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重生:崛起香江 镔铁

0179【好戏重演!】

    凯瑟克出身高贵,又是大英帝国的绅士,可以说是温室中成长起来的青年才俊!哪里见过这种手段!

    浸猪笼,把人活生生淹死!

    噗通一声,他一屁股蹲在地上!

    牛雄低头看了一眼腕表,须臾吩咐歪嘴老李,“捞上来!”

    歪嘴老李忙让人动手拉绳子!

    原来猪笼一头系着草绳!

    才拉几下,猪笼就露头了!

    李润生整个人蜷缩在猪笼内,拼命吐着水,样子要死不活!

    牛雄看向凯瑟克:“凯瑟克先生,你还钟不中意我的表演?这只是其一,我们还有更好玩的!叫做‘滚山石’!就是把人装在笼子里,再从山顶踢下去!好精彩的,像踢波一样劲!”

    凯瑟克看着大难不死的李润生,思考着要不要让牛雄再搞一次?

    李润生眼泪鼻涕直流道:“凯瑟克先生,求你不要搞我了!你就签了吧!”

    凯瑟克皱眉头,他岂能这样轻易投降?

    “你再不投降我就要死翘翘!”李润生见鬼佬凯瑟克眼珠子骨碌乱转,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呐,我死了没关系!到时候你可不要怪我无情,会把你的丑事全讲出来!”生死关头,李润生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既然这个鬼佬不把自己当人看,眼睁睁看自己去死,还顾虑什么?要死一起死!

    “你偷税漏税!挪用公款!还有你喜欢搞女人!朋友的,生意伙伴的,全都搞!甚至连你继母也不放过!你是什么狗屁大英绅士?简直是个烂人!”

    凯瑟克面红耳赤!

    牛雄等人听得无比亢奋,这信息量很大呀!

    如果传出去这个鬼佬凯克瑟一定会身败名裂!到时候不要说做什么怡和总裁,恐怕会被他老爹乱棒打死!

    “好了!我签!”凯瑟克屈服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利兆天会这么卑鄙无耻,从他身边人下手,让人把他的糗事全都抖出来!

    牛雄笑了,“呐,凯瑟克先生!我可没逼你呀!是你自己决定的!我想你这样的决定,利先生也一定会很满意!”

    ……

    “满意!我相当满意!哈哈哈!”

    利兆天叼着雪茄,看着手中凯瑟克签订的股权转让书,忍不住哈哈大笑。

    讲真,对于凯瑟克这样的鬼佬,利兆天也不敢做得太过分,毕竟人家身份地位在哪儿摆着,一不留神就会引火烧身。

    只是没想到这次出其不意,会这么顺利。

    “牛雄,你很不错!我给你记一大功,等到我利兆天正式宣布入驻九龙仓的时候,一定会大大犒赏你!”

    “多谢老板!”牛雄眉开眼笑。

    温泽顿在一旁道:“利先生,话虽如此,不过你这样做等于把怡和洋行的那帮鬼佬得罪完,不如推迟一点宣布这个消息!”

    “推迟什么?我等的就是这一天!”利兆天一脸的跋扈,“鬼佬又怎样?我让他签他还不是签了?呐,我已经决定了就在十二月二十五日圣诞节这一天!那些鬼佬都好钟意这个节日的,到时候我就会对全香港宣布,我利兆天就是九龙仓新的主人!我,乃是华商之王!”

    利兆天咬着雪茄,意气风发!

    ……

    距离圣诞节还有三天。

    此时香港到处都流传着利兆天拿下九龙仓的消息。

    作为第一位掌控了英资资产的华人商人,利兆天无形中成为了很多人口中的“大英雄”。

    香港一些传媒更是针对此事追踪报道,把利兆天捧为“圣人”,至于利家曾经卖国求荣,还有贩卖鸦P的丑事,也被这一特大消息给冲散不少。

    一时间,利氏家族风头十足!

