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家老板非人哉 拥有福气

460、没错,老子就是安州鬼王

    当杜归说,要带罗城出去装逼的时候,罗城整个人是懵逼的。

    一旁的张全有,更是一脸的诧异和疑惑。

    什么情况?

    要带罗城去装逼?

    为什么不带自己去!

    这他妈究竟是要干啥啊!

    此时,罗城看着面色平静的杜归,吞了口唾沫,讪笑道:“杜老板,我知道你牛逼,但是装逼这种事,我真的不擅长啊,还是算了吧!”

    说实话,罗城不是个喜欢装逼的人,他就喜欢二次元的小黄漫,是一条不折不扣的骚狗。

    而且还是闷骚的那种。

    在他看来,杜归确实是个很牛逼的人,有实力,为人还很仗义,除了威胁自己买他家充气娃娃那件事有点无耻以外,别的都还好。

    然而装逼……

    他真不会啊!

    杜归听着罗城的话,满不在乎的摆摆手说道:“不用担心,装逼这事我非常熟,你只要到时候在一边看着我带你装逼,带你飞就行。”

    罗城面露难色:“杜老板,我实话实说吧,先不说你装逼熟不熟,单说你带我装逼这件事,我担心到时候我们会被人打死啊!”

    一句话说完。

    杜归被整懵了,他上下打量着罗城,脱口道:“我们装逼,为什么会被人打死?”

    罗城苦着脸说:“杜老板,你的性格和手段,我是亲自见识过的,你去了中州、东洲,你不得把你的如家成人用品店开过去?你不得干强买强卖的事?”

    说着,罗城又补充了一句:“说句实在话,不是兄弟我怂了,杜老板你扪心自问,就你的行事作风,但凡是遇到脾气爆的,你能活到现在算我输。”

    无意间,罗城的话竟然给人一种无法反驳的意味。

    确实,要是按照杜归小心眼,记仇,又奇奇怪怪的性格,没有现如今的实力和能力,他早就被人给活活打死了。

    一旁的张全有认同的点点头。

    杜归见此,不屑的摇了摇头:“胡说,罗城你不要尬黑,我虽然抽烟喝酒,还干过强买强卖的事,但我是个正经人。”

    “呵呵……”

    张全有忍不住笑出了声。

    杜归怒道:“张全有,你什么意思?”

    张全有尴尬的说道:“咳咳,我突然想到了一些好笑的事。”

    刚说完,罗城也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

    杜归愤怒的说:“妈的,你又为什么笑?”

    罗城说:“我也想到了一些好笑的事。”

    此话一出,杜归气的脸都绿了:“你们是不是有什么大病?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幽默?以为我没看过美人鱼是吗?”

    “还他妈好笑的事。”

    “笑个屁啊!”

    “都是千年的王八,跟我玩什么狐狸!”

    “等等……这句歇后语好像不太对,妈的,我被那个杰克神父给带偏了,草……”

    杜归气的脸都黑成了碳。

    罗城和张全有见杜归生气,赶忙道歉了起来。

    “杜老板你别生气,我们就这么一说。”

    “不过,你去九州装逼,也没必要带着罗城啊,那边的事……不是那啥嘛……”

    张全有冲杜归挤眉弄眼。

    意思就是,中州和东洲那边的墓主人还好好的,你一去就是要和那些墓主人打起来,带着罗城去的话,万一让罗城发现你的秘密,情况就有点尴尬了。

    其实,张全有会这么想也没问题,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杜归现在根本就不在乎身份会不会暴露。

    他冷笑不止,对张全有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没必要了,我已经牛逼到这种程度了,我怕个屁啊!”

    罗城却很疑惑:“杜老板,全有哥,你们俩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你们说的话呢?”

    杜归淡淡道:“听不懂没关系,接下来你一定会懂。”

    “???”

    罗城两眼懵逼。

    而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则让他陷入了更加懵逼的状态。

    就在这一瞬间的功夫。

    杜归身上的气息,变得异常阴冷。

    而且,这种阴冷的感觉,还不是遇到鬼物的那种气息,给人一种仿佛坠入地狱、坠入了冰窟,随时可能会死的恐惧感。

    房间里的光线也暗淡了下来,好像进入了黑暗。

    罗城视线所及的一切,除了张全有,以及身影变得异常模糊,只有半个身子清晰可见的杜归,便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

    张全有震惊的说道:“兄弟,你在这里变身,安州会出事的……”

    “出事?”

    “出个屁的事,有我在,就不会出事!”

    杜归的语气虽然还是那个调调,但声音却变得异常冰冷,没有丝毫情感。

    罗城却更为震撼,他体会着这种感觉,脑海中一个模糊的名字,已经酝酿成型。

    可是,他依旧不敢置信的说道:“杜老板,你……你究竟是什么人,难道你和安州鬼王有关系?”

    黑暗中,杜归身影越来越清晰。

    他伸手一抓,一张狰狞的鬼脸面具,青面獠牙,便被他抓在了手里,然后直接戴在了脸上。

    这时候,杜归才淡漠的说道:“罗城,你错了,不是我和安州鬼王有关系,而是,我就是安州鬼王!”

    “我本来想带你到东洲的时候,再告诉你这件事,但既然话说到这个节骨眼上,那索性就和你挑明了!”

    “我就是安州鬼王,镇压安州的是我,平定许安的事我,镇压平洲,明州,长安墓主人的也是我。”

    “就问你一句,我吊不吊!”

    吊不吊这件事,罗城是给不出回答了。

    因为他现在已经彻底呆滞了。

    杜归竟然就是安州鬼王!!

    就是帮自己报杀父之仇的那个可怖存在!

    就是那个威胁自己,让自己花了十万买他充气娃娃套餐的那个无耻老板。

    这种种的一切,给罗城带来的冲击简直是无以复加,因为他实在是想不到,也猜不到杜归就是安州鬼王。

    回想起父亲罗江洋的死,罗城立马红了双眼,扑通一声,直接跪在了地上:“杜老板,请受我一拜!!!!”

    杜归愣住了:“草,你跪我干啥,虽然我和你爸老哥老弟的,严格来说你得叫我叔,但又不是过年,你就算给我跪下磕头,我也不会给你一毛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