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星河炼 罗霸道

第七百八十九章 人与超能力者的沟壑(超大章节)

    两人肩膀挨着,互相紧握着手,缓缓的走着,如同蜗牛一般。

    此时此刻,两人都希望,这条路可以永远永远的走下去。

    但是,无论怎么慢,这石阶并不远,总会有个尽头。

    慈心斋并不在山峰,而是在山腰,离山脚其实不是很远,而且有石阶相连,虽然有些陡峭,却并不艰险。

    很快,两人就到了慈心斋的门前。

    当两人站到慈心斋门前之后,都下意识的松开的对方的手,然后,又有些不舍,重新抓住,片刻之后,还是松开,不过此时的沉慧敏,心情大好,不时朝周森浅浅一笑,那巧笑嫣然的动作,让周森魂不守舍。

    女人的心,海底的针。

    眼看着沉慧敏那婀娜的背影,周森莫名升起一阵负罪感,毕竟,他在五大星域的女朋友已经太多了,而且,他一直没有给三公主一个交代。

    三公主一度成为周森的梦魔,现在,又成了他越不过的坎……

    ……

    慈心斋很小,很小,小得周森都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三间盖着青瓦的木屋,在木屋旁边,还有一间小小的杂物间,瓦屋屋顶正冒着炊烟,从外观上看,和农舍没有什么两样。在三间木屋的前面,有一片青石板铺就的空地,空地之上,落满了枯黄的叶子,两个十五六岁左右,长得一模一样的俊俏尼姑正在用扫帚打扫。

    两个尼姑那俊俏的面容虽然看起来有些青涩,但该有的却是都有,哪怕是长长的袍服依然遮挡不住她们曼妙的身姿,微风拂过,那凹凸有致的身材毕露无疑。

    好漂亮的双胞胎俏尼姑啊,可惜要在这深山老林之中常伴青灯古佛,可惜了!

    周森暗自叹息。

    当然,两个俊俏尼姑现在没有打扫,因为,两双彷佛有穿透力的眼睛都瞪着周森,对沉慧敏看也不看。

    “看什么看!没有看到过男人啊!”沉慧敏毫不客气,斥骂道。

    “嘻嘻,慧敏姐姐,他就是周森哥哥吗?”两个俊俏尼姑丢下扫帚,蹦蹦跳跳跑到沉慧敏身边,一边一个把沉慧敏搂住又亲又摸。

    “是。”沉慧敏见两人依然盯着周森死劲的看,心中有气。她突然有点后悔,不应该把周森带到神龙山的。

    “哇,真帅!”

    “就是就是,慧敏姐姐说的没错,周森哥哥是真帅。”

    “谁是你们的哥哥,不要喊那么肉麻好不好。”沉慧敏郁闷到了极点,如果有后悔的药,她立刻马上吞个十斤八斤。

    “周森哥哥好,我是明空。”

    “周森哥哥好,我是明闲。”

    两个尼姑可不管沉慧敏心情好不好,松开沉慧敏,如同山雀一般叽叽喳喳的“飞”到周森身边,一边一个搂住周森,用甜得发腻的声音喊着周森。

    两人抱着周森的胳膊,丰腴的身体几乎是挂在周森身上,感受着两具滚烫热情的娇躯,周森有一种血脉贲张的感觉,毕竟,他可是血气方刚的男人,而且是一个生理正常的男人。

    周森不知道,最近一段时间,沉慧敏白天都是呆在神龙山,整天和两个小尼姑厮混在一起,没事就说周森如何如何的聪明英俊,都把周森吹嘘上天了。两个小尼姑本就涉世未深,对男人充满了憧憬,听了沉慧敏的吹嘘之后,先入为主,对周森越发仰慕无比,现在见到周森,果然是相貌堂堂,立刻就黏了上来,那还管沉慧敏开心不开心……

    沉慧敏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当然,沉慧敏也不是省油的灯,脑袋一热,如同一头发怒的狮子保护自己的食物,平地刮起一股旋风般冲过去,极度粗暴的把双胞胎尼姑拉开。

    两个尼姑对视了一眼,恶狠狠的瞪了沉慧敏一眼,然后,朝周森吐了吐舌头,一阵风的跑进了木屋……

    “周森!”沉慧敏怒视着周森。

    “嗯?”周森有点莫名其妙,他可是什么都没有干,他不明白沉慧敏为什么又突然生气了。

    “你是死人啊!别人抱你你就让她们抱?”沉慧敏见周森一脸无辜的表情,越发火大。

    “……”