    ……

    香港,皇后码头。

    殖民地时代,皇后码头是香港政府官员及英国皇室成员使用的码头。

    历任港督上任的传统,是乘坐港督游艇在皇后码头上岸,并在爱丁堡广场举行欢迎及阅兵等就职仪式,然后前往香港大会堂宣誓,说白了,最主要目的是要宣示主权,向全世界表明香港是英国的地方。

    1953年4月,由于中环进行填海工程,皇后码头与天星码头同被迫搬迁,如此浩大工程当时参与招标的基本上都是英资建筑商。

    这些英资商人为了搵钱偷工减料,以至于皇后码头和天星码头在十年之后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地面龟裂现象。

    英资建筑商的承建能力受到公众质疑,使得港英政府不得不采取“公开招标”方式再次翻修皇后码头和天星码头。

    就是在这时候,利氏家族靠着和港英政府的密切关系,一举拿下了两座码头的翻修权!

    港英政府如此做等于昭告世人,他们对华商也“一视同仁”;而利氏建筑公司更是靠着“翻修”这一工程开始大包大揽,疯狂搵钱!

    夜晚,皇后码头附**静的水面上,一艘渔船发出哒哒响的马达声,徐徐向前。

    石志坚一身白衣站在船头,迎风而立,白色的西装在夜风中猎猎作响,在凄蒙的夜色中,他的眼睛明亮而犀利。

    石志坚筹谋的计划进行的很顺利,利兆天被他当枪使,做了开路先锋,得罪了香港三大船王,又一口气恶了英资鬼佬!树敌无数,离死不远!

    既然利兆天得意忘形想要在圣诞节正式宣布入驻九龙仓,石志坚就送一份大礼给他!

    “石先生,快要到码头了!不过这码头乱的很,在这里做工搵食的都是一些穷人,龙蛇混杂!尤其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可要当心点!”

    船夫是一名黑壮汉子,花名叫“浪里飘”,曾经跟“狮子号”船长鬼佬七混过一段时间,后来赚了点钱就盘下这么一艘小船,给人运载货物,倒也能填饱肚子。

    倘若换做其他人,浪里飘绝对不会说这么多话,奈何石志坚和鬼佬七认识,无形中就拉近了两人距离。

    石志坚笑了笑,从怀里摸出香烟递一支过去。

    浪里飘接过叼在嘴上,却因为操纵船舵腾不开手。

    石志坚掏出火机亲自帮他把烟点着,这让浪里飘诚惶诚恐,又感觉异常兴奋,嘴里说道:“这怎么使得?石先生您可是大老板,身份高贵,我只是一个穷开船的!”

    嘴上这样说着,浪里飘却美滋滋地抽了一口,吐出来,心里别提多舒服了!石大亨帮他点烟这事儿,估计以后他能在朋友面前吹一辈子!

    石志坚也咬了一支烟在嘴上,随口问浪里飘,“这建筑工人的头目是边个?”

    “哦,是梁国雄!绰号叫‘长毛雄’!他不但是这建筑工人的头目,还是他们的工会主席!”

    这个年代工会很盛行,不管什么组织都要安插一个工会这才显得时髦。

    准确来说,工会是为了维护工人利益存在的。可是这个年代的工会却跟社团差不多,表面上维护工会利益,实际上是有钱人掌控这些穷哈哈的“工具”,很多时候工会的主席,还有其它领导班子,都是有钱人花钱收买之后,安插在工会里面。

    “这个长毛雄和利氏建筑的关系如何?”

    “听说还不错!利氏建筑这次摊子支的太大,一口气搞了两个码头来做翻修,拖欠了工人三个多月工资!换做别的工地,早暴乱了!也就长毛雄能震住场子!”

    石志坚笑了笑,目光掠向码头方向,一只夜鸟鸣叫着划过头顶!

    这年头搵食不易,连鸟儿也要辛辛苦苦晚上觅食,何况是人?!

    就在石志坚思忖的时候,船头一阵晃动,却是小船已经靠岸。

    浪里飘走上前,把绳子甩向岸头,然后先行跳过去,在小船将要荡开的时候,就抓住船绳把绳子捆扎在岸上的水泥桩上。

    “石先生,好了!你可以上来了!”

    石志坚闻声,就从船舱取了一只黑色的公文箱,这才从船头跳到岸上。

    “石先生,你真不要我跟你过去?”浪里飘担心道。

    虽然接触不多,但石志坚和鬼佬七认识,何况浪里飘感觉他是个好人,言谈举止斯斯文文不说,还对人特别亲切,丝毫没有大老板架子。

    “不用了,我一个人过去就好!你在这里等我,待会儿我还要用你船回去。”

    “好的,石先生,我在这里等你!您要是有什么事儿就大声叫我!”浪里飘说道,“我虽然不是什么大佬,却也认识长毛雄那帮人,他们多少也要给我一点面子!”

