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仙狐 流浪的蛤蟆

二十二、你说的对

    伊姆贺特普大神尊之子,虽然是八阶的大神尊,但也没强悍到了可以匹敌数百头六阶的神将,乃至七阶的天王的地步。

    胡欢又是有心算无心,使用了最简单粗暴,但却异常先进的“炮火饱和轰炸”战术。

    这位神尊虽然催动了战意原相,战力临时飙升至媲美九阶大神尊的级数,但究竟不是真正的大神尊,只腾空数百米,就后继无力。

    伊姆贺特普大神尊之子,无论如何鼓荡体内的妖力,都无法挪动半寸,被灵光炮火压制的,一分一分的降落高度。

    伊姆贺特普大神尊之子,心头骇然至极,他在呢么也没想到,居然会出现这种情况,陷入了万死无生的绝境。

    他虽然也是千锤百炼的战士,但却从没想到,会遭遇如此蛮横不讲道理的战斗。

    要知道,就算在彼方世界,就算异妖有数以百亿记的数量,也从没有的战场上,出现这么多七阶天王的时候。

    胡欢手下的蛮力巨猴,虽然有使用六阶的物神卡,伪装身份,但这些蛮力巨猴,本身却都是实打实的七阶战力。

    此时,当然不会拘泥于使用的物神卡,都是把最强战力释放。

    不要说这种围殴式的战斗,就算是大兵团汇聚,也极少会有数以百计的神将出现的战场上。

    至于数以百计的天王……

    那简直就是不曾出现在彼方世界的神话了。

    它就违反常理。

    胡欢足下,踏住了一头蛮力巨猴,飘荡在半空,没办法,他如今只是一名三阶的神笔画师,想要飘飘飞空,还挺费手脚,不如脚踏大猴子来的方便。

    这会儿的老公狐狸,看起来就差一把羽扇,手里摇一摇,就很像诸葛武侯了。

    他双手摩挲下巴,若有所思的自言自语道:“原来梵天术的八阶神尊,居然有这么多的弱点。”

    胡欢对梵天术的研究,仅次于西摩。

    异妖的力量体系,跟梵天术虽然略有差别,但实际上,几乎同源。

    所以胡欢和西摩,在创立梵天新法的时候,把梵天术和兽神术并列,视为同一种秘术。

    但胡欢和西摩,终究没有踏足梵天术和兽神术的巅峰,并不清楚这种力量体系的根底,以及修炼至最高境界,究竟是个什么样子,会不会诞生非常厉害的衍生神通。

    古典法,很多秘法,都会在突破至高端境界的时候,获得某些不在典籍记载的神通,神通获得,相当随机,有些神通也就一般,只是变种的法术,但也有些神通,奥妙无穷,非常难以对付。

    伊姆贺特普大神尊之子的表现,比胡欢这头老公狐狸的预料,还要更低一些,几遍是面临绝境,也没有展露出来,预料之外的战力。

    这让胡欢对整个梵天新法的体系,再一次生出了失望。

    梵天新法易于速成,又有百余种之多,其实战斗力相当强悍,适应的战斗场面,也相当广泛。

    梵天术三十六,实际上,胡欢和西摩有所增补,已经超过了这个数目,还有兽神术七十二,也因为发现更多的异妖种类,导致数目不齐整了。

    但是,梵天新法比起当年,太平天兵一群老家伙,殚精竭虑,无数尝试,创出的太平新法,梵天新法又显得相当粗糙了。

    这还是因为,融入了兽神术,若不然,梵天新法在胡欢眼里,地位只怕还有更差。

    兽神术虽然位列十二新法,但其实是临时战力,不是根本法,本来也不为太平天兵的老人们看重。

    但就算这样,兽神术也比梵天术,更有些优势,就是比梵天术更为速成。

    当然后遗症也比较大。

    梵天术唯一堪称优点的反而是,修行起来,没什么负面影响,中正平和。

    但这对出身太平天兵的胡欢来说,却根本不值一提。

    老公狐狸也是曾堂堂正正,站在一界巅峰的人物,让他修炼一些中正平和,斗法的时候,威力一般,甚至下流的功夫,比杀了他还要难过。

    伊姆贺特普大神尊之子,纵然权力谷催战意原相,仍旧无力回天,被压制的缓缓落地,待得他双足踏在地面上,更是承受不住灵光炮的压力。

    身外的战意原相,灵光暗淡,在如山重压之下,只多支撑了几十秒,就轰然破碎。

    没有了护身的战意原相,伊姆贺特普大神尊的力量,直线滑落,跌落到的八阶,随即就把数百团灵光炮,炸的千疮百孔,就如一个巨型的残破怪物手办。

    胡欢把手一压,蛮力巨猴们停下了灵光炮,冲了上去,把伊姆贺特普大神尊之子,当场切割,分别保存了起来。

    神尊级的强者,就算身体被重创,也能迅速恢复,只有切割身体,分头保存,才最为安全。

    胡欢手里有梵天神尊的残躯,还有阿吞大神尊的部分残骸,早就研究的明明白白。

    他此时深为可惜,物神术的极限,就是七阶,最高只能制造Epi级,也即是史诗级的物神卡。

    力量这种东西,总有微妙的种种奇特变化,不可能无限提升,如是随便什么力量,都能无限提升,当年太平天兵,创立新法也就不会如此艰难了。

    物神卡玄妙无比,但始终只能成为临时战力,不能成为根本法,就是因为,它的上限就是七阶。

    胡欢和天魔孙友,耗费过无数精力,推演过数千百遍,但始终无法在理论上,找到物神术突破七阶的可能。

    两人最后一直认为,Epi级,就是物神卡的天堑。

    无法炼制成物神卡,胡欢也就没打算,把这头神尊的残躯,留在手里,他以秘法通知了西摩。

    不过几个小时,西摩就出现在了战场上。

    西摩虽然知道,胡欢这位老友,深不可测,但当他看到被切割保存的伊姆贺特普大神尊之子,仍旧忍不住惊叹了一声。

    西摩拍着胡欢的肩膀,说道:“老友,你真的给我了一个惊喜。”

    胡欢微微犹豫,问道:“你的情况很不好,我觉得你不合适,再吞噬这头神尊的残骸,用兽神术进行突破。”

    西摩犹豫了良久,淡淡说道:“你说的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