在四十年前,天泽和磁宏约好的一则联姻,就是现在的丽菡剑君和星泽剑尊孙辈意云飞。

    但是今天丽菡已经是剑君,而那个意云飞还是初级剑师,这显然是不合适的,该如何不失体面的解决这个问题,同时让两派之间情谊不受影响。

    这本来是不关宋电所在学院系的事。只是剑派内那位最上位的存在轻轻的下发一言后,这个难堪的任务就砸了下来。

    ……

    星泽剑君近年来对意承蒙剑君(学院派首席)越来越确定要传予衣钵。

    与此同时对意承蒙考验也众多,例如这次:“衣钵,我可以传给你。但是你能不能照顾我的后人。在这些事上就看你的表现了。”

    学院派剑君之首的意承蒙却哭笑不得,这件事情,他自己要腆着脸去办,是可以办成的。

    但这是门派颜面问题。而且尽管是为了“传承派”办事,可传承派不想承这个情,意擎山(星泽的儿子)没有放弃,仍然想拿下最高传承。如果在有损剑派颜面的情况下将此事办成,他不但不会感谢,反而会就“天泽颜面受损”而发难。而且通天剑炉的星泽剑尊,只是作出了隐晦的承诺,这种承诺不代表明确指示。

    作为天泽派首席大弟子,意承蒙持剑这么多年,一路不仅仅是天赋异禀的冲上来,更是依靠了勤奋,而勤奋的背后,就没有了?

    意承蒙的好友给了他建议:办成了办不成,不重要,关键是要看有没有办。

    于是乎,这件苦差事,就落在了宋电身上。宋电带着厚礼,勉强敲开了磁宏剑宗的大门。

    ……

    而与此同时,宋电并不知道,他求见而不得的人,正在追逐着另一颗大星!

    在外太空,丽菡剑君恭敬赶到,此时地面正在开着她的晋级大典,无数人正在等着她,但是她的父亲,磁宏剑派的剑尊,让她来太空一趟,她只能先甩开典礼。而她来到太空后,发现不仅仅是她,门内的两位师兄也到了。她好奇地看着自己的父亲。

    紫凌剑尊看着女儿点了点头,他扭头对另一旁两位弟子说道:“千锻,沐风,带着你们的师妹。”

    紫凌剑尊展开了剑阵,将空间折跃体系调节到了最远。

    丽菡剑君盯着自己师父的背影,对两位师哥道:“师哥,师父要将空间导到哪里?”

    千锻:“我们也不知道,只是来的时候,师父对我们说,要让我们知道,什么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半个小时后,一行人赶到了第一轨道附近,这里的大日轮廓几乎是紫木星上的9倍。

    在炽热的阳光下,紫凌剑尊,微微端坐。

    在一个小时后,感觉到光线灼热的可怕,丽菡的疑惑越来越重,看了看两位师兄,也得到了“困惑”的目光。于是乎,她走向前准备询问父亲。但是,这时候紫凌张开了眼睛,说道:“来了。”

    ……

    卫铿很郁闷,在武壮峰上,等待自己那个“导师”时,偷闲试图将剑阵体系彻底结尾。

    自己一共奔赴了六次太空,但是在最后两次时,被这位紫木星南派剑尊给发现了。

    尽管自己可以甩开他,但是展开剑阵需要大型天体提供引力场定位,现在最大的天体就是太阳,当然更主要的是,自己的第四步方案,也是要以恒星为中心定位。自己甩不开他。

    至于,驱赶?

    击溃这位剑尊,理论上是做得到的(秦晓寒:“你的理论上,实际上是碾压”)但是人家只是在一旁围观。

    索性,也就让他看吧。(秦晓寒,你这体系现在爆炸式进展,就算手把手教,大量的独特算法,对方想要熟悉也至少需要两到三年。)

    ……

    被父亲一言提示的丽菡刚刚顿了顿,突然感觉到整个恒星上似乎有什么?

