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有一卷鬼神图录 牛油果

第330章 太阴神魔 (求订阅、月票)

    “废话!”

    愤怒首眼中火光熊熊,万物皆虚,只有一个信念留在。

    便是将眼前的一切烧毁焚烬。

    根本就没打算给黑袍人任何机会。

    一手高举,法华金光轮重重地砸了下来。

    金光轮绽放永恒之光,如佛陀眉间毫毛,能耀亿万佛土。

    性极重极固,无物可破。

    用大白话来说,就是它除了能放光外,也没有别的妙处。

    就是够重,够硬。

    一般的兵器,是磕着就断,碰着就碎。

    用来砸人,没有比它更合适的。

    放在普通人手,就是砸核桃的板砖。

    在江舟手里,它就是一座山,也能给砸得粉碎!

    而此时在黑袍人眼里,江舟手中拿着法华金光轮,就如同举起了一座山朝他砸来。

    还是一座绽放无量金光的神山。

    仅是这金光,就令其身躯涣散,有一丝丝崩溃的征兆。

    佛门至宝!

    黑袍人心中猛震。

    黑袍人不是第一次跟江舟打交道。

    自认为已经是对他了解极深。

    知道他有一件护身仙宝,当初连岘山神女的三千云梦大水都能抵挡,骇人之极。

    背后还有神秘之极的师门。

    这次出现在这里,对于仙宝,自然是早有了针对破解之法。

    至于其背后师门,还有那位武圣,半年来,江舟与吴郡多次陷入陷境,也未见出手。

    外界早已有各种猜测。

    有说是其师门有意放他出来磨砺的。

    也说其背后根本没有什么师门,天下间有哪个师门是把自家弟子扔出来就不管死活了的?

    只是江舟不知道如何与那位武圣扯上了关系,便扯虎皮拉大旗。

    不知用了什么手段,让那位武圣为他出手一次罢了。

    毕竟是武圣之尊,还是一位至圣,行事高深莫测也是可以理解。

    总之什么样的猜测都有。

    不过江舟本身实力就输于当世各大名教仙门骄子,手下更有八万阴兵鬼卒。

    即便是楚王,也被他挡在吴郡之外,不得寸进。

    别人的风言风雨,对他没有半点影响。

    黑袍人却不相信江舟真是孤家寡人。

    若没有深厚的根底,又怎么可能如此年纪,就能有这般修为造化?

    一位武中至圣又岂是那么容易出手的?

    尤其是他手中那件护身仙宝,还有疑似能号令幽冥的那枚令印,即便仙门圣地也未必拿得出来这等至宝。

    黑袍人不知道其背后势力为何不出现。

    但半年以来的试探,也足以令其有了些把握。

    而那些蛮人,便是其用来做最后一次试探趟雷的工具。

    但黑袍人没有想到的是,短短半年时间,这人的实力竟然又有了暴涨。

    而且神通法宝层出不穷,不要钱似的。

    同时面对一位四品蛮巫,四位猎犹蛮竟然也能战而胜之!

    若是这次行动失败,黑袍人知道自己想要谋夺其号令幽冥之秘的算盘必然要落空了。

    眼见最后一次机会就要逝去,黑袍人便按捺不住亲自出手了。

    黑袍人心念瞬间百转。

    江舟的金光轮已经砸了下来。

    “轰!”

    黑袍人身形如泡影一般,猛然破裂溃散。

    无数黑气丝丝缕缕流窜四面八方。

    落于地上,竟变化成了无数个黑袍人。

    “呵呵……”

    无数黑袍人同时开口笑道:

    “江公子,你我并无大仇,何必如此不依不饶?”

    “砰!”

    回答黑袍人的却是又一个金轮砸了下来。

    一个黑袍人崩碎,却依然有数不清的黑袍人同时开口:

    “在下有良言相告,实是为江公子所虑,何妨一听?”

    “砰!”

    “砰!”

    “砰!”

    六臂狂舞,黑袍人一个接一个地崩碎。

    黑袍人任由江舟发狂一般砸碎自己无数化身,仍在不停地说道。

    “江公子,如今天下风云渐起,大稷离乱之势已显,各方群雄并起。”

    “砰!”

    “只待朝廷稍显颓势,八百诸侯王必定叛起,届时便是社稷倾颓,天下分崩离析,人间失序,群雄共逐神器,重塑乾坤之时。”

    “砰!”

    “江公子出身高贵,来历不凡,听说连那位一手造就天下义军倚为大义名份的天命三剑的谪仙人,也是公子师门中人,加上公子身后还有一尊武圣,手中又握有阴兵雄军,”

    “砰”

    “可说是大势在身,天命在手,难道普没有一丝想法?”

    “砰!”

    江舟仍然是不管不顾,说一句,砸一片。

    黑袍人心中气恼,却仍表现得不焦不躁:“如今仙门大教皆有门徒入世,暗择幼蛟,夺气运,圆功果,避大劫,”

    “在下不才,却也些势力,也颇有手段,若公子愿意,当全力辅佐,届时公子据天命天时,大势在手,拥人和,何愁大事不成?”

    “……”

    黑袍人说着,忽然发现江舟停了下来,也不拿东西乱砸了。

    三颗脑袋一晃,静寂安宁的那张脸转到了正面,安静地看着自己。

    不由心中一喜:“江公子可是想清楚了?”

    江舟神色无波,淡淡道:“你不是楚王的人吗?怎么倒劝起我造反来了?”

    黑袍人似乎笑了笑:“江公子,乾坤神器,有德者居之,楚王殿下若真是有德之人,多公子一人不多,少公子一人不少。”

    “再说,群龙夺器,又哪里是这般简单?”

    “公子与楚王殿下也并非死生仇敌,反而有极浑厚的渊源,”

    “据在下所知,楚王殿下只有一个独女,爱之极深,此次南州举事,别看殿下不管不顾,其实为了护着郡主,殿下做出了极大的让步,若是殿下早依在下之言行事,恐怕即便有公子在,也未必能护得住吴郡。”

    黑袍人笑道:“郡主曾与江公子同居一屋檐下,必是倾尽公子,若公子娶了郡主,殿下如今的打下的江山,将来还不是公子你的?”

    “如此天时地利人和,江公子皆已占尽,在下实在想不到,将来天下离乱时,还有何人能与公子争锋。”

    黑袍人口若悬河,仿佛能舌灿莲花。

    一旁的许青都听得惊心动魄,生怕江舟真的被其说动。

    不是他不信江舟,而是连她都听得有些心动。

    有种也撺掇江舟自立,自己再加入做个从龙之人的冲动。

    她出身名教,自然知道所谓的“扶龙夺运”之举是怎么回事。

    那是天大的功果,足以令人立地成仙。

    凡是修行中人,就没有不心动的。

    也幸好她是个意志极坚的人,否则当场反水都有可能。

    当下却是十分紧张地盯着江舟,双手虎口都捏得发白。

    “说完了?”

    江舟这张脸,和之前那张愤怒首,完全是两个极端。

    仿佛山崩于前也难改颜色。

    他的平淡,也令黑袍人心下一突。

    只见江舟举起另一手上的一张莹白如月的弩。

    朝着一个方向按下了机括。

    “啊!”

    “嗤”

    只听先是一声凄厉惨叫响起,才传来一声极细微的破空之声。

    四面八方无数的黑袍人瞬间尽数崩散。

    鬼神图录已飘然而出。

    【诛斩太阴神魔化身一,赏太阴奇门阵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