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星门 老鹰吃小鸡

第208章 突袭(求订阅月票)

    黑暗笼罩。

    海风呼啸。

    岛上却是热闹的很。

    灯火辉煌,女人的娇笑声,男人的呼喝声,赌徒们的叫嚣声,擂台场上四周激情的观众们的呼喊声。

    在城内,多少还有些顾忌。

    天星城毕竟是皇城,虽然也有一些隔音措施,可哪怕在天星斗罗场,大家也不敢叫的太过分。

    而在这,却是叫声响彻天地。

    有什么关系呢?

    此地距离海岸,还有五十多里地,被海浪声一打,什么声音都没了,没人会管他们,平日里人五人六的贵族小姐们,少爷公子们,在这可以肆无忌惮地发泄所有的欲望和精力。

    只要有钱,在这,你就是爷!

    哪怕纵横四海的海盗,在这没钱,也会被丢出去。

    但是有钱,你也是爷。

    实力?

    在这实力没用,实力再强,能比四海商会强?

    能比九司之一的财政司强?

    至于李皓,至于侯霄尘……许多人甚至压根不知道这茬,他们好些天都不出去了,一直留在这消金窟中,哪有时间去关心那些东西。

    谁敢招惹九司?

    没人敢!

    是的,这就是很多人的想法。

    而在所有人不知不觉中,一层薄薄的雾气,正在入侵,正在笼罩整个海岛。

    ……

    李皓不断烧钱。

    一百块,五百块,一千块……

    铜镜碎片在溢散出淡淡的雾气,如同那日在徐家宝库一般,开始释放特殊防御罩,只是这一次不再是保护,而是为了困敌。

    上一次,这玩意挡住了蜕变期强者,而这一次,李皓只是寄希望,能挡住三阳之下的人就行。

    他不断扩张,要将这个不算太大的海岛吞噬掉。

    空中,鸟妖好像感受到了什么。

    海中,一些海妖也仿佛感知到了什么,妖族的第六感,比人类更敏锐一些,它们隐约间感受到了一些危机来袭。

    就在一头鸟妖眼珠子眨动,想要叫唤一声,示警一下的同时。

    忽然,汗毛竖起!

    一股来自骨子里,来自血脉中的恐惧感蔓延全身。

    王!

    那是一种骨子里与生俱来的恐惧感,等级的差异,血脉的差距,这一瞬间,让这头小小的鸟妖,瞬间忘记了呼叫,甚至忘记了动弹。

    哗啦一声!

    朝下方掉落。

    不止一头,这一瞬间,上百头密布四方的小鸟妖,一瞬间纷纷坠落。

    海岛中。

    一头巨大的飞鸟,忽然汗毛竖起,翅膀伸直……

    身边服侍它的人,有些疑惑,小心翼翼道:“鸟王……您没事吧?”

    大鸟一动不动,匍匐在地。

    这一刻,骨子里传来一种恐惧感。

    有大妖来了!

    等级极高的大妖,而且……血脉极其高贵的大妖来了。

    古妖!

    不单单是古妖,若是寻常古妖后裔,不会如此,是古妖中极其尊贵的存在,大鸟的血脉也不简单,越是不简单,越是感受到了恐惧。

    脑海中,好像在回荡着一个词……镇妖使!

    掌天下妖族!

    那是血脉中留下的印记,那是告诉后裔,古妖也有王。

    大鸟颤抖,战栗。

    远古,已经覆灭了啊!

    这一瞬间,不止大鸟,岛屿中,很多妖兽匍匐,也有很多妖兽瞬间失控。

    斗兽场中。

    两头妖兽,忽然一头发狂,冲向人群,维护治安的强者,瞬间出手,一拳打向暴动的巨妖,怒喝道:“你疯了,他们是客人,该死的,你在做什么?”

    这些妖族,都和他们有协议的。

    妖族来这挣钱,他们也靠妖族挣钱,但是有协议,是不能伤害这些客人的,可此刻,一头三阳大妖却是发狂了!

    “吼!”

    巨大的狮子妖兽咆哮一声,双眼血红,好像受到了刺激,毛发根根竖起。

    那是一种畏惧,一种恐惧感。

    可是,它不知道来源于何处,只能发狂,四处攻击,一口咬向打来的强者,也不回复,疯狂撕咬起来,这里好危险,它想逃离!

    ……

    李皓都没想到,黑豹激发血脉,肆无忌惮地溢散,会造成这样的后果。

    恰好,这座岛屿上,妖兽不少。

    这一瞬间,整个岛屿忽然乱了。

    “快去斗兽场……妖族暴动了!”

    “该死的,早就说过,这些妖族不太好驯服,就不该让它们进入……”

    “闭嘴吧!”

    “快来人,妖兽街有妖兽暴动了!”

