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解构诡异 懒惰的秀某人

第768章 神不在,鬼当世

    这些普通的村民在楚冬面前完全不敢说话,只有那个负责祭祀的女孩能够跟楚冬交流,倒不是说她的话楚冬能听懂,而是只有她有资格开口,其他人甚至都不能。

    女孩生的并不漂亮,单眼皮小雀斑,年纪应该不超过十六岁,看起来非常稚嫩,她的眼神非常清澈,就好像会说话一般。

    就是她说的话楚冬是一点都听不懂

    楚冬只能用手语给她比划了一下,自己听不懂她们的语言,女孩非常聪明立刻就懂了楚冬的意思,她回头喊了两句,就见两个中年人跑进了白灰之中,语言不通楚冬也只能站在原地参观参观。

    那些白灰对于这些普通人有着非常明显伤害,只要落到身上就是一块烫伤,可它们明明没有温度,不过楚冬也没拦着,他们显然有自己想做的事情。

    楚冬斩掉那只女鬼后,天上的白灰便愈发稀薄了起来,也就十分钟左右天空便彻底恢复正常。

    白灰消失之后那些火盆里的火焰也恢复成了正常的眼色,从纯白变成了赤红,楚冬过去看了一眼,里边是一种质感非常细腻木块,这些木块竟然看不到一根断茬,隐隐透露出一丝玉石的质感。

    “神使大人是对我们村的香石木不满意吗?小女惶恐!”

    楚冬眼皮一挑回头看向了身边的小女孩,“你怎么突然会说我的话了?’

    女孩跪在地上将身后的一个小男孩给拉了出来,小男孩看起来只有六七岁的模样,身体有些瘦弱,应该是平日里的吃的不怎么好,不过这里的人身体似乎都说不上健康。

    女孩扶着他的肩膀说道:“神使大人,这孩子的赐福能力是语言通晓,他能和所有生命交流,我通过他便能与您交流了,感谢您的拯救!”

    女孩跪在地上便给楚冬来了个类似于五体投地的大礼,而他身后的村民也是学着他的模样对着楚冬叩拜了起来,楚冬刚想让女孩起来,他就却发现有一缕缕金色的丝线钻入了自己的身体,然后他的灵魂竟然有了非常微弱的增强。

    要知道楚冬自从步入阳魂之后灵魂的强化就非常困难,按照那位苦修魂道的老头所言,楚冬目前的灵魂强度已经达到了正常的极限,他得突破第三宫,朝着虚无缥缈的踏虚之境冲刺才能继续进步,可这些金色丝线能直接强化他的灵魂。

    目前看起来这些丝线有些像是香火或者说信仰,但是在大邹这种能量远没有这么明显。“行了,你们先起来吧,去忙自己的事,留你一个人跟我说话便好了。’

    女孩回过身对着身后的村民便说了一通他听不懂的话,那边村民便跪在地上匍匐着后退,卑微进骨子里的敬畏,偏偏他们还非常开心。

    [语言收集度3%、请尽可能的与对方多谈些新的话题]

    这女孩虽说靠着那语言通晓的能力与楚冬直接交流,可她还是在说自己的语言,只是这个声音能经过那孩子的手直接让楚冬明白它的意思,之前她听到祈祷的声音大概也是这个原理,她并没有听到某个具体的话,而是直接感受到了女孩的思想。

    “你叫什么?

    “回禀神使,扎伊库库。”

    女孩跟楚冬说话的时候大部分都是额头触地,她根本不敢抬头看楚冬,其他的村民也大多如此,他们离开村子中心就到旁边的地窖里接出了村里的孩童,所有十岁以下的似乎都在地窖之中。

    “你起来吧,不用这么跪在地上,帮我介绍介绍你们村子。”

    女孩慢慢从地上站了起来,即使是这样她也在尽可能的规避楚冬的身体。

    “我们这叫阿拉格,村里有一百六十二人,现在应该只剩下一百五十五人了,这次灰烬地狱比以往强大的多,我们只能求助神使,无论怎样的代价,我都愿意献上。’

    “不用你献什么东西,轻松点,你这样让我很难受。

    楚冬在村子里随便参观了起来,扎伊还是非常拘谨,楚冬每走到一个地方周围的人便会迅速跪下,把头抵在大地之上似乎就是他们表达臣服的意思。

    这个村子比他想象的贫瘠的多,楚冬甚至没在看到任何食物。

    “你们吃什么?”

