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星门 老鹰吃小鸡

第617章 三足鼎立(求订阅月票)

    混天死了。

    追求了一辈子的大一统,最终,死在了苏宇手中。

    死在了伪混沌皇者手中。

    而李皓开天,也带来了想要的结果,万界之人,牵制了数位九阶,斩杀了秩序混乱成道的混天,已经完成了李皓的预期。

    继阴阳三人之后,再死一尊刚跨入九阶的强者。

    这也是百万年来,混沌中诞生的最强者,也许,也是最后一位九阶修士。

    李皓几人,并未跨入九阶层次。

    一旁的劫难几人,此刻,面色沉重无比。三代时光,也是魔。

    吞血夺舍之魔!二代李皓,也是魔。

    那方平,虽不是一代时光,可来自新武,来自一代时光所在的世界,是那一方世界的王者,这一脉,都是魔头,方平的阴暗面,也是骇人听闻。

    二十多位九阶,到此刻,也只是死了4位罢了.算上混乱和五行,也才死了6位。

    还有许多人活着。

    可这一刻,大家都有些沮丧。

    百万年的自封,等来的不是时光的稳固,而三代魔头的诞生。

    而他们当年的领导者,天方直都心怀他意。

    此刻,哪怕还没全部恢复的天方,也在抵挡五位九阶围杀,却是依旧不落下风,天方.真的只有如此吗?

    他到底在谋划什么?

    这一刻,劫难之主,有些无端的绝望,也许,在天方眼中,

    自己这群人,都只是棋子罢了。

    混天的死,好像并不能让天方意外。阴阳几人的死,更无法让他动容。

    他仿佛一直都在等待什么。

    他仿佛直都在关注李皓三人,甚至一直为他们创造机会,为他们拖延时间,制造出各种机缘。

    天方.你到底要做什么?

    此刻的劫难,并未再次去围杀苏宇,而是扭头看向远处的李皓,笑了,笑的有些癫狂:“李皓,他们俩人,都露底了,你呢?你还有什么底牌?飓风,尔等小心了!”

    飓风三人,此刻也是面色凝重,并未再次压上。

    而是后撤了-一些。

    方平和苏宇先后爆发,斩杀了多位强者,而李皓到现在,也只是和他们纠缠不休,却是一直没有展露出无敌之力。

    这三别的不说,李皓开天成功,天地蕴养出了一个苏宇,那李皓,真不如苏宇吗?

    想到这,三人凝重,不断倒退。

    倒是这时候,春秋再也忍不住了,再也不装了,咆哮,凄厉嘶吼:“别管他们了,救我!”

    你们救我啊!

    好歹,也是和你们算一伙的吧?

    现在,你们倒好,-一个个斩杀了对手,我呢?

    我被两位九阶,快打爆全部了,分身几乎破碎殆尽,如今的她,若是本体被打死,那可就真死了。

    说罢,春秋-声厉吼:“你们够了,真以为只有他们三人才有底牌?本来不想杀死你们,你们逼我如此.”

    围杀她的两位九阶,瞬间变色。

    微微收力一些,迅速从强攻转为了防守。

    不是轻易就被恫吓了,而前车之鉴太多了,刚死了几位强者,他们哪敢大意,而此刻的春秋,虽有分身,全部浮现而出!

    这一刻的她,仿佛彻底怒了,万千分身浮现,咬牙切齿:“你们俩个混蛋,打够了吗?”

    说罢,万千分身,朝她汇聚而去。“岁月枯荣,了无春秋!-

    声厉吼,无数枯荣之力浮现,两人愈加警惕。

    下一刻

    天地变色,仿佛时空混乱,天地旋转一般,一股妖风,席卷天地,一刹那春秋跨越时空,刹那间带着几位大妖消失不见!

    再出现,已经遁走了无数远,距离李皓倒是挺近的。两大九阶,稍显失神。

    他们真以为春秋要爆发了!

    结春秋趁机跑了!

    该死!

    远处,春秋剧烈喘息,心中骂骂咧咧,哪来的爆种,好歹对手是两位九阶,能跑就不错了,也幸好这些家伙之前爆种吓到了他们。

    给了自己机会。

    否则,跑都跑不掉。

    这时候,当然保命第一了,别说爆种也不能击杀九阶,就算能,也得先保命再说,我才不想和他们厮杀到同归于尽的地步。

    四方安静。

    春秋跑了!

