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假如被巫女缠住 掠过的乌鸦

52.谈话在方丈院

    “我不想留呢?”糸见沙耶加望着源清素,声音如同碎了一地的冰块,冰冷而尖锐。

    “为什么这么生气?”源清素疑惑道。

    糸见沙耶加正要说话,身后传来嬉笑声,四个女孩笑着从花墙隧道走过来。

    “我为什么生气,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她改口说。

    “她们只是我的姐姐,我的女友是你。”源清素笑着说。

    “哇!”四个女孩中,穿白T恤的忍不住喊了出来,随后立马捂着嘴。

    穿红衣服的女孩,在白衣服女孩背上打了一下。

    四位女孩偷笑着绕开源清素等人。

    “修罗场,是修罗场!你们听见没有?!”

    “帅哥果然不行,百分之一百的渣男,没有例外。”

    “不觉得那几个女孩子都很好看吗?”

    “我们又不是你,喜欢女生。”

    “漂亮的女孩子,不管男生女生,都应该喜欢呀!”

    “不不不!只有你!”

    源清素和糸见沙耶加一言不发,等着四人的声音消失。

    “这里人多,不是吵架的地方,去方丈院坐坐?”源清素发出邀请。

    糸见沙耶加思考着,不说话。

    羽生千歌站在她左后方,紧绷身体,严阵以待。

    “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糸见沙耶加问。

    “柳生小姐一离开千叶,我们就知道了。”源清素没打算暴露优花,“沙耶加,你做事太马虎,以后结了婚,钱一定要归我管才行。”

    糸见沙耶加深深看他了一眼,转身走回方丈院。

    五人花钱,进了一间禅院。

    房间装点着造型精雅的插花,穿和服的女侍,端上绘有精美扇形莳绘的漆碗,有茶水,有糕点。

    透过圆窗,可以看见水手舍。

    刚摘下的紫阳花,泡在水手舍的池子里,满满一池,入眼全是夏日的清凉感。

    “昨天晚饭吃了什么?”源清素随口问。

    “炖海胆。”糸见沙耶加回答。

    “炖海胆?听起来不错,我们吃的虾生切片和烤鲷鱼头,听说是在镰仓附近捕捞的。”

    女侍摆放好盘子,在木门前又向五人低头行礼,随后才关上木门,退了出去。

    “你们想做什么?来杀我?还是为了三千子?”糸见沙耶加立马问。

    神林御子啜饮茶水,望着圆窗外的景色。

    姬宫十六夜找了一张凭肘几,手肘支在上面,像是要睡觉似的躺下,脚搁在源清素膝盖上。

    她轻扇团扇,俨然一副最美的仕女图,除了头顶的墨镜。

    “你打算一直这样下去?”源清素拿走姬宫十六夜穿白布袜的腿,问糸见沙耶加。

    “给我揉揉,上午走累了。”姬宫十六夜又把腿放上来。

    源清素用神力凝聚出一把小锤子,轻轻敲起来。

    “嗯~,舒服~”声音娇媚。

    糸见沙耶加来回看了两人一眼,冷笑着道:“要不然呢?我还能怎么办?”

    官方没给反人类修行者任何改过自新的机会不管是【大御所】,【京都之主】,还是【太阁】,一律如此。

    “这东瀛,不止官方和神道教,还有第三个势力。”源清素说。

    “没听说过。”糸见沙耶加冷冷回答。

    “你当然没听说过,这是我在一个月前创立的。”

    “你?”

    “我。”

    糸见沙耶加打量源清素,确认他不是在开玩笑。

    “成员呢?”

    “她,她,我。”源清素依次指了神林御子、姬宫十六夜、自己。

    “神巫也会加入某个组织?”糸见沙耶加根本不信,嘲讽道。

    “这要看这个组织是做什么的。”源清素慢条斯理地敲着腿,“比如你,你难道是神道教那种人吗?但只要能保护家人,也成了神道教的教众。”

    “这么说,你的势力是为了守护天下?”

    “怎么说呢”源清素右手敲腿,左手端起青色茶杯,“神巫的目的是那个没错,但我和十六夜,不是为了守护天下而守护天下。”

    糸见沙耶加静静等他说下去。

    羽生千歌始终一副随时准备出手的样子。

    “我打算守护天下,是想磨炼自己,看自己能不能彻底改变人和人世,而且大概也只能这么做。”

    “只能这么做?原因?”糸见沙耶加拿出烟盒,抽出一根,用打火机点燃。

    她逐渐冷静下来。

    只要对方有求于她,那糸见雪就不会有事。

    “如果不把这个作为目标,只想着成为歌仙之类,我会因为事情太顺利,变得骄横,目空一切。求上得中,求中得下,人的志向要远大,我没遇见神林小姐之前,梦想是娶十个老婆,每个都必须比我小三十岁以上。”

    糸见沙耶加不置可否。

    羽生千歌对源清素侧目,不管是瞧不起高高在上的歌仙,还是娶十个老婆。

    源清素喝了一口茶,继续说:

    “十六夜守护天下的理由这是个人的事情,我就不公布了。”

    “神巫和伊势神宫的巫女,是很厉害,你也很有潜力,就算这样,你以为能办到这种事吗?”

