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们生活在南京 天瑞说符

第四十四章 归来记

    北半球深秋的夜空有些寂寥,唯有秋季四边形在头顶上,北落师门在南方的天边,气温在降低的同时,群星仿佛也跟着变得黯淡萧索,老师曾经教半夏认那些著名的星座,仙女座和飞马座共同组成秋季四边形,北落师门在秋季南天三角,再多半夏就不记得了,也找不到,它们不像夏天,盛夏之际的夜晚空气澄澈透亮,双眼似乎能看到无限遥远,著名的夏季大三角在头顶之上熠熠生辉,夏天还有流星雨,八月份有英仙座流星雨,那是全年最大的流星雨之一,老师说这个年代不再有焰火,但是适合看流星。

    “你看过焰火吗?”半夏问。

    “看过。”白杨回答,“谁没看过烟花呢?”

    “你看过流星吗?”半夏又问。

    “没有。”白杨哼哼,“就我们这光污染,星星都看不见,还流星。”

    法国梧桐在漫山遍野地变黄,女孩穿上了长袖和长裤,这是她历经的第十九个秋天,白日里半夏背着包和弓箭,推着自行车,穿过宽阔的中山门大街,头顶上枯叶簌簌地落下来。

    无论有人还是没有人,叶子还是年复一年地落下来。

    针对半夏遇到的问题,白震和王宁再次紧急复盘,第二天拉着华为专家一起开视频会议,反正对后者来说周末也是上班时间。

    专家同志思考半晌后说别急,我写个文档给你们。

    半小时后他把文档发了过来,白震王宁凑在一起看了老半天,决定再找对方要个说明文档。

    半个小时后说明文档发了过来,白震王宁凑在一起再看了老半天,决定再找对方要个说明文档的说明文档。

    隔着二十年的时光,他们没法和BG4MSR面对面交流,失去最有效的交流手段,任何小问题都能变成迟迟跨不过去的障碍,更何况对方还是个一窍不通的小白,这简直就是在教猴子用打字机,还要它打出莎士比亚全集,老白和老爹都折腾到心力交瘁,半夏也折腾到心力交瘁,可谁都知道这很重要,这是必须完成的任务。

    到周日晚上十二点,白杨已经记不清自己失败了多少次,问题多得像毛线团,乱不说还理不清头绪,他都快没耐心了,对方还在咬牙坚持。

    “抡起一把锤子把这些东西全部砸扁吧!砸了它!”白杨说,“大锤八十,小锤四十!一锤解千愁!”

    “小杨你不能自暴自弃啊,坚持就是胜利。”王宁在客厅里喊,“好好安抚那姑娘的情绪!稳住她,千万不能前功尽弃啊。”

    “她还没崩溃我先崩溃了!”白杨大喊,“谁发明的C语言?要是我们这套系统不能成功运行,他就是世界毁灭的罪魁祸首!全人类的罪人!”

    “用汇编语言更折腾死你。”王宁说,“BG4MSR那边情况怎么样?”

    “轻度狂躁。”白杨回答,“在用指甲挠墙。”

    “稳住她!稳住她的情绪!跟她说再坚持一下,胜利就在眼前了!”王宁说,“不能倒在通往胜利的最后一步上!”

    “对!坚持就是胜利!”老爹跟着说,“成功之后她想看什么都行!”

    “小杨,你跟她说成功之后,她想看什么就给她看什么!拍什么都行!”王宁说,“拍你的裸……”

    “啪!”

    这是老爹把《C#:从入门到入魔》拍在老王脸上的声音。

    “啪啪!”

    这是老妈把《C#:从入门到入魔》拍在老爹和老王两个人脸上的声音。

    “啪啪啪!”

    这是白杨鼓掌的声音。

    ·

    ·

    ·

    “private……intFilter_10Khz……(intData)。”

    “statusChart1.Value=re10(i);”

    半夏在键盘上敲得飞快,手指在疯狂按回车,此刻她俨然是个计算机按回车高手,全世界没有人按回车速度比她更快。

    中山门大街上的猴子编程水平或许比她高,但按回车的速度肯定没她快。

    “启动!”

    女孩干脆利落地敲下回车键。

    报错。

    “启动!”

    报错。

    “启动!”