    “该死,那边怎么也暴动了?怎么回事!”

    “……”

    一瞬间,整个岛屿有些混乱起来,大量的强者,迅速飞出,一队队穿着制服的执法者,迅速冲向各地,而岛屿中,一些妖族开始暴动,血腥味瞬间溢散了出来。

    此时此刻,也没几个人在意上空那若隐若现的白雾了。

    海中,也会起雾的。

    若是平时,还会多关心一二,可一眨眼,大量妖族暴动,让这些人无心他顾了。

    ……

    海岛中央。

    一座六层高的大楼伫立,在这海岛上已经不低了。

    此刻,几位旭光迅速出现,有人低沉道:“怎么回事?”

    “大人,妖族暴动了!”

    “混账!”

    片刻后,一位头发金黄的壮汉走了过来,带着一些凝重,皱眉看向众人,“妖族为何会暴动?我们和它们有过协议,为它们提供所需……合作共赢,搞什么东西!”

    话落,问道:“听风鸟王那边怎么说?”

    下一刻,有人匆匆跑来,急忙道:“大人,鸟王忽然受刺激了,有些问题,怎么喊也不理会我们……”

    金发男子顿时皱眉。

    刚想过去看看,忽然抬头,空中,一股淡淡的薄雾笼罩而来,他皱起眉头,看向天空,隐约觉得有些不妥,起雾了?

    “今天海上有雾吗?”

    “不知道,没预报过。”

    金发眉头越皱越紧,“妖族暴动,忽然起雾……会长走的时候,告诉我们,要小心一些……不会是有人故意为之吧?”

    他想了想,取出了一块传讯玉,想要发个讯息出去。

    不太对劲!

    当然,至于哪里不对劲,他说不出来,可现在整个四海岛有些乱糟糟的,妖族也出现了暴动,也许该叫会长回来……虽然会长在斗罗场防御强敌袭击,可那李皓,不是已经走了吗?

    一边传讯,他一边大声呼喝道:“诸位放心,岛上出了点小变故,很快会处理好!大家该玩玩,该吃吃,该喝喝……不会影响大家!”

    声音传荡四方。

    一些人,也没当回事,反而当成了热闹来看。

    一座装修豪华的酒店中,有男人趴在窗户上,看着下方的混乱,哈哈大笑:“有趣有趣!就该如此,下次就该这么玩,搞一些暴动的妖兽猎杀那些普通人……不,超能!我们可以下注,赌谁活到最后,赌谁死的最快,哈哈哈,这才有趣,这才是男人的游戏!”

    “就是,斗兽场那边,天天搞几头妖族演戏给我们看,当我们瞎子呢,我现在都不去那边了!打了半天,死都不死,玩个屁,都快玩腻了!”

    “谁说不是呢!”

    男人的话,引起了不少人的附和声,不少人朝下面混乱的地区看去,都是哈哈大笑。

    这才有意思!

    妖族暴动,岛上的守卫正在迅速压制,混乱无比,许多人在逃跑,也有许多人相信四海商会可以镇压,没跑不说,还凑近了在看热闹,都是哈哈大笑。

    这比妖族演戏不强?

    这比看超能厮杀不强?

    这比玩女人都要爽!

    一群人哈哈大笑,不分男女,都在激动地看着,有人看到妖族撕碎了守卫,不但不害怕,反而激动的疯狂大叫:“撕的漂亮!我就知道,我就知道狮王撕裂一流,玛德,以前天天演戏,日耀都撕不碎,看看,现在日耀超能不是一眨眼被撕碎了!”

    “就是,干掉他们!哈哈哈,狮王干,干死他们!”

    一群贵族,肆无忌惮,疯狂地吼叫着。

    有守卫怒吼道:“让开!”

    妖族暴动了!

    这些白痴,还在这叫唤,越是叫唤,越是刺激这些妖族。

    有贵族顿时大怒:“和谁说话呢?叫吴勇出来,他来了,也不敢这么和本大爷说话,知道我是谁吗?”

    守卫只好迅速闭嘴,招惹不起。

    可是,心中还是愤怒无比。

    一群混蛋!

    看到有同僚被撕裂,这些人都是很愤怒,可此刻,又不敢真的击杀了妖族,只能强行压制,越来越多的强者加入,倒是勉强压制住了这些妖族。

    而这一刻,远处,那金发男子忽然微微皱眉。

    他拿出传讯玉看了一下,自己发出去的讯息……好像没有传递出去。

    他看向身后几人:“你们传讯一下外面试试,我这边好像传讯不出去,怎么回事?”

    其他人纷纷试验起来。

    下一刻,有人急忙道:“不行!”

    金发男子顿时皱眉,不行?

    不太好!