    这一刻,新武人王、万界苏宇,汇合到了一起,四周,劫难带着多位九阶,并未出手,见两大九阶被春秋甩脱了,笑了笑:"春秋只是小角色,二位,不用在意,过来吧!”

    那两人,脸色变幻,也不再说什么,迅速朝着劫难汇聚。

    劫难甚至不再管苏宇那边,也不管天方那边,又朝新武至尊他们那边看去,开口:“让他们汇合!”

    那正在和新武诸强鏖战的九阶,早就有些失态,此刻,闻言,二话不说,迅速朝着劫难汇聚而去。

    这刹那,足足10位九阶汇聚到了一起。

    将新武、万界诸强,全部包围到了其中。

    劫难不再出手,也并没有因为人多了,强大了,10大强者汇聚到了一起,就继续围杀他们,此刻的他,看向天方那边,甚至看向李皓那边。

    最后,又看向银月袁硕那边,笑了笑:“回来吧,让袁硕他们汇合吧.”

    他这一-方,若是此刻汇聚,还有足足20位九阶强者。

    此刻的他,眼神闪烁:“诸位,回来,天方兄既然留手了,咱们也不该如此对待天方兄,都是一场误会!”

    天方微微凝眉。

    而一直围杀他的吞噬几人,脸色变幻,迅速边战边退,朝着劫难汇聚而去。

    显然,此刻的劫难,感受到了什么,正在要众九阶汇聚,抱团取暖。

    而今,局势复杂。

    他们搞不清楚天方的目标,至于围杀万界、新武、银月几方,一开始,他觉得能很快成功,所以并不在乎分兵,可这一刻,明显感受到了不妥,他不再分兵了。

    其他九阶,也许也有其他想法。可都看出了一些端倪。

    渐渐地,一位位强者,开始汇聚,不再单独围杀某一方。

    袁硕也喘了口气,迅速朝着新武那边汇聚

    此刻,人王的两面体,还在继续汲取大道之力,那苏宇也在继续消耗混天之力。

    远处,春秋并未彻底遁走。

    此战,关系混沌最终的走向,她岂会轻易离去,只是此刻,她也受伤不轻,正在迅速疗伤,甚至准备开始再次蜕变。

    天方见状,也没再阻拦。

    五大强者汇聚到了劫难那边,这一刻,劫难身边,加上他自己,汇聚了足足17位九阶强者,剩下三位,都在李皓那边,此刻并未撤离,但是也没出手,只是阻拦李皓继续深入混沌大道。

    这一刻的劫难,仿佛彻底清醒了,从之前的狂妄,觉得人多无敌的状态中清醒了。

    他看向人王他们,再看天方,笑了笑:“我们这些人,虽然都是九阶,可并非九阶中无敌的存在,不管是新武还是银月,或者万界,最终的大敌,恐怕都不是我们!”

    “到了这个地步.诸位应该也能看出来,此地到底谁最强,谁最有威慑力!”

    “我们也只是想活下去罢了!”

    他仿佛彻底清醒了,叹息一声:“我们无意和谁无敌,银月也好,新武也罢,天方也都不是我们想和你们为敌,只.你们一直都想诛杀我们!成为九阶,不是我们的罪过,灵性消散,也并非我们故意为之,大道如此,谁到了九阶,都如此,百万年前,跨入九阶的是你们,也只能如此."

    “我们.千辛万苦,修炼到了九阶,也没如何,只是想单纯的活下去也是罪过吗?”

    他仿佛有些悲哀。

    “百万年来,我们自封于混沌深处,就是担心灵性汲取太多,混沌崩塌,混沌寂.若是时光能稳固混沌,有何不妥?为何宁愿炸裂,也不给我们,不给我们留下一线生机呢?”

    他看着众人,看着苏宇,看着方平,又看向天方,最后看向远处的李皓,声音宏大无比:“我们成道以来,没有滥杀无辜,没有侵吞天地,没有做十恶不赦之事!百万年自封,不管自愿与否,都造就了百万年来的和平,起.相对和平!”