    “吃灰土。’

    楚冬停下脚步不敢置信的转过了头,“灰土?就是大地上那些白灰?”

    “是的,神使大人。

    “那些东西能吃?’

    “我们吃的都是赐福者净化之后的灰土,是可以吃的。’

    楚冬不是很能理解这些人的生活方式,没有人可以靠吃土活下去,他们的身体状态虽然说不上好,可还没有到油尽灯枯的地步,吃土的人可不改是这个表现。

    “我想看看你的记忆,你愿意吗?’

    扎伊立刻跪在地上,她不仅没有露出恐惧之色反倒非常高兴,仿佛楚冬对她的任何需要都是莫大的荣幸一般。

    “能为神使大人提供帮助是我的荣幸,我的生命早已不属于自己,可是在那之前,能否、能否让我回去见一下父母,我知道这个要求很过分,可是我”

    楚冬有些头疼,这些人让他很瘦,“停停停!你想太多了,这不会要你的命,抬起头来。

    楚冬把手指按向了扎伊的眉心,他刚想侵入内景就发现扎伊的灵魂上有一道圆环,限制了楚冬的入侵,可这个圆环在楚冬眼里弱的可怜,稍一用力便给弄成了碎片,随后楚冬便进入了扎伊的内景之中。

    扎伊从出生便在这个村子里,而且生来就有非常重要的使命,祭神,她就是天生的巫女。这块大陆的信仰体系非常发达,众神派系林立,所有人出生之后要学习的第一件事就是像神线上自己的忠心,他们获得能力的方式也很简单,那就是赐福。

    每年他们都会举行某种仪式,在这个仪式之上某些人便会被赐福,也就是神赐下的能力这些能力千奇百怪,有些能力强大,有些却只能作为辅助之用,就比如现在跟在楚冬身边的这个小男孩,如果不是楚冬到来他这个赐福能力怕是这辈子都用不上。

    神赐能力便是这些人的安身立命之本,一旦获得就几乎没有更换的办法,只有通过不断对神献出自己的信仰才能让它变强。

    可这并不能真的它们活下来,这片大陆并没有黑潮,但也有与之类似的地方,他们称呼它会灰烬地狱,它会没有任何规律的随机出现,只有拥有祭神能力的巫女才能提前预知。

    一旦灰烬地狱出现天空中就会下起香灰,在香灰之中也会出现很多怪物,他们并不知道怪物的真实身份,可它们唯一的目的就是伤害人类。

    在灰烬世界里火焰不存在,只有某种特殊的木头才能燃烧,这些白色的火焰能驱散香灰,香灰越浓里边的怪物也就越强,那些火盆已经削弱了百分之九十的香灰,可他们还是挡不住,只能说是因为这个村子太弱。

    楚冬缓缓收回了自己的手指,扎伊知道的东西也不多,而且这也是她十几年头一次得到回应。

    香石木在这个世界是一种非常硬通的货币,它不仅可以用来在灰烬地狱来临中自保,更是献祭获得强大赐福的根本。

    “带我去看看你们的香石木是怎么来的吧。”

    “是!请神使大人随我来。”

    扎伊带着楚冬两人走到了村子后方,这里有一个用石头垒起来祭坛,在这座祭坛之上便长着一根乳白色大树,那些香石木很显然就是这颗树上的枝丫。

    长在祭坛之上,这木头怕是某种固化之后的香火之力,这片大陆并没有禁止神的发展,所以信仰在这里非常重要。

    这些人也根本没有自我,楚冬只是来看了一眼香石木结果那群村民便全都赶了过来,他们跪伏在地一动不动,宛若石雕一般,很快楚冬就发现他们的身上产生一丝若有若无的金色力量,非常微弱但持续不断,可扎伊身上的信仰之力却比所有人加起来都多,这一切都是在她灵魂上的圆环被破坏之后才出现的。

    楚冬张开灵魂力场,将在场所有人灵魂之上的圆环全部击碎,很快他便发现这些人的信仰都越来越粗壮,这让楚冬看到了一条继续变强的路。

    突然,那个只剩一条右腿的男人跳到了楚冬面前,他用仅剩的一条腿跪在地上,额头触地,非常虔诚的喊道:“神使大人,请赐福与我,弱无法赐福,便请收走我的生命吧!”