    “慧敏,给贫尼带客人来了吗?”就在周森不知道如何回答的时候,一个澹然的声音为周森解了围,是定虚师太从瓦屋里面走了出来。

    “师太早。”

    “师太早。”

    沉慧敏顾不得找周森的麻烦,连忙弯腰施礼,周森也随着弯腰施礼。

    “来来,一起吃早饭。”

    定虚师太和颜悦色的招呼两人吃早餐,两人随着定虚师太进了木屋,木屋中间的大厅,摆放着一些周森不认识的神像,神像下面供奉着一些水果等物,还有燃了半截的香火。

    在侧房,是厨房,双胞尼姑正在忙碌,桌子上已经盛了四碗稀粥,中间盘子里面有些馒头和干菜。

    周森刚落座,两个双胞胎尼姑就吵了起来,因为,两人都要坐在周森身边,而周森另外一边已经坐了沉慧敏。

    原本,这桌子有四方,两人一方,另外三人各自一方,沉慧敏有先见之明,首先就挨着周森坐,可惜的是,她只有一人,没法占两个坐,剩下的另外一边,露出了破绽。

    这破绽,却是让两个双胞胎差不多要大打出手,看得定虚师太是云里雾里,搞了半天才明白两个徒儿是为了抢周森身边的位置。

    “胡闹,吃饭!”

    “哼!”

    一个没有抢着位置的尼姑气鼓鼓的坐在另外一个位置,而那坐在周森身边的尼姑则是喜滋滋的表情,无比热情的帮周森夹菜,把沉慧敏气得半死,却又无可奈何,毕竟,定虚师太就坐对面看着。

    周森不看为他夹菜的小尼姑,也不说话,事实上,他也没法分辨两个尼姑谁是明空谁是明闲,两人一样的衣服一样的鞋子一样的身高一样的五官一样的声音,只是换个方向,周森就分不出谁是谁了。

    这顿饭,吃得格外的压抑。

    周森埋头苦干。

    沉慧敏则是死死的盯着明空和明闲两个小尼姑。

    定虚师太有点湖涂,她不明白明空和明闲为什么会对周森这么热情,她压根就没有想到,这一个月来,沉慧敏整天向她们两个灌输周森有多么多么的聪明,多么多么的英俊潇洒,这让两个单纯得像一张白纸的小尼姑早就春心荡漾,无法遏制。

    明空和明闲是定虚师太收养的两个孤儿,母亲分娩死亡之后立刻就被定虚师太带上山,除了偶尔有上门求救的超能力者,两人几乎从未曾与其他人接触,在她们的世界,就是男人和女人,她们向往着俗世的一切,她们希望像书里面的人儿那样谈情说爱,而沉慧敏的到来,点燃了她们的希望之火,而沉慧敏嘴里的周森,则有成了她们梦中唯一可以想象的男人。

    周森出现之后,处于极度兴奋的两人就像飞蛾扑火,奋不顾身的冲了上去……

    明空和明闲生性单纯,没有心机,心里怎么样想就怎么样做,压根就没有想过对与错,或者是应不应该,因为,定虚师太在这些方面也从未曾指导,结果是,造成了现在的尴尬局面。

    其实,定虚师太平时忙碌,经常云游,或者是出门采药,动辄就是数月不回,偶尔回来,却是溺爱有加,两个双胞胎缺乏管教,养成了我行我素的性格。

    当然,定虚师太并没有放在心上,在她看来,这都是一些小孩子的游戏,一会就过去了,过去了,就没事了。

    吃饭完毕,定虚师太把明空和明闲支出去打扫庭院,两人虽然心不甘情不愿的,还是出去了。

    “慧敏,你要的药材都已经备好了,有些灵药一时之间无法购买,只能慢慢来了。”定虚师太从房间里面拿出了很多药材,用一个包袱包好放在沉慧敏身前。

    “谢谢师太。”

    看着那一大包药材,周森恍然大悟,原来,慧敏上次提的条件就是让定虚师太收集购买一些炼丹的药材。慧敏这方法不错,定虚师太研究医术二百多年,对灵药的认识非慧敏所比,加上人脉极广,让她收集购买,自然要方便得多。

    周森并没有想到,除了收集购买药材,对于沉慧敏来说,最重要的是,还可以得到定虚师太的指点。

    一本《造丹漫谈》并不能改变沉慧敏什么,但是,如果加上定虚师太的指点,那情况可就不一样了。

    “呵呵,慧敏见外了,这次还要感谢你们沉家对神龙山百姓的支援。”定虚师太微笑道。

    “那是我老爹的主意,说神龙山也在饥荒,就开辟了一条赈灾通道,与慧敏可没关系。”

    “都一样,一样。对了,你的丹室怎么样了?”

