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当青春幻想具现后 转角吻猪

第192章 有很多事情单身是不知道的

    单身的时候,女生都是摸着小兔兔醒的,而男生都是胡萝卜。

    现在有了一起睡觉的对象,那么就反过来了。

    想到今天要回家,于知乐和夏枕月都有些不舍,都快早上十点钟了,还赖在床上不肯起来。

    尤其是夏枕月,她感觉自己坏掉啦,明明是很恋家的女孩子,第一次离开家四天时间没回去,居然想到要回家的时候会有些小惆怅。

    “该起床了,宝宝。”

    “唔……再睡一会儿。”

    “咱们醒来都两小时了。”

    “那再躺五分钟。”

    “已经是第十个五分钟了。”

    于知乐被她缠着动弹不得,想把裤子拉上来的,但姑娘又挡住他的手,把他裤子往下蹬走。

    她自己身上也一块布料都没有,两人窝在被子里,只露出来各自的脑袋瓜,她喜欢这样和他紧密的相贴。

    按理说肌肤的摩擦是不会产生静电的,但就是这样缠着他蹭蹭,她就是感觉有静电,酥酥麻麻的,浑身乃至灵魂都满足。

    “你在干嘛呢?”于知乐捏捏她的小鼻子。

    “磨豆腐啊。”

    “哪有豆腐主动去磨石头的?”

    “你才是豆腐,你才是!”

    夏枕月哼一声,继续像磨豆腐似的磨他。

    从可以时停的时候,夏枕月就知道自己也会馋他的身子,而且好馋好馋。

    喜欢他的抱抱,喜欢他的滚烫,喜欢他的气息,只要搂着他就会感觉特别安心,睡觉的时候都是一整晚抱着他的,是真的一整晚。

    一躺在床上,就想着往他身上蹭,把头埋在他的脖颈,用脑袋蹭他,小鼻子闻他,小口咬他,哪怕什么都不做,也要躺在他身上玩手机或者看书。

    偶尔于知乐翻身的时候,还怕把她压坏了,但还是低估了少女的柔软程度,她即便被他压住了,也会像棉花一样动啊动,从缝隙里挤出来,继续抱着他。

    亲亲可能会腻,但抱抱怎么都不会,眼看着冬天就要来临,热乎乎的于知乐别提多诱妹了。

    这大概也是一种瘾?时停开始染上的一种名为‘知乐瘾’的古怪癖好?

    时停消失之后,她戒了一段时间的于知乐,就跟戒烟一样,现在重新染上,那可就更加肆无忌惮了。

    “呜呜,我没救了……”

    “什么没救了?”

    “想吃了你……”

    “那回去之后,你就跟阿姨说,晚上也搬过来和我一起住。”

    “……才不要。”

    “你不是说没救了吗?”

    少女的声音小了一些,羞羞地道:“那中午的时候,我们也可以这样啊……”

    “……”

    “起床。”

    于知乐腰板都酸了,她伏在他身上,他便搂着她一起坐起来,然后将身上的被子掀开。

    少女惊呼一声,被子一掀开,就像把她的蜗牛壳给打碎了一样,好似冬天的雪地一般,白得晃眼。

    她随手抓起枕头挡在身前,羞急地拍他。

    于知乐将她公主抱,一起走进浴室里面。

    她怀里的那个盾牌一样的枕头被他丢了出来。

    浴室的门关上了……

    ……

    等三十分钟再出来的时候,依旧是于知乐将她公主抱,但夏枕月身上裹着浴巾,不能完全遮掩。

    一双白嫩的小腿儿非常可爱,她双手捂着浴巾挡着胸口,肌肤和脸上还有些水汽,粉腻腻的,还有沐浴露的馨香。

    两人一起洗了澡之后,睡了一晚上的慵懒感总算是消失了,神清气爽迎来新的一天。

    夏枕月的脸红得要死,大眼睛一颤一颤的,像是受了欺负似的,小嘴儿也撅起,这番模样看起来却可爱得令人发指。

    “洗完澡香喷喷啦。”

    于知乐在她的额头上亲一口,抱着她放在床边。

    “羞、羞死人!”

    这下好了,连自己身上有几枚痣在哪里他都知道了。

    “我帮你穿衣服?”

    “才不要,你不许看,不许看……”

    于知乐有些失望,帮她洗澡是一件非常愉悦的事情,如果还能帮她穿衣服的话,那更加有成就感了。

    帮她把衣服拿过来,夏枕月接过衣服,回头瞅他一眼,于知乐就双手捂着脸:“我不偷看,不偷看。”

    夏枕月才不相信他,她在床上坐着,转过身背对着他。

    又忽地猛一回头,于知乐连忙把叉开的指缝合拢。

    少女便抱着自己的衣服跑回浴室里,关了门再换了。

    坦诚相见总是羞的,孰不知这样羞羞掩掩对男孩子的吸引力更大了……

    总之,这次的长假之旅便到此为止吧。

    虽然只有四天三夜,但两人的相处模式也迈入了新的篇章。

    环顾一圈,看看有没有落下什么东西。

    于知乐在整理书包的时候,面前伸过来一只张开掌心的小手,他笑了笑,把自己的手放她的手上。

    夏枕月拍开他的手道:“哎呀,不是这个啦,给我……”

    于知乐揣着明白装糊涂:“什么?”

