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陛下,奇观误国啊! 会飞的阿猪

第478章 黄金七城的真面目!

    萨拉查的手里,有一张残破的地图。

    没人知道这张地图究竟是有谁绘制的。

    但那是临行之前,曾经的大长老、如今的帕迪利亚政务厅厅长谢曼·古德伯格,亲自塞到萨拉查的手里的。

    据说……

    早在帕迪利亚城邦建立伊始,这张地图便已经存在,而后,它就这样从一代代大长老的手中,传了下来。

    根据这张地图上的标注,他们如今所处的这片平原,被叫做韦纳尔平原。

    而此时的他们,已经来到了这片平原的尽头。

    韦纳尔……

    在遗落之地的俚语中,它还拥有着另外一层寓意“卫国卫戍邦,抵抗侵略之人”。

    不远处的情景显然印证了地图之中的描摹。

    因为在这座城市的两侧和更远的地方,原本平坦的地形逐渐变得崎岖而起伏。如果将视线穿过灰蒙蒙的晨雾,甚至可以看到高低起伏的山峦,以及烟雾缭绕的高山林海。

    眼前的这座要塞模样的城市,就仿佛一座雄关,虎踞于两条山脉之间的交界地带,横亘在通往西南方向的必经之路上。

    随着伊达尔人的装甲步兵车逐渐抵近,城墙的轮廓变得愈发清晰。

    透过车窗的玻璃,

    打量着眼前这片已然残破不堪的城墙,阿尔梅·韦斯莱少校终于下达了新的命令:“进城吧!”

    只是……

    片刻之后,

    他仿佛又想到了什么,补充道:

    “只进一辆车,让‘兔尾鼠’等在外面,萨拉查也一样。”

    “其余的士兵都跟我进去瞧瞧。”

    闻言,

    在场的伊达尔士兵纷纷应是。

    可萨拉查却显得有些茫然无措:

    “为什么让我在外面等着?我也要跟你们一起进去!”

    阿梅尔·韦斯莱少校回答道:

    “城市之中的情况尚不清楚,但是单看城墙之外的这般阵势,便知道知道发生了一场人间惨剧。”

    “你并非伊达尔士兵,只是一名向导,现在你的任务已经完成,没有必要跟进去冒险。”

    话虽如此,

    但是萨拉查的眼神却极为坚定:

    “来到黄金七城乃是我毕生的夙愿,虽然如今的黄金七城与传言当中有所出入,可既然已经到了,我便肯定不会在这里止步!”

    阿尔梅·韦斯莱少校郑重其事地盯着他的眼睛,平静地说道:

    “你真的想清楚了?如果进了这道城门,说不定就出不来了!”

    毕竟……

    纵然此时的他们尚未发现变异种的踪迹,可是前方的城墙之内,却已然传出过数次来自于变异种的嘶吼。

    “想清楚了!”萨拉查点头说道。

    “那就进城吧……”

    ……

    车轮轧过路边横生的杂草,碾过早已破碎模糊的变异种尸骸。

    城墙之内的房舍已然倒塌大半,路边到处都是些断壁残垣以及烈火焚烧过后的痕迹,使得车辆的行驶极为缓慢。

    但就算如此,阿梅尔·韦斯莱也能够凭借着仍旧留存下来的建筑,揣摩出这座城市的建筑风格。

    那就是……没有风格!

    是的,

    眼前这座城市当中的建筑,几乎全都是最为简陋的石头建筑,没有任何的风格和装饰。

    曾经生活在这里的居民,对于房屋的要求仿佛只有一个足够坚固!足够安全!

    而且……

    哪怕是保守估计,

    这些建筑中几乎也有一半以上,都是可以军民两用的军事建筑。

    与其说这是一座位于遗落之地内陆的巨型城市……阿梅尔·韦斯莱倒觉得,它更像是一座为了战争而生的军事要塞!

    在穿过了堆积了遍地尸骸的城门之后,

    那位名叫奥尔格林的伊达尔士兵,便已经全副武装地探出车顶。

    他给位于车顶的魔导枪械补充好了弹匣,上好了弹膛,用警惕的目光扫视着四周。

    虽然距离这场惨剧发生,可能已经过去了数年的工夫,但城市之中的腐臭味却并未得到丝毫地减轻,反而要比城外更加浓烈。

    哪怕佩戴着口罩,却也令探出车外的奥尔格林在一时间有些作呕。

    城内很静。

    原本在进城之前,他们还能够在隐约听到变异种的嘶吼;可是当穿过城门之后,却只能够听到自己乘坐的装甲车辆所发出的引擎声。

    “你们说……那像不像是一座法师塔?”

