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只想还债的我却在和非人谈恋爱 南风抚月

287.这次保证不会再把你踢下来了

    江源新一愣愣的看着面前的特约合同脸色古怪。

    每次出场费500万円,没有固定出场时间,为他一掷千金,这就是富婆吗?

    如果是以前的话……

    香织姐,我不想努力了。

    “香织姐,这是什么意思?”

    吾野香织脸色微红,声音扭扭妮妮:“新一小弟,其实……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哪个意思?”

    “谁让你你躲着不愿见我,又不想做牛郎,于是我就只好出此下策了。”

    江源新一终于明白过来,他被包养了,难怪上车的时候就一直说要办了他,原来是这个意思。

    “那个,香织姐,我不签行不行?”他挎着批脸,这个合同怎么看都像是卖身契。

    吾野香织笑吟吟的忽然一巴掌拍在合同上:“不行!今天你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

    江源新一犹豫不决的拿起笔,正打算签字的时候,他忽然问道:“香织姐,这个特约牛郎,他正经吗?”

    “你问的是哪方面的正经?”吾野香织的嘴角微微一翘,巧笑若兮。

    他叹了一口气:“如果只是单纯的陪你说说话,聊聊天,就算不用签合同,你只需要一个电话我就会过来陪你,我们是朋友,香织姐。为朋友排忧解难,是我应该做的。”

    “唔,你说的很有道理。”吾野香织点了点头,“可朋友之间会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放对方鸽子,如果是工作的话就必须按时上班了,你想推脱也推脱不掉。”

    “所以,这跟我签合约有什么关系?”江源新一看着她,依旧不解。

    “新一小弟,签了合约你就是我的人了,至少在服务时间是这样,顾客是上帝知不知道?”

    江源新一瞬间懂了。

    朋友之间不好下手,变成雇佣关系之后,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是吧,就相当于花钱买服务。

    香织小姐,可真有你的。

    他握着笔犹豫不决:“香织姐,像这样的工作不是应该很多牛郎都能胜任的吗?”

    “那些臭男人我可是一点儿也看不上,只有你,新一小弟,你完完全全的长在我的审美上哟”

    吾野香织十分魅惑的眨眨眼睛,眸光如秋水横波,妖颜惑心的魅惑从微微勾起的唇角荡漾开来。

    “而且,我可不仅仅是要你陪我说话聊天呢,还有……”恰到好处的停顿,那张祸国殃民的脸悄然绯红。

    看着她微微俯身的低领开襟,江源新一的呼吸莫名变得急促起来。

    可是想到那次把他从床上踢下去的翻脸不认人,这会不会又是她的一场游戏?

    他长出一口气,放下笔:“香织姐,你就别开我玩笑了。”

    “对,我们是朋友!”江源新一看着她的脸认真说道。

    “你说过的,跟你做朋友的话,必须得注意自己的形象,可是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想要能够随便一些,最好跟那天我们喝酒打牌的时候一样……”

    喝酒打牌……

    江源新一回忆起来,那不就是输了的人脱衣服吗?最后两个人甚至都莫名其妙的躺倒了床上。

    那时候确实是两人关系亲密的巅峰。

    这明里暗里的示意已经相当直白了,香织小姐这是馋他的身子!

    吾野香织继续观察他的神色:“所以,思来想去我决定我就不做你朋友了……”

    “嗯?”

    “我……我做你情人吧?”吾野香织目光灼灼的看着他,满含期待。

    “咳咳……”

    如果嘴里喝了水的话,他现在肯定要一口气喷出来。

    “香织小姐,你说什么?”江源新一一脸惊骇。

    “这样的话,我们就直接跳过了谈恋爱的过程,没有那么多花花绿绿的拐弯抹角,谈情说爱,各取所需,只要我寂寞的时候,就要你来陪我。”

    吾野香织伸手摸上她的脸颊,秋水横波的桃花眼里已经有了几分醉意。

    “我啊,只是想养一只像新一小弟这样的米虫而已。我别的没有,就是钱多。”

    资本家的糖衣炮弹,就是这么的朴实无华。

    “香织姐,老实说,现在的我对钱没有兴趣,不奢求能够过得很好,只要衣食无忧就已经足够了。”

    “那我呢?对我有兴趣吗?”吾野香织贴近,看着他清澈的眼睛,这家伙只要一段时间不见,就会莫名变得帅很多。

    眉毛,眼睛,笑意,对她都有足够大的吸引力。

    记忆中的那只醉酒过后撩拨她的小狼狗,越来越频繁的出现在她的梦里,每次梦醒后都会在软弱无力中感到怅然若失。

    江源新一感受着身前鼓囊囊的衣服,那张倾国倾城的脸同样近在眼前,她的呼吸,她的味道,让人沉醉,甚至只要低头就能吻上她的唇。

    他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香织姐,现在的你,说的话几分是真的,几分是假的?”

    女人都是变脸动物,更是骗子,翻脸的时候可不会管究竟是不是自己主动。

    现在的情报就是,香织小姐是一个外表放浪,实则传统的女人,调情聊臊可以,擦枪打炮不行。

    看着他顾忌的模样,吾野香织扑哧一笑,风情万种如万花盛开。

    “新一小弟,你这段时间不跟我联系,是不是觉得摸不清我的脾性,不知道该怎么跟我相处?”

    “是。”他老老实实答道,一脸无奈,“还不是你那次把我踢下床,给了我太大的心理阴影。”

    “现在的我没有喝酒,所以我对你说的每句话都是真的,想包养你,做你的情人也是真的,哪怕是喝醉了酒依然算数。”她的脸迅速爬上绯红。

    “香织姐,我其实没有你想的那么好,还是个不折不扣的渣男。”

    “众所周知,渣男除了渣哪都好,能够保证自己的后宫不失火也是你的本事,那可不是普通的渣男能够做到的。而且……”

    她踮起脚尖慢慢凑近他的脸:“我又不跟你谈恋爱,你渣不渣关我什么事?”

    江源新一愕然,他头一次见到接受渣男能够接受得如此彻底的女人。

    实在是长姿势了。

    “所以,这份合约你签不签?”

    “能有香织姐这样的美人作为女友,同时还有钱赚,我似乎没有拒绝的理由。”他浅笑道。

    “嗯哼”

    江源新一低头在合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吾野香织握着他的大拇指重重一吻,然后在上面按下鲜红的手印,合约从此生效。

    她不知道按下了哪里的机关,面前的墙壁忽然从两边拉开,里面像是豪华酒店摆放着一张鲜明的大床。

    吾野香织慵懒的倚靠在她胸膛上,声音魅惑:

    “小弟弟,抱我进去,这次保证不会再把你踢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