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有一卷鬼神图录 牛油果

第1053章 押回去! (求订阅、月票)

    那为首大将一声令下,当即便有一小将应声而动,率领所部铁骑分流,如一柄尖刀插入兽群之中。

    很快就发现了在血肉战场之中混水摸鱼的江舟。

    “好一员骁将!”

    那小将看到江舟在战场之中杀进杀出,一把金刀如水泛涟漪,寒光滟滟,乍隐乍现。

    现则必有妖兽授首,刀出不虚。

    其修为且不说,这刀法却是已登堂奥。

    尤其能牵引军中兵势,引为己用。

    一刀快似一刀,一刀强甚一刀。

    简直是为战场杀伐而生的刀。

    心下甚喜,也想观其刀法奥妙,便也不急去捉他。

    战阵凶危,杀敌为要。

    待将这批妖兽清理干净再擒拿也不算违背帅令。

    “好刀!”

    “待我来助你兵锋!”

    这小将见猎心喜,不仅不去捉拿,反而带着铁骑冲了上去,引动兵势,添为羽翼,随拥在侧。

    得这一队铁骑相助,江舟只感兵势如水,都被这队铁骑引了过来。

    他就如那洪峰,无穷的后力一浪接一浪,不断地涌进体内。

    本已因连杀数头强大的妖兽而有力竭之势竟又是一振,刀势更快更猛。

    心中一喜。

    这波赚大了!

    寻了个空隙,朝那小将看去,点了点头,算是招呼,便又埋头杀进兽群之中。

    其实这些妖兽还没有能与之前杀的那头山犭军相比的,甚至大多都比不上那头金翅鬼鸟。

    但架不住它数量多啊!

    一路杀下来,只是得到的五行之炁就赚麻了。

    再多杀几拨,他还要什么圣居、宝地?

    不得不说,这部唐骑真的强大之极。

    江舟仗着春秋刀法,混迹其中,简直如鱼水。

    在现世他也曾经历大小数百战,但每战皆是以他为主。

    他强盛,则军强盛,他衰弱,则军衰弱。

    可如今他就像是被卷如巨浪之中的一滴水。

    一滴水不足一提,但无数滴水汇集成巨浪,简直是所向无敌。

    而且还不用他用几分力,只需顺势而行,所过之处,摧枯拉朽,无一合之敌。

    天明杀到天黑,又天黑杀到天明。

    江舟竟然感觉不到一丝丝疲倦,反而越战越勇,越战越强。

    直杀得他心中都生出一丝错觉。

    如此无敌铁骑,若能给他统领一军,他敢学猴子杀上凌霄宝殿!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拿着两把西瓜刀他就能从南天门砍到凌霄宝殿,砍他三天三夜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七进七出那种!

    不过,江舟很快就会清醒。

    错觉终究只是错觉。

    别说凌霄宝殿,今日这唐骑大军他就走不出去。

    “王可!”

    “怎敢误俺军令!”

    “立刻给本将将那厮锁了,押来中军见俺!”

    一声暴喝,竟震得江舟双耳生疼。

    还不及惊异,只听“轰隆”一声巨响。

    方圆数百丈大地突然间爆裂,冰寒刺骨的水流激射而出。

    百丈水柱冲天而起。

    水柱之中隐隐现出一个巨大的黑影,长逾数百丈,扭曲如蛇。

    寒光暴闪,罡气激射。

    江舟心中警兆大生,也不及他想。

    手中金刀挟带万军之势朝寒光横扫了过去。

    “当!”

    金刀只挡得一挡,便铿然暴碎,化作片片金炁散去。

    江舟只觉寒意大冒,浑身寒毛炸起。

    这金刀可是聚西方庚金之炁而成,至刚至锐。

    他道行越高,就越精纯,威力自然就越大。

    尤其在他悟通五行,五行合一之后,就早已不是之前的柳叶金刀。

    仅论锋锐,他身上的法宝恐怕都没有能与之相比的。

    如今竟连这东西皮毛都伤不了,反而被崩得稀碎。

    不仅如此,那东西速度迅猛之极,势大力沉,一碰之下,余力竟将江舟砸落,呈大字型深深地陷入地面。

    “当心!”

    “呜呜呜!”

    边上响起那小将的惊呼,还有高柢的哨声。

    一道箭矢破空而至。

    同时有几头异兽奋起扑到了江舟上空。

    他甚至没能看清是什么东西,头晕眼花之际,只见寒光闪动,又落到了眼前。

    箭矢只是碰了一下便被弹碎,那几头异兽也瞬间被切割成两半。

    “刷!”

    “轰隆隆!”

    江舟来不及闪躲,甚至连抬手去挡都来不及。

    只得周身筋肉猛地一鼓,体内黄金血液鼓荡,冲刷周身血脉、五脏,竟发出海潮汹涌之声。

    “轰!”

    “当!”

    巨响之下,那东西直直砸落胸口,一点都没偏。

    “噗!”

    江舟当即喷出一口黄金血液。

    胸口如琉璃一般出现道道龟裂,露出如金玉交织般的血肉。

    这时他也看清了伤他的是什么东西。

    一截巨大的蛇尾,尾端还长着一个寒光闪闪的漆黑镰刀。

    “哈!”

    “阴钩蛇?想不到此处还能碰到如此好东西!”

    此时只听一声惊喜狂笑,便听蹄声隆隆。

    “给俺死来!”

    粗毫的声音响起,只见一把飞斧打着旋从远处飞来。

    绕出一道圆弧掠过那截蛇尾。

    “当!”

    带着镰刀的蛇尾应声而断。

    一个壮硕魁梧的人影狂笑着飞身而至,手中挥舞着另一把巨斧,凌空接住那柄飞斧。

    双斧以错一斩,登时将那冲天水柱斩断。

    几截巨大的黑影也轰然掉落。

    江舟两眼发黑之际,仍旧冒出一个念头:死胖子!抢我兽头!

    “咦?”

    那“死胖子”落地,回头见得陷在地里的江舟,发出一声轻咦:“你这厮竟还没死?”

    “江舟!”

    高柢跃落边上,赶忙来看。

    “死胖子”嘿嘿一笑,大手一挥:“来呀,将这个胆敢冲撞本将军阵的愣子给俺锁了!”

    “谁敢!”

    高柢端起长矛,满面凶厉。

    “嗯?神民后裔,大荒人?”

    “死胖子”诧异地扫了高柢一眼,又露出白牙:“都给俺锁了!”

    高柢呲着牙发出低吼声,如同要发起攻击的猛兽。

    “高柢……别动手……”

    江舟忍着胸口的剧痛阻止道。

    高柢神色微微挣扎,想来也是知道自己二人陷在大军之中,根本无力反抗。

    别说这支无敌铁骑,就是眼前这个“死胖子”,就能将他们一斧一个。

    只得顺着江舟的话放下长矛。

    “嘿,还算有点儿脑子!”

    “押回去!”

    两天血战,便将上万妖兽清除一空。

    “死胖子”大手一挥,便有军兵过来将二人锁了。

    留下了一部分铁骑打扫战场,押着江舟二人随军回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