    突然,

    驾驶舱中的阿梅尔·韦斯莱少校,指了指位于自己斜前方的一座残破不堪的尖顶高塔,沉声说道。

    “可能是?过去看看?”

    驾驶员不太确定地问道。

    阿梅尔少校深深地看了一眼那座位于斜前方的尖塔,说道:“算了,别管这些,核心建筑通常会建造在城市的中央。”

    然而,

    这一次……

    阿梅尔·韦斯莱少校终究还是猜错了。

    坐落于城市中央的,并不是一座建筑,而是一个空旷的广场。

    这里堆积的尸体,

    显然要比这座城市的其他地方更多。

    望着此情此景,阿梅尔·韦斯莱少校吩咐道:

    “都小心点儿,我先下去看看。”

    “我跟你一起!”见状,一旁的萨拉查连忙说道。

    “给他一把枪。”

    “好!”

    ……

    或许是由于广场上较为空旷的缘故,虽然这里堆积的尸体为数最多,但是萦绕在空气中的那股臭味却已然淡了很多。

    位于广场中央的,是一个长约数十米的巨型石碑。

    而在广场的周围,另有许多大大小小的石碑将其环绕。

    萨拉查一步步越过地上已然腐化是尸骸,而后来到了距离自己最近的石碑面前……

    “基亚诺什·桑顿,1147—1149,古扎帕尔。”

    “阿赫马德·维希,1147—1163,基利特索。”

    “西博尼索·伍达……”

    “艾米·麦卡鲁……”

    一边念着,

    阿梅尔·韦斯莱少校已然从后面走了过来,言语中略带着一丝惊诧:

    “这些都是人名?”

    萨拉查没有说话,只是略有些沉默地点了点头。

    “那后面的又是什么意思?古扎帕尔?基利特索?”

    片刻之后,

    只见萨拉查出声说道:

    “那些都是城邦的名字……”

    “城邦的名字?”

    闻言,阿梅尔不禁在自己的脑海之中,品味着萨拉查的话语。

    在位于遗落之地深处的这座城市当中,看到了镌刻着城邦名称以及人名的石碑?

    第一列是人名,第三列是城邦。

    至于第二列,则显然是日期,

    只不过……

    那个日期并不是出生日期,而是以遗落之地过去的历法计算的抵达这片城邦的日期!

    对于阿梅尔·韦斯莱来说,这样的操作还算熟悉。

    因为在如今的伊达尔公国,但凡是在战场上阵亡的士兵,都会被埋葬在阿尔米斯山麓的空中花园附近,并且铭刻石碑用以祭奠。

    所以……

    眼前的这些竖立着的石碑,是不是与伊达尔公国的做法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思索间,几个人已经缓步来到了位于广场正中的立碑面前。

    而后……

    在场的几个人惊喜地发现……

    许许多多的疑问,就在他们看到眼前的石碑的那一刻,顿时变得豁然开朗起来!

    “快!快给大本营发报!立刻!”

    ……

    如果说魔导科技的发展,奠定了伊达尔公国的工业基础。

    那么对于精神力的研究以及远程通讯装置的应用,则是让伊达尔公国的政令、情报,能够跨越山海之间的阻隔,在万里之外畅通无阻。

    不到半天的时间,

    一份来自于遗落之地深处的讯息,

    便经由位于遗落之地西南海岸的帕迪利亚陆军基地,几经辗转,传递到了伊达尔公国的本土,然后再被整理之后,呈递到了伊达尔公爵布鲁诺·斯图亚特的桌案上。

    很多东西,已经逐渐明朗。

    比如说……

    黄金七城因何而存在?

    变异种在这段时间里出现的种种异样,又是出于怎样的原因?

    位于广场正中的石碑,镌刻了那座城市之所以存在的原因,也向包括萨拉查、阿梅尔等人在内的所有旁观者,倾诉了遗落之地的土著们曾经做出的努力。

    正如布鲁诺曾经所猜测的那样……

    黄金七城,

    那七座位于遗落之地深处的城市,当然不是当地土著们口口相传的理想乡,而是人类抵御变异种的最前线、最前沿!