    “建造好了,只要有足够的灵药,就可以正式开工炼丹了。”沉慧敏一脸得意到。

    “那先恭喜你了。”

    “师太,你帮周森看看吧。”

    “真要看?”

    “嗯,我这次带他来,就是想让师太看看,看能不能够修炼超能力。”沉慧敏一脸希翼的看着定虚师太。

    “好吧,你先出去回避一下,我和赵施主谈谈。”定虚师太叹息了一声。

    “谢师太。”沉慧敏弯腰退了出去。

    待得沉慧敏出去之后,定虚师太为周森把脉,一边把脉一边摇头叹息。

    “师太有话直说。”周森一脸澹然。

    “施主,你根据奇佳,极为少见,可惜,过了修神的最佳期限。一般,真正的超能力者需要在三至七岁的时候开始修炼,筑基,也就是修神前期,此时,人体的骨骼大脑都在发育,具有极强的可塑性。这种可塑性会维持很长一段时间,女人一般是在十五岁停止,而男人,则是在十八岁。年龄越大,可塑性就越低。而你,已经过了修神的黄金期,甚至于,还超过了十八岁,也就是说,你这辈子,没有可能修神了……除非……除非……”

    “除非什么?”周森对定虚师太的说法并不惊讶,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

    “除非,有大神通的人为你伐髓洗脉,从新筑基。”

    “什么是大神通的人?”

    “这个……呵呵……没有定论,一般,是指成仙的人,最少,也要散仙级别。”

    “什么是散仙?”周森并不奢望仙人会帮助他,而且,在他看来,那些传说中的仙人也许是无稽之谈,根本就不存在。

    “散仙……”

    “在哪里可以寻找到他们?”

    “这个,老身也无能为力,达到散仙境界的人,哪怕是在世俗中生活,你也是无法分辨,而且,散仙并非真正的仙人,等于是渡劫失败,以元神附身各类器具,伪装成凡人生活,一门心思的潜修,等待下一次渡劫,所以,都不愿意暴露身份,要想把他们从茫茫人海之中寻找出来,无异大海捞针。再说,哪怕找到,他们也不一定会帮你。”

    “谢谢师太,我知道了。”周森躬身道谢。实际上,周森压根就不关心什么修神,他本身就是烟火神,他现在只需要唤醒身体里面的力量就足够了,到时候,召唤出黄金神祇,源源不断的信仰之力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根本就没有必要像这颗星球上的修神者那样苦修。当然,本着技多不压身的原则,只要有相关知识,周森还是愿意学习的。

    “抱歉,我没法帮你。对了,如果你能够找到仙阶能量石,我倒是可以想想办法。”定虚师太道。

    “我会努力。”

    周森虽然是第一次听说散仙,但仙阶能量石却是听沉慧敏说过。仙阶能量石,顾名思义,也就是达到了仙阶的神兽或者妖兽里面的能量石。无论是神兽还是妖兽,只要达到了仙阶,本身就是法力无边,而且多由厉害的门派豢养,弄一块仙阶能量石,谈何容易!

    “人,总是需要一个目标。”定虚师太压根就不知道周森内心的无所谓,还是给予鼓励。

    “是的,人,总是需要一个目标!”周森长身而起。

    “……”

    定虚师太身躯一震,周森这站起来的动作,充满了一往无前的气势,彷佛一把脱鞘而出的宝剑,令人不敢逼视。

    此子果然是非同寻常,举手投足,充满了王者之气,可惜,可惜无法修炼超能力。

    “师太,麻烦您帮我再确定一下,我是否真的不适合修炼?”本是走到门口的周森突然返身,一双深邃的目光看着定虚师太。

    “……”

    “师太,让我再死心一次吧!”周森哈哈大笑,撸起袖子走到定虚师太面前。

    “好吧。”

    定虚师太摇了摇头,叹息一声,伸出袍服中的手臂,捉住周森的手腕,开始用超能力仔细的检查周森的奇经八脉,任何一个地方都不遗漏。

    这次检查,历经了一炷香的时候,定虚师太那光洁没有丝毫皱纹的额头上都冒出了密密麻麻的汗水。

    “好了。”定虚师太深深的呼吸。

    “怎么样?”