    “真正有算计的,有想法的,不是我们.我们,只是等待时光,能够稳固混沌,有错吗?”

    此刻,九阶一方,强者众多。

    并未到彻底绝望的时刻。

    此刻,发出这样的自辩言论,也许是在问这些人,也许是在问混沌,我们错了吗?

    成为九阶,是修道的追求。

    可九阶,汲取灵性的速度太快,这不是他们的错,也许,是混沌的道,不完善,他们修炼之法的问题,可这个问题,并非说,就是他们造成的。

    他们不成九阶,也会有人成,只要有人成,这个混沌,必然会走向今日。

    劫难再问:“不要说吞噬各界,凡是崛起之人,我们也好,你们也好,谁没做过呢?大家都做过,那就不是罪!我只是不解,到了这一步若是苏宇愿意将时光贡献出来,而不是炸裂掉,也这一战是可以避免的!”S

    苏宇嗤笑。人王撇嘴。

    能避免吗?

    不能!

    当然,真要时光保留,此刻,他们展露出了实力,也许,还有希望不再斗下去。

    人王直接开口:"劫难,你说这些,现在还有意义吗?没有太大的意义。”

    劫难摇头:“我说这些,也并非说,战斗就此结束了,我只是想弄清楚事实!我想知道,时光,到底能否稳固混沌?我想知道,灵性流逝的问题,到底如何解决?我也想知道,这个混沌,有些人,到底在图谋什么?”

    他自嘲一笑:“我们不想为了不知道的结果继续战斗下去了,我们想知道,你们到底在谋划什么?将众多九阶,作为棋子,好大的手笔!”

    说罢,转头看向天方,冷笑:“天方,你说,是吧?”

    天方不语。

    劫难眼神冷厉:“从一开始,到今日,你还在隐瞒什么!昔日,战到底和你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从那以后,你就一直在推动时光的发展,你告诉我们,时光可以稳固混沌我们相信了你,当然,也有理由相信时光的作用可现在呢?”

    “时光炸裂的那一刻,你真的无法阻拦吗?你是空间道主,别人不可以,你也不行吗?你穿梭空间的能力,去哪了?你并未阻拦,为何?天方,我想知道!”

    “你既然一直都在推动时光的发展.为何,又任由时光消散?”

    这是他不解的地方。

    天方,其实一直都在等,等待时光发展壮大起来,可最终,苏宇爆了时光,当时,其他人很难阻拦,可最为最强者,能在此刻都匹敌五位九阶的天方,当时,穿梭过去,瞬间镇压,真的做不到吗?

    那时光,也只是八阶巅峰之力。他一个九阶,真的无法阻拦吗?-定可以的!

    可他没有。

    也是那一刻起,他们彻底不再信任天方,所以,有了围攻天方之事,此刻,劫难只是挑明了这一切,混沌有今日之变,都是天方在暗中唆使主导。

    他看向苏宇,看向方平,看向袁硕,笑了:“天方,才是这一切的主导者,我不怕你们,哪怕你们强大了许多,我此刻,只想问一个明白,死-个明白,若是可.以我甚至愿意联手你们,先将幕后主导者斩杀!然后,不管结果如何,分-一个生死对错,都无妨!”

    “我只是不希望,大家死的不明不白.为何而死!”

    “人王,你新武,不是一-直痛恨这种人吗?天方若是不愿说我们,为何要继续厮杀下去,消耗力量,满足他呢?”

    人王眉头跳动。

    这劫此刻倒是有些意思了,到了这时候,这家伙在死了几个人后,看到了他们的实力,居然要联合他们,对付天方!

    不远处。

    天方之主微微扬眉,看向劫难,语气轻缓:“劫难,你我相交多年,而今,一再挑衅与我,几次都是你在主导,提前降临也好,围杀李皓也好,诛杀苏宇也罢我最多也只是旁观者,要说目的,也许,也只有你清楚吧。”

    他说着,又轻笑-声:“劫难之力,一直弥漫混沌,从未退去,我只是不愿去多说,你说灵性消散,百万年来未曾汇聚灵性,众人只记得天方,却是忘了,雷劫之域,才是环绕四方之域!你主动挑起这一切,让大家和我对立,几次甘当失败者,展露你的无辜,真的无辜吗?”

