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欢迎来到我的诡异网站 白日幽

第一百八十一章 结局(终)

    汪允児落入血池的一瞬间,陈仲暗道不好,就连忙冲上前去想要阻止。

    可血池似乎是得到了汪允児的召唤,一串水流冲上来包裹住她并迅速拖入池里。

    随后,血池开始异动。

    霹雳啪啦的铁链断裂声不断地响起,甚至还有轻微的呼吸声传来。

    一股无形的压迫力从血池荡开,几人承受不住,只觉得喉头一甜,腥红的血液随着嘴角流出,就连昏迷的张雯也不例外。

    “快离开这里,夔要苏醒了!”苏诺连忙说道。

    血池里的动静越来越大,密室开始地震般摇动,墙壁的碎石也开始跌落。

    “老田,李秘书,带着他们先走,我留下来断后。”陈仲大声喊道。

    这种紧要关头,李心艾倒也不含糊,扶着失去战力的张力就往外走,她绝对不会留下来给陈仲拖后腿。

    田野眼神坚定的看了看陈仲,兄弟两人眼神交流,眼神里都是信任。

    “我去外面等你!”田野抱起张雯,留下这句话就快速像洞外转移。

    虽然说好兄弟的誓言是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但他就是莫名的相信陈仲,相信他一定能活下来。

