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晋击天下 湘南笑笑生

第440章 盛世

    漠北草原,天地苍茫。

    轰隆隆~

    一阵雷鸣般的响声传来,整个草原的地面都震动了起来。

    远处涌现一片巨大的黑影,遮蔽了天地。

    随后那片黑影越涌越近,如同海水一般汹涌而来。

    渐渐的,可以看清前面数以万计的战马奔腾而来。

    马背上的战士身着铠甲,手执马刀,一面面旌旗如同彩云一般在风中招展。

    正中的一杆“燕”字大旗,显得格外的显眼。

    大旗之下,一个身着白色战袍,胯骑白马的青年将领,身材修长,看起来极为俊逸,脸上却带着一个狰狞的青铜面具。

    正是慕容燕国的战神,慕容恪。

    在他们的后面,还有十数万骑着马匹的人们,身着皮袍手中没有兵器,像是牧人模样。

    十数万的马匹,如同滚滚的波涛,席卷了整个视野。

    再往后,则是密密麻麻的牛羊,数以百万计,如同一片巨大的乌云一般,无边无际,绵延不绝,极其壮观。

    慕容恪北伐代国,大胜而归。

    拓跋什翼键低估了慕容恪歼灭代国的决心,率众奔逃千余里之后,以为慕容恪又会像数年前那般铩羽而归。

    不料,慕容恪这次却是不死不休,一心要除掉这个漠北草原的敌对势力,同时为南征晋国,入侵中原创造地理条件。

    否则的话,慕容燕国就是两面挨打,被代国和晋国死死的堵在辽东之地。

    得知拓跋什翼键松懈之后,慕容恪在离拓跋什翼键三百里之外放缓了行军。

    从军中精选精骑三千人,由鲜卑新战神慕容霸统领,一人双马,只带五日之粮,奔袭拓跋什翼键的王庭所在地。

    拓跋什翼键的侦骑,活动范围只在百里之内。

    慕容霸率三千精骑,一夜奔袭百里,趁着代军防卫松懈,直接突入了代国王庭。

    但是拓跋什翼键也非等闲之辈,王庭卫军也都是以百战精兵组成的精锐之师,虽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但是展开了激烈的反抗。

    双方在王庭展开了鱼死网破的生死搏杀。

    这一战,慕容霸的三千精骑全部战死,全军覆没。

    但是勇冠三军的慕容霸,硬生生的率着亲卫骑兵,拼死突入了拓跋什翼键的金帐,一枪刺穿了拓跋什翼键的胸膛。

    而慕容霸也被拓跋什翼键重伤,而后死于乱刀之下,失去了成为一代战神的机会。

    拓跋什翼键一死,代国失去了主心骨。

    两个部落大人,北部大人拓跋孤,南部大人拓跋寔君,各自为政,又怎么是慕容恪的对手。

    在慕容恪的猛烈攻势之下,代国全面溃败。

    拓跋孤和拓跋寔君,乃至整个拓跋家族,全部被复仇心切的慕容恪斩杀得干干净净。

    拓跋鲜卑部落,以及投奔他们的南北乌桓部落,全部被慕容恪吞并。

    燕代之战,最终以慕容燕国大胜而结束。

    拓跋什翼键家族全灭,慕容恪或十数万的人口及数百万的牛羊牲畜而归。

    付出的代价也是沉重的。

    最大的损失则是吴王慕容霸战死,慕容鲜卑人痛失无敌战将。

    但是终究是胜了,而且是赢了一场灭国之战。

    马背上的慕容恪,望着前面莽莽的草原,眼中神色极其复杂。

    既有豪情猎猎,又有痛失胞弟的悲凉。

    不过,不管如何,灭了代国,不但除了一个心腹之患,还将占据漠北之利,形成对南晋的幽州和并州的威压之势,接下来慕容燕国将一片形势大好。

    一阵冷风吹来,慕容恪突然猛烈的咳嗽起来。

    边上的亲将急忙递上水囊,慕容恪喝了几口,才稍稍平静下来。

    只是他戴着青铜面具,没有人知道他此刻的脸色,已是苍白的吓人。

    他十五岁就率军出征。在早年时,为了激励士气,都是与士兵一起睡雪地,饮冰冷的河水。在战斗之中,更是身先士卒,亲自挥戈跃马,冲锋陷阵。

    这份激情和血勇,让他迅速成长为一代战神,却也留下了不少伤病。

    更重要的是,当年在长城北那一战,他苦心经营的铁甲连环马军,被司马珂不费吹灰之力杀得全军覆没,更是令他怒火攻心,忧郁成疾。

    这一次,虽然灭了代国,却也让他失去了最疼爱的胞弟慕容霸,令他经常夙夜难眠,捶胸顿足不已,心中郁闷之气积聚。

    加上这一路的餐风露宿,他虽然看起来还是那么威风凛凛,如同天神一般,其实身体其实已经残弱不堪,亮起了红灯。

    报~

    数骑斥候疾奔而来,穿越重重护卫,直奔他的纛旗之下。

    “启禀大都督,前方发现大燕国信使。”

    “带过来!”