    劫难之主冷笑:“我大道不过9500道则,能和你比?在你眼皮子底下,我能做什么?你高估我了!”

    天方不慌不忙,轻笑出声:“那也不见得!劫难之力,可不弱。都说两极之力强大,可大家忘了,劫难包含了天灾人祸,包含了混乱、黑暗、动荡、瘟疫、疾病,甚至包含惩戒、雷霆、谷

    “一切的不美好,都是劫难,混沌越是动荡,死的人越是多,整个混沌乱成一-团,最大的受益者,不会是空间,只会是劫难!劫难的力量,其实,在不断提升。”

    他轻声笑着:“哪怕死了再多人,对他而言,也没太大损失,反而,助长了他灵性的恢复!”

    “混天被夺舍,你就在跟前,却是故意止步,你怎好去说我呢?”

    此话一出,众人眼神闪烁。

    劫难身边的九阶们,也微微变色。

    劫难.雷域昔日包裹了四方域,天方之话,能信吗?

    也.也有几分道理的。

    而劫难之主冷笑:“我若真如此,就不会让大家汇聚,而是继续厮杀下去,强化我的灵性了,天方,你说的不通!”

    天方轻笑:“怎会呢?给你一点时间,消化灵性,不也正常吗?不断死人,都是强者,你不怕你汲取不过来吗?劫难无处不在,天灾人祸,何处没有?”

    此刻,人王恍然大悟一般:“感情你俩都是九阶中的阴险小人,我看,你俩都打算坑杀其他九阶,满足你们自己,是吧?”

    “人王此话."

    天方笑了:“倒是装傻充愣的极限了,何必呢?”

    人王哈哈笑着:“我可不像你们,无耻至极,自己朋友都坑!你看我,坑朋友了吗?你看你们,一个个的,修炼修炼,修到了今日,有一个可以让你们放心的朋友吗?”

    天方感慨一声,微微点头:“这倒也是!所以说,大道无情,修到了极致,情感就泯灭了。”Q

    这一刻,几乎算是三方对峙了。

    银月三方一伙,或者还要加上春秋。

    CD

    劫难一伙人。

    外加.独自一人的天方。而这一人,却也让人忌惮无比,劫难有些话,也许只是他自己添油加醋,可有一句话是对的,天方很强,而且,一直都有谋划。

    哪怕时光炸裂,都没让他失态,这家伙,深不可测。

    也是目前为止,唯一-位,聚万道,真正万道法则俱全的顶级存在。

    一人独战五位九阶,都不落下风。

    人王才不管这些,此刻,笑容灿烂:“不管这些,你们算计太多,我没兴趣,劫难,你若是真有心杀他,联手也并非不可!”

    说罢,朝着远处看去,笑道:“那李皓那边几我看,也撤回来吧,李皓都废了,你们一直盯着他做什么?”

    废了?-

    人和三大九阶纠缠,到现在,都没啥事的人,你说他废了?

    真当大家睁眼瞎了吗?

    若说天方谋划多,那李皓,也不是个善茬。

    当日开天,诞生了苏宇,而今,苏宇带着万界诸强,杀了混天,还能阻拦一些九阶,又将大家的视线,从李皓身上转移要说李皓这家伙什么谋划都没,之前也许信,现在,谁信?

    劫难也不再说这些,只是看向天方,这一次,倒是极其认真:“天方,我问你,除了时光,混沌,真的无法容纳九阶了吗?还是说时光,还会重现?”

    他不信,真的到此为止了!

    若是如此,天方为何一点不着急?

    他两万年寿元都到了,哪怕九阶能活,这家伙大限也快到了。

    “时光,一直都存在。

    天方此刻倒也不在意这些,轻声道:“时光从始至终,都在,就在我们身边,就在我们眼前,每一个时刻,都在流逝,时光从未消失过。”

    什么意思?

    大家自然知道,时光一直都在流逝,可大道和这些,是不同

    的。

    天方之主没再多说,只是继续道:"灵性的消失,其实也和混沌的无序有关,万界的秩序,其实从开辟到现在,一直都在壮大,你们没发现吗?否则,当日开天,只是汲取了一些灵性,可现在,诞生了这么多万界强者,灵性都很浓郁.所以,灵性,在智慧的开化中,其实是不断上升的!

