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从小舍得开始 山俪

第六百二十章:周志刚退休,周家再团聚

    一家人刚吃过早饭,冯玥正拉着周辰的手,让周辰带他们出去逛逛,可这个时候,院外忽然响起了叫声。

    “周秉昆,周秉昆。”

    是个中气十足的老人声音,其他人还在疑惑,周辰就已经笑着说道:“是咱们睿睿的干爷爷来了。”

    周睿顿时眼睛一亮,问:“是马爷爷和曲奶奶吗?”

    “嗯,走,我们去开门。”

    周辰带着周睿几人,来到了大门口,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外面的马守常和曲秀贞。

    “哈哈,周秉昆,果然是你小子,你小子现在行啊,回来了都不告诉我们一声,要不是我们今天早上散步遇到了你大哥,还不知道你回来了。”

    周睿立刻打开大门,高兴的迎向了两人,口中叫道:“马爷爷,曲奶奶,我好想你们呀。”

    虽然他跟马守常夫妻相处的时间不算长,但在童年的时候也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因为这两位老人对他特别好,特别宠他。

    曲秀贞稀罕的抓着周睿的双手,越看越喜欢:“好孩子,奶奶也想你,听你大伯说,这次回来,你们就不走了?”

    周睿点点头:“嗯,爸爸说我们就留在吉春,等我到了高三,再回燕京考大学。”

    “好,好啊。”

    曲秀贞笑的特别开心,这几年周辰一家没有在吉春,他们老两口连个羁绊都没有,再加上又已经退休,那就更没有几个人上门拜访,日子过得孤单又寂寞。

    现在周辰一家回来了,而且就住在隔一条街的地方,他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这让他们特别的开心。

    周辰走了过来:“马叔,曲阿姨,我们进屋聊。”

    周辰带着两人往屋里走,没走几步,马守常就对他问道:“秉昆,你怎么想的,不是在燕京做的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又想着回来了?”

    “当医生太累了,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所以我想要换个活法,现在正在经商。”

    对马守常和曲秀贞两口子,周辰也没有隐瞒,直接就把实情说了出来。

    “好好的,怎么又要经商了?”曲秀贞转过头,不解的问。

    周辰笑道:“这个等会我慢慢解释,先进屋吧。”

    进屋之后,两人看到李素华,又是一阵热情的寒暄,很快冯玥和周聪就觉得无聊,跑楼上玩去了,倒是周睿,被曲秀贞一直拉着,问这问那,嘘寒问暖。

    周辰跟马守常聊着燕京的趣事,然后又把自己为什么离职,回到吉春的想法说了出来。

    得知周辰居然有了那么大的成就,马守常和曲秀贞都是震动不已,虽说他们一直觉得周辰会有出息,可真的听到周辰短短几年就拥有了那么多的资产,还是非常的震撼。

    马守常和曲秀贞早上来的,但一直在周家待到晚上才高高兴兴的离开,马守常喝了点小酒,还醉醺醺的说,以后会经常来。

    翌日。

    坐在汽车后排的周辰,身边坐着的事肖国庆,肖国庆指着前方的街道。

    “那里就是赶超找活的地方,这里本来是街道办事的地方,可现在下岗工人越来越多,很多人找不到活,就到这里挂牌找活,街道办的人管了好几次都没有,最后只能任由他们在这里找活。”

    周辰看着前方街道两旁的人群,乌泱泱的人还不少,不过基本上都是穿着朴实,模样邋遢的男人。

    “这里的活好找吗?”