    一名慕容燕国的将领,满脸凄惶的神色,带到了慕容恪的面前。

    带来了慕容儁的亲笔诏书,还有慕容燕国的消息。

    龙城被破,守将慕興根被斩杀,整个慕容燕国宗室数百余口,尽皆被司马珂屠戮殆尽,就连燕帝慕容儁,也被一道白绫绞杀。

    这份诏书,是慕容儁在龙城破城之后,写的绝笔诏书。

    诏书中命慕容恪在漠北草原重新建立政权,延续慕容燕国的国祚。

    噗~

    一口血箭从慕容恪的口中喷薄而出,染红了胸前的战袍,还有白马的鬃毛。

    慕容恪心中深深的明白,慕容燕国和拓跋什翼键,都中了晋国的毒计。

    这一次,两国都输掉了根本,再也无力回天。

    若是慕容霸还在,或许慕容燕国还有希望。

    如今慕容霸战死,油尽灯枯的他再也坚持不住,当场晕死了过去。

    数日之后,慕容恪病死在草原之上。

    麾下的兵马立即四分五裂,形成了十数股势力,在草原上割据混战。

    至此,慕容燕国也彻底消亡。

    这一年,是公元348年。

    司马珂28岁。

    ………………

    得到慕容霸战死,慕容恪病亡的消息之后,司马珂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王猛的确不愧是一代妖孽。

    若是一刀一枪的硬打,就算打上十年,耗费无数钱粮,牺牲无数将士性命,也未必能灭掉慕容燕国和代国两只草原之狼。

    却被王猛以驱虎吞狼之计,轻松灭掉两国。

    公元350年,司马珂进入而立之年。

    王猛也年满25岁。

    这一年,虎踞关中的秦王苻洪病逝。

    王猛利用之前久居关中的优势,说服了关中士族官员邓羌,让其串联其他关中士族,率众起义,攻打长安。

    秦国新主苻健刚刚即位,正在服丧期间,突遭此大乱,不禁大惊失色。

    苻健一面组织精兵死守长安城,一面从秦国其他各地调来兵马平叛。

    就在秦国一片大乱之际,晋军在毛宝的率领之下,出函谷关,突入秦地。

    兵强马壮的晋军,一路势如破竹,秦国的各路援军一击即溃,直捣长安城下,与邓羌的义军汇集在一起。

    当晋军出现在长安城下之时,苻健心中明白大势已去。

    就连昔日入主中原的霸主,羯赵帝国,都被晋军所灭,区区一座长安城又能坚持多久。

    所以,苻健直接打开城门,像晋军投降。

    毛宝将苻氏宗室,尽皆押解到洛阳城,听候司马珂的发落。

    司马珂下旨将苻氏宗室安顿在江南,同时封苻健为义安侯。

    至此,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前秦,就此夭折在摇篮之中。

    一代雄主苻坚,此时年方12岁,拜到了谢安的门下,20年后拜为尚书令,成为一代名臣,此乃后话。

    秦国一灭,华夏的版图上,只剩下凉国和前仇池两个国家。

    公元351年,凉王张重华在贤臣谢艾的劝说之下,举国向晋朝投降。

    由于张重华是主动投降,被封为会稽郡公。

    三个月之后,前仇池也跟着投降。

    公元352年,名将谢艾被拜为征西大都督,率一万骑兵,连破乌孙、大宛、鄯善等西域诸国,把西域正式纳入大晋版图。

    同年,棉花的种植引入西域,开始大面积的种植。

    西域的棉花,绒长,品质好,产量高,深受大晋百姓的喜爱,称为西域棉。

    公元353年,名将邓羌被拜为征东大都督,灭了百济和新罗诸国,占领朝鲜半岛。

    公元355年,司马珂斥以重资打造,训练了五年的三万人的水军在长江出海口阅兵。

    这只水军不但战斗素质极高,而且还在扶南人的协助之下,具备了千里航海的经验,有着丰富的应对海上各种险情和突发状况的经验。

    他们的名字,就叫平倭军。

    公元355年秋,平倭军在庾翼的率领之下,从渤海湾出发,进攻东面的倭国。

    这次出征,出动了楼船五十艘,斗舰五百余艘,运栽物资的大货船千余艘,除了三万水军战兵,还有辅兵五万余人,可谓兴师动众。

    公元356年春天,晋军占据倭国诸岛。

    身材矮小如同侏儒的倭人,披甲率不及十分之一,武器仅限于刀枪和粗劣的弓箭,在晋军面前不堪一击。

    按照司马珂的旨意,岛上九成的倭人,被运送到晋国,然后化整为零,分别卖到全国各地为奴,史称倭奴。

    司马珂又迁了五万汉人,到倭岛扎根,开枝散叶,使倭岛彻底成为汉人聚居之地。

    公元356年秋,司马珂改国号为明。

    谢安和王猛皆拜为丞相,谢安为南相,王猛为北相。

    土豆、红薯在全国各地广泛种植,就算是大灾之年,也鲜有饿死人的现象。

    东海的晒盐场也逐渐增多,食盐不再是奢侈之物,进入了寻常百姓之家。

    郡学、县学和乡学逐渐推广到全国,科举取士的制度也在公元360年全面推行。

    与此同时,司马珂禁止士族蓄养私兵,禁止私藏弩箭和盔甲,就算是刀枪、马匹和弓箭等兵器也予以限制数量。

    又组建锦衣卫,监察各士族蓄养私兵和私藏兵甲事宜,一旦发现有抗旨不遵者,立即捉拿家主归案,同时举族贬为庶籍。

    这其中难免会有抵触和反抗,也难免出现误伤现象,但是在明帝司马珂强势的弹压之下,各士族只得乖乖认命。

    陈郡谢氏、琅琊王氏和秣陵纪氏等顶流士族更是率先主动遣散私兵,交出弩箭和铠甲等禁物,削减刀枪弓箭和马匹等战略之物。

    至此,士族的力量彻底得以削弱。

    公元365年,大晋的人口达到了八千万,进入真正的盛世。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