    而就在这时候,一声冷漠无比的声音传来,“巡夜人执法,所有人束手就擒,蹲下,凡是反抗者,格杀勿论!”

    有客人愣了一下,接着哈哈大笑:“卧槽,演戏呢?巡夜人执法都来了……哈哈哈,太他么搞笑了……巡夜人执法还能执法到这?”

    “哈哈哈!”

    不少人跟着哄堂大笑。

    这是四海集团啊。

    有人狂笑道:“演戏都不会,该说财政司护卫军执法,这里不归巡夜人管,蠢不蠢……”

    轰!

    话落,一只巨拳从天而落!

    而此刻的金发几人,完全没有任何笑意,只有震撼,这一刻,纷纷出手,金发更是暴吼道:“敌袭!”

    “反抗执法,杀!”

    轰!

    一双铁拳落下,身穿铜铠的南拳,此刻直接解封……是的,直接解封战力,崩断三条超能锁,反正李皓在,待会李皓帮着修补,还能捞点好处。

    南拳,可不做赔本买卖。

    爆发之下的南拳,强大的不可思议,一拳打出,轰隆一声巨响。

    有人认出了飞天的那位金发强者,那是四海商团,东海商会会长,旭光巅峰强者。

    可就在这一刻……在众人笑话中,玩味中,被人一拳打的瞬间爆炸开,无数血肉,瞬间炸裂开。

    呆滞!

    震撼!

    这一刻,没有恐惧,因为都没来得及恐惧,整个岛屿上,无数人呆呆地朝上空看着,看着那位铜铠战士,遮掩了全身。

    一拳打爆了一位旭光巅峰强者!

    “会长!”

    有人惊恐了,下一刻,几位旭光强者,纷纷朝天空飞去,不是追杀南拳,而是遁逃。

    他们比这些客人更明白,发生了什么。

    逃!

    “巡夜人……魔剑!”

    “银月武师!”

    有人知道什么,瞬间大恐。

    而就在这一瞬间,黑暗中,一柄长刀斩破虚空,杨山一刀将一位旭光击杀当场,远处,黑暗中,秦莲浮现,如同杀手刺客,一剑刺穿了一位旭光。

    眨眼间,三位旭光被杀当场。

    “逃!”

    有人失控,疯狂大吼。

    “魔剑杀来了!”

    很多人都是茫然的,可此刻,也意识到了不好,好像……不是演戏。

    一瞬间,两位旭光直接冲破了烟雾,冲了出去。

    直接朝海中钻去!

    不敢飞行,他们不知道到底多少人杀来了,不知道外面到底多少强者,他们知道,飞天也许是最危险,最愚蠢的行为。

    可是……刚入海,一只爪子刺破了一人心脏。

    另外一边,李皓手持铜镜,一剑杀出,剑气纵横,一位旭光初期,瞬间被杀当场。

    李皓轻笑一声,身穿银铠。

    一步步走入岛屿,带着一些笑容。

    好像……比预期的更简单一些。

    这些家伙,居然当成了演戏,当成了开玩笑。

    当然,更厉害的是,黑豹居然让岛上的妖族暴动了,这才是关键。

    眨眼间,5位旭光被杀。

    而对方,总共也就9位,吴勇还不在这,另外三位……也不在!

    被南拳打死的旭光巅峰,就是最强的。

    东海商会的会长。

    而其他三位商会会长,都不在。

    也就是说,战斗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留守的五位强者,一人一个,一个不多,一个不少……眨眼间被全部打死了。

    当然,李皓知道,岛上不止这么多旭光。

    他看到的光团,不止这么多。

    还有五位!

    足足10位旭光,只是其他五位,可能不是四海商会的人。

    远处,空中飘浮的南拳。

    声如洪钟:“所有人,不许再动弹,再敢动弹,杀无赦!”

    下一刻,一拳落下!

    轰!

    一声巨响,一位老人破空而起,身上火光四溢,强大的力量席卷四方,带着一些恐惧和愤怒:“尔等是何人?巡夜人?我乃行政司……”

    “束手就擒!否则……格杀勿论!”

    南拳冷喝,战斗起来的南拳,不是平时那样的,一拳打出,轰隆一声巨响,天崩地裂,这老人很强,也是旭光巅峰,可在南拳拳下,眨眼间,轰地一声,骨骼寸断,被重重砸落!

    这时候,远处,海岛边缘,一人想悄悄逃离。

    嗡地一声,一柄大刀杀出,水火交替,被大刀袭杀的那人,惊恐怒吼:“蜕变?我是……”

    噗嗤一声!

    人头落地!

    而这边,旭光巅峰的老人,也是重重落地,不断吐血,带着一些惊恐和绝望,咳血不断:“南……南拳……”

    南拳露出了面容,叹息一声:“居然没打死你……你真硬!”