    “好找什么啊,你看那么多人在那等着,就算有活,能不能轮到你都还难说呢。”

    肖国庆摇着头,心中感慨,当年他要是没有听周辰的话,现在估计也会落得跟孙赶超一样,蹲在这里找活干。

    “吴倩听于虹抱怨过,说赶超这两年天天在外面跑,都是干的一些零活,还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家里生活都维持不下去,孩子的学费还是借的;我之前也想过要借钱给赶超,可又怕……”

    肖国庆是老实人一个,看到兄弟过得不好,想要救济,可却被吴倩给阻止了。

    倒也不是说吴倩冷漠无情,现在肖国庆赚到了钱,她也允许肖国庆支配一些钱,可她却跟肖国庆说,若是就这么借钱给孙赶超,可能会让孙赶超更加难受。

    毕竟当初肖国庆听了周辰的话,而孙赶超没听,现在两人的差距如此之大,人家没提借钱,你自己眼巴巴的主动送去,难保孙赶超心里会是什么想法。

    肖国庆本就是个耳根子软的人,被吴倩这么一劝一说,也就没有再想着主动给孙赶超送钱,而是等着孙赶超来借。

    可孙赶超就算日子过得再差,也没有找他借过一分钱,这让肖国庆很是无奈。

    “我明白你的意思,走吧,我想赶超也不会想在这里见到我们。”

    周辰没有冒然的去找孙赶超,对于这种自尊心比较强的人来说,在他狼狈的时候过去找他,反而会让他更加不自在。

    “过年之后,你找个时间喊上赶超,就我们三个一起吃顿饭,到时候我再劝他。”

    “我知道。”

    时间一晃,又是几天过去,转眼间就到了大年二十九。

    随着春节的来临,各家各户都是喜气洋洋,张灯结彩,街面上也都是充满了喜庆,到处都是烟花爆竹。

    要说现在过年的热闹,或许没有二三十年后那般丰富多彩,但热闹程度绝对是一点不差,因为现在这个时期还允许放烟花爆竹。

    只有经历过这个时代的人,才能明白这个时代的不同,以后才会更怀念这个年代的春节。

    尤其是对小孩子来说,只要听到鞭炮响起,那就是高兴的时刻,也意味着好事来临。

    “昆儿,你什么时候去接你爸啊?”

    李素华忙碌着家里的年货,同时还不忘记对周辰催促,周志刚是今天的火车,因为是退休回来,估计要带回来的东西有不少,李素华从几天前就开始心心念念的想着。

    周秉义笑呵呵的说道:“妈,我跟秉昆都说好了,吃过午饭就去车站接咱爸,您就安心的在家歇着,我跟秉昆一定把爸安安稳稳的接回来。”

    一旁的周蓉说道:“妈,我们回来的时候,也没见你那么高兴,现在我爸回来了,果然就不一样。”

    周蓉和冯化成是昨天坐火车回来的。

    李素华白了女儿一眼:“在燕京的时候,想见你就能见到,可你爸不一样,妈跟他已经快五年没见了。”

    是啊,自从83年一别,周志刚已经有五年没回家了,本来中间他是有一次机会可以回来的,但他想着等退休一起回来,于是就把假期让给了别人,自己等到了退休的日子才回来。

    “周蓉,你就别笑话了,赶紧去忙你的吧,你不是说晚上要给咱爸一个惊喜吗,还是去琢磨琢磨你晚上弄什么好吃的吧。”

    昨天周蓉回来后,非说等父亲回来了,她这个做女儿的,一定要给父亲做一顿好吃的,所以今天晚上的晚饭就交给她了。

    周蓉拍着胸口保证道:“大哥,你就放心吧,今晚的晚饭就包给我跟化成,保证不会让你失望。”

    冯化成在一旁苦笑着,在周家,他根本没有什么话语权。

    说是两人合伙做饭,但肯定大部分都是由他来完成,因为周蓉自从上学工作之后,家里的饭菜就本上都是他做的。

    没办法,现在他们两人地位有差距,周蓉是大学老师,而他在燕京作协却郁郁不得志,赚的钱还没有周蓉一半多。

    男人没钱没权,年纪又大,自然就很难在女人面前抬得起头。

    吃过中饭,周辰和周秉义就坐车前往了火车站。

    站在火车站的出站口,周秉义对周辰问道:“秉昆,这次咱爸回来,就不会再走了,以后爸妈跟你生活在一起,你要多担待,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别跟他们争吵,你可以找我沟通,行吗?”

