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吕布的人生模拟器 会说话的胡子

第八十二章 善恶

    第八十二章 善恶              

    面对吕布的询问,刘协眼中闪过一抹阴霾。

    吕布都这么说了,除了接受之外,他能如何?

    不过立谁为后,对刘协来说本来不重要,反正都是自己的女人,而且原本他也是希望能够立伏寿为后的,但当这件事由吕布提出来的时候,刘协心中顿时已经,目光下意识的看向宴中的伏完。

    因为两人说话的缘故,其他人都不敢大声喧哗,免得扰了两人的兴致,所以两人的对话,群臣也听的清楚。

    立伏寿为后,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不少人也跟刘协一样目光看向伏完,而伏完明显没想过这好事会落在自己头上,有些目瞪口呆。

    不过这表情落在别人眼中会是什么意思,那就看各人的理解了。

    刘协勉强微笑着点点头:“就依吕卿之意。”

    “臣只是建议,陛下若是不愿,也可立他人。”吕布微笑道,目的已经达到,是否立伏寿已经不重要了,立了就顺便提拔一下伏完,若没立,基本上伏完也就告别了权力中心了。

    刘协摇了摇头道:“吕卿所言不错,伏寿确实温婉贤良,有皇后之资,吕卿有心了。”

    “为陛下分忧是臣本分。”吕布微笑着颔首道:“陛下用膳。”

    刘协强笑着点点头,立后之事就这么定下来了,看似是吕布和自己商议的结果,但事实上这最多算个通知。

    坏了!

    另一边,伏完在高兴过后,渐渐感觉到不对,昔日好友们说话多少带着几分莫名的疏离感,这种感觉很奇妙,人说的话乃至语气其实都没变,但就是能感觉到那种淡淡的疏离感。

    中计了!

    伏完有些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么一来,自己不知不觉就被成为吕布那边的人了。

    看向天子,伏完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迎上的却是刘协略带冷漠的目光,心中一凉,他知道,短时间内,自己是很难抚平跟天子之间的裂痕了。

    吕布的报复来的很快,也很猛,一个后位就离间了伏完和天子之间的关系。

    “陛下。”吕布看了看四周,没见到赵云的影子,有些诧异的看向刘协道:“那日陛下要来的那护卫怎不见人了?”

    “他在守宫门。”刘协对于赵云显然并不是太重视,虽然这人是他要的,但到手后并未当做心腹来培养,随便给了个队率的职位后便散养了。

    最重要的是,禁卫军中平日也没什么事,这个职位基本就是混日子等死的,也幸好赵云形象好,被刘协拿来当门面。

    吕布对于刘协的用人之道也感觉很迷,你既然看上人家就好好用,真以为被自己一合击败就不是人才了?这一合与一合是有区别的。

    赵云当日是没有完全施展开便被吕布全力一击击溃了,否则以吕布那日交手的感知来看,双方同等条件下,赵云是有能力在自己手中走过十合的。

    就算看不出来,自己亲口要来的人,这么扔破布一般扔到一边,也容易寒了人心,这小娃有些凉薄啊。

    凉薄不可怕,可怕的是让人能轻易感受到你的凉薄,这就要人命咯。

    想了想,吕布也没开口要人,赵云显然是心向天子的,自己现在就算要来也没法大用,倒不如留在天子这边,让天子敲打敲打赵云,让他认清楚现实,也让他好好看看着关中为何如此兴盛,至于最后能否为自己所用,那就看以后了。

    当下,吕布继续陪刘协聊些其他话题,顺便看看宫中舞女的歌舞,嗯,不如貂蝉跳得好,可惜貂蝉生产之后,吕布怕她坏了身子,所以一直在修养,不让她再做这些事儿,也让吕布许久未曾欣赏到貂蝉那绝世舞姿了。

    本是自己的生辰宴,刘协却过得很是不自在,反倒是吕布轻松写意,坐在刘协身旁陪刘协,给人的感觉,好似他才是这宴席的主人,明明吕布恪尽臣礼,在刘协身边没有半分逾越之举,但有些人好似天生就是视线汇聚之地一般,让人不自觉的将目光汇聚在他身上。

    坐在主位上的刘协,反而看起来更像个陪衬。

    宴席一直持续到深夜,吕布才带着典韦离开皇宫,回到家中,接下来的日子,吕布倒是回归了平淡,吕布每日的事情就是带着典韦和贾诩四处闲晃,看看地里粮食的长势,除除草,然后带着吕玲绮三个小家伙讲讲天象和庄稼的关系,什么时候需要认为引水灌溉,什么时候不用管,天气怎么看,吕布总能找到机会给孩子们上上课。