    “当然不能。”源清素露出微笑,“所以我们才来找你。”

    “就算我加入,也办不到。”

    “沙耶加,你是顺天堂大学的学生,「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骐骥一跃,不能十步;驽马十驾,功在不舍」的道理,你同样明白。”源清素满含自信地说。

    沉默笼罩禅房。

    圆窗外,林间“扑棱棱”飞起两只鸟儿,仿佛被吸进去似的消失在没有一丝云絮的天空。

    糸见沙耶加被声音吸引,默然望着鸟儿消失的方向,脑海里想着源清素说的事。

    等鸟儿不见,她收回视线,看向源清素:“好。”

    羽生千歌看了她一眼,似乎想说什么,最后又忍住了。

    “但我有两个条件。”糸见沙耶加灭掉只吸了一口烟。

    “请说。”源清素点头。

    从头至尾,他都十分淡定,好像已经吃定她,这让糸见沙耶加心里很不舒服。

    但之所以会不舒服,正是因为,事实上他的确吃定她。

    “第一,九组是九组,我是我,我加入,不代表她们加入。”

    “当然。”源清素再次点头,“我们组织尊重个人意愿。”

    “既然这样,为什么还强迫我加入?”糸见沙耶加嘲讽道。

    “我们组织,尊重的是组织成员的个人意愿。”源清素当场完善组织的规则。

    糸见沙耶加冷哼了一声,说:“第二个,我要杀了我手下的修行者的命。”

    “沙耶加。”羽生千歌感动地看着她的侧脸。

    神林御子不喝茶了,姬宫十六夜扇子也不扇了。

    “怎么?不行?”糸见沙耶加微微挑眉,这个动作很适合她,又酷又好看。

    “嗯”源清素左手托着右手手肘,右手抵着下巴,“人是我杀的。”

    “轰!”

    狂风呼啸,整个明日院树叶飘零,紫阳花花瓣飞舞,像是星云般盘旋在空中。

    先使用神力的是羽生千歌,但还没来得及动手,已经被神林御子的气势压住。

    紧接着是糸见沙耶加,她没有出手,只是护住了羽生千歌。

    最后是姬宫十六夜。

    在两位巫女的气势下,哪怕有糸见沙耶加,羽生千歌依然处于狂风巨浪中,身躯打颤。

    神巫、伊势神宫巫女、神道教九组组长,三人的气势外放,禅房内的空气近乎凝结。

    被打翻的茶水,失去重力般漂浮在空中。

    源清素拿起碗,将水一一接住,放回羽生千歌身前。

    “停手吧,沙耶加。”他说。

    糸见沙耶加凌厉的眼神,来回扫视三人,终究还是缓缓收敛了气势。

    神林御子和姬宫十六夜,同样收起气势,气息平和,像是什么都没发生。

    “加入组织的事,作废。”糸见沙耶加搀住羽生千歌。

    羽生千歌感到全身的毛孔蓦地张开,使劲吮吸地空气。

    “你的意思,”源清素看着她,“是选择死?”

    这次没有气势外放,但气氛却更加凝重,羽生千歌下意识放轻喘息的声音,窗外花瓣与树叶齐舞。

    “你打算为了别人,放弃自己的妹妹?”源清素缓缓问,“你想过妹妹知道姐姐死亡的消息,是什么心情吗?她将来遇到妖怪,又会怎么样?”

    “你们就是这样守护天下的?”糸见沙耶加愤怒地嘲讽。

    “连我们九组都不如!”羽生千歌跟着骂道。

    源清素冷眼看着糸见沙耶加,流露出难得一见的冷峻表情,说:

    “每天打来打去,杀这个杀那个,是为了杀人,还是为了心里的目标如果不是从这个层面去考虑问题,你也不过如此。”

    “你也想结束这种朝不保夕的生活,也不想过这样的生活,是不是?要不然为什么抽烟?而且只抽三口?不是因为压力大吗?”