    在场之人没有一个敢说话,也没有什么人对他的表现有什么异议。

    在他们看来神出现,便可求取赐福,这并没有什么不妥,而且楚冬来到他们村的祭坛处就代表着要庇护他们。

    “你叫什么?’

    “贱民格蓝迪,是这里的村长。’

    楚冬也不清楚这些人的脑回路,反正他们就觉得这是天经地义的,成不成上来试试,被楚冬弄死也是荣幸,他们的思维都有点问题,认为被神收走生命便会去往一个没有痛苦的世界。

    楚冬蹲在地上抓住了他的脖子,然后体内的磁能虫便冲入他的身体,紧接着男人断臂处就发生了破溃,两条全新的胳膊竟然在被一点点的重塑。

    而在这个过程中那一百来个村民跪拜的更加虔诚,可以贡献给楚冬的信仰之力也愈发浓郁。

    十分钟后男人的身体重塑完成,对于这样一具普通人的身体他重塑起来没什么难度可言,毕竟现在的智脑能力极其恐怖。

    格蓝迪看到自己新生的双臂面露狂喜,他跪在地上大声喊道:“敢问神名!”

    楚冬也不知道这算一个怎样的仪式,所以也就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格蓝迪永世侍奉楚冬!’

    他这一喊楚冬明显能看到他的灵魂上又多了一个圆环,这东西好像代表的某个人的专属信仰?而且他喊完之后楚冬感觉周围的空间变得不一样了,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发生。

    而就在这时天空中飞来一颗巨大的火球,直径至少超过百米,它凭空出现又破空而来,如果砸下来完全可以彻底毁灭这个小村子。

    虽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楚冬肯定不能任由它这么落下来,它抓住自己的三尖两刃刀然后猛地将其掷出,长刀划破天空,瞬间将那颗巨大火球击碎,那些村民眼神里满是惊恐,却又不敢出声。

    火焰散去之后一个满身是火的男人出现在了空中,楚冬的三尖两刃刀正被他抓在手上。“一个初生之神也敢发起神战,谁给你的勇气!’

    男人的吼声响彻天地,所有人都跪在地上不敢说话,只有格蓝迪敢站在大地直面那个男人。

    楚冬对着天空伸出了手,然后就见到那男人手中的三尖两刃刀不断颤动,最后脱手而出而到了楚冬的手中,那个满身火焰的男人像是受到了某种莫大的羞辱一般,竟然直接甩出了一条火焰组成的锁链拴住了它。

    三尖两刃刀自己的力量显然无法挣脱,楚冬直接飞身而起,拽住火焰锁链一把将锁链另一头的火鬼拽向自己,而后他便化为一道流光打向了火人的胸口,拳劲透体打的对方火星四溅,在火人的背后愣是打出了一圈火焰波纹。

    可楚冬却知道这一拳并未给他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楚冬之所以直接出手,那就是他知道信仰之争的残酷,大邹的土地上神已衰落,可他们衰落的根源还是信仰争夺,自己刚才那些举动基本就是在抢劫,没有和解的可能。

    近距离观察楚冬才看清这尊“神”的真面目,他完全没有神的样貌,反倒长的极其狰狞他的肉体甚至在火焰的炙烤下滋滋冒油,就像是炭火烤肉一样,焦炭、裂纹、恶臭。

    与其说是神,不如说是鬼。

    火鬼看到楚冬无法伤害到他心中大定,更是出言嘲讽道:“低贱的人类,你肯定觉得自己力量很强大,实际上却伤害我都做不到。”

    炽热的温度甚至让楚冬的手掌开始谈话,这种极端的火焰之力楚冬也是头一次体验,他只能一脚揣在他的身上拉开距离,可对方显然并不想就此结束,他瞬间甩出三条火焰锁链将楚冬锁死,根本不想给楚冬机会。

    但楚冬也不是没有应对能力的人,三尖两刃刀在手中被神化,金色的刀刃斩断锁链,然后顺势砍在了对方胸口上,一刀斩下没有切肉的触感,反倒像是砍在木炭之上,碳化的身体火星四溅,露出了灰色的胸骨,但楚冬也没能彻底将其斩断,这只鬼的身体比楚冬想象的坚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