    “灵性,并非-种独特的能量,而是直精神上的升华!”

    “智慧,文明,秩序,都有助于灵性的强大,混沌太过无序,所以,灵性在消散。”

    天方看向苏宇,此刻,倒是对苏宇来了一-些兴趣,轻笑道:“苏宇小友,万界的灵性,我想,也一直伴随着规则和秩序的建立,不断强大吧?你们这个时代,应该比开天时期,更强大才对,不会越来越弱,越来越弱,便是混沌了,百万年前,百万年后,差距很大,昔年诞生了多位九阶,而今,只有混天勉强借助你万界灵性,跨入了九

    苏宇倒也没反驳,点了点头:“混乱时代,灵性肯定是消散的,规则不存!天下一统,万民齐心,人人都在争渡,修炼,完善,开发,智慧的结晶,会越来越强,自然会让灵性更强!也就是规则,不断在壮大!”

    天方仿佛获得了自己想要的结果。

    点了点头,又道:“所以,九阶的存在,灵性不断流失消耗的原因,其实,还是在于规则的散乱,秩序的崩塌,昔日秩序之主建立秩序,是一个正确的道路."

    劫难嗤笑:“他可不是我们要杀的,既然你这么说,当年你又为何杀他?”

    天方摇头:“不是我要杀他,自己要死!或者说,他自己在找死,劫难,你觉得,秩序之下的黑暗,强行镇压下去,不管不顾,能建立起真正的秩序吗?只能说,秩序之主太着急了,他没有真正去镇压无序,只是粉饰太平,迟早要爆发的!混乱动荡,不是如此镇压的,必须要清洗改革,他若是有本事,杀光了我们全部,再去重建秩序,倒是可以,混天其实走的不算错,惜,实力不足!”

    此话-一出,众人心中微动。

    劫难,仿佛有些明悟,其他九阶,眼神都有些变化。

    劫难低沉道:“你的意思是杀光了而今制造动荡混乱之辈,重建混沌秩序,这就是你的有序之道?将混沌,回归秩序?而秩序之主,因为不够强,不够狠在你看来,他的秩序,也会和西方一样,迟早会崩“可以这么理解。”

    天方点头:“当然,未必要靠杀戮,教化、驯服,其实都可以,你看,而今的混乱,不就很乖巧吗?

    他指了指武皇,笑了起来:“你看混乱,现在,多乖巧!我从-开始,就不推崇杀戮,从始至终,我都不支持用杀戮,去解决-切问题,所以,我大多时候,都在旁观。

    此刻的他,倒是不介意说出心中所想,有些感慨:“可世道如此,终究有些人不甘心,有些人不服气,所以,正如战所言,这个世道,也许,还是需要一位执刀者走出来,斩杀一切动荡混天寄希望于九重卫,成为黑暗中的执行者,他高估九重卫了!”

    天方摇头。

    九重卫很强,但是,也只是相对而言,真正的强者,他们动不了。

    他又看向方平几人:“你们都来自阴阳世界,或者说时光之界!战留下的一些传承,一些成果,造就了你们,其实,也是战在挑选一位执刀者!他不适合,或者说,他不愿意,你们敢于炸裂时光,其实,苏宇,我倒是觉得,你够资格了!而方平,能放弃时光,而不沾染,其实,也有这样的资格李皓其实也够资格!”

    “尔等三人,其实,都能满足战的要求。”

    天方一声感慨:“没想到,昔年之说,真的应验了,战曾说,每逢乱世,必有人出,镇压乱世,能放弃时光者,无一例外,都是混沌英杰!”

    “你三人,所追求的,不过是自由、公平、太平."

    天方缓缓道:“而这一切,需要清洗,混乱化为秩序,无序进入有序,其实就行了!养灵,灵足,而不惧混沌寂灭!开智,智足,而不惧泯然众人!”

