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华夏远征军之我的团长 行走的大羊腿

第三百三十七章

    史密斯的插曲虽然过去了,不过也打乱了廖铭禹制定好的作战计划。

    原本他是准备先去前线,在畹町设立指挥部,以那里为后勤指挥中心进行调度。

    畹町作为连接南北西交通线的重要地点,向西再往北可达南坎、八莫直至密支那等地,往南则直通腊戍、曼德勒,其背后的滇缅公路又与国内相接,地利位置显得十分突出。

    而南坎,则犹如进攻端的桥头堡,是北上密支那还是南下腊戍、曼德勒,一切都要看廖铭禹的意思。

    本来计划让陈继泽的三团与工兵团守在南坎,一团、二团连同200师火速南下进攻腊戍,以起到围魏救赵之意帮自救军解围,甚至想就此和53师团正面刚一波,在自救军配合下重创这支师团。

    只是现在情况有变不得不做出调整,工兵团协助第一团、200师继续南下抢占腊戍,二团则留在南坎建立防御工事,等物资到位后再与三团一起向北进攻密支那。

    当然,这个进攻的力度完全取决于廖铭禹的意思和到时候的情况表现了,不可能南下进攻不利的情况下还要两头作战,那种傻逼事情他可不会做。

    盟军那边想要他们分担日军火力,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想的呢?再说了孙立人手下的驻印军势头不要太猛,北方的局面根本不用他操心好吧。

    史密斯的物资是一方面,更多的是廖铭禹觉得自救军现在情况本身就不太好,盲目和53师团干一仗孰强孰弱还真不好讲,还是先稳一手再说吧。

    好在53师团目前已经开始撤军往回赶了,自救军那边暂时脱离了危险,也算帮了方敬尧将这件事解决了。

    至于自救军现在正好处于缅甸萨尔温江附近,也就是怒江流入缅甸的下游段。相比于湍急的中游,那里山势开阔江水流并不大,完全可以沿江北上进入滇西,再走陆路抵达路桥乡,也就是当初方敬尧买军火回程的路线。

    ……

    另一边,孟烦了带着一团已经过了畹町,沿滇缅公路一直南行直扑腊戍。

    他们此行的目的已不再是和53师团正面硬刚,而是要赶在日本人回援腊戍之前将之占领并且建立防线,把53师团挡在南面无法回援缅北。

    山路狭窄,陡峭难行,好在一团的士兵都已习惯这种行军环境,虽然没有大量汽车运输,但健步如飞的他们很快就将其他两支队伍甩到了后面。

    反倒是拥有不少装甲战车的200师落在了最后,那些铁疙瘩在这片潮湿泥泞的环境里简直是寸步难行。

    好不容易走一段路就有一两辆坦克或则战车窝趴在原地,要么机械故障要么陷入泥坑,还得靠工兵团的人帮忙往外拽,整个部队的行军速度也就这样被拖延了下来。

    “原地休息半个小时,让弟兄们抓紧时间吃饭。不辣,你安排人负责警戒。”

    “晓得了。”

    现在是早上10点多,山里的雾气还没完全消散,四周依旧沉浸在白色的海洋中。

    孟烦了取下水壶倒在手上,用力抹在疲倦的脸庞,凉水的刺激终于让他精神一振。

    经过了一晚上的急行军,大部分士兵都已经疲惫不堪,但他们没办法,因为现在是和时间赛跑,必须赶在53师团之前打下蜡戍,不然这趟出来可就被动了。

    “烦啦,都走了一天一夜咯,前面还有好远呢?”不辣走了过来,手里还拿着块饼干囫囵啃着。

    孟烦了往地上一坐,顺势摊开地图仔细才看着行军路线,当他发现自己所处的位置时不由得长吁短叹:“他大爷的,这才走了一半路啊,哎呀小太爷这脚…”

    他们昨天上午从畹町出发到现在应该走了90几公里,但距离腊戍仍然还有一半的路程,就算继续急行军,抛开休息的时间估计也要到今晚凌晨才能赶到了,但是队伍显然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王八盖子滴,为莫子还有这么远呢?”不辣也有些沮丧,坐在一旁揉起了发酸的小腿:“你问问要麻他们呢,可能他们都快到了。”

    “哪有那么快,你以为都是山耗子变得?他们就在前面10几公里外的地方。”孟烦了不由地给了他一个白眼。

    龙文章和要麻已经带着猎鹰小队先行一步,同时也为大部队侦查前方可能发生的埋伏,彼此都有电台可以随时联系,有他们在前指引,大部队的行军路线也轻松许多。

    第一主力团经过了一昼夜的急行军,战士们的情况都不太理想,许多士兵脚上已经打满了血泡,更有些倒霉蛋被周围的毒蛇咬伤,甚至毒发身亡。

    除了毒蛇,林子深处更加可怕,那些日积月累的枯叶形成了看不见的沼泽,稍不注意就会陷进树沼中,要是没人来救顷刻间就会把一个活人吞噬干净。

    除此之外,战士们在行走时不得不把绑腿扎紧,因为这片林子里遍布着寄生蚂蟥,这些吸血魔鬼会毫不留情地钻进小腿的血肉里,贪婪吸食血液,给宿主带来巨大的负担和痛苦。

    丛林行军真不是那么容易的,这么一天功夫,还是在物资充裕全副武装的情况下,一团就已经有八十几名士兵受伤,大部分都是因为各种原因造成的非战斗减员。

    为了不拖慢脚步只能让他们留在原地,等待后续大部队赶到后再进行医治。

    带领一支队伍不容易啊,此刻孟烦了终于体会出那种心酸与无奈,但毕竟部队的任务更加重要,他也只能做出这样的选择。

    “都给我仔细找找啊,就是一座半米高的坟包,不大个,老子还竖了块木碑在前面的。”

    脑袋还缠着纱布的迷龙正带着一帮人漫山遍野跑,好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这家伙眼瞅着伤好的差不多了,死活非要跟着部队南下,廖铭禹呦不过他只好让他跟着一团行动,重新做回了他那个干了不到三十天的营长。

    “我说龙爷,您这又是闹哪出啊?”看着咋咋呼呼的迷龙,孟烦了大感不解,忙问道。

    “烦啦你来得正好,快看看这块像不像我当初娶媳妇的地方?”

    “哟,您这又犯哪门子浑了,咋又想起那段不光彩的往事呢?”孟烦了无语了,好好的扯那事干嘛。

    “去去去,不帮忙就算了,别来烦老子,忙着呢!”说完迷龙又往前跑了出去。

    这时不辣环抱着脑袋慢悠悠地走过来说道:“嘿嘿,我一眼就看出来了嘛,他是在找他老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