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解构诡异 懒惰的秀某人

第356章 古宅心慌(4000字)

    在场妃子不多,总共八人,楚冬在这皇宫里也转悠了两天,皇上的妃子可不止眼前这些人,比这个要多十倍不止,皇上只找来眼前这八人一定是有原因的,或许是命格特殊,或许是因为其他的原因。

    皇宫守卫过于森严,楚冬靠着这么一具普通人的身体躲避禁军已经不容易了,他几乎做不了什么调查,他这具身体的身份也有问题,是凭空出现的,没有任何人认识他,困难重重。

    但他可以确定一点,皇后的地位在后宫中并不高,她和其他妃子没什么不同,这跟诸葛渊跟他说的信息有出入,诸葛渊说过皇后是有后台的,她在朝中地位颇高,所以楚冬才愿意从皇后身上打开这个缺口。

    但就目前看来,皇后普普通通,甚至毫无地位可言,如果她背后真的有什么权倾朝野的后台,不可能地位如此普通。

    在后宫之中嫔妃吃穿用度都非常有讲究,地位分明,哪怕都是妃子地位也可以是天差地别,如果有一个好爹,这妃子在后宫哪怕皇上不喜欢也会有不错的待遇,而面前这八个人都地位最低的那一种,这种人应该是极度渴望飞上枝头变凤凰的。

    只是这明显就是送死,她们又不傻,八名嫔妃没有一个人说话,皇上沉默了一会儿用略带失望的语气说道:“好了,朕已经知道你们的意思了,都回去吧,回去好好休息吧。”

    几名嫔妃惴惴不安的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寝宫,但楚冬却感觉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的结束,果然在他蹲守在午夜之时,一个头发半白的术士扛着一个麻袋进了紫宸殿,看样子这皇上是直接强制抓了一个妃子丢进去。

    皇上太奇怪了,他好像早就知道会这样,而且这些妃子感觉就像是专门为了这里准备的一样,是早早就准备好了的活祭品。

    “等会,把皇宫的三维图再给我调出来,我再看一下。”

    【结构图已经分析了20次、并无特殊】

    “一定是有问题的,正常人设计皇宫哪怕不按照风水布局走,也不会弄出这么乱的布局,就像我胡乱写答案不会写出一张零分的试卷一样,这里一定有问题。”

    【三维图结构图已重建】

    “把所有宫殿的位置拆开、将后宫单独分出来。”

    整个皇宫就像是积木一般在楚冬手中被肆意摆放,这个皇宫的设置一定是有问题的,紫宸殿为什么一直空着呢,皇上为什么一直不设立皇后?但楚冬摆弄了半天确实没找出什么头绪。

    “一定是有什么细节我没发现的,风水布局的问题如果不在形态上,那就一定在材料上,分析整个皇宫的材料构成,是不是有明显问题。”

    【材料细节分析、细节失真难以具体分析】

    【根据整体风化程度、雨水侵蚀程度、外观颜色、建筑风格等多方面进行粗略分析】

    楚冬面前的三维结构图里那上百个庭院开始不断被点亮,这些被点亮的庭院都是在细节跟其他地方有区别的,楚冬仔细盯着这些拥有特殊结构的房子,总算是找到了一些头绪,这些宫殿的用材跟其他地方有明显的区别,它们的下边应该是藏着特别的东西。

    楚冬随便找了个没人的宫殿去转了一圈,很快他就发现了问题,这些宫殿内部的东西模糊不清,甚至还会更改位置,这说明皇后并没有来过这个地方,她的记忆里对这里只有外形。

    在内景之中楚冬无法查到连内景主人都没见过的东西。

    “有问题,这个皇上绝对有问题,现在禁军都撤了,我就趁现在进去看一眼,死了就算了,反正有三次机会,这次经验不足。”

    内景的建立需要浪费内景主人大量的脑力,这每个细节都如此完善,都需要浪费他们的心神,如果这次失败楚冬就必须带领几人重新建立内景,跟游戏重开差不多,只是没有存档而已。

    楚冬绕开松懈的守卫终于是第一次进入了紫宸殿,这高墙之内竟然有一栋跟周围格格不入的破败宅子,红木大门已经风化起皮,门前挂着两盏已经碎掉的灯笼,这宅子就好像是被凭空挪到了这里一般。

    紫宸殿有宫墙很高,刚好能挡住这座宅子,院墙之内空无一人,只有那宅子里时不时传出女人恐怖的惨叫声,听声音应该不是皇后而是其他的人,这让楚冬感觉不是很好,一间能吞金令的宅子,为什么会出现在皇宫里呢?

