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回到2002当医生 真熊初墨

1561 黄老,您还是先去那面吧

    “丁主任,你认为黄老能做手术么?”麻醉医生问道。

    丁主任摇了摇头。

    “唉。”麻醉医生也叹了口气,他很清楚丁主任的意思。

    刚刚手术室外面吵闹的声音他也听到了,小患者的基本情况也了解,患者家属无法接受残酷的事实,只能尽力。

    在帝都,涉及到心胸外科的手术,说到尽力二字谁都无法不想起来黄老。

    抢救吧,怎么说都要等黄老来。

    必须要拼尽全力,黄老都没来,无论如何都说不上是尽了全力。虽然所有人都知道哪怕黄老来,估计也没什么用。

    很快,小患者又一次心脏骤停,手术室里的医生护士再次给他做心肺复苏。

    几次折腾,小患者的生命体征已经不再平稳。

    虽然在药物维持下只能艰难保证他还活着,可不管是丁主任还是麻醉医生,亦或是最年轻的器械护士都知道或许就是下一次心脏骤停,小患者就再也没办法救回来。

    他的生命体征急剧恶化,以至于很难等到黄老进手术室。

    ……

    “周从文,这个体位的手术你没做过吧。”黄老用最快的速度一边换衣服一边问道。

    周从文摇头,胸科手术的体位本身就比较特殊,基本都是侧卧位,还有一些少见的体位。

    但无论怎么讲,坐位的心胸外科手术自己的确没遇到过。

    “那上了台,我来主刀做,你给我当助手。”黄老道。

    “老板,您注意身体。”周从文已经换好衣服,胡乱抓了一把帽子口罩,递到老板面前。

    黄老挑了一套出来,戴上帽子,系无菌口罩的带子,周从文把剩下的帽子口罩扔回去,也戴帽子、口罩大步往里走。

    手术室走廊里弥漫的气息让人压抑。

    来到术间,看见黄老忽然出现,丁主任终于松了口气。

    “黄老,您怎么没打个电话。”丁主任跑到黄老身边,瞥了一眼,见黄老带的周从文来。

    “熟门熟路的,打什么电话。”黄老看了一眼小患者的心电监护,又把目光投向阅片器上插的片子。

    片子上巨大的肿瘤看着比心脏还要大,就像是一个人长了两颗心脏似的。

    黄老的眉头皱起来。

    这种情况极少见,哪怕是黄老,也没遇到过几个类似的患者。

    “多久了。”黄老沉声问道。

    “从发现左肺上叶的小结节到现在是29天。”丁主任道。

    “周从文,去刷手消毒。”黄老严肃说道。

    没等周从文转身,黄老的口袋里手机铃声响起。

    黄老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又放回裤子口袋里,拍了一下周从文,“快点。”

    周从文的眼皮开始发跳,他看见了刚刚老板手机上显示的电话号码。

    没想到老板竟然选择不接电话。

    不过周从文没犹豫,老板做事情还要自己置喙么。

    快步去刷手,周从文努力把脑海里的那个电话号码抛到九霄云外,专心致志的刷手,琢磨手术怎么做。

    黄老站在周从文身边刷手,刷子在刷指甲的时候,手机铃声再次响起。

    丁主任陪着过来,因为患者体位关系,他知道位置很别扭,刚要问自己需不需要上台,又听到黄老的手机响。

    “小丁,帮我接电话。”黄老叹了口气说道。

    丁主任连忙从黄老的裤子口袋里取出手机,瞥了一眼上面的号码皱了一下眉,这个号码似曾相识,看着很熟悉,但情急之下却想不起来是哪的电话。

    他来不及多想,接通之后放到黄老耳边。

    电话那面开始传来一个急促的声音,黄老刷完手,说道,“我这面正在做一台急诊手术,结束后就赶过去。”

    “我认识去帅府的路,不用接。”

    黄老很干脆的拒绝,然后给丁主任使了一个眼色,丁主任下意识的挂断电话。

    他已经想起了这个“似曾相识”的电话号码的归属地到底是哪里。

    黄老……竟然……

    丁主任手脚发麻,他完全无法相信黄老怎么就毫不犹豫的拒绝了那面的人,留在手术室里做一台没有成功希望的手术。

    “黄老。”丁主任讪讪的说道,“我知道手术不会成功,要不您先去帅府?别耽误了那面的事儿。”

    “谁告诉你手术不会成功的。”黄老双手平举在胸前,转身去手术室。

    擦手、消毒,穿衣服,等黄老站在患者身边的时候,周从文已经铺置好了无菌单。

    直立90度、左侧俯坐位的体位没人遇到过,黄老看了一眼周从文铺置的无菌单,没说话,只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黄老……”丁主任一想起来那个电话,心里就发虚。

    黄老这是在干什么?

    早知道有这个电话,丁主任说什么都不会召唤黄老来会诊、手术。

    哪面轻、哪面重,丁主任心里清楚的很。

    “你怎么没刷手。”黄老有些不高兴的说道,“抓紧去,我这面开胸,你要提着瘤子,减轻患者的心肺负荷。”

    “黄老,要不您先去帅府会诊吧。”丁主任都快哭了,他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稳,再一次小声建议道,“毕竟……”

    “消毒。”黄老完全没理会丁主任的话,他站在患者的左侧,伸手要消毒的东西。

    麻醉医生和护士们都怔住,原来黄老的手机响,是因为有会诊。

    听丁主任的意思,黄老拒绝马上去帅府会诊,留下来给这个小患者做手术。

    一想到那几个名词,所有人都用诧异的目光看着黄老,完全不知道老人家是怎么想的。

    这个选择很难做么?怕是百分之百的人做的选择都一样。

    可是黄老却选择留下,给一个陌生的小患者做手术。

    “消毒!抓紧时间!”黄老沉声说道,目光凌厉的看着身边的器械护士。

    “哦哦哦。”器械护士连忙把钳子、碘伏纱布和干纱布递给黄老。

    消毒,擦干净,黄老一刀落下,25m手术切口赫然出现在小患者的胸壁上。

    虽然姿势别扭,但似乎对黄老的手法一点影响都没有,纯熟无比

    周从文站在患者的侧后方,用纱布压住刀口,开始电烧止血。

    手术,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