    “我是……行政司……”

    “反抗执法,暴力抗法……杀无赦!”

    轰!

    一拳打下,老人彻底被打爆。

    四面八方,一瞬间安静了一下。

    远处,一位贵公子好像很惶恐,可下一刻,好像很惊喜,急忙吼道:“贺教头,是我啊,是我……是不是皇室杀来了,我是……”

    砰地一声!

    南拳隔空一拳打出,直接打爆了那人,声音冷漠:“都聋了吗?不许动!动,就是死!巡夜人执法,任何人不要再动,否则,他们就是你们的榜样!”

    “我父亲……”

    砰!

    炸裂声不断,有人想说家世,南拳却是下手极狠,一拳打出,直接爆炸开。

    “不管你们什么家世,什么家族,什么背景……现在,在这,你们都是囚徒!”

    南拳声音响彻四方:“不要妄图逃离,不要想着发传讯,没用的!”

    他声音冷漠:“还有三位旭光隐藏在人群中,是我去找出你们,还是自己出来,现在,出来,站在我面前,跪下,可以不死!”

    人群骚动了一瞬间。

    片刻后,一位精壮的男子,一步步走出,看向南拳,再看看岛屿附近,一位神出鬼没的大刀蜕变,一位暗系旭光巅峰,还有岛屿外……那不可测的危险,他选择了站出来。

    没有过多的话语,没有说什么,走到了南拳面前,跪了下来。

    尊严?

    尊严可以当饭吃吗?

    尊严……在此刻,什么都不是。

    在一位超越了蜕变,一位蜕变,还有一位巅峰,以及暗中不知道多少强者注视下,所谓的尊严,毫无价值。

    有了第一个,就有第二个。

    片刻后,第二位强者走了出来,那是一位容貌精致的女人,勉强露出笑容,好像认识南拳,想打个招呼,南拳只是冷漠地看着她。

    女人有些心寒,也跪了下来,心中却是惊惧。

    皇室?

    还是……魔剑?

    南拳和魔剑也有接触吗?

    她知道一些情况,也知道魔剑消失了,可是……李皓哪来的这么多帮手?

    而且……他居然袭击了四海岛屿!

    许多人战栗,许多人颤抖。

    第三位旭光,却是迟迟没有走出来。

    就在此刻,李皓手持铜镜,从天而落,他双眼如炬,铜镜上也显示出一人,此刻,一处角落处,一位老人低着头,蹲在地上,下一刻,好像感受到了什么。

    陡然抬头……轰!

    剑芒冲天!

    李皓声音平静:“让你出来,你不出来,是觉得自己暗系巅峰很强大是吗?”

    “还是觉得,可以躲过我的搜查?”

    剑芒纵横。

    五行势被剑意统合,笼罩了老人,李皓速度极快,眨眼间出现在老人面前,一剑接连一剑,下一刻,气血爆发,一剑斩出!

    轰!

    巨响声响彻四方,老人一脸的不敢置信,被一剑劈成了两半。

    四周,那些蹲在地上的人,都是惊恐万分。

    而李皓,却是没有多看一眼,而是皱了皱眉,瞬间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出现在一头大鸟面前,此刻,大鸟好像恢复了许多。

    大鸟看着李皓,眼神带着一些畏惧:“吾乃凤凰山使者……你……你杀了他们,我们也可以合作,凤凰山乃是七大神山之一,山主是凤凰大尊……”

    李皓没说话,只是看着四周一些血色骸骨,面无表情,看了一眼大鸟:“你吃人?”

    “不不不,我不吃人,是血食……也是四海商会主动供奉的……”

    大鸟好像感知到到了危险,精神波动道:“都是一些奴仆,并非超能……”

    奴仆……不是人。

    也许,在妖族认知中就是如此,又没吃超能,只是吃一些你们人族供奉上来的血食而已,正常的餐后点心罢了。

    这没问题吧?

    “奴仆?”

    李皓看了看四周,忽然一跺脚,地下裂开,一个巨大的囚笼中,里面还有一些人,只是都很麻木,都是女人,还有一些孩子,年纪都不算很大。

    “你吃的,就是这些?”

    大鸟也不否认:“就是这些血食……毫无超能,身体孱弱,是你人族中的废物,弱小无比的存在……吃了,还能为你们清理一些废物……”

    它不觉得有问题,事实上,妖族都不觉得这有任何问题,它们自己的族群中,太弱的,都会被抛弃,甚至吃掉。

    当然,大鸟原本是不吃的。

    它只是让四海商会准备一些吃食,四海商会自己送上来的,它吃了一次,觉得味道不错,然后,就一直吃了。

    “你在这多久了?”

    “多久?”

    大鸟思索一番:“按照你们的说法,三年了……”

    “吃了多少这样的人?”