    理论上来说,天下邪物都该避讳朝廷,本身就相冲,鬼只是疯,但不是傻,它们不会送死,皇宫这种地方对于它们来说没有什么好处,只有一种情况会让鬼违反本能的去某些对他们来说极度危险的地方,那就是复仇。

    楚冬见左右无人就悄悄摸进了这老宅的大门,大门正对着一面青石砌筑的墙壁,就像是屏风一样的东西,上边还画着一幅类似全家福的画像,门前砌上一堵墙人得墙左右绕进院子这在风水上是有讲究的,这叫挡煞。

    所谓穿堂煞便是从正门进入直接到大堂之内,这是不好的,挡上一堵墙便解决了,但为了美观,一般人家都会在这堵墙上画一些山水画,在旁边弄上一些绿植或者假山来装点,这种画人像的倒是少见。

    总共七个人,三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其中两个应该是夫妻坐在最前方,一个躺在椅子上,应该是这样的男主人,一个端坐在老爷身边,而另外一个女人看穿着应该是仆人,站在众人最后。

    还有三个衣冠楚楚的年轻人,两男一女,就是这三人的关系有点让人看懂,两个男人把女人挤在中间,女人握着两个男人的手,而在画像的最下边还有一个七岁的娃娃在骑着一个木马。

    楚冬仔细盯着面前这张壁画,把注意力放到了壁画靠左边一点的那个青年男人身上,“这个人颜色不太对啊,这个男人是后来才画上去的?入赘的?”

    就在楚冬盯着那张壁画的时候突然发现整张壁画似乎都活了过来,小孩子的木马摇动了起来,发出了银铃一般的笑容,女人含情脉脉的靠到了那个似乎是入赘之人的身上,而另外那个青年可能是感觉自己受到了冷落,脸上露出了恼怒之色。

    那位老爷躺在老爷椅上也开始了摇动,她的夫人在旁边看着开心的盯着那个骑木马的小孩子,好像生怕他摔了一样,而那个仆人一样老女人则是恶狠狠的盯着那个小孩子。

    但没过多久这些人的眼神就都汇聚到了楚冬身上,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让楚冬汗毛倒竖,他握紧拳头直接砸到了自己的心口上,一大口鲜血喷出洒在了那张壁画之上,那壁画也是瞬间变回了死物。

    楚冬大口喘着粗气蹲坐在地上,就在刚才他已经是死过一次了。

    这具身体的设定是不会术的,楚冬在这里什么都用不出来,只能现有的东西去脱困,这一拳心脉受损,心头一口热血乃是至阳之物,好歹能救命,不过这一拳下去,他也活不了几天了。

    不过楚冬也不心疼,反正也不是现实。

    他拖着疲累的身体不退反进直接走进了宅子,这么随便一看这宅子总共分为四部分,正屋各种屋子都连在一起,没有露天的走廊,这种设计显然不合理。

    左右耳房,应该是堆杂物的地方,还有后院的一排小房间,看那大大的炉灶应该是做饭的地方。

    楚冬没敢直接进正屋因为刚丢进来的那个妃子现在就挂在正屋门口,舌头外露双目血红,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楚冬,但楚冬还是能从正午里听到这人的惨叫声,她可能在进来的第一时间便已经死了。

    楚冬先是到耳房外顺着那破掉的窗户往里看了一眼,只是看了一眼就让他皱眉沉思许久,里边不是杂物,而是一具青铜棺,青铜馆这东西制造费时,如果不是为了特殊的用途不会有人用,目前楚冬所知道的青铜馆都来自云上国。