    不过相比于已经习惯了这些的关中人来说,赵云对于长安的很多事情都保持着高度的好奇,他每日最大的乐趣就是换岗后来方式,听听小曲儿,买本新出的无字书,吃些其他地方吃不到的食物,这些已经成了他茶余饭后的习惯。

    荀攸卖给他的那栋府宅果然不小,虽然没有临街的门,但位置确实极佳,距离赵云值守的地方不远,不过家里只有他和请来为他做饭的一名健妇,白天就算换了岗,他也多是去坊市之间走走看看。

    老实说,对于吕布当庭威慑天子的事情,到现在赵云依旧耿耿于怀,但这些天在长安,听到的、见到的,都是百姓再说吕布如何如何好。

    他作为一名外来弃子,高端的人才能接触到的或许就只有荀攸一个了,赵云登门拜访了几次也不好常去打扰,不被刘协看重,自然也不会有人愿意来跟他一个禁军门卫结交。

    也多亏赵云是耐得住寂寞的人,每日工作之余,就是磨练武艺或者来坊市走走看看。

    坊市这种地方,鱼龙混杂,听到的自然也就是最底层的声音了,但对吕布的拥护,逛遍四个坊市都是如此,显然没人拿刀逼着他们去说些恭维的话,赵云能够感觉到,这些百姓对吕布的拥护都是发自内心的。

    一面是天子的委屈、士人的敌视,一面却是百姓的爱戴和拥护,甚至有外来商贩说句吕布的坏话能被人追到城卫出动,这其中的原因也渐渐揭开了。

    在长安……或者说整个关中吕布治下生活的百姓是很幸福的,因为吕布这个真正掌权者时时刻刻关心着他们有没有吃饱饭的问题,

    去年大旱,往年遇到这种情况,多半得饿死很多人,但吕布带着人游走各地疏通水道,挖掘沟渠,开仓放粮还出动军队监视官员不得贪污,虽然一颗颗人头砍下来时,吕布真的很像一个冷血无情的刽子手,但有些东西,日久见人心,人家为百姓谋福的心大家是能够感受到的。

    而且现在这坊市中没看过无字书的有几个?大多数人都能拍着胸脯跟人吹嘘自己也是个识字的人了,虽然识的字并不多,但无字书他们基本能看懂了,甚至有些家中宽裕的,主动让孩子去翻看那些晦涩难懂的四书五经。

    两枚大钱就能买到一本万言书,放在关中之外的任何地方,你敢相信?对很多人来说,一卷万言书能当传家宝的时候,在这长安城,书却价格低廉到有人拿看完的书来擦屁股,放眼天下,也只有关中能做到。

    此外农耕方面,吕布去年新制的粪肥如今已经在京兆一带推广开,这是经过去年吕布验证过确实有效的,田里的庄稼也确实比往年长势更好。

    对内上,吕布让关中去年大旱的情况下几乎没有什么饿死的人,家家户户都有盼头,在对外上,吕布平河套,重设西域都护府,让西域商贩往来长安,给长安百姓带来大量赚钱的机会,现在长安街头,你想看到一个乞丐还真不容易,有也多是好吃懒做的那种,现在的长安,但凡勤快点儿,都是能找到活路的。

    “先生,你说温侯为何要开这丝绸之路?只是方便让西域各国来我大汉行商?”这日,赵云忍不住找到荀攸,将自己这些时日的疑惑问出来,其他都还好说,但西域人入境,的确造成不少问题和冲突。

    “万物阴阳相生,这世上的事情也是如此。”荀攸一边清洗着茶具,一边笑着解释道:“的确,那些西域人不时会与人冲突,但你没看到的事,我大汉每年从西域赚取到大量的财富,很多大汉没有的东西,都是从西域带来的,还有碳石,主公希望能有更多的碳石运进来,让这个冬天大家都买得起碳石取暖,你知道去岁冬季冻死了多少人?比因大旱饿死的人都多。”

    赵云闻言愕然的看着荀攸,不太理解,北方每年冻死人是很常见的,很少有人会注意这些东西,只当是常态就行了,什么叫冻死的人比大旱饿死的人都多?不知道的,还以为去年大旱死了多少人呢。

    “用西域各国来滋养我大汉万民,有何不可?”荀攸微笑道。

    赵云点点头,他现在对吕布的感觉有些复杂,对百姓来说,吕布真的是个好人,但对于天子来说,吕布无疑是权臣甚至奸臣,忍不住问道:“先生,您说温侯到底算好人还是坏人?”

    “先顾好自己吧,长文离开前,难道未跟你说最好莫要卷入朝堂之争?”荀攸看赵云陷入了沉思,不由好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