    “那个!”

    “什么这个那个的……”

    他又往她手心里放了一颗话梅。

    夏枕月先把话梅丢嘴里,继续伸手:“阿姨给你的那个!”

    “我拿着不就好了嘛。”

    “不行。”

    “你看咱们这两天都没用上,放我这保管就行。”

    “不行。”

    夏枕月说道:“如果是你拿着的话,你就会越来越过分的,我们还没订婚呢……”

    “也没有很过分吧……”

    “……你都蹭蹭了!”

    “……”

    于知乐不敢反驳,也许只有他自己明白,到底是谁主动蹭上来的,还不是靠他意志力坚强?

    “好吧好吧,那你要保管好。”

    于知乐这才从包里最深处,把那盒拿给她。

    少女心满意足,麻溜地接过,藏到自己的包里面,哼道:“回去我就把它丢掉,看你还敢不敢过分……”

    “……”

    于知乐欲言又止,止言又欲,好像一直很过分的都是你呀,我的宝宝!

    牵着她的手,两人一块儿下了楼,离开酒店。

    散步着一起去吃了个午饭,又买了一些当地的特产,提着东西回到车上,崭新的SUV载着心爱的姑娘,驶上了回家的道路。

    从小到大,两人都没有和异性如此这般亲密过,不但一起出来玩,还住同一个房间一张床,甚至这两晚还那样……

    亲密且甜腻得令人发指,原来和爱的人在一起旅行,感觉是这么好的么。

    都说结婚之前,一定要和对象来一次旅行,换个地方换个环境,才能看出来更多的细节以及观念上的差异,而这次旅行,显然让于知乐和夏枕月更加认可对方了。

    不说三观喜好上的一致,旅行里彼此双方的细心、体贴、温柔,都是感情升温的最好调剂。

    像昨晚被窝里蜜话聊得那样,两人大概已经回不去了,现在彼此的心里只有一件共同的事,努力赚钱,努力长大,努力爱着对方,早点把婚事订下来。

    青春从不曾永远,但只要和对方在一起,那就留住了一整个青春。

    时间的长河里,有多少人刻舟求剑,但真正令人觉得遥远的不是时间,而是错过的某个人,或者某些事。

    离开的天气和来时的一样,晴空万里,两人的心情同样愉悦。

    夏枕月上了车之后,还精神满满的,给他拿小零食吃,陪他聊天说话,随着车子驶上了高速路,身后的城市在远离,她才渐渐有些犯了困。

    并不是累的那种困,而是像吃饱了很满足之后的那种困。

    于知乐能察觉到她说话的频率渐渐少了很多,大概是在消化这次旅行的饱满情绪体验。

    “困啦?”

    “一点点……”

    “很正常,离开一个地方的时候,总会犯困的,你睡一觉吧,不塞车的话,不用两个小时咱们就到家了。”

    “不用睡,陪你说话。”

    她还挺坚持的,毕竟她自己不会开车,怕于知乐自己开车无聊,就陪他说话。

    “睡吧,休息一下,晚上咱俩都要赶稿子呢。”

    “那我眯一会儿,醒来再陪你说话。”

    夏枕月闭上眼睛,放松身体,脑袋侧向他那一侧。

    于知乐把音乐的声音调小,换成柔和的钢琴曲,空调的风也调小了。

    渐渐的,少女的呼吸均匀悠长起来,她嘴角勾着动人的弧度,手里还拿着于知乐在西塘送她的小公仔,眯着眼睛就这样睡着了。

    还做了个不长不短的梦,也是梦见两人在路上,不过那时候已经结了婚,后座还坐着两个小朋友,一起挤在车窗往外面看,惊讶地喊‘爸爸妈妈你们快看那儿’

    她很喜欢于知乐给未来孩子取的名字,涟起、竹喧……男孩儿跟他姓,女孩儿跟她姓,一家人就是一幅画。

    梦里到达了目的地,他像年轻时那样,会探身过来帮她解开安全带,然后在她的唇上点一下。

    “嘻……”

    她就露出少女时代的笑,他还在亲呢,她就说:“哎哎呀,害不害臊啊,涟起和竹喧在看着呢……”

    “你梦到啥了?”他的声音清晰起来。

    “诶……”

    夏枕月这才悠悠地睁开眼睛,屈着指背揉了揉,又快速地眨了眨眼睛,醒来才发现,刚刚做梦去了。

    不过这梦也太真实啦,刚好和他亲她的时候还能对上。

    这会儿睁开眼睛,已经回到了熟悉的城市里面,车子停在小巷外边,透过车窗可以看到走过千百遍的道路、看过无数次的行道树和商铺。

    “我们到家啦?”

    “你还不认识这里啊?”