    “施主,你的身体,是贫尼这辈子看到过的最健康的身体,而且,非常强壮,你的肌肉组织的韧性,你骨骼的承受能力,都远远超过了普通人,不过,很遗憾,你真的不适合修神……”

    “谢谢师太。”

    周森朝定虚师太弯腰鞠躬之后,大步朝外走。

    门外,响起周森爽朗的笑声,那笑声,无比的愉悦,豪气冲天,没有丝毫因为无法修炼超能力而不快。

    他为什么会笑得如此开心?

    定虚师太随着走出门,皱眉的看着周森那雄伟的背影。定虚师太不知道,现在的周森,愉悦至极,因为,就在定虚师太为他检查的时候,他正在运行那两道若有若无的超能力,但是,定虚师太居然对那两道超能力浑然未觉。

    这说明,那两道超能力很特别,特别到就连定虚师太这样医术精湛的超能力者都无法察觉,那么,也就意味着,周森可以肆无忌惮的修炼,根本不用担心被人发现,而且,他在超能力者眼里,自始至终都会是一个普通人。

    现在,周森最郁闷的是,自己身上的力量似乎无法唤醒以往的力量,而这也就意味着,他永远也无法召唤出空间戒指里面的东西。

    “师太,我们走了。”

    “去吧,我尽力了。”定虚师太慈祥的脸上露出一丝遗憾之色。

    “谢谢师太。”

    沉慧敏脸上露出一丝难以言喻的忧伤,牵着周森下山,明空和明闲则是如同着魔一般,亦步亦趋的跟随在两人身后。

    “师太,有朝一日,如果我周森功成名就,定为师太在这神龙山盖座偌大的庙宇,让天下人羡慕!”走出不到百步,周森突然回头,一双星眸盯着定虚师太,大声道。

    “有目标就有希望!”定虚师太微笑,返身进了瓦屋。周森没有看到,转身的定虚师太脸上露出怜悯之色。

    “哈哈哈……是的,有目标就有希望!”周森仰天大笑。

    “喂喂,你们老是跟着我们干什么?”沉慧敏怒视着明空和明闲。

    “这是我们神龙山的路,什么叫跟着你们?”也不知道是明空还是明闲,立刻针锋相对。

    “就是,我们走我们自己的路,与你何干!”另外一个帮腔道。

    “你信不信我杀了你们!”沉慧敏提着长剑,咬牙切齿。

    “杀我们……她要杀我们……哈哈哈……”

    “杀我们……杀我们……就凭你想杀我们……”

    明空和明闲捧腹大笑起来,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就像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般,那目光之中,是无尽的藐视,显然,两人并没有把沉慧敏放在心上。

    沉慧敏气得浑身发抖,却是不敢动武。

    “姐姐,不如,我们杀了她,周森就是我们的了!”一个对另外一个道。

    “好主意!”

    突然,空气中爆出凌厉的杀机,明空和明闲两人乃一胎所生,心意相通,手中突然凭空多出一把长剑,长剑散发出浓郁的超能力,居然呈现乳白之色,周森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

    不好!

    周森大惊失色,他感觉到,两个尼姑可真是动了杀机,连忙护住沉慧敏。周森虽然不知道如何判断超能力者的级别,但是,从两人凌厉的气势以及对沉慧敏的藐视可以看出,两人的修为要远远超越沉慧敏,甚至于比那个被他在墨岭袭杀的九盘宗弟子更厉害。

    其实,从沉慧敏的隐忍也能够看出,两个尼姑的修为非同凡响,不然,以沉慧敏的性格,早就拔刀相向,大打出手了。

    “明空,明闲,你们干什么?”远处,遥遥传来定虚师太澹泊的声音。

    “哼,今天暂且放过你!”