    周辰目光平澹的看着他:“在你眼里,我就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吗?再说了,爸妈不跟我住一起,难道跟你一起住大嫂家吗?”

    这句话顿时让周秉义脸色漆黑,他不满道:“秉昆,你非得这么跟我说话吗?”

    “是你先拿大哥的架子来要求我的,怎么,只允许你要求我,我就不能说两句?如果我是你,自己做不到的话,就别要求别人怎么怎么做,孝敬父母是靠做的,而不是靠说的,这点我看你在大嫂家做的挺好,怎么到了咱们家,就不行了呢?”

    周秉义深吸一口气,努力的让自己心情平复。

    “秉昆,我知道你对我还抱有成见,但是在孝顺父母这一方面,我不认为做的比你差,我这些年是没尽到做长子的责任,但那都是因为咱爸还在上班,咱妈帮你们带孩子,若是咱妈跟我一起过的话,我也一定能把他伺候好。”

    “呵呵。”

    周辰对此报以不屑的冷笑,他对周秉义的话一点都不信,真有孝心的话,也不会几年都不去看李素华,就只是写信了。

    周秉义被周辰搞得火大,但偏偏他还没办法发泄出来,因为这些年他的确是没做出什么成绩,对父母更是没尽到孝心,他没有底气跟周辰掰扯。

    “秉昆,我不管你怎么想的,既然爸妈以后都会在吉春,我也在吉春,所以我会经常去看他们,就算你看我不顺眼,但是我希望我们还是能在爸妈面前,保持和睦的关系,这是我唯一的要求。”

    周辰漠然道:“你放心,比起你,我更不想让他们难过。”

    “这样最好。”

    见周辰没有聊下去的意思,周秉义也不再多说,他本是抱着和谈的态度,可周辰的态度实在是让他寒心。

    可他却不知道,周辰不想跟他说,完全是因为他的所作所为让周辰实在是看不下去,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周秉义现在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宁愿待在郝家这样的家庭,也不愿意让周辰把他叫醒,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好谈的。

    有些事看得多了,就不想再看,有些话说得多了,也就不想再说。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周志刚终于从火车站下站,刚出站口,就见到了等待了周辰和周秉义。

    “爸……”

    周志刚身上的行礼都已经被周辰和周秉义拿着,当他跟着周辰来到火车站外的时候,忍不住吸了口气。

    “这是家乡的气味,那么多年了,一点都没变。”

    退休对一个勤于工作的男人来说,可算不上是什么喜事,周志刚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办好了退休后,他心里一直都空落落的,在回来的火车上,心情一直都不佳,也就是下了火车,重新看到家乡,这才让他的心情稍微恢复了一些。

    “爸,车在这边。”

    周志刚跟在周秉义的后面,看到周辰把行礼交给司机,放进后备箱,顿时有些发愣。

    “这汽车是你安排的?秉义啊,不是爸说你,你怎么能用公家的车,来火车站接我呢,这太……”

    可没等他话说完,周秉义就面色尴尬的打断:“爸,这车不是我安排的,是秉昆安排的,这是他自己的车,并不是公车。”

    “秉昆的车?”

    周志刚一脸不可思议:“秉昆他怎么会有车?”

    周秉义同样一脸诧异:“爸,你还不知道秉昆的事?”

    “秉昆他什么事,辞职回吉春的事情吗?这件事他确实做的不对,我……”

    “爸,我说的不是这个,算了,等会上车后,让秉昆自己跟你说吧。”

    见周志刚真的一点不知情,周秉义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出实情,准备留给周辰自己说。

    周志刚看儿子吞吞吐吐的样子,更加不解:“你们兄弟俩打什么哑谜呢,秉昆,你小子该不会又犯什么事了吧?”