    “不是人……”

    大鸟还是想解释一下,“本使一月只会食用一次血食,每次只会选取10只最嫩的……”

    “也就是一年120人,三年360人……”

    李皓了然,笑了笑:“凤凰山的使者?”

    “对!”

    “四海商会和你们合作的内容有哪些?”

    “我们负责帮他们监控四方,另外提供远程飞行,作为凤凰山和四海商会的联络者,交易交换一些妖族特产,也为凤凰山提供一些我们所需物品……”

    这大鸟知道眼前这人不好惹,也不敢隐瞒。

    刚说完,陡然精神剧烈波动起来:“你做什么?”

    轰!

    这一剑,李皓带着浓郁无比的杀意,一剑贯穿四方,一剑之下,将大鸟头颅斩掉一半,这是一头旭光后期的大鸟,可在这……在李皓手中,却是依旧脆弱无比。

    一剑之下,重伤垂死。

    下一刻,李皓也不说话,一剑接连一剑,一剑接连一剑……

    到最后,只剩下一副鸟架呈现,血肉全部被李皓剔除掉了。

    “你也很嫩!”

    李皓笑了笑,转头,看向南拳,“此地,所有护卫军,全部击杀!一个不留!”

    轰!

    那些伏地的守卫军,顿时大恐。

    可这些最强不过三阳的守卫军,哪能匹敌南拳这样的强者,南拳知道李皓怒了,也不多说,一拳打出,一地化为巨洞,数十护卫军被直接打死!

    “杨前辈,击杀岛上所有妖族!”

    “遵令!”

    一声低喝,下一刻,刀光闪烁。

    “岛屿上,所有人集中到这,五分钟之内,有没到的……一律斩杀!”

    李皓悬浮在空,铠甲在身,银光闪烁。

    他手持铜镜,默默看着。

    又环顾四方:“若是觉得可以逃出去,也可以试试!我是天星副都督李皓,也就是你们说的魔剑,今日,四海商会勾结海盗,勾结妖族,残杀人族,以人族为血食,尔等亲眼所见!再跑,可以试试看,能不能活命。”

    四周,传来一阵呻吟声,哭泣声。

    没人敢动。

    刚刚叫嚣的那些贵族,此刻都是衣衫不整,一个个跪伏在地,有些人甚至吓的失禁,恶臭味也随之传来。

    有人一脸惊惧,听到李皓自报家门,小心翼翼道:“都督,我是巡夜人……”

    噗嗤!

    一剑贯穿了脑袋。

    李皓看向尸体,再看看众人:“我说,让你们汇聚此地,不要发出声音,再说话,都死!”

    看着这魔王,连自己人都杀,这些人彻底惊恐了,更多的人失禁了。

    李皓平静道:“巡夜人?你们当中也许还有,但是……现在不要说出来,说出来,会让我觉得,我很恶心,我居然是巡夜人……真丢人!”

    “也许,等我平静了下来,我会看在同僚的份上,饶了你们,明白了吗?”

    没人再敢出声。

    岛屿上,许多人开始朝这汇聚。

    而另外一些地方,南拳正在疯狂击杀那些逃亡的护卫军,有人跑到了岛屿周边,却是被阻挡住了,旭光挡不住,可这些护卫军,有些只是月冥而已,哪能逃离!

    眨眼间,哀嚎声不断!

    “魔剑……我们是财政司的人……”

    “啊!”

    “财政司不会放过你们的!”

    “……”

    李皓并不说话,只是计算着时间。

    片刻后,腾空而起。

    一瞬间,数百剑芒飙射而出,四处爆射,轰!

    一栋栋建筑直接被摧毁,有惨叫声传出!

    “武师也好,超能也好,在我面前,能躲的了吗?”

    李皓看不到武师光团,可他手中有铜镜,范围内,有生命迹象存在的,都可以被他捕捉到,往哪逃?

    下一刻,一位武师爆射而起,瞬间朝远处遁逃而去。

    李皓的剑芒,被对方一拳打碎!

    强者!

    武师一道中的强者。

    那人低吼一声,“吾乃浮屠山门人……”

    轰!

    一道粗大无比的剑芒,直接落下,李皓如同飞鸟,飞扑而上,一拳打出,一脚踢出,砰砰巨响声浮现,眨眼间,那人重伤跌落,李皓一爪抓出,咔嚓一声,捏断了对方喉咙。

    “你们山主的弟弟……前些天好像被杀了,也是我们杀的,你们山主,好像和我师父不对付,浮屠山,吓唬我吗?”

    一位不弱的武师,甚至不弱于金枪了。

    可此刻,在这,遇到了李皓,也只是被瞬间击杀的命。

    四周,愈发安静了。

    李皓看向之前所在的地方,此刻,足足有数千人匍匐在地,甚是壮观,只是恶臭味浓郁无比。

    李皓声音再次传荡:“所有人,写下自己的身份,实力等级,交出自己的储物戒,可以写上自己的名字……隐瞒的,全部击杀!”