    江湖人都爱吹水,浪里飘也一样。

    他认识长毛雄是没错,至于人家长毛雄卖不卖他面子,那就另谈了!

    ……

    石志坚梳着大背头,叼着香烟,手提黑色公文箱朝着码头有光亮的地方走去。

    不出所料,没走几步就被码头值夜班的人员发现。

    这些值班人员负责的工作是看守码头建筑材料,比如说值钱的钢管,钢板,扣件等等,尤其那种搭建外脚架的铸铁扣件最容易丢失,往往一只卖去废品站就能卖足三毛钱!

    很多收废品的晚上经常兼职做小偷,来码头建筑工地偷窃这些小玩意。

    更有甚者一些建筑工人监守自盗,借着晚上撒尿偷摸几个揣着在怀里,然后藏起来找机会卖掉!

    值夜班的两名建筑工人正在闲得无聊拿了一只大碗投骰子,比拼点数大小,输一次一毛钱,玩得不亦乐乎。

    石志坚的出现打破了他们的兴致。

    “喂,那个穿白衣服的!这么晚你来这里做什么?”

    两人见石志坚西装革履,怎么看都不像是小偷,于是就耐着性子问道。

    “我找你们大佬长毛雄!”

    “找我们大佬做乜?”

    “送钱!”石志坚微微一笑,夹着香烟,徐徐吐出一口烟雾!

    ……

    工地简陋的工房内,昏暗的灯光下,赤着膀子的长毛雄表情纠结地揪着自己黑乎乎的胸毛。

    旁边,站着他的两个跟班阿龙和阿虎,也是工地的二把手和三把守。

    在他们面前,石志坚把提来的公文箱打开,里面整整齐齐码着“二十万”现金!

    长毛雄好不容易把目光从二十万现金上面移开,狠狠地吞了一口唾沫。

    咕咚!

    咽唾沫的声音清晰可闻。

    站在他对面的石志坚微微一笑,从怀中摸出烟盒甩了三支出来递给长毛雄等人。

    长毛雄迟疑了一下,伸手接过香烟。

    阿龙和阿虎也见样学样,也各自取了一支,见是好烟却舍不得抽,而是拿在鼻子前闻了闻,又架在了耳朵上。

    “石先生,你单枪匹马过来,我佩服你的勇气!另外你拿出二十万给我们,也显示你很有诚意!不过对唔住了!”长毛雄深吐一口气,摸着下巴上的青茬,“我们虽然是帮人打工的,却也很讲义气!你让我们背叛利先生是不可能的!”

    “我没让你们背叛他!只是要你们拿回你们的权益!现在已经十二月份了,再有一两个月就要过年了,他拖欠你们三个月薪水,总该要讨个说法!”

    “这个——”

    事实上长毛雄单独拿了利兆天给的好处,这才压着建筑工地这些工人,要不然他们早造反了!

    石志坚是什么人,一看长毛雄表情就知道问题出在哪儿,当即盯着长毛雄眼睛道:“我知道,二十万是少了点!你们工地起码上千人,一人分到手也不过一两百块!所以我还单独为你准备了点诚意!”

    说着话,石志坚就又从怀中摸出一张支票递过去道:“你看看先,这点诚意够不够?”

    长毛雄皱起眉头,“不是的,石先生!我们都是江湖人,要讲义气的!绝对不能,不能——”他的目光死死盯着手中支票,眼珠子瞪得溜圆!狂吞唾沫!

    阿龙和阿虎见此一脸好奇,也忙凑过去看,这一看也愣住了,也开始狂吞唾沫!

    那是三十万渣打本票!

    可随时兑现!

    长毛雄猛地抬头,神色一整道:“做人呢,讲义气是好的!不过也不能不顾及大家的福利!石先生,我顶你!”

    石志坚微微一笑,也不知道那利兆天看没看过《天龙八部》,石志坚很钟意里面的那招慕容世家绝学——

    以彼之道,还彼之身!

    上次利兆天搞码头罢工,

    这次好戏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