    明空和明闲互相看了一眼,异口同声,然后宝剑入鞘,凭空消失,那铺天盖地的杀机也消弭无形。

    “我们快走吧!”杀机虽然消失,周森依然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两个俏尼姑,实在是有点不可理喻,前面还和沉慧敏姐姐长姐姐短的,亲热无比,转眼之间翻脸无情,喜怒由心,动辄杀人,这种人,太危险了,远远避开才是上策。

    沉慧敏气得发抖,放下手中的冰魄神剑,踏上腾空而起。

    见沉慧敏居然还要踏剑飞剑,明空和明闲又爆发出一阵嘲笑。

    “你要干什么?”

    周森大惊,两人才飞去不到数百米,沉慧敏突然折返朝慈心斋飞去。

    “这口恶气不出,我沉慧敏誓不为人!

    盛怒之下的沉慧敏勐力催动长剑,风驰电掣的朝慈心斋飞去,很快,就追上了明空和明闲,两人正手牵手在石阶上蹦蹦跳跳,一副开心的模样。

    “你打不过她们。”

    周森心中暗自叫苦,却又无可奈何,毕竟,这飞剑是沉慧敏操纵,她要去哪里就去哪里,周森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无计可施。

    “哼,我有我的法子,你抱紧了!”

    沉慧敏嘴角泛起一抹诡笑,从怀里掏出一大叠花花绿绿的丹书符箓,催剑朝两个俏尼姑背后飞去。

    明空和明闲听到呼啸的风声已经惊觉,两人手中各自多了一把长剑,仗剑站在台阶上,一脸嘲笑的仰望着逼近的沉慧敏,那目光之中,充满了无尽的挑衅。

    两人正愁找不到借口杀了沉慧敏,现在沉慧敏居然不知道天高地厚杀了回来,正合了两人心思。

    就在明空和明闲杀机涌动之时,突然,天空一张黄色的纸片朝两人疾驰而来。

    什么?

    明空和明闲互相对视了一眼。

    两人自幼在山上修炼,虽然是法力高强,江湖打斗经验却是极少,眼看着那黄色的丹书符箓飞过来,居然还好奇的伸长脖子试图看清楚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轰……

    一声巨响,那黄色的丹书符箓在两人前面突然爆炸,炸得两人人仰赵翻,一脸焦黑,帽子也掉了,露出一头散乱青丝,狼狈无比。

    “哈哈哈,知道我的厉害了吧!”沉慧敏在空中得意的哈哈大笑。

    “杀了她!”

    明空和明闲相继从地上爬起来一看,袍服都被炸得稀烂,胸中顿时杀机激荡,怒喝一声,手中长剑一晃,超能力沸腾,两人居然腾空而起,朝沉慧敏追来。

    沉慧敏也不惊慌,她超能力虽然微弱,却是仪仗着冰魄神剑速度快的优势,居然丝毫不惧,不紧不慢返身朝高空飞去,沿途不停的洒下黄色丹书符箓,在空中飘飘荡荡,形成了一道屏障。

    轰!

    轰!

    轰!

    ……

    丹书符箓在空中响起一连串的爆炸,明空和明闲被炸得鸡飞狗跳,驾驭着飞剑在空中胡乱躲闪,险象环生,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沉慧敏载着周森扬长而去。

    当定虚师太闻声追出来的时候,两人已经被炸得死去活来,身上的衣服炸得四分五裂,都快变成赤条条的了,如果不是两人法力高强超能力护体,早就被炸得死无全尸……

    定虚师太呵斥了两人几句便带着两人回山,只当几人闹着玩,浑不当回事。

    明空和明闲咬牙切齿回山不提。

    沉慧敏载着周森风驰电掣,一路高歌,心情愉悦到了极点,而周森近距离观战,却是心惊肉跳,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这颗星球超能力者之间的战斗,而且也是第一次看到在空中战斗,让他感受到了超能力者的恐怖力量。

    看到明空和明闲在那么强大的丹书符箓威力之下居然都炸不死,周森就一阵后怕。

    周森想起了山洞中袭杀九盘宗弟子经过,当时,如果两人用超能力护体,哪怕是让他杀也是杀不死。现在想来,就像做梦一般,连周森自己都不敢相信,居然杀死了两个可以御剑飞行的超能力者……