    “不要觉得,写个假身份,可以逃过一劫……试试看!”

    下一刻,数千张白纸和笔,落在了那些人面前。

    这一刻,有人浑身颤抖,手都在抖,无法书写,吓得肝胆欲裂,之前有多嚣张,这一刻见识了这些杀人魔王,就有多恐惧。

    这才是真正的魔头!

    李皓轻笑一声:“这就是贵族?”

    他笑着落在了众人面前,叹息一声:“王朝有你们这群败类,能不腐败吗?能不崩塌吗?都清醒一下,给你们五分钟,所有没写好的……找人代写,写不好,那就葬在这吧!”

    一瞬间,如同小学生上课,刷刷声不断,许多人都在书写自己的身份,也有人颤抖的实在无法写了,低声哀求着身边人帮忙。

    而此刻,南拳也回来了,露出笑容,点点头:“解决了!”

    这么一会功夫,击杀了6位旭光强者,一头旭光大妖。

    而岛上,护卫军不少,也有近千人。

    可此刻……被几个屠夫杀的一干二净!

    在李皓看来,这是一群比海盗还要恶心的家伙,这些人,都有罪!

    蓄养妖兽,这不算什么。

    喂养血食!

    喂它们吃人族!

    吃孩子,吃女人……美其名曰,帮人族剔除废物……这些护卫军不知道吗?

    甚至这岛上的玩乐者不知道吗?

    李皓其实想全部杀了……最终,他忍耐了下来,他强忍着心中那股火,他知道,不能这么做,这些人太多了,涉及的人太多了。

    他杀几个没事,杀一些也没事,全杀了……那就不行了。

    除非,他现在要和整个王朝作对。

    可他,没这个实力。

    这些人,都该死。

    李皓觉得,杀光了他们,不带冤枉的,可是……那股怒意,终究还是被压制住了,他露出了一些笑容,继续道:“写完了自己的身份,再写出四海商会的罪名……至于哪些罪,你们自己想!”

    “写完了,签名,盖章!”

    他又取出无数纸张,飞落到了众人面前,有人面露惧色,李皓平静道:“写了,可以活!不写……你们也可以试试看!”

    片刻后,杨山出现了,此刻的他,手中拿着许多储物戒,传音道:“几个库房全部清空了,那些旭光的尸体身上的储物戒全部取来了,还有三阳的也取来了……不过岛上这些建筑物中,大概还有许多宝物,都没来得及取。”

    李皓接了过来,也没查看。

    他只是继续盯着铜镜看,看了一会,探手一抓,那些人面前的纸张,储物戒,纷纷落入手中。

    查看了一番,李皓笑了:“都是有大来头的啊!”

    “若是将你们父辈祖辈都喊来……王朝九司和皇室,大概要来一半人……难怪四海商会如此嚣张,如此富裕,有你们在,当然富裕了!”

    他手指一人,那是一位年轻男子,此刻显得还算淡定,见李皓指着自己,微微低下头,李皓笑道:“你是北海王的孙子?”

    北海王,北海大盗!

    第一大盗!

    而这人,写的是身份是,北海王的孙子……

    抓到大鱼了!

    青年低声道:“是,不过我爷爷子孙很多,我只是其中之一,不太受重视……”

    “你要知道,不受重视,那就没有存在的必要的……你确定?”

    青年有些挣扎,叹息一声:“我是爷爷比较宠爱的后辈,这位……是我护卫!”

    他指了指跪地的两位旭光,其中那位精悍的男子,就是他的护卫。

    旭光后期的强者。

    那精干男子,也是有些无奈,轻声叹息一声,北海王的孙子……李皓和北海大盗之间,可是有些恩怨的,之前北海大盗这边,一位大公还袭击过李皓,结果被杀了。

    他并非大公之一,却是北海王极其信任的强者,所以他一直护卫着这位青年。

    李皓笑了,点点头。

    又看向跪地的女人,这是一位旭光中期的强者,李皓看向她:“你的身份呢?”

    不用女人说,南拳就道:“她可不简单,你要是看了神师榜,还能看到她的名字,慕小容,内务司司长的小女儿,和皇室都有牵扯。”

    李皓意外:“司长的女儿?”

    “对!”

    南拳开口道:“而且天赋很好,神师榜上的人物嘛。”

    李皓笑了:“内务司代表皇室,四海商会是财政司的人,你在这做什么?你一个女人,也来吃喝嫖赌?”

    好像抓到更大的鱼了!

    跪地的女人,容貌精致,年纪也不超过30岁,此刻传音李皓道:“李都督,在这公开我的身份……不是什么好事,涉及到九司皇室之间的事……”

    轰!