    “一统,阵营正确,方向正确,而不惧内讧!道全,万道齐聚,执道者有德,而不惧动荡。”

    "稳固混沌,在于心齐,诸位都来自各方世界,都曾-统过各自世界,当明白,-一个世界,两种声音,世界如何一统呢?”

    “多种声音,更难统一!”

    “权利,不是全部,意志、方向、目标,都唯一-,才是强大的根本!”

    劫难默默地看着他。

    仿佛彻底明白了他的想法,皱眉,低沉道:“所以,你的意思我们的存在,已经成了混沌的蛀虫,动荡的根源,从一开始,你就要清洗我们?”

    “那倒没有。”

    天方摇头:“我说了,我从未想过杀死你们,我只是希望.能够自然完成混沌的有序转换,百万年来,大家其实都在走向寿终正寝,活了一百多万年了,甚至两百万年,对诸位而言,这样漫长无比的岁月,我以为,大家应该看开了,结果,是我高估了人性。”

    这么多年了,这些人,还是没看开啊。

    劫难笑了!

    “你看开了吗?你若是看开了,天方,你不如先我们一步死亡,我便相信你看开了,你自己都做不到,你居然让我们做到,你不觉得,你很可笑吗?”

    天方摇头:“不可笑,总有人要牺牲-些的,总有人,要去做的!我不是战,战不愿意去做,也不想去做,我倒是愿意去做一些可惜,也正如我自己所言,实力不允许,九阶太多,不过这百万年来,大家都削弱了许多,这时候,反而是做这事的契机了!”

    那边,人王嘿嘿一笑:“这么说,天方前辈,也是正义之辈了?原来如.这么说来,天方前辈觉得,我们几人,都是这黑暗中的执刀者倒是听起来不错的样子!”

    苏宇则是呵呵一笑:"执刀人?咱们可不配!这位前辈,乃是执刀人,我们.是那把刀!”

    扭头看向远处的李皓,高声呼喝:“时.哦,李老先生,你觉得,你配当这执刀人吗?还是.那把刀!”

    李皓没空理会他们。

    此刻,三大九阶,都在倾听天方的话语,没空管他,也不想管他,只是阻拦他继续进入混沌大道而已。

    而李皓,也没心思听天方说什么。不管说什么,当放屁就行了。

    天方的话,也许有真话,但是在李皓看来,无论什么话,听听就好,何必当真呢。

    这个混沌,谁还真是个好人?

    谁能代表正义?

    我都不行,何况天方。

    什么执刀人,都是说说而已,天方的目标,一方面是清洗九阶,.方恐怕还有些别的目标。

    人王,借助战昔年留下的一些痕迹,培养了自己的阴暗面。阴阳世界,两道共存。

    两界共存!

    此刻的李皓,在想,这混沌大道,是否也会如此?

    当然,未必是两面,也许在表面之下,潜藏着另外——面?

    灵算是另外一面吗?

    就如银月世界,实道虚道之分,实道在于物理,虚道在于精神,或者说是一种势、-种灵,天方,所追求的,到底是不是这-种?

    自己以灵性强大自己,以精神意志强大自己,那天方,到底有没有在做?

    若是也在做.这百万年来,混沌灵性没有复苏,也许,就有了解释。

    这么说这家伙很难缠啊!

    李皓有些头疼了,他也只是最近才做,就已经感受到了其中的好处,其中可怕,若是天方从百万年前就开始做

    再看那边,微微有些牙疼,真能搞得赢天方吗?-

    下子,被天方弄有些不太自信!

    战的出现,带去了时光,那.否也让天方明悟了什么,时光的灵性,其实是这条道的关键,那这么多年,天方,是否在聚集灵性呢?

    除了混沌大道,这种物理性的大道,是否存在一条,对应的虚幻之道,灵性之道呢?

    若是有,在哪?

    为何没人发现过?

    包括自己,到现在,其实也没感知到这条道的存在。李皓陷入了沉思之中。

    远处。

    天方诉说完了自己的一些想法,看向苏宇几人:“不管如何,劫难这群人,的确过时了,而今,让他们放弃九阶之道,重塑大道,恐怕也不可能既然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他们还有如此多的九阶,不如.先灭了他们,也许,我们可以再谈谈!