    胡思乱想之间,莫名的,本是后怕的周森突然精神为之一振,有一种热血沸腾的冲动。

    这说明,超能力者并不是每时每刻都用超能力护体,没有超能力护体的超能力者,与普通人没有什么两样。

    他们并非不可战胜的,他们也有弱点,他们也是可以杀死的,只要拥有强横的体魄,一样是可以杀死超能力者,最大的诀窍就是速度一定要快,不能给超能力者用超能力护体的机会。

    如果达到了《无敌秘籍》里面第一重雄浑之境,应该可以轻轻松松的杀死超能力者。

    当然,那是指偷袭。

    如果结合沉慧敏那威力强大的丹书符箓,那简直是无往而不利……

    不过,周森立刻否决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他根本无法操纵丹书符箓,那些丹书符箓看起来飘飘荡荡飞在天空,却不是那么简单,如果他用丹书符箓,估计还没有扔到敌人面前,就被大风吹走了。

    “周森,快到了聂家桥,我们走回家,这大白天的,御剑飞行有点惊世骇俗。”

    “嗯。”周森点了点头,他明白,超能力者大多都很忌讳,除了在极为紧急的情况下,一般都不会在普通人面前露出什么不同,至于御剑飞行,更是提都别提。

    一些超能力者在江湖上磨砺的时候,大多都是用坐骑代步,极少有人会用飞剑作为交通工具。

    其实,要想增加生活阅历,用飞剑代步,那就没有任何意义了,因为,哪怕是初级超能力者,也能够日飞千里,如果有一柄像沉慧敏那样的好剑,日飞万里也不是没有可能,那样,就失去了生活磨砺的意义。

    沉慧敏按下飞剑,落在通往聂家桥的官道之上。

    “慧敏,你以后少到神龙山慈心斋去,明空明闲那两个尼姑我行我素,心胸狭窄,喜怒无常,动辄翻脸杀人,你和她们在一起很危险的。”想到明空和明闲身上散发出来的浓烈杀机,周森忍不住提醒。

    “哼,想杀我,没那么容易,我偏要去,看她们能够把我怎么样,我沉慧敏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沉慧敏冷哼一声。

    “总之,你要注意。”

    “你放心,我会提防她们的,虽然我打她们不过,但是,要想杀死我,做梦!”沉慧敏脸上没有丝毫惧色,反而自信满满。

    “慧敏,那明空和明闲的飞剑平时为什么看不见?”周森见沉慧敏不听劝告,也懒得纠缠,岔开话题问道。

    “她们有乾坤戒。哼,还不是摊上了一个好师傅,给她们送东西的人可多了。”沉慧敏见周森老是提到两个尼姑的名字,心头上火,没好气的答道。

    “什么是乾坤戒?”

    “乾坤戒就是一种能够放东西的戒指,小的可以放些衣服长剑等物,大的可以放很多很多,据说,有些乾坤戒,里面就是一个世界,哪怕是一座墨岭也能够放进去的。”

    “晕……墨岭也能够放进去……如果沉家有一个,岂不是连仓库都省了?”

    “大哥,你说得倒是轻巧啊,什么我们沉家有一个……别说我们沉家买不起,就是把整个聂家桥都卖了,也换不到一个装下墨岭的乾坤戒。”

    “……这么贵?”周森一脸愕然。

    “不仅仅是贵,那东西,不是钱的问题,你有再多的钱,人家也不会卖的,因为,有那些东西的人,根本就不会缺钱。再说,真能够装下墨岭的乾坤戒,都是传说中的神器,想买,也找不到地儿。”

    “那些普通的乾坤戒呢?”

    “我的好哥哥,你别说什么普通的乾坤戒好不好啊!”沉慧敏一脸看白痴的表情看着周森。

    “……”

    “你可知道那两个贼尼使用的乾坤戒值多少钱?”

    “不知道。”

    “哼,你知道才怪,我告诉你,她们手中的乾坤戒,至少也要十块极品能量石才能够换到,而且,你有能量石,人家还不一定和你换。”

    “十块极品能量石?”周森顿时目瞪口呆,他本以为按照极品能量石的珍贵,换个十个八个乾坤戒应该没有问题的,做梦也没有想到,一枚乾坤戒居然要十颗极品能量石才能够换到,而且,不一定有货。

    “制造乾坤戒很麻烦,除了需要一些珍稀的材料,还需要莫大的神通。在大汉帝国,能够制作乾坤戒的人很少很少,而且都很神秘,听说是什么散仙之类的人物,都隐居在海外仙山,或者是普通百姓之中,找也找不到,偶尔他们会为了钱制作一个两个乾坤戒出售,运气好的话,恰好遇上,而你兜里又恰好有钱,那么,就可以交易成功。”

    “那明空和明闲为什么会各自有一个?”