    李皓一拳打出,慕小容脸色一变,想要反抗,却是被一拳打的直接陷入地下,浑身飙血,不断吐血,脸上满是骇色。

    李皓笑了起来:“不要威胁我,还有,我不在乎你们协商什么,自然会有人去查!我只知道,你现在是俘虏,是罪犯,明白吗?”

    慕小容不断咳血,低沉道:“我是你的俘虏……可我不是罪犯!”

    “不不不!”

    李皓摇头:“你要明白,天下所有超凡之事,都归巡夜人管辖!你是超凡者,刚刚传音威胁巡夜人天星都督府副都督,这就是罪!明白了吗?”

    慕小容不说话。

    “储物戒拿来!”

    李皓看着她,眼神冷厉:“你想取什么?”

    慕小容心中一惊,低头道:“没有……”

    “你觉得,你取出什么,可以击杀我和南拳这样的顶级武师?”

    李皓冷冷道:“要不你试试看如何?”

    慕小容脸色惨白,没说话,将储物戒丢了出去。

    李皓接到手中,下一刻,脸色微变,从中取出了一样东西,那是一个透明水晶一样的玩意,却是能量极其充裕,而且感觉……极其的不稳定,随时会爆炸的感觉。

    南拳吸气:“能源炸弹!”

    很快,又松了口气:“应该炸不死我!”

    只有一颗,应该炸不死他。

    而李皓,也微微凝眉,这玩意他知道,上次樊昌用过,炸的洪一堂都退后了一截,受了点轻伤。

    果然是财大气粗!

    一位旭光中期,居然有这样的宝贝。

    他笑了起来,看了一眼那位北海王的后裔:“你呢?”

    那青年连忙道:“我没有这个……”

    李皓笑了:“是自己拿出储物戒,还是我给你切开再拿出来?”

    青年脸色一变。

    李皓淡淡道:“不止他,其他人也是如此!你们要明白一点,储物戒藏在血肉之中,其实也能看出来的,一枚表面上用,一枚备用,这个套路,我很熟悉的!”

    “若是非要我一个个切开了找……你们可以试试看。”

    这一刻,人群中,有人战栗无比。

    很快,有人闷哼一声,从血肉中挖出了藏起来的储物戒。

    这些,也是为了以防万一做的准备。

    遇到打劫的,或者遇到危险,这些储物戒中,都有一些杀敌的宝物,或者其他可以逃生的宝物……

    那青年,也是叹息一声,没有挖破血肉,而是吐出了一枚储物戒。

    李皓……很难缠!

    他将储物戒藏在了内腑之中,居然都被发现了。

    而李皓,也露出了笑容。

    发现了吗?

    那倒没有。

    哪有那么容易。

    可是,他想起了当初自己和刘隆他们一起藏神能石的事,他们都能把神能石藏在肚子中,为何其他人不行?

    果不其然,藏了储物戒的,不止一人。

    居然有数十人,都藏了储物戒。

    大量的储物戒,被他收缴。

    还有两位旭光,被他活捉了,一位北海王的护卫,一位是内务司司长的女儿,身份都不一般。

    而人群中,和九司皇室能扯上关系的,一大把!

    什么副司长的孙子,孙女,也有一堆。

    倒是九司司长的嫡系,好像就这女人一个。

    而皇室国公的后裔,也有不少,还有王爷的后裔,不过没有皇子皇女,很是遗憾。

    李皓一眼扫过,这里起码有三千人!

    很多!

    不过,有不少是四海商会服务人员,李皓只是让人杀了护卫军,倒是没杀这些人,这些人,有些人是来做生意的,有些人是提供服务的,李皓没兴趣连他们都给杀了。

    小小的岛屿,加上死去的那些人,居然容纳了四千人。

    说多不多,可说少也不少了,关键是,许多人身份都不简单。

    此刻,所有人都小心翼翼地看着李皓,一股恶臭味在空中飘荡。

    李皓看了看时间,从突袭开始,到现在,过去了20分钟了。

    也许,已经有人发现了什么。

    比如有人联系这里的人,无法联系上,可能会有疑心。

    看着面前的这群人,李皓好像在思考什么。

    南拳传音道:“怎么办?要全部杀了吗?还是如何?”

    李皓看了他一眼,传音道:“师叔全部杀了!”

    “……”

    南群无语,我才不干。

    这要是传出去,我还混不混了。

    得罪一个财政司,反正侯霄尘挡着,这些人真全部杀了,他还是逃去大离吧。

    李皓也没多说什么,将所有的罪状书全部收起。

    想了想,又看向慕小容:“你也写一份……就写……内务司……”

    慕小容沉声道:“那你还是杀了我吧,不可能写这些的,我和他们不同,我写了这些……代表了内务司的态度。”

    轰!