    她仔细分辨后,惊骇的发现,一张巨大的经纬大网,已经平铺在整个恒星赤道体系上。

    在剑君感知力下这个经纬网线条非常细,就如同白炽灯上套着一层蛛丝一样,如果不是近距离,根本没法发觉。

    此时,千锻和沐风的表情也是一样的。

    在接下来数十秒的时间里,更加密集的光丝网络沿着大经纬网为骨架蔓延,紧接着,恒星上波涛起伏的色球层,被一道道空间探针洞穿了,随后打在光球层上。

    似乎为了标记打击,这些光球层的米粒上出现了瞬间的暗点!暗点闪烁一下就消失了,

    这是空扭之力将米粒组织最外层包裹,对反射光形成了瞬间的遮挡,因此出现了闪烁的暗点

    在恒星上,每个米粒组织的径距,可都有上千公里。而这个规模恰恰是剑阵覆盖的规模,但是这一闪一烁,持续时间不到零点一秒。这意味着,剑阵收放、战略挪动是传统剑阵百倍以上。

    随后,太阳的米粒层上,在初期的调试后,开始了黑白闪烁的动画。(黑白只是亮度上的微弱差异,其实并不明显。)

    ……

    有了观众后,卫铿不由得有了一点兴致,

    于是乎,太阳的米粒层上,出现了“Bad apple”黑白动画闪烁。

    这么多年了,一直是一个人,哪怕是现在在武壮峰上,也没人说话。且现在生理上恰处于少年的卫铿有些闷骚。

    于是乎,秀了一下。(这个场景,由秦晓寒直播给了同僚们。当然私人空间中,她自己也通过不断切换服装跳了一遍。)

    五分钟作曲结束后,卫铿剑阵第三技术研发阶段彻底完成。但是结束后,没打算和旁观者们接触,径直从恒星离开了。

    在第一轨道上,紫凌剑尊收起了空间透镜。看着自己的弟子。他原本只是想让弟子们见识一下,天泽一派的最高境界。但是随着这次,卫铿完全将第三阶段技术体系全部展开后,他自己的剑道理解也被刷新了一遍

    若非现在亲眼所见,他不敢相信,剑阵体系能做到这样!其实这已不能剑阵来描述,卫铿在空间技术领域上对其有着全新的命名。

    相对于传统的剑阵来说,紫凌剑尊就宛如火枪时代的枪手,第一次见到了重机枪。

    千锻,沐风、丽菡,默然不作声。

    紫凌语气明暗不定道:“这位是,天泽剑派的新生代,三十年前,他才刚有剑阵。”

    “怎么可能!”千锻当即破口而出。

    紫凌语气仍旧是干木头一样叙述:“什么怎么可能,二十年前,我至少遇到他练阵上千次,亲眼目睹他的剑阵从无到有,在近十五年来,他转移到了恒星上,我许久没发现,现在已是如此。”

    如果是三十年成就剑师,尚在他们理解的“妖孽”范围内。但是三十年从刚刚入门剑阵达到了这一步!这就超出了思维理解了。

    【但是如果用现代思维就可以理解,技术进步速度,是越来越快,二十世纪西方发达国家五十年积攒的技术优势,二十一世纪东方后进大国,三十年恒定计划就能超越。卫铿在各个时间线上的基础技术积累太多了,现在开始井喷。】

    十个小时后,返回门派的丽菡剑君,开始参加自己的晋级大典,但是此时她已经全无先前兴致了。

    ……

    两个月后,南方的晋级大典结束。视角切回天泽剑派。

    中秋节,武壮锋,宋电走下了战舰,返回门派后,他开始接手门派内今年这批年轻剑士弟子。

    当他的目光扫过这一代弟子后,突然注意到了角落中那个人。

    宋电皱了皱眉头,他打开名册,觉得那个叫做卫磐的剑士样貌有点眼熟,似乎在哪里看过。

    卫铿自然也注意到了宋电的表情,但是宋电最终没有认出自己,深呼了一口气,嘀咕道:“他对我的印象也许就是年少时吃过的炒面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