    他露出一些笑容:“从始至终,我其实都在观察你们,并未伤害你们。”

    人王冷笑:"大一号的混天吗?你把我们当九重卫了?感情你就这么点心思,若是只有如.天方,你好像不咋样!”

    天方再笑:“不管如何,劫难一方更强,也是事实,人王,不用考虑我所说真假,是弱弱联手,还是你们和他联手杀我,你应该知道,如何才是更好的选择!”

    人王沉默不语。

    三方之中,目前来看,天方就一人,更弱一些,劫难一-方这么多九阶一伙的,更强大。

    可天方给他带来的威胁感更大!

    他其实,更想联手劫难,杀死天方!

    可天方此刻,敢说这些,未必没有一些后手,还有,这些九阶,真的都听劫难的吗?

    天方这么多年谋划,一点底牌没有吗?他有些头疼!

    千年来,也懒得去思考这些,此刻,看向至尊,至尊——直都在疗伤,见方平看来,微微摇头,示意他不要急着如何,这当前,看似局势明朗了,其实一点也不明朗。

    “李皓!”

    人王此刻呼喝了一声:“你小子,想法多,你觉得,咱们现在怎么走?”

    李皓笑声传荡:“我不知道,我只代表我,代表不了任何人!“放屁!

    人王骂了一声:“新武也好,万界也好,都被你拖下水了,没有你,哪有那么多事,没有你,苏宇还在万界睡大觉,你把人都喊来了,你不管了?”

    李皓再次看了一眼天地间的混沌大道,感知了一下四周混沌之力。

    忽然道:"天方前辈,既然是正吾等也是正义之辈,自然要联手正义,驱逐邪恶,劫难此人,——听便是邪恶之辈

    劫难之主脸色难看!李皓!

    他和李皓有仇,可到了这地步,他没想到,李皓关心的还是这点私仇,此人,心胸之狭隘,不可思议。

    天方明摆着底牌众多!

    此刻,杀死天方,双方还有机会彼此一搏,可联手天方,不管哪一方覆灭,最终,也许都要被天方吞下去!

    李皓,你真看不懂局势吗?

    还是说你觉得,你能克制天方?“李皓!”

    劫难声音冰冷:“我已经看到了你大祸临头的时候!这样的选择,我没想到,我也好,天方也好,都已经说透了一切,你的私心,影响的可不止你一-人!”

    李皓一声轻叹。

    我知道!

    可是,我更知道,你们不死,也许,会给我带来一些麻烦。

    何况,你们不死,如何完善更多的计划。

    什么也没再说。

    这一刻,李皓忽然一声闷哼,天地动荡,混沌四方,无数血色人影浮现,眨眼间,朝着李皓汇聚而去。

    原本短小身材的他。

    一瞬间,忽然血肉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只是一-刹那,李皓完成了重组,三大强者-一直盯着他,忽然脸色一变!

    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当李皓弄出了幺蛾子,他们第-时间感受到的就是危险!此刻,哪还管他入不入混沌大道!

    而那些血肉,进入李皓体内,只是一刹那,好像万道重组一般,又仿佛无数界域汇合,血液如同道河,哗啦啦流淌!

    这一刻的李皓,气血瞬间迸发到了极致!

    强悍的气血,宛如给这个混沌染上了一层红色!

    三大强者,飓风道主化风而去,阴暗道主隐藏进入了黑暗之中迅速遁走,腐朽道主也是腐蚀天地,仿佛要将混沌腐蚀出一个大洞,遁走!

    虽然知道李皓并非九阶,可方平、苏宇先后击杀了九阶,之前仗着李皓实力有限,没跑,现在一看这情况,哪能不跑!

    而李皓,这——刹那,气息爆发到了极致,一股强悍无比的灵性浮现!

    仿佛瞬间化为了混沌之灵一-般,大道都在疯狂颤抖,混沌大道都在剧烈动荡。

    李皓默默感受了一下,有些感果然,灵性的力量,强的可怕。

    天方你也在做这种事吗?

    还是更多的图谋?

    不去想这些了,此刻的他,仿佛底牌尽出,只为了杀死这几人。

    到了今日,一切都将会有个了断的。

    天方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长剑凭空浮现,仿佛万灵汇聚而成,-剑斩出,宛如开天辟地,却非针对三人而去,而是直奔混沌大道而去!

