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二进制亡者列车 Krache

第四百三十六章 邦加篇-战地记者(一)

    烈日,荒漠,高温。一望无际的黄沙。

    飞驰的重型车轮轰鸣着掀起邦加大沙漠的热沙,灼热的空气扭曲了车身上的标识

    巫氏重工。

    这是一辆隶属巫氏重工的特勤防弹车,同样,这也是一辆能用于偷渡的本世代级货车。

    偷渡车厢内照耀着红色的工程灯光,传来细微的交谈声,一个皮肤黝黑的邦加人正左右游说着这伙偷渡者,让他们加入一个叫“猎齿牙”的势力。

    这辆车的目的地是一个名为格马的城市,地处邦加南方,在邦加人天花乱坠的述说中,这个“猎齿牙”就位于格马,还受到巫氏重工的庇护,有两个雇佣兵看上去颇为意动。

    “除了邦加人,没人愿意去邦加。”

    这是一句流传的谚语,本就是战乱国家的邦加,在第三次企业战争的爆发下只会更加混乱,且危险。这个时候还愿意偷渡到邦加的,几乎都是迫不得已,面对这个邦加人的吹嘘,他们不会随意相信,但他们的确需要庇护。

    但没人注意的是,邦加人唾沫星子横飞下的目光,却一直瞟向车厢角落。

    那里端坐着一名黑发红衣的青年,和一个即便被防尘围巾遮挡,也难掩动人容貌的少女。

    而这时,两个雇佣兵似乎被邦加人成功地打开了话闸,述说着他们因为雇主公司被联合集团吞并而不得不逃亡邦加的故事。在氛围的带动下,一名年轻人也说出了他的故事:杀人太多,最后还被黑帮头目出卖给敌人。

    还有两个邦加人,表示他们准备投靠自己家乡的当地势力,以及一个刚刚更换了信仰的邦加人信徒,他正尝试通过信奉邦加新出现的教派来获得庇护。

    除了角落里那对男女,其他人都参与了话题,但他们依然沉默。最初带头的邦加人看时机成熟了,游离的目光终于锁定到了两人身上:

    “这两位朋友呢?你们来到我这充满战乱的家乡又是为了什么?”

    不出意外,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两人身上,尤其是那名用防尘围巾遮住下半脸的女人。

    她太显眼了,就算是这工程红灯照耀的车厢,也难掩那对卷翘睫毛下好奇眨动的双眸。

    这时,为首的红衣男人才带着微笑看向众人:

    “我是一名记者,来自铁幕大陆。这是我的助理。”

    旁边的少女眨了眨眼睛,似乎是对众人的回应。

    “记者?”邦加人愣了愣,对这个回答出乎意料,“战地记者?”

    “自由记者。”

    其他人顿时了然

    这也是个不要命的。

    媒体所报道的战时新闻,都在企业或是国家的操纵之中。战地记者来偷渡,不算多见,但也不少。像这类人,都是在部分媒体公司的雇佣下,奔着那些在其他媒体操纵之外的所谓真相来的。

    所以本质上,这也是一种雇佣兵,而且是很容易和“大人物”对着干的雇佣兵。

    不过这两人看上去很是青涩,这让邦加人眼珠一转:

    “你们是想找什么样的大新闻?说不定我能帮忙,只要让我的名字登个报纸就可以了。”

    “登个报纸算什么,说不定还能上电视呢。”一边的雇佣兵瞥了记者一眼,言语中是抑制不住的轻蔑。

    冲着战争想来捞钱的战地记者,自己细皮嫩肉的就不说了,还带着只更诱人的小羊羔,等到了边境城市,恐怕只会被扒得皮都不剩。

    邦加人的话似乎勾起了青年的兴趣,他饶有兴致地看向对方:

    “是么?听说最近邦加出现了一个叫世界树的新兴势力,来历成迷,之前从未出现过。你对这个组织了解么?”

    “呵,你们想提着摄影机,带着话筒去找世界树的人采访?”雇佣兵哈哈大笑,猛地踢了踢记者放在地上的大号箱子,“先不说你们能不能穿过西线战场到达东南方,就算过去了,恐怕也会死的渣都不剩。你听说过‘人体海胆’么?那是世界树的处刑方式。被他们杀死的人,身上会多出密密麻麻的贯穿伤,就像在体内炸了颗海胆一样,哈哈……”

    然而记者的反应很奇怪,旁边的少女甚至疑惑地看向他,仿佛在询问

    真的是这样么?

    这席话让记者不动声色地抽了抽嘴角,没理会雇佣兵,而是看向邦加人:

    “所以,这位先生能为我引荐么?”

    “一切好说。”邦加人随手一挥,满脸的小意思,“不过是去一趟西北方,我所在的组织经营西北那边的清道夫生意,送你们过去,简单。待会儿到了格马,跟着我就行了。”

    一张黑脸反射着红光,满脸堆笑,看上去无比真诚。记者连连道谢,一副遇到了好心人的模样。而那名的黑帮背景的混混则是用看死人的目光看着那对男女,尤其是一边水灵的少女,眼中浮现一丝可惜和嫉妒,刚要开口,便迎上了邦加人危险的笑容,只得闭嘴,并在心底啐了一口:

    真是白便宜这帮的碳猪了……

    而那在他看来跟个二货一样的年轻人还带着自己女伴和邦加人聊得开心,多次询问邦加目前的战局和各方势力,从西线战场聊到东线战场寻找新闻多发地带,邦加人是一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满脸的热情和蔼。

    说到最后,那两个回国投靠老乡的邦加人都看不下去了,大声地聊了起来:

    “不知道格马这边的荒野清道夫情况怎么样了,这帮人口贩子就算打仗也不会停下自己的业务。”