    即使是面对夔这样的物种。

    实在不行,大不了事后自己给他陪葬。

    恩,田野坚定了自己的内心,看看怀里张雯虚弱的面庞。

    还是先把雯雯带到安全的地方吧

    目送田野等人离开,山洞内摇晃的更加厉害。

    掉落的碎石引的空气中全是粉尘,再加上血池沸腾冒出的热气,导致血池周围全是雾气,视线看的很不真切。

    等陈仲回头,便看见苏诺背对着他站在血池边缘,手里紧紧的攥着一只红色武器,时刻盯着血池的变化。

    “不能让夔活着出去。”苏诺咬紧牙关,恨恨的说道。

    之前暗门的事情与她无关,她并不上心,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得到陈仲。

    不过夔复活这件事,她是绝对不允许的,绝对。

    在父王没复活之前,夔要么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

    要么,就彻底弄死。

    陈仲本来还想叫苏诺出去,找个安全的地方待着。

    自己借用网站的力量,试着再次把夔封印起来。

    可听着苏诺的语气,想是劝也劝不动。

    陈仲索性掏出骨刀,严阵以待。

    山洞持续震动,以血池为中心,红色的雾气开始蔓延。

    陈仲明显感受到洞内的威压越来越重,压得人呼吸都变得困难。

    红色的雾气中,一个只有着上半身的巨大虚影缓缓出现,双目如同日月,透过雾气,射出骇人的光芒。

    头顶两只巨大的尖角,角上面缠满了汪家特制的金色铃铛。

    同样被缠满的还有两只胳膊。

    显然这是汪家为了控制夔的手段。

    可随着汪允児的献祭,这些金色的铃铛都在逐渐消失。

    血池倒灌,以夔为中心形成巨大的漩涡,血池内的灵力朝着夔蜂拥而上,被夔吸收的一干二净。

    夔一声怒吼,如天地惊雷,炸的陈仲的耳朵生疼。

    苏诺紧紧的捏住手里的兵器,身子止不住的颤抖。

    这就是夔吗。

    号称魔界恶魔的夔。

    也就是让父王命悬一线的夔。

    再也控制不住情绪,苏诺脚尖轻点,朝着夔的虚影直奔而上。

    打蛇打七寸,听说夔的弱点就是它的那双眼睛。

    苏诺打算直取双眼。

    可牟足力气的苏诺,还没靠近就被夔发现了,只见它再次怒吼,身边掀起一阵飓风,以夔为中心,飓风不断地旋转,牢牢的保护着夔。

    同时也把飞奔而上的苏诺猛的拍开。

    苏诺如破败的蝴蝶从空中坠落,陈仲三步并做两步,跑过去刚好接住苏诺的身子。

    “先别冲动,我们一起”陈仲话音戛然而止,他这才发现,怀里的女人哪是什么苏诺。

    虽然长相和苏诺有几分相似,但细看之下,五官却比苏诺精致了许多。

    双瞳也是异常的血红之色,皮肤白皙的也不似人类,耳朵还略微有点尖。

    整张脸充满了魅惑。

    可若说不是苏诺,同样的衣服,同样的打扮

    “你是苏诺吗?”陈仲不确定的问道,怀里的手却并没有松开。

    这里只有他和苏诺二人,要说眼前的女人不是苏诺也有点牵强。

    苏诺微微一愣,顺手摸上自己的脸颊,这才发现面部的人皮已经破损,露出了她原本真实的面容。

    苏诺倒也不慌,只是对着陈仲笑笑,然后站起身来。

    手指红光一闪,红色的指甲对着她的胸口就是一划,在陈仲惊讶的眼光下,苏诺的皮肤慢慢剥离开来,掉落。

    一个身材火辣,皮肤白皙,浑身都透着魅惑感的女人出现在陈仲面前。

    而且,还是果体

    “果然还是人皮太束缚我了。”苏诺微微一笑,手指红光一闪,粉色的瀑布般披泄而下,自动为苏诺挡住了春光。

    还没等陈仲发问,苏诺便再次冲进了血雾之中。

    陈仲咽了咽口水,大概明白了苏诺的身份,拿着骨爪也跟着冲了进去。

    一入血雾,就看到粉色的苏诺飘在半空,锋利的爪子对着夔的眼睛狠狠抓去。

    每一次被击飞之后,换个姿势又继续进攻,爪子上汇聚的红光越发浓烈。

    电光火石之间,苏诺已经和夔战斗了几个回合。

    可夔好像除了排开苏诺,外加不断的怒吼之外,并没有真正的发起攻击。

    陈仲这才发现,原来夔的下半个身子还牢牢的扎在血池里并未出来。

    而且,眼前的夔根本没有实体。

    仅仅是一具虚影。

    但,这具虚影正在慢慢凝结,估计等凝结成形,才是夔的真正复活之时。

    一个虚影竟然就有这么强的威慑力了吗,那要是完全复活可怎么了得。

    陈仲暗暗心惊,同时调动身体里的残余的力量,再次发动领域。

    领域刚好罩住血池周围,牢牢地把夔笼罩其中,同时也把苏诺和陈仲护在其中。

    外面震动引起的飞沙走石也进来不得。

    “网站,我与你做笔交易。”陈仲心里默念,面对夔的存在,陈仲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

    意念世界中,神秘的黑衣人缓缓出现,他的嘴角露出一丝邪恶的笑容,轻轻的答应了一个字“允!”

    正面战场,汪家与暗门斗做一团,双方损伤都极为严重。

    就在双方恶斗之时,后山处突然爆发出一阵巨大的怒吼声,声音一出,地动山摇。

    汪家人一听,脸上不禁露出了喜悦,只有他们知道这声怒吼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们的底牌,复活了。

    可还没等汪家人脸上的笑容消失,怒吼声再次传来,同时伴随的还有一朵腾空而起的巨大蘑菇云。

    后山处,发生了爆炸。

    怒吼声也随之消失。

    汪渊内心一震,连忙祭出铃铛感应。

    感应之下,一口鲜血吐出。

    他再也感受不到汪允児和夔的气息。

    “天要亡我,天要亡我汪家啊!”震惊之余,汪渊瞬间苍老了许多。

    其他的汪家人也瞬间没了个主心股。

    一向精明的田正中立马下令攻击,很快暗门便占了优势,把汪家人掳的掳,杀的杀。

    汪家大势已去。

    唯有李家老爷子看着后山的方向,陷入了沉思。

    等暗门众人赶到后山时,后山已经变为了一片废墟。

    不远处还躺着被余波震晕过去的李心艾田野等人。

    扒开山洞碎石,除了腐烂的尸臭味,凝固的血水,并未有陈仲和夔的痕迹

    三日后。

    田野几人分别从各自的家里醒来,皆被父母告知了战场最后的结果。

    可当父母问起时,他们都对山洞里面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所有的事情都记得,可偏偏山洞那段记忆一片空白。

    “对了,老陈!”田野一个起身,猛地翻身下床就要去找陈仲。

    这时田正中从屋外走来,递给田野一封信。

    红色的信封,黑色的字体。

    田野半信半疑的打开,里面果然是陈仲给他的留言。

    “老田,见信如唔。我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那里还有人需要我去拯救。

    张雯的事情,在那里可能也会有解决的办法。

    不用担心我,我并不是一个人。

    最后,帮我照顾芊芊。

    等我。”

    终章。

    一年后,张雯终于接受了田野的求婚,田野的炙热让她终于不在意自己的寿命,能活下去最好,即使不能活下去,时光短暂,能和相爱的人一起渡过也是极好的。

    虽然田野一直相信陈仲会带着希望的曙光回来的。

    陆芊芊一身白色连衣裙,如陈仲初见她一般,清澈、纯粹。

    这一年她的生活恢复了正轨,田野几人也时常来找她玩。

    大哥哥大姐姐们把她照顾的很好,生怕她孤单。

    可唯一那个她最想见的大哥哥,却再也没有见到。

    他可知道,他是芊芊生命里的光。

    在最黑暗,最难受时,是他的存在让芊芊有了好好活下去的动力。

    以前,妈妈是她活下去的动力。

    现在,多了一个大哥哥陈仲。

    芊芊如今已经出落的越发水灵,成了一个大姑娘。

    行事作风也多有陈仲的风格。

    参加完婚礼,坐着田家特派的车回到了陈仲之前购买的别墅。

    一番洗漱之后,浑身湿哒哒的芊芊裹着浴巾窝在沙发里。

    桌上摆着一粉一黑两个精致的水杯,杯身上还画着可爱的小猫。

    两只水杯摆放在一起,两只小猫刚好是亲吻的动作。

    芊芊一时看的愣了。

    她无数次在想,那个粉色水杯的主人,到底长什么样呢。

    是她带走了大哥哥吗。

    就在这时,不远处黑屏的电脑突然亮起了诡异的光芒,恶魔诅咒的网站自动登录。

    红色的字体活灵活现,貌似鲜血在流淌

    “欢迎回来,我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