    可能最主要的还是青铜馆能防各种能量辐射,正常来讲古官的官服官印都该在棺材里,而这两种东西辐射都极强,用青铜棺下葬能让那些抬棺的人活着。

    不然以那两种东西的辐射,谁也没法搬动古官的尸体。

    楚冬把几间耳房全都看了一眼,总共六口棺材,每个房都有一个,也不知道这棺材跟那全家福上的几人有什么关系,可能是因为楚冬一直没进屋子,倒也没发生什么危险,正屋死亡概率太大,所以楚冬又来到了后院。

    “厨房了吧,这间宅子的烟火气倒是挺足的,这一家人应该确实是在这里生活过。”

    墙角已经烂掉的木头马,灶台上烟熏痕迹,那糊了不止一层的窗户纸,都让这里充满了生活气息,楚冬走到那厨房门前就听到一阵嘎吱嘎吱的咀嚼声,他顺着门缝往里边一看就发现一个老女人,那衣服楚冬看过,就是壁画里的那个仆人,她正蹲在地上啃食着什么东西,可能是感觉到了楚冬的视线,她停下了撕咬的动作慢慢转过了身体,满嘴鲜血,手上还拿着一根白骨。

    楚冬没敢去多看转头就跑,这身后厨房的门被阴风吹开,那位老管家面色狰狞的看着楚冬,而楚冬的退路上也突然出现了那个骑着木马的小孩子,楚冬往墙角一看,那个烂掉的木马已经消失了。

    楚冬见到退路被堵就准备翻墙跑,虽说这身体已经重伤,但他感觉自己还能再救救,能多活两天或许就能发现更多信息,他奋力的催动着内气跳上墙头,那重伤的心脉已经隐隐作痛了,但生路就在眼前,只要楚冬跳下去,他就安全了。

    楚冬纵身一跃稳稳的落在地上,他这心中还有点庆幸,幸好自己一直有锻炼技巧,即使重伤也能控制身体,可谁知这落地起身就感觉有双脚踩在了自己的头上,楚冬抬头一看,就看见了那个被吊死的嫔妃尸体,他从墙上跳下去,结果掉进了正屋。

    既然离不开楚冬也就没再去浪费时间,他走进正屋把门直接给关上了,借着月光好在还能视物,这大堂之内破破烂烂所有的东西都被砸碎了,地上都是喷射状的血迹,看起来非常新鲜,好像就有一场凶杀案发生在不不久之前。

    【痕迹信息收集、现场还原模拟】

    【三维场景还原】

    智脑只能还原出一些人影是怎么被杀的,他们是怎么逃的,楚冬也只能大致看出这里曾经发生过一些剧烈的搏斗,这搏斗并不是最近而是很久以前,因为这地方上已经有一层厚厚的尘土。

    楚冬根本就没想过跑,这次进来就是想死的,他只是想在死前尽可能多的获得一些信息,让下一次重启更完善,呆了这么多天楚冬甚至连这十灵胎在哪都不知道。

    他穿过正堂,来到了一条漆黑的走廊,整条走廊没有一扇窗户月光都照不见来,好在楚冬准备了火折子,只是这火折子刚刚被点着的一瞬间就被一股阴风吹灭了,楚冬再点,它又灭了。

    【模拟场景已经布置、视觉强化】

    楚冬收起火折子也不再跟这里边的鬼过不去,显然它们就是在玩弄楚冬,不过楚冬也不需要一直有光,哪怕一闪而逝,他也能看到一切。

    在楚冬的眼里他却看到了整个走廊,每一步都如履平地,走廊之内的杂物,垃圾,他全都能避开,只要一瞬间智脑就能定格一切,在模拟到楚冬的眼睛里,他看到的是虚拟的走廊,不是真的,也就是没有变化地方。

    整条走廊有十米左右,宽度可以容下三个人并行,狭长而又黑暗,楚冬不明白为什么要设置这种阴间的地方,地上有很多小孩子的玩具,可见这户人家对那个七岁的小孩宠溺至极了,只是在那壁画上能看出那个仆人对小孩子恨意极强,倒是挺奇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