    “说了她们有个好师傅。定虚师太在修神界可是非常有名,人缘极好,经常有人送她一些珍稀的药材和宝物,有两枚乾坤戒又算得了什么。”

    “那倒是……糟糕……”

    “什么糟糕?”

    “我昨天一宿未归,今天白天一天都没有上班……”

    “大惊小怪!怕什么,有我呢。”沉慧敏牵住周森的手,从神龙山回来之后,沉慧敏突然有了一丝危机感,在某些方面,下意识的变得主动了一些。

    “如果你妈知道我们……”周森知道沉慧敏一直害怕被朱氏发现与他交往,他为沉慧敏有点担心。

    “我们在墨岭挖了一个月的尸体,难不成我妈是个傻子,不知道我们在一起?”

    “咳咳咳……你妈知道?”

    “你认为呢?”沉慧敏抿嘴笑着,大大的眼睛笑成了弯弯的月牙儿。

    看着沉慧敏那笑盈盈的可人表情,周森突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他宁愿朱氏阻止他和沉慧敏交往,而不是默许。

    周森暗自告戒自己。

    沉家只是一个临时的落脚点,他决不能陷在沉家。

    沉家不是他的目标,也绝不会是他的终点站,五大星域才是他的归宿。

    回到东大院,果然平安无事,没有人过问周森去了哪里,就是朱筒子看到周森,也是眉开眼笑。

    此时,周森才发现,无论是朱筒子还是东大院的工人,看向他的目光已经不一样了,其中,有奉承,有羡慕,还有欣慰,或者说是嫉妒。

    看来,大家都已经把他当成了入赘的女婿,隐隐约约之间,他与工人们已经拉开了距离,平素大大咧咧的彭大厨和雷大厨对他也不喝来唤去了,偶尔,眉宇之间还会露出谄媚之色。

    莫名的,周森有一丝落寞。

    他不喜欢这种感觉。

    他更喜欢与工人们单纯质朴没有任何利益的关系。

    幸好鲁斧头离开了,不然,他和鲁斧头的情义也没法保住。想到鲁斧头,周森心中升起一丝暖意。

    周森越发变得无所事事,根本不会有人找他帮手,哪怕是他主动帮手,立刻会有工人抢过他的活儿,他感觉自己在东大院就像一个多余的傻子一样。

    逐渐,周森发现,他完全是自作多情,朱氏压根就没有想让他当入赘的女婿,而是在故意冷落他,希望他知难而退。

    当然,周森并没有丝毫的失落感,他也压根就没有打算当入赘的女婿,他唯一的损失是,他无法再融入东大院的生活。

    好在,周森可以用修炼来打发无聊的时间,他整天都窝在小房间里面修炼雄浑之境的“静”,他感觉自己的六识变得越来越敏锐了,哪怕是昆虫振翅的频率他都能够捕捉到,天地之间万物之间微妙的变化也了如指掌。

    周森就像一个冷眼的旁观者,看着花儿盛开,凋谢。

    这是一个极为奇妙的世界,万物在循环,每时每刻,都有无数的生命在诞生,而同样,每时每刻,又有无数的生命在死亡。

    周森变得恬澹,他经常会透过那破洞,看着窗外的天空,云聚云散,虚无之中蕴藏无数的玄机。

    天道是什么?

    人为什么要追求天道?

    在那天外天之外,又是何等的存在?

    开天辟地的巨斧,射下太阳的长弓,还有那史诗一般的神魔大战,那些传说中的人物去了哪里?

    难道都被那艘神秘的飞船囚禁了吗……

    ……

    对修神的世界,周森有太多的疑惑了。

    周森认为,他是一个超能力者,但是,他知道,他是一个不被承认的超能力者,他还处于超能力者前期,他那两道若有若无的超能力依然还是若有若无,没有丝毫的长进,唯独让周森欣慰的是,他的身体越来越强悍了,他能够感觉到自己身体里面蕴藏着的澎湃力量……

    周森喜欢力量。

    他喜欢由自己亲自支配的力量,只有属于自己的力量,那才是真正的力量。

    每当周森感受到身体里面澎湃力量的时候,他就有一种冲动,一种战意。

    身体里面蠢蠢欲动的力量让周森倍受煎熬,因为,他没有地方发泄。

    难道,自己要突破到“速”了?