    “这么快!我才感觉睡了一会儿呢,还想着醒来陪你说说话的……”

    “路上塞了会儿车,都两个多小时了。”

    夏枕月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的三点钟了,显得很惊讶:“我居然睡了两个多小时,还睡得这么沉……”

    “看你睡得香,我就没喊醒你,梦到啥了?涟起和竹喧?刚刚听你在说梦话……”

    “……才没有,梦到……总之是很神奇的梦!”

    说到神奇的梦,于知乐也梦见过几次,之所以神奇,是因为梦里的一切太清晰了,梦到和她一起在午后院子看书码字、买菜做饭、窝沙发看电视亲嘴嘴、一起洗香香、睡觉觉、造宝宝,一起去旅行等等。

    十八岁这一年来经历了不少神奇的事件,于知乐眨了眨眼睛,也许不是梦,只是未来细细碎碎的真实片段而已。

    聊着这些梦,于知乐和夏枕月下了车。

    看着熟悉的街景,夏枕月忍不住感叹一句:“终于回来了!”

    “才四天不到而已,也能用终于?”

    “感觉过了好久啦!”

    一趟旅行,又睡了个满足的觉,夏枕月又精神奕奕的了。

    打开后备箱,于知乐帮她把行李拿出来,还有好多带回来的特产。

    “这些你拿回去,给叔叔阿姨吃。”

    “你带回家不就好了。”

    “好多的,我和妈妈吃不完,这些你都带回去……”

    关上车门,于知乐帮她提着东西,两人像是出远门回来的小夫妻似的,一起走进熟悉的小巷。

    小店已经开门,午后的阳光照在店门口,懒洋洋的猫咪正趴在椅子上晒太阳,方如也坐在一张普通的塑料椅子上正帮人修补衣裳。

    雪媚儿先听到了动静,睁开眼睛瞅了瞅,接着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布林布林地朝夏枕月跑过去,再轻松一跳,稳稳地落在她的怀里。

    “喵呜哇。”

    “媚儿媚儿~唔嘛~想死你啦!”

    雪媚儿亲昵地用大脑袋拱她的下巴和脖子,逗得夏枕月咯咯笑。

    方如也注意到他们了,起身走了过来,动作稍显缓慢僵硬,但比起离开之前,又恢复了好多,估计再有小半个月的锻炼,就能和正常人无异了。

    “这么快就回来啦?”

    “妈~”

    “阿姨~”

    回到家,夏枕月就和在外面判若两人了,真正赋予了矜持这个词语正确的意义,当着母亲的面,连小手都不好意思跟他牵的。

    于知乐都把她家当自己家了,拎着东西进屋,他现在也有一个属于他的喝水陶瓷杯子,跟母女俩的杯子是放一块儿的,早就不用一次性的水杯了。

    夏枕月整理行李打扫卫生,摸摸阳台晾着的衣服,干了的都收进屋去,打开冰箱看看今晚做什么菜。

    于知乐就逗逗猫,陪方如说说话,聊两人这几天去玩的事情。

    他可真是能说会道,沿途的见闻像是导游似的,方如可喜欢听了,老母亲也懂事地不去问他们晚上在哪儿住、怎么住,至少小月难得去旅行几天,回来看她比起以前,精神状态好了不少,脸色红红润润的。

    “小月,我回去了。”

    于知乐喊一声,夏枕月也跑出来,点头道:“哦……”

    然后他嘴唇动动,用唇语告诉她:“今晚不要太想我。”

    夏枕月紧张地看看母亲,这才瞪他一眼,皱起小鼻子,也用唇语告诉他:“哼!哼!谁会想你!”

    雪媚儿一会儿看看她,一会儿又看看他,干啥呢这是,神识传音?好想加入聊天频道!

    于知乐离开小巷回家了。

    老爸老妈昨天从老家回来的,带回来不少的东西,李珞倾也在,被叫过来带枣回去吃的。

    “哟哟哟!这谁回来了?”

    于知乐才刚开门,正在沙发打游戏等饭吃的李珞倾就跑了过来,一边吃着他带回来的特产糕点,一边还在他身上左闻闻右闻闻。

    “哎哎哎!姐你干嘛呢!”

    “你身上全是小月的味道!”

    “……你是狗吗。”

    “快跟姐说说,你们都玩啥了?晚上一起睡不?小月身材是不是巨好?……”

    是真的很好,都无法用文字来形容,与她光溜溜地抱在一起时的那种满足感。

    有很多事情单身的时候是不知道的,你不知道肺鱼在干旱的时候会爬到树上用肺呼吸,你不知道狐狸是非常痴情的动物,你也不知道北极熊真的特别可爱,摸起来的感觉比什么‘装满三十七度温水的气球’好一百倍不止。

    还没到晚上睡觉的时间,于知乐已经有些怀念那个软软香香的小身子了,要是能每天抱着睡该多好……

    得想个办法让夏枕月搬过来和他一起睡……不是,是一起过日子才行

    (感谢不会写书的老书的万赏呀,老板大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