    李皓一拳砸下,慕小容面露惊恐之色!

    杀意!

    下一刻,再也不复从容,尖叫道:“我写!”

    砰!

    还是被李皓一拳砸飞,吐血不止,李皓轻笑:“真是……贱!”

    四周安静无比,所有人都惊恐到了极致。

    这就是魔剑吗?

    内务司司长的女儿啊,他说杀就要杀……这一刻,其他人彻底死了一切心思,此刻只希望,李皓可以饶他们不死,至于什么反抗……不存在的。

    “还有你……将北海大盗和四海商会勾结的事,全部写出来!”

    他看向北海王的孙子,“别说你不知道。”

    青年叹息,“我……只想问一句,我有活命的机会吗?”

    别人不好说,他是北海王的孙子,李皓未必会饶他不死。

    这是一个魔头!

    李皓笑了:“有的,我不杀你,你活着挺好,但是,你可能要被关押在巡检司或者巡夜人总部……当然,你爷爷有能耐,直接买通巡检司或者巡夜人高层……你也许也能活着回去!但是我在这一天……你就帮我指证人就行了!”

    指证人!

    青年懂了,心中凄凉,如此一来……哪怕逃离了巡夜人,也是死路一条了,李皓的意思很明显,他要弄死一批人,而他,就是最好的证据。

    “都开心点!”

    李皓笑呵呵道:“我是好人,维护正义的存在!待会,我会带大家回天星城的……我连座驾都为诸位准备好了……只要诸位没有罪,那就不会死,都开心一点,否则,还以为我李皓吃人呢!”

    此话一出,倒是有人松了口气。

    可是,心中也都是狂骂。

    你不吃人?

    你比吃人魔头还可怕!

    而李皓,甩出了一件源神兵,迅速壮大,眨眼间,覆盖了一方,化为一艘飞船,空间倒是不小,这也是定国公府的缴获之一。

    李皓吐了口气,看向南拳:“待会回天星城……路上也许会有些麻烦,南拳师叔待会小心一点。”

    南拳微微点头。

    而李皓,取出了一块传讯玉,考虑了一番,将铜镜的笼罩收去,输入了一条讯息:“四海岛突发大雾,传讯不通,疑似大妖作乱……”

    传讯完了,便不再管这些。

    下一刻,又传音了南拳几句,南拳有些意外,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

    而这一刻,斗罗场中。

    吴勇皱眉不已,看向流沙:“四海岛好像出了点问题,通讯不畅……很多人问我,联系不上家里人,刚刚收到了四海岛的传讯,但是再发过去,就没人理会了……”

    流沙也是微微皱眉:“不会出事吧?”

    吴勇心中微微一怔,看向流沙,有些……不敢置信,片刻后,传音道:“你……觉得……魔剑……”

    流沙也是面色一变,“他……他敢?”

    当然敢!

    动斗罗场也是动,动四海商会也是动,为何不敢呢?

    吴勇咽了咽口水,若是真如猜想的那样,那就……麻烦大了啊!

    四海商会那边,虽然旭光很多,可魔剑也不弱……

    但是想了想,又皱了皱眉头,这么多人,难道没有一人可以逃离传出讯息?

    也许,只是自己想多了。

    “和司长说一声,我想去看看……斗罗场这边,小心他们声东击西……”

    “你自己去?”

    “嗯!”

    吴勇点点头:“我自己去……带上……带上那东西,能源炸弹先放你这,这样的话,都有自保之力。”

    “好!”

    两人商量了一阵,吴勇也不多说,迅速带着两位旭光离开。

    虽然担心是调虎离山,可也很害怕四海岛出问题,若是如此,那就麻烦大了,岛上还有许多宝物呢,而且,还有不少大人物后裔。

    若是都死了,他吴勇脑袋也保不住。

    司长都保不住他!

    吴勇一走,流沙迅速上报,没多久,刘司长的讯息传来:“和吴勇一起去查探,不要单独行动!”

    刘司长很恼火,遇到了这种事,当然要一起,难道给敌人分头打击的机会吗?

    这俩蠢货!

    ……

    财政司中,刘司长微微凝眉。

    思索着什么。

    会是李皓吗?

    他有那个胆子,有那个能力,对四海岛造成这样的打击,甚至完全没有消息传出来?

    “除非有帮手,还是极其强大的帮手,否则不可能的……”

    他心中想着,迅速传讯下去,让人盯死了侯霄尘,别不是这家伙亲自出手吧?

    手下人很快传回消息,侯霄尘还在巡夜人总部,这倒是让刘司长稍微安心了一些。

    “应该没事的……”

    不知是自我安慰,还是真的相信,刘司长吐了口气,还是觉得有些不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