    这一剑,强悍的可怕!-

    剑斩出,混沌大道剧烈动荡,仿佛在收缩,仿佛活了过

    来,轰隆一声巨响,大道震荡天地,整个混沌仿佛都要坍塌!

    大道要爆碎一般,三大强者也好,那些九阶也好,都浑身一

    颤!

    下一刻,混沌大道上,无数大道爆发力量,要将李皓的剑意泯灭!

    可就在这一刹那,一股强悍无比的大道之力,在混沌大道中轰隆一声动荡而起,将其他人大道之力,纷纷击溃!

    天方之主露出了一抹笑意。

    李皓,你果然在聚势。

    我帮你一把!

    刚刚那股大道之力,正是空间大道之力,瞬间震荡,一刹那,飓风、阴暗、腐蚀三人,纷纷气息动荡,下一刻,身后,长剑浮现!

    李皓也不管天方如何,此刻,直奔三人杀去!

    春秋还在看热闹,下一秒,却是感受到了什么,脸色微变,干!

    往我这跑干嘛?

    阴暗道主,正在朝她这边遁逃,她来不及多想,瞬间出手,来都来了,老娘今日也杀个九阶看看!

    剑芒耀射混沌四方!仿佛天地重新开辟。

    只是一个刹那,虚空被斩开,腐朽和飓风道主纷纷变色,远处,劫难这边,瞬间爆发大战,这刹那,没人再说话,唯有杀到-方灭绝!

    轰!

    炸裂声响起,阴暗道主一一个瞬间,直接被斩的崩溃,大道之力还在震荡之中,忽然,人王那边,小号人王嘿嘿-笑,灵性爆发,直接侵夺阴暗之力!

    “你

    轰!

    阴暗大道,疯狂震荡,砰地-声,阴暗道主躯体粉碎,被剑芒彻底泯灭!

    李皓微微皱眉,此刻夺取阴暗之道未必是好事。

    当然,人王这么做,他也不说什么就是了。

    而下一秒,他浮现在飓风道主身后,飓风道主瞬间化为人形,回头看向李皓,叹息一声,宛如飓风炸裂开一般,一股狂暴无比的飓风,瞬间在整个天地中炸裂开!

    声音隐约传荡而来:“与虎谋皮,李皓,你必定选错了!”天方,才是大患!

    没想到,你还是选择了和我们为敌。

    剑芒落下!

    飓风粉碎,李皓微微点头,是的,我知道,这是与虎谋皮

    你们不死,那就是虎狼环伺了。少-个算一个!

    轰隆飓风炸裂,飓风道主瞬间灵性泯灭,仿佛也不在乎死亡了,早死晚死的事,时光崩塌的那一刻,他们其实就绝望了!

    不远处,一声巨响!

    J

    春秋只剩下一点残躯逃离出来,忍不住怒吼:“凭什么?”!

    你们和其他人厮杀,被杀了也不自爆,为何到了我这,我刚出手,阴暗就自爆了,我好欺负?

    觉得自爆,可以杀死我?杀不死他们?

    真是欺.太甚欺妖太甚!

    这一刹那,她分身几乎被炸裂-空,本体都只剩下了十分之一左右,气息瞬间衰落无比,有些走向寂灭的征兆,而新体却是无法蜕变而出。

    一下子,春秋慌了神。

    这么下去,她可能要陨落在这。

    真的太倒霉了!

    不远处,李皓没管新武他们那边,瞬间消失,眨眼间浮现在春秋面前,春秋一惊,还以为这家伙杀红眼了,连自己也要一起解决。

    刚想反抗,李皓一挥手,一股枯荣之力,瞬间浮现,将她破碎躯体愈合。

    春秋一这时候,耗费巨力,恢复自己,这家伙,这么好人?

    李皓露出一抹笑意:“你可别死,还有你的事呢!”什么?

    春秋一-怔,李皓已然瞬间消失不见。

    声音却是在她脑海中回荡:“不要蜕变新体,过去没了就没了,一切都将重新开始!”

    什么意思?

    春秋心中一动,原本还想抛却残体,此刻,瞬间放弃了,也该折这家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