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这个世界,危在旦夕 文若不成

第247章 笑话成真

    心乱了。

    剑却没有变慢。

    反而愈发狠辣果决。

    因为,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在察觉到那家伙回来了的那一刻,阿姆的身躯化作巨剑虚影,刺在辐射的左胸口。

    上面陡然传来一种无法形容的坚硬之感。

    “叮!”

    像是撞在了石头钢铁之上,无法再前进分毫。

    “吓我一跳,还以为你想干嘛呢。”看着眼前以手为刀、试图刺入自己心脏的女人,张书安扫了一眼下滑了一丝的血条,不由得的撇撇嘴,“想进入我心里的女人太多了,你啊……得排队。”

    他敢如此胆大的任由角色在原地挂机,自然是有绝对的手段与信心。

    不动如山:站在原地不动,受到的伤害降低98,受到攻击后3秒失效,冷却时间24小时。

    这是狂牙的第二技能,延续角色一向的风格,就是纯粹的防御。

    当然,一如既往的好用。

    哪怕是挂机被攻击了,都有三秒的反应时间。

    “轰!”

    陡然间,女人猛然倒飞出去。

    如断线的风筝,飘飞在空中时,喷出一大口鲜血。

    “我佛慈悲”的效果随着她主动出手攻击,而失去了效果,再也不复先前的“强大”。

    甚至有些出人预料的脆弱。

    你是觉得人世间已经没有值得留念的东西了吗?张书安没有乘胜追击,只是笑着调侃道。

    倒飞出去的阿姆撞在禁制上,摔倒在地。

    眼底闪过几分恐惧,不敢去看辐射,她转身再度扑向禁制墙壁,大吼道:“解开禁制,让我出去!再不让我出去,我会死的!”

    无人理会。

    蓝色禁制,同样没有消除。

    只剩下阿姆拿出一样样底牌,疯狂捶打着轰击着墙壁,不断发出撕心裂肺的喊叫。

    显得有些无助而又无力。

    如同一个被困在了兽笼里的可怜人。

    别敲了,你的那些同伴不会解除禁制的。张书安在这个时候,反而看的更加通透,解除禁制也许能救你,但是会放出更加可怕的野兽。

    牺牲一个人换取更多困住野兽的时间,对于现在的他们而言,是一笔极其划算的买卖。他笑了笑,你心底应该很清楚他们会怎么选。

    疯狂砸击禁制的阿姆,渐渐停下了动作。

    她的身体微微颤抖着。

    老辣的时空盗贼虽然经历过很多次生与死,但这并不代表他们不怕死。

    他们只是能在生死面前,做出许多更为冷静的决策。

    可一旦到了如今这种被同伴抛弃的必死之境,心底的畏惧与绝望,根本无法压抑。

    因为她知道自己纵使拿出全部底牌,也根本不可能是这家伙的对手。

    她的生死,已然在对方的一念之间!

    “我不想死,给我个机会。”阿姆转过身,背靠着墙壁,寻求着些许的安全感。

    给我个理由?张书安悠然的问道。

    阿姆眼睑微微下垂,眼底闪过几分犹豫。

    扫了一眼旁边如牢笼一般的蓝色禁制,她用力一咬牙:“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事?张书安好奇道,你是打算出卖你的那些同伙?

    “不仅仅只是这些,如果你愿意让我安然离开的话,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阿姆信誓旦旦道,“一件对你来说,至关重要的事情!”

    对我至关重要的事情?说说看。张书安挑了挑眉,来了兴致。

    此刻的他,对于这件事的兴趣,远比对于阿姆那些同伴的兴趣来的大。

    与此同时。

    别墅里,盯着张书安本尊的男子,沉稳坚毅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丝紧张与不安,双眉紧锁。

    “我不能直接告诉你。”阿姆摇了摇头,“那样我的性命就没了保障。”

    “我很怕死。”眼神闪烁,她的声音却极为坚定,“所以为了活着,我什么都做的出来!”

    你这不仅仅是在坐地起价吧?张书安听出了话里透露出的弦外之音,脸上的兴致更浓了,我怎么感觉,你这话更像是在威胁你的那些同伴呢?

    你说的这件事,一旦告诉我,便很有可能会对你的同伴产生威胁?他推测道,所以你现在看似是在跟我讨价还价,实际上是在威胁你的同伴。

    如果他们不解开禁制放你离开,你就将这件事说出来,与他们玉石俱焚!他半猜半蒙道。

    阿姆眼神一沉,咬紧牙关。

    别墅里的男子,眼神同样闪烁不定。

    显然,张书安的猜测,八九不离十。

    好吧,我承认你成功吊起了我的胃口。张书安迫不及待的追问道,你说吧,我可以不杀你。

    阿姆没有说话,故作考虑沉思。

    我知道你在拖延时间,等待你同伴的回馈。张书安不以为意道,不过看样子,你了解的这件事,并不能真的让你的那些同伴陪你一起下地狱,顶多是为他们制造一点麻烦。

    不然的话,他们应该在第一时间便会解除禁制。他摇了摇头,说到底,还是你掌握的筹码不够啊。

    看着眼前这家伙,阿姆心底阵阵发寒。

    相处的越久,她便越能感觉到。

    眼前这家伙,纵使没有什么特殊手段,也是个难缠的家伙。

    “你真不会杀我?”她又问道。

    我的耐心有限。辐射的声音中透出一股刺骨的寒意,这件事肯定不止你一个人知道,我杀掉你,一样可以从其他人嘴里得知!

    阿姆神情一凛,最后又看了一眼周围的蓝色禁制。

    这是她给那些同伴的最后机会。

    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

    眼底闪过些许的疯狂,阿姆深吸一口气。

    “你的所有亲人、朋友,全都……”她沉声道,“死了!”

    “呵。”

    听到这里,张书安翻了个白眼。

    闹半天搁这逗他笑呢。

    由于系统的存在,所有亲友,全都在他的好友列表里。

    一旦那些人受到生命威胁,便会触发任务。

    怎么可能会无声无息的死了。

    而且还是全都死了。

    太假了,假的离谱。

    虽然假的有些可笑,但张书安还是忍不住打开好友列表,扫了一眼。

    下一刻,他的瞳孔骤然收缩,脸色煞白。

    假的可笑的笑话,成真了!

    :假的,不要伤心、不要难过、不要愤怒。

    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