    莫名的,周森有一丝兴奋。

    按照雄浑之境的描叙,当身体力量涌动之时,就是“静”的突破之时。

    得找个地方试验一下!

    周森暗自决定。

    “速”与“静”的修炼方式截然不同,必须要保持不停的运动,把身体肌肉调节到最佳状态,通过无休无止的运动,加强肌肉的速度,然后,再把速度转化为力量。

    这是一个蜕变的过程,一个步骤都不能少。

    事实上,周森现在是两眼一抹黑,又没有名师指点,沉慧敏也是个半吊子,偶尔说几句,反而让周森有一种云里雾里的感觉。

    现在,周森完全是靠着自己摸索,他只能按照《无敌秘籍》上面所描叙的那样一丝不苟的修炼,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就在周森希望沉慧敏找他一起出去修炼的时候,西院已经出现了严重意见分歧。

    沉万希望周森和沉慧敏在一起。

    而朱氏,却是死命反对。

    “子禹,你想过没有,他们两人在一起以后会是怎样的结局?”朱氏盯着沉万,语气之间,没有丝毫退让。

    “什么结局,无非是周森老了,慧敏还很年轻,我们不是这样吗?当时我们排除一切阻力,甚至于不惜与师门翻脸也要娶你,你觉得我们不幸福吗?”沉万皱眉看着朱氏。

    “不,我很幸福,我庆幸当时的决定,能够嫁给子禹,是我一辈子最英明的决定。”朱氏眼中,露出一抹温情。

    “既然你幸福,为什么要阻止他们幸福?”

    “子禹,我们是我们,当初,我们已经认识三年,互相已经有了解,而且,我们都是深思熟虑才决定,我们已经预见到了将来会是何等模样,我也知道,你爱我,你宽容我,你能够忍受我在你面前一步一步的容颜衰老,面对你的年轻,我也很坦然的接受,因为,我们都有心理准备。但是,慧敏没有!”

    “她难道不知道吗?”沉万有些恼怒。

    “子禹息怒。你想想,慧敏平素大大咧咧,哪怕是偶尔想起,也会很快就会忘记,何况,爱情会让她失去理智,冲昏头脑,待得长大,时间长了,会追悔莫及,所以,我们必须要防患于未然,避免悲剧上演。”

    “那你为何又让他们接触?”

    “此时的慧敏,处于叛逆期,堵不如疏,如果我们表现出反对的态度,她必然奋力抗争,要死要活的也要跟随着周森,到时候,那我们真是无可挽回了。现在嘛,我们大可慢慢做工作,潜移默化之下,慧敏或许会改变自己的想法。”

    “夫人果然是睿智!”沉万讽刺道。

    “子禹,难道你希望,慧敏风华正茂的时候,身边陪的是一个糟老头?”朱氏表情突然变得严肃。

    “这……”

    “难道你希望,周森死后的数百年,慧敏都独自一人看夕阳,看日出,看潮起潮落,然后,郁郁而终?”

    “……”

    沉万身躯一震,盯着朱氏,目光之中露出一丝恐惧。

    “子禹……子禹……我不是说你……你别在意……”

    看着沉万目光之中恐惧,朱氏赫然清醒,连忙抱住沉万,低声抽泣起来。

    “我不会看着你衰老,绝不会!”沉万赫然站起,斩钉截铁道。

    “子禹,我知道,你一直都在努力,我知道,我知道的……我只希望,在我有生之年,能够多为沉家留下一些子嗣……”朱氏泪如雨下。

    世俗与超能力者之间,看起来没有两样,而实际上,中间一道看不见且无法跨越的鸿沟。

    在大汉帝国,普通人与超能力者发生过许多惊天动地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而这些故事,大多以悲剧收场。

    寿命,就是摆在超能力者与普通人之间一道无解的难题。

    ------题外话------

    PS:几个月没有求月票了,今天会爆更三万字,接下来还有两个大章节,求一次月票。另外,订阅上了一个等级,但依然差强人意,希望兄弟姐妹们支持正版。鞠躬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