    那里的确存在着结界,

    但是……

    所谓的结界并非是为了护佑城池,而是为了封存神明的恶念!

    是的,

    正如布鲁诺曾在遗忘的过去.mp4中所看到过的那般,变异种是由神明的恶念所孕育,因此……

    七座城市,七个方向,七处阵眼。

    一座座矗立在城中的法师塔,撑起了由魔力塑造的强大结界。

    遗落之地为什么几乎没有魔力的存在?

    因为几乎所有可以动用的魔力,都被用来支撑那道结界!

    而被笼罩在那道结界之内的,是神明的恶念,以及那场惊天动地的爆炸之后,留下来的深渊巨坑!

    曾几何时,魔力构造的屏障还笼罩着那处变异种的降生之地,使得遗落之地外围的变异种数量,始终维持在一个人类可以承受的限度之内。

    曾几何时,那些生活在遗落之地的外围的勇敢的冒险者们,还有着抵达黄金七城的机会。

    他们从一个又一个城邦走出,

    或孤身一人,

    或结伴而行,

    穿越广袤的平原,跨过山川与河流,成为站在最前线的战士,将一只又一只侥幸越过屏障的变异种斩杀。

    是的,

    魔力构造的屏障随能够封存神明的恶念,但是却不足以阻隔变异种的脚步。

    好在这些远道而来的冒险者们无论出身何地、是何年龄,他们都在抵达这里的那一刻,不约而同的成为了黄金七城的居民!

    然而……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按照石碑上的记载,

    黄金七城的缔造者应该清楚,变异种诞生的频率和速度,与神祇残念的活跃程度息息相关!

    所以……

    当由魔力构造的屏障逐渐变得愈发脆弱,当从结界中冲出的变异种越来越多的时候……

    这些站在黄金七城的城墙上的战士们,很快便意识到了一个似乎不太可能的事实神明,似乎正在缓缓苏醒过来?

    黄金七城的掌权者大概是知道曾经发生过的那场爆炸,也多少了解过神明的陨落,但他们并不知道的是……

    在那场爆炸之后,神明破损的残躯究竟被炸到了何处?

    因此……

    随着神明的恶念逐渐变得愈发活跃,

    他们只能够眼睁睁地看着变异种的数量越来越多,眼睁睁地看着艰难支撑的魔力屏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愈发脆弱下去!

    他们也曾想过派遣战士与信使,重新回到遗落之地的边缘,去提醒那些城邦。

    然而当他们意识到自己应该这样去做的时候,漫山遍野的变异种,已经让他们难以踏出城池半步!

    至于最终的结局……

    显而易见,

    黄金七城变成了七座废墟,曾经的魔力屏障也不复存在,数不清的变异种终于没有了前进道路上最大的阻碍!

    于是……

    兽潮的规模变得越来越大,爆发的频率越来越高,就连变异种眼中的暴戾与憎恶……也逐渐变得越来越明显。

    “阿尔梅·韦斯莱少校、萨拉查·诺克斯次官,还有那些一同前往探索的士兵们,大概都能平安归来吧?”

    合上手中这份无比沉重的报告,布鲁诺不禁喃喃自语道。

    从遗落之地传来的讯息虽然仅仅只是详细的阐明了有关于黄金七城的重要情报,但是单单是从只言片语当中,却也能够看出此行的凶险与艰难。

    虽然报告中并未多提,

    可是……

    既要穿越广袤的无人区,又要在数不清的变异种族群当中躲躲闪闪,这与在刀尖上跳舞有何不同?

    “公爵大人放心!咱们的伊达尔士兵,从来都不会辜负您的期望!他们肯定能够安然回来的!”

    “提前准备好伊达尔英雄勋章,他们配得上这样的荣誉!”

    “在下这就去办!”蒙代尔连忙躬身答道。

    蒙代尔走了,

    可布鲁诺的脸色,却是逐渐变得冷冽了起来。

    黄金七城的先民不知道神明的残躯在哪里,

    但……

    布鲁诺知道啊!

    祂在光明教会的手中,在奥古雷大沙漠!

    所以……

    这一切的源头,终究还是因为光明教会的狼子野心!

    “教会……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