    “我知道你因为手下被杀的事自责,但人在天地之间,一举一动,都是咒,如果不能取舍,只会被咒带进深渊。”

    “现在,就到取舍的时候。”

    “是为了心里的坚持,白白死在这里,死得毫无价值,还是加入我们,让你、你这位朋友、你妹妹、你父母,都活下去。”

    糸见沙耶加低着头,掌心已开始冒汗。

    源清素的话,像蜘蛛网一样,从四面八方把她缠得动弹不得。

    良久,她缓缓看向羽生千歌,神色愧疚、痛苦。

    自从弟弟死后,一直闷闷不乐的羽生千歌,这时却露出笑容。

    “沙耶加,”她笑着说,“你为我们做了很多很多了,别忘了你冒着危险修行的目的,保护你妹妹吧。”

    糸见沙耶加沉痛地闭上眼,紧紧抱住自己的好朋友。

    “对不起千歌,对不起”

    “没事的,沙耶加。如果是我,我也会为了弟弟,选择活下去。”

    羽生千歌轻抚好友的背,第一次感受到,原来她的身体这么纤细。

    以前总是从身后望着她,总觉得她能顶着一切。

    是自己的给她带来这么多麻烦,这么多痛苦。

    “看来你已经做出选择。”源清素说。

    糸见沙耶加抬起脸,回头看向源清素,脸上浮现出落寞的微笑。

    “这位小姐呢?”源清素看向羽生千歌,“要不要加入我们?当然,你实力不够,只能作为外部成员。”

    所有人都看向他,觉得他要么疯了,要么在调侃羽生千歌。

    “你觉得可能吗?”羽生千歌冷声反问。

    “可能,怎么不可能。”源清素笑着说,“我天天和神林小姐、十六夜在一起,你杀不了我,但只要你愿意加入,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

    “机会?”

    “下午四点,镰仓大佛”

    糸见沙耶加和羽生千歌脸色一变,想不到他连这个都知道。

    如果刚才糸见沙耶加不同意,今天九组全要死在镰仓。

    心里原本还有些愧疚的糸见沙耶加,虽然明知道对不起羽生千歌,心里依然涌出一股后怕和轻松。

    有了九组其他人的生命作为筹码,她心里的天平,彻底倒向加入源清素。

    源清素没管两人的表情,一边敲腿,一边继续说:

    “我没想到会在这里偶遇你们,所以到时候还要演一场戏,表演打架。如果这位小姐答应加入,我可以给你和我一对一的机会。”

    “我答应!”羽生千歌想也不想地应下。

    “千歌!”糸见沙耶加为自己好友担心。

    不是怕她不是源清素的对手,而是不相信神林御子两人,会真的看着源清素被杀。

    “你确定要和她一对一?”她眼神里全是怀疑地问源清素。

    她算是理解源清素的卑鄙,根本不信任他。

    外面的风渐渐挺了,一朵紫阳花的花瓣,从圆窗飞进来。

    源清素伸手捏住,笑着说:

    “咒法之道,有所得,必有所失,我既然想得到这位小姐,自然已经做好失去生命的准备。”

    等到保证,羽生千歌满眼杀气,只等下午四点,就为弟弟报仇。

    糸见沙耶加心里却更加担忧。

    听源清素说的话,他显然已经掌握咒法的奥义,实力恐怕就算这样,只修炼三个月,想打败和自己修炼时间相同的千歌,根本是痴人说梦。

    但自己被看穿身份,作为歌仙被威胁,不同样是痴人说梦吗?

    “正事谈完了,大家放轻松,别再绷着脸了,我们组织的目的,可不是为了让大家愁眉苦脸。”源清素单手给两人倒茶。

    糸见沙耶加端起茶,看了三人一眼,喝下这碗茶。

    羽生千歌没喝,双眼盯着源清素。

    源清素也不理她,对糸见沙耶加说:

    “仔细想想,神林小姐是我喜欢的人,十六夜是我最好的朋友,你是我的女朋友,我们之间的对话,本来不应该这么严肃。”

    “我果然很讨厌你。”

    “没关系,喜欢我的人已经够多了。”源清素笑起来,“你加入我们,负责在神道教卧底,我们也会帮助你掌握更大的权利。”

    “主要是我妹妹!”糸见沙耶加放下茶杯。

    “你忘了吗?我已经保证过了,你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

    糸见沙耶加猛地想起来,在母亲生日的聚会上,源清素看见柳生三千子之后,是说过这句话。

    她定定地看着源清素,过了一会儿,问:“我们组织叫什么?”

    “六郎喜欢咳咳!”

    后脑勺传来刺痛,姬宫十六夜一脚踹在他背上。

    “就叫高天原吧。”源清素停下咳嗽,“从今天开始,我们四人携手,彻底改变人和人世,成为东瀛的神明。”

    “你二十岁了吧?为什么还这么中二?”糸见沙耶加不解地问。

    “请你别说出来。”

    不知怎么,糸见沙耶加突然觉得,加入「高天原」也不是那么让人抗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