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有一卷鬼神图录 牛油果

第689章 棋魔 (求订阅、月票)

    “帝陵水府之事,其实很多人都知道。”

    鹤冲天道:“绿林、仙门、官府,甚至是民间都有人在苦苦寻找,只是对水府所在,众说纷纭,流传的藏宝之地也有好几个,这亶县便是其中之一。”

    “那眉公堂堂大儒,纵是皇帝的紫宸宫,含元金阙上,也有他的立身之地,何苦到这般穷乡僻壤,做一个小小的县令?”

    江舟暂时将目光从鬼神图录中收回,道:“难道就不能是这位眉公心怀百姓,一心想为百姓谋福祉?”

    鹤冲天乱虬抖了抖,似乎在笑:“这位眉公的名声确实不错,也当得‘心怀百姓’之说,”

    “但阳州大大小小的穷县,不在少数,比亶县更穷的也不是没有,他怎的别的地方不去,偏偏来这里?”

    没等江舟说话,他又道:“初时无人知他便罢,事情传出来,便招来许多窥探,这之后啊,便有人查出,那眉公到亶县之中,便是得知了帝陵秘藏的下落,”

    “若只是如此便也罢了,毕竟,为得前祀帝陵之秘,纵是穷搜天下也不为过,也不是没有人搜过亶县一带,都无所获,”

    “却是有传闻,说那眉公破解了帝陵之秘,非但能找到帝陵所在,还有进入帝陵之法。”

    鹤冲天说到这里,顿了一顿,转眼见江舟若有所思的模样,不由伸出厚实的手掌,猛地拍了下他的肩膀。

    “哈哈哈哈!你小子!鹤某说说罢了,你还真信?”

    “……”

    看着他满脸乱抖的胡须,江舟面皮微微一动。

    这人是不是有病?

    敢情又是在逗他玩?

    “前祀帝室,穷掠天下,也不知汇集了多少珍宝,前祀虽亡,却不知在帝陵水府藏了多少,朝廷和仙门都找了数千年,真有那么容易,早他娘的被人掏空了,还等你?”

    鹤冲天道:“小子,某也不知你究竟为什么要到这刀狱里,但无论你想做什么,某劝你最好不要掺和到那几个人之中,没好处的。”

    说完,摆了摆手,便大步离去,也没给他说那“病将军”的来历。

    “……”

    江舟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撇了撇嘴。

    这个浓眉大眼的家伙,也会玩心机。

    要不是我已经知道了真相,还真信了。

    江舟不知道这个绿林大龙头为什么先告诉自己这种秘密,最后又要故弄玄虚说是假的。

    如果是怕他加入争夺,那完全可以不告诉他。

    试探自己么?

    江舟也只能想出这么个解释。

    至少,他没感觉到鹤冲天对他有恶意。

    一边寻思着,回到自己的石洞。

    江舟又召出鬼神图录,反复看着飞梁图录上的文字,默默念叨。

    这还是他第一次从图录中得到这种类型的奖励。

    这种类型……怎么说呢?应该是“本土特产”?

    以往的奖励,虽然不知道出自何处,但应该不是“本土”的东西,至少至今都没有碰上过认得出这些奖励的人。

    不仅是第一次“本土特产”,还不是直接的奖励。

    只给了这么几句莫名其妙的话语。

    说是被糊弄了吧,这东西似乎又很抢手。

    全天下都在找。

    上回仙门与守陵人斗法,大闹了一场,差点把江者城给淹了,除了某种谋算外,大抵也是离不开这个“船山藏”。

    不过,看样子后来是没有得逞。

    不管是对前祀残存天命的算计,还是这前祀遗宝,还有那具真魔遗蜕。

    这东西,连金顶这样的老怪物都要垂涎。

    九曲黄河水,江藤攀青峰。路转小桥东,群龙拥梵宫。白骨藏坟中,日日听晓钟……

    看着像是在描绘某个地点,难不成真是那帝陵藏宝之地?

    乾之下,坤之上,吉而通……

    什么意思?进入帝陵的方法?

    江舟念叨了一整天,直到第二天钟声响起,也没有念出个所以然来,只好暂时放下。

    来到了他的第十二个执刀目标所在。

    在这个监牢里,只有一方石制棋盘,上面摆满了黑白二色的玉质棋子。

    他在下棋,一下就是大半天。

    因为这棋盘就是他今天的目标。

    一个五品的妖魔棋魔。

    棋盘和棋子并非它本体,而是这棋魔附身之物。

    这妖魔生前是个人,但却是个名副其实的棋魔,痴迷棋道而入魔。

    死后执念不消,附身棋盘之上。

    所有得到这棋盘的人,都会被他强拉着下棋,不下就要死,下输了也要死。

    下赢了……据说至今还没有人能下赢它,所以没有人知道下赢了会有什么结果。

    江舟也不例外。

    这棋魔哪怕是被关进刀狱,也没有放下对棋的痴迷。

    江舟一进来,就被它拖入了棋局中。

    刀狱里的日子虽然自在,但未免有些单调。

    江舟也不介意与它下下棋,解解闷。

    他是真的会下棋,而且造诣不浅。

    不过这东西不愧是有棋魔之称,江舟绞尽脑汁,也占不得丝毫上疯。

    使尽浑身解数,也是被杀得丢盔弃甲,勉力支撑,眼看就要被吞掉一条大龙,只能弃子认输。

    “嘿嘿嘿……”

    石盘上发出一阵得意的阴笑:“我下棋下了千八百余年,从古自今,多少此中高手,大儒名士,都败在我手下,小子,你想赢我,还早着呢。”

    “想吧,想吧,仔细想想,再下错一步,你就满盘皆输,你这条命就归我了……”

    “哈哈哈哈!”

    刺耳的得意笑声,扰得本就因苦思无头绪的江舟烦躁不已。

    这个鬼东西,棋艺不错,棋品却不怎么样啊。

    “啪!”

    江舟直接将手中一枚黑子拍落棋盘。

    “嗯!”

    “小子!你干什么?会不会下棋!”

    他这一棋,反把自己的路给堵死,棋魔只需一着,就能将黑子清空一片。

    明显是自杀行为,是对棋不尊!

    这让因棋而痴、以棋为命的棋魔很是恼怒。

    “不下了,下不赢。”

    江舟将棋子抛在一旁。

    “你……!”

    “你不许认输!你还没下完,你若认输了,就得把命输给我,你知不知道!”

    棋魔很着急,似乎很为江舟着想一样。

    开玩笑,多少年了,好不容易有个傻小子陪它下棋,怎么舍得这么快就杀了他?

    江舟一笑道:“我只说下不赢你,可没说我输了。”

    “嗯?”

    “下不赢就是输!”

    棋魔似乎有点晕,它除了下棋精明似鬼,对别的却迟钝得很

    “我虽赢不了你,可我能掀盘子啊。”

    江舟露齿一笑,下一刻,抬腿一脚,就把石盘给踹翻。

    黑白子撒落一地。

    “啊啊啊!”

    这令棋魔大怒欲狂。

    刚想把这个胆敢亵渎棋局的小混蛋给弄死,江舟却已经先一步一指点出。

    点落棋盘,先天戮妖无形剑气涤荡,摧枯拉朽,瞬间泯灭棋魔神魂。

    【诛斩“棋魔”一,赏“十二宫神掌经”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