    周辰从车另一边绕过来,给周志刚打开车后门:“爸,我在你眼里就这么不靠谱吗?先上车吧,上车我跟你们慢慢说,等到家了,你应该就能明白了。”

    周志刚坐上了车,然后周辰和周秉义也上了车,周辰坐在前排副驾驶,后面则是让给了周秉义。

    “秉昆,你大哥说这车是你的,你快跟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坐上车的周志刚,迫不及待的就对周辰追问,因为坐在这豪华的汽车上,让他实在是有些坐立不安。

    周辰耐心的解释道:“爸,你放一百二十个心,好好的坐着,这辆车真是我的。”

    “你哪来的那么多钱买这么好的车?”

    虽然周志刚对车没研究,但这辆车一看就很上档次,价格绝对不可能便宜。

    他知道自己小儿子有本事,能赚钱,可小儿子都已经在燕京买了房,又要养活一家人,他觉得小儿子不可能有钱买得起这么好的车。

    “爸,你听我说,是这样的,当初我……”

    周辰也没有说的多么详细,就是言简意赅的把自己开了公司,赚了大钱的事情说了出来……

    当周志刚听到周辰拥有一家大公司,并且还拥有资产过十亿的时候,整个人都傻了。

    他也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可即便如此,也依然被这个消息震的不轻,不敢想相信,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愣了好半天,他才涩声问:“秉昆,你刚刚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真的,比真金都真。”

    可周志刚还是不信,又看向了旁边的周秉义,周秉义只能苦笑道:“爸,是真的,秉昆现在确实是大老板了,等会我们到了新家,你就明白了。”

    “新家?”

    “对,秉昆刚买的房子,一栋小洋楼,以后你们就住在那了。”

    “秉昆?”

    “爸,我现在说再多,都不如你等会自己看,马上就到家了,你等会慢慢看。”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周辰知道他说的在天花乱坠,也不如让周志刚亲眼所见。

    周志刚眉头皱了皱,也没有反驳,就转头又对周秉义问了起来。

    …………

    周志刚从车上下来,看着眼前围墙里的小洋楼,久久无法回神。

    “秉昆,这就是你新买的房子?”

    虽然他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知道小儿子有钱了,再买房子的话,肯定会买更好的,可现在看到是一栋小洋楼的时候,他心中还是非常震撼。

    周志刚作为八级建筑工人,并不算是生活在社会的底层,但要说有多高的社会地位,那也不可能,最多也就比普通人好点。

    他那时候能有光字片的两间房,就已经心满意足,周辰后买的那套房子,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期。

    至于眼前的这套房子,在以前他是想都不敢想。

    “孩他爸。”

    在周志刚兀自不敢相信之时,一大群人从屋里呼啦的走了出来,直奔大门方向,远远的就听到了李素华的声音。

    周志刚听到了老伴的声音,哪还顾得上什么房子,睁大眼睛看向了走来的李素华。

    “孩他妈。”

    大门打开,周志刚和李素华都是小心翼翼的走向了对方,老泪纵横的抱在了一起。

    “素华,我回来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以后我照顾你,再也不分开了。”

    自从六九年开始,将近二十年的时间,他们总共待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都没有超过一个月,彼此都想念对方。

    现在终于回来,以后可以在一起了,那种心情真的是一言两语难以说清。

    “爸,妈,我们先进屋吧。”

    周秉义见父母久久不愿意分开,路过的人都好奇的张望,于是走上前,小声的对父母说道。

    周志刚松开手,目光在儿女和孙子外孙女的身上扫过,满足的大笑道:“哈哈,走,孩他妈,我们回家。”

    一家人浩浩荡荡的走进了院里,只留下周辰和司机,周辰跟司机吩咐了一声,然后也跟在了后面。

    “孩他爸,这房子不错吧。”

    李素华带着周志刚,在楼房里四处观看,周志刚双手背在身后,好奇的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看过去,表情很复杂。

    有高兴,欣慰,惊讶,也有感慨,羞愧,难堪。

    他努力了一辈子,最终也就是得到了光字片的房子,可周辰这才多少年,就有了那么多套房子,还有那么多的资产。

    他的一辈子,还没有小儿子一年赚得多,有这么出息的儿子,高兴的同时,也会觉得惆怅,这岂不是说明他这个老子太没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