    “我看现在车上就有一个,下车之后我们就去找麻马洛斯。”

    热情邦加人顿时扭头瞪向两人,被两股张面无表情的脸回视,再加上“麻马洛斯”这个名字似乎还有些来头,热情邦加人顿时又撇回了头,继续和记者聊天,并和其约定下车后将他引荐给自己的老大。

    眼见年轻人完全没搞明白,两个邦加人也就不再多话了。

    他们没有义务去提醒一个蠢货第二次。

    但就在这时,一道引擎的轰鸣声穿透了车身,传入了车厢内所有人的耳中。

    那两个邦加人反应最快,几乎是瞬间就摸出了两柄手工手枪,其次是热情邦加人,接着才是两名雇佣兵。

    而那对男女似乎愣住了,一动不动地稳坐在原地,又像是有些好奇地看着几人的动作。

    接着,车辆停下。来自四周的引擎声临近,且变得密集起来,似乎不少车辆正在高速靠近。热情邦加人脸上的热情消失了,半起身敲了敲前端的铁板:

    “出什么事儿了?”

    没有人回话,但头上传来了邦加语的交流声,听上去是巫氏重工的人正在和外面的车辆交涉。

    两句话没说完,只听“咔擦”一声轻响,那对邦加兄弟已经完成上膛,微微抬起枪口,目光凝视着头上的铁板入口。而那黑帮也察觉到事情不对劲,连忙抬起手来,示意车子内的人别出声。

    邦加南方半个月前就已经被巫氏重工半接管,这必定不可能是遭遇关卡。

    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刹那间,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爆响,整个车辆猛然倾倒,车厢内一阵尖叫,夹杂着工程红灯的闪烁,外面传来一阵密集的枪声!

    “是荒野清道夫!”

    “出去!快出去!不出去我们都得死在这儿!”

    偷渡客一片混乱,位于入口最近的热情邦加人奋力想要打开此刻已经变成侧面的入口,一边的两名雇佣兵也前来帮忙,黑人兄弟紧握手枪,黑帮混混神色紧张,而那名信徒直接原地坐下细碎地念叨着。

    所有人都没有注意的是,那对记者换了个姿势,坐在侧翻的车厢内部,饶有兴趣地看着一群人费力开门。

    “哐!”

    一声擦响,偷渡车厢的顶门终于打开了,伴随着刺耳阳光的射入,一片混乱的枪声猛然变得响亮起来,一群人慌不择路地逃出了车厢,这才知晓目前的情况

    邦加风格强烈的粗制沙地车,高悬挂系统在沙漠上弹跳着停在四周,还有两辆弹跳力惊人的沙地摩托,上面的邦加人骑手身着骨头和旧金属互相嵌合的外骨骼,怪叫着射击车头,打坏了延伸而出的小型哨戒炮。

    巫氏重工的士兵翻出车外,和数量众多的荒野清道夫交战在一起,逐渐寡不敌众。但似乎没人发现,车尾的偷渡车厢已经打开,一众偷渡客就要朝着远方疾驰而去。

    突然间,最先逃出的热情邦加人猛然回身,一枪击中了身后的邦加兄弟之一,后者瞬间倒地。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众人猝不及防,两名雇佣兵反应最快,抬枪便射。但一边的黑帮离热情邦加人最近,猛地将其扑倒在地,一阵拳脚相向的同时也让其躲过了子弹,随即两名雇佣兵的身上便出现多个血洞,在乱枪扫射中倒地身亡。而抡着拳头的黑帮小弟也被不知何处的一枪打爆了脑袋软倒在热情邦加人的身上。

    被狠揍了好几拳的热情邦加人推开尸体便爬起来,目光寻找着那对邦加兄弟的身影,只见到地面一串短暂的血迹和轮胎印,两人已经乘着抢来的沙地血液摩托逃之夭夭,血水撒了一路。他顿时怒骂一声,却转头看见了那对记者男女。

    他们似乎才刚从车厢里出来不久,两个巨大的箱子定是拖累了步伐,而毒辣的太阳也让两人抬着手,一副受不了的模样。

    热情邦加人顿时啐出一口血沫,心中略微平复了一些。

    还好,好货还在。

    此时,周围的枪声也停止了,最后一名幸存者是巫氏重工的司机,他被嬉笑的清道夫从车头暴力拽出,又被锁链拴上了摩托车拖在地上高速滑行,怒骂和威胁很快变成了求饶和惨叫,最后被一根焊着钉子的钢管活生生敲死了。

    而一边的记者不知何时手中出现了一台摄影机,很是尽职地将这一切都记录了下来。

    怪叫的人群将这对男女团团围住,一名为首的邦加人走了出来,和热情邦加人交腕拥抱

    这是一场蓄谋的袭击。

    两人用邦加语叽里呱啦地交谈着,时不时指向记者二人组。在看到少女的瞬间,清道夫首领双眼一亮,快步上前推开手下,一把朝着少女抓去,然而后者的速度却有些古怪,向后一步便躲了过去,弄得清道夫首领脸上一愣,一抹恼怒开始滋生,热情邦加人顿时走了上来,堆满了笑容将首领请到一边后,来到了二人面前:

    “记者先生,美丽的小姐,让你们受惊了。虽然出现了一些意外,不过我向你保证,我之前跟你说的话都算数。这位呢,是我们组织里的重要成员。”

    话还没说完,那首领便露着黝黑发亮的笑容朝着少女抓去,全然无视了旁边的记者。

    同样,也没有注意到他眼中的嘲弄和蔑视。

    黑光一闪,伴随着血肉撕裂的声响和炽热光芒的反射,所有人只是眼前一花,只见一颗人头冲天而起

    清道夫首领挂着笑容的头颅泼洒鲜血在黄沙上滚落着,一头栽进了沙丘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