    报错。

    连续数天的失败让华为的通信专家也失去了耐心,从周六一直到周三,白震王宁天天找他要说明文档,说明文档的说明文档,说明文档的说明文档的说明文档,最后专家同志说抱歉老哥,这场子我道行不够镇不住,我给你们推荐一个大佬,你们找他去,于是他毅然决然把自己同事推进了火坑白震和王宁如恶虎看到羊羔那样扑了上去。

    白杨记不清一路过来失败了多少次,半夏可记得清清楚楚,要是从周日晚上十点四十分开始算,一直到今天晚上十二点半,四个晚上,一共失败了三十三次。

    每一次失败就进入检查环节,从硬件到软件,一个一个地确认,女孩的耐心和信心一点一点地被抽走,最后剩下来的就是惯性,面对显示器上的报错,她满地打滚到处挠墙,发泄完了又老老实实地坐回来敲键盘,经过多天的连续失败,在半夏的概念里,编程已经不再是一种技术工作,而是对天祈祷和碰运气,在运行代码之前应该焚香沐浴,最好杀鸡宰羊祭祀电脑,念诵咒语,祈求编程之神大人有大量放自己一马。

    “皇天在上,电脑在下,编程之神啊,请听我祈祷。”半夏笔直地站在房间里,洗过手面,面容严肃,一本正经,闭着眼睛双手合十,“我半夏在此向您祈求,希望您能保佑我的代码成功运行,不出错误,我将永远铭记您的慈悲。老师,如果您在天有灵,请您找到编程之神,它要是不肯慈悲,麻烦您帮它慈悲,阿门,安拉胡阿克巴,阿弥陀佛,无量天尊。”

    “一鞠躬!”

    半夏朝着桌上的显示器和主板鞠躬。

    “二鞠躬!”

    半夏朝着桌上的显示器和主板再鞠躬。

    “三鞠躬!”

    半夏朝着桌上的显示器和主板最后鞠躬。

    然后她一步一步走到桌前,板正地坐下来,屏住呼吸,慢慢悬起双手,动作一丝不苟,再慢慢敲下回车键。

    几秒钟的寂静后,白杨的耳机里爆发出巨大的欢呼。

    “成功啦!成功啦!成功成功成功成功成功啦!”

    成功了。

    客厅里的白震和王宁霍然起身,非常振奋。

    “怎么办到的?”白震问,“她怎么办到的?”

    “她说她找到了诀窍。”白杨回答。

    “什么诀窍?”

    白杨迟疑了一下,“运行之前应该先祈祷念咒三鞠躬。”

    ·

    ·

    ·

    半夏自认为自己掌握了编程的关键诀窍,那就是得先向编程之神祈祷,再向电脑三鞠躬,于是在接下来的软件传输过程中,每进一步,她必然先在房间里祈祷鞠躬,白震和王宁对她这种行为感到牙疼,但也不好说不对,毕竟互联网公司请大师给自己家服务器开光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等所有软件都传输完毕,超时空图像传输系统搭建完毕,已经到了凌晨一点半。

    所有人都决定明天晚上再进行正式测试,正好第二天白杨有时间出去拍照。

    “说好了啊,夫子庙,新街口,还有秦淮河,一个都不能少!”半夏非常高兴。

    “一个都不少,我明天花一整天的时间去给你拍照!”白杨说,“你想看什么就给你拍什么!让你好好看看这个世界。”

    白杨第二天起了个大早,比平日里都早,打着哈欠走出卧室时老爹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CCTV13新闻频道的《朝闻天下》。

    “昨日下午14:35,太原卫星发射中心成功发射一枚长征六号运载火箭……”

    白杨多看了两眼电视,一屁股在椅子上坐下来,老爹坐在桌子对面,正在喝豆浆,“今天准备怎么拍照?”

    “早中晚各拍摄一批照片,全方位全天候全视角展现南京城的风貌。”白杨说,“如何?”

    “不错,拍得好看点,你可是代表了人类世界。”

    于是白杨在早上去学校时特意绕了点路,骑着自行车在小路间穿梭,他觉得拍照不能只拍旅游景点,市井生活不也是好题材?白杨对自己的想法感到一点小小的得意真看不出来啊,白杨,你居然还有点摄影师和艺术家的天赋!所以他拍赶路的上班族,排着队的早点摊,和他一样上学去的学生。

    到了中午,他叫上何乐勤和严芷涵,三人一路游荡至新街口,夫子庙,玄武湖,沿途举着手机拍个不停,拍建筑拍行人拍公交车,何大少和严哥对其行为表示好奇,小白羊今天怎么跟个外地人似的,这有什么好拍的?这一路没走一千遍也有八百遍了,闭着眼睛也知道怎么走。

    白杨也不解释,只管按快门。

    严格把何大少拉到一边偷偷问小白羊不会是网恋了吧?这是给女朋友拍照片呢?

    何大少说我怎么知道。

    一天下来,白杨收获满满,手机里存着上百张照片,就等着传给BG4MXH了。

    可变故来得出人意料。

    晚上十点半,白杨兴冲冲地爬上八楼,掏出钥匙打开房门,“我回来啦”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客厅里坐满了人,白杨拉开门的那一刻,客厅里的所有人都扭过头来,白杨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那个人,穿着黑色长袖卫衣和牛仔裤,戴着玳瑁框眼镜,风尘仆仆,身形稍有些消瘦,神情有些憔悴他对那张脸再熟悉不过了,老爹的老同学老朋友,南京大学的物理学副教授,一去多日杳无音信的赵博文,他终于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