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科技之锤 一桶布丁

226 你看不懂的

    飞机准时在杭城国际机场降落,让宁为意外的是刚走出机场,竟然碰到江大的孔院长跟江大基础数学系的许教授,都是熟人。孔院长对宁为的帮助就不说了,这位许成文教授其实对宁为也挺好的,尤其是许教授研究的方向本就是PDE方向,在宁为在《自然》上发表了第一篇论文后,也曾数次来邀请宁为读他的博士生,总之突然见面还是很让宁为激动的。

    “孔院长,许教授,你们也是刚到?”刚刚走出国内到达的站口,宁为便欣喜的来到两位教授前。

    “我们的飞机比你们提前了十来分钟吧,不过看到这边组委会来接你们的同志,知道你们的飞机也马上就到干脆就等了一会。”孔明德笑了笑答道。

    宁为这才注意到两位大佬身边还跟着两位身着西装看上去比他要成熟些的年轻人,其中一个手上还拿着写了他跟鲁东义名字的A4纸,不由得在心里赞叹华夏大会组委会可要比国外人性化的多,他参加的两次大会不管是STOC还是SODA,组委会压根就没管过交通问题,接连两次都是麻烦沈教授派他的助手冯哥去接的人。

    不过宁为觉得再去国外参加会议的话大概是享受不到这种待遇了,毕竟现在外网感觉他人缘已经不太好的样子。

    打个招呼的功夫,鲁东义也已经走到了宁为身边,冲着孔明德跟许教授点了点头,言简意赅的打了声招呼:“孔院长,许教授,好。”

    “哦,鲁教授啊,又见面了啊。下次有机会去江大提前知会一声,不管是学术交流还是来指点教学工作,我们都扫榻相待。我专门就上次的事情批评过学院的后勤部门,鲁教授大驾光临,这帮人竟然没收到半点消息,连个基本的接待礼仪都没有,工作失误的太离谱了些,你别介意啊。”孔明德见了鲁东义笑呵呵的说道。

    显然,对于鲁东义冒充学生上门把宁为的心勾走这件事,孔院长还是很介意的。起码事情都过了一年了,也还没放下,见面便旧事重提,话中的意思见仁见智。

    好在鲁东义到也并不气恼,简简单单的点了点头,然后了略显木讷的答道:“孔院士客气了,下次真要再去江大,我一定跟宁师弟一起去,到时候也不算拜访了,就是回家看看,接待不接待的那就见外了。”

    说到这事宁为略感汗颜,连忙打起了圆场:“哈哈,好不容易见面大家别聊以前了,咱们应该展望未来才对,正好碰上了,不如我们就坐一辆车去酒店吧,路上聊,路上聊。”

    “没事,宁为啊,我们什么时候都能见,你遇到老师了,干脆跟他们一辆车过去,多聊聊,我就坐另一辆车好了,人家来都来了,总不好让车空跑一趟。”鲁东义摆了摆手说道。

    就这样两边大佬三言两语间便决定了如何去酒店,当然宁为也感受到了两边笑容之下的言语交锋有多激烈,瞧这事闹得……

    不过等上了孔院长这边的车,宁为还是后悔了,尤其是他被许教授推着坐在了后排跟孔院长坐在一起的时候。

    “宁为啊,先恭喜你啊!”一上车,孔明德便说道。

    “恭喜我?孔院长您恭喜我什么?”宁为有些二丈摸不着头脑。

    “田言真没跟你提吗?”孔明德诧异的问了句。

    “没有啊,田导就让我开会。”宁为答道。

    “呵呵,那就先不说这个了,我说宁为啊,这都见面了,有些事你还打算瞒着我们?”孔明德立刻岔开了话题。

    听到这话,坐在副驾驶的许教授也回过头似笑非笑的瞅了宁为一眼。

    “额?”

    宁为略一转念大概就明白孔院长在说什么了,没有选择装傻,只是羞涩的笑了笑:“孔院长,瞧您说的,如果我有什么事一定要瞒着您,那一定是对江大好的事情。我这人您还不知道吗?没啥别的好,就是念旧。”

    “嗯,这话我还真信!还真是有好事都想着咱们江大啊,也就是折腾我们这帮老家伙开了好几次会,疑神疑鬼了大半个月,最后发现也只有可能是你在中间捣鬼。”孔明德瞥了宁为一眼,不咸不淡的说道。

    “哈哈,要不咱们不说这个了,到是您刚才说恭喜我是个什么情况?要不您跟我说说呗,我也能有点心理准备。”宁为厚着脸皮道。

    孔明德笑了笑,说道:“田言真都耐得住性子不跟你说,我们就不多事了,发正明天你就知道了。估么着老田此时还呆在办公室偷着乐呢。到是有件正经事跟你商量一下,学院的信息与计算科学系打算在基地班开一门人工智能数理基础入门课,其中包含了敢于大数据时代压缩跟传输,以及人工智能学习算法的内容。”

    “这个事情我们在会议上提了出来之后,也得到了一些企业的认同。比如软件实验室的陆主任联系了华为跟一些国内的科技企业,这些企业还专门派了技术跟人力资源的高层参与了我们的讨论会,华为作为企业方代表也对我们的想法非常赞同,认为我们的课程安排的确应该与时俱进。”

    “所以现在我想邀请你参加我们的新课程筹备委员会。刚才你说自己是个念旧的人,所以应该不会拒绝吧?我是这么考虑的,课程安排后,会先作为选修课,根据课程最终确定的难度来决定学分,如果效果好,那么将升级为专业必修课。你觉得怎么样?”

    曾经的院长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宁为也着实不好意思拒绝,只能点了点头道:“加入委员会没问题,但应该不要经常去江城那边吧?您知道的,我这边最近其实也挺忙的。”

    “哈哈,放心吧,因为是本科课程,所以不需要讲的太深,主要是让学生们对这些概念有个基础,激发学生们对这一块的学习兴趣。我们是打算明年开学后正式将这门课纳入大二到大三阶段的选修课,筹备的时间还有大半年。需要交流的时候完全可以通过远程会议的方式来解决。”孔明德微笑着说道。

    “那就没问题了。”宁为爽快的应承了下来,他也没在纠结其他事情,只要能先绕过三月的事情便好。

    “行,那就这么说定了,回头我会让委员会把聘书发给你。对了,宁为你有没有考虑过博士毕业之后的事情?”聊完了正事,孔明德又问道。

    宁为摇了摇头,他还真没想过这方面的事情,从他正式拿到博士学生证到现在不过两个来月,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现在就考虑毕业的问题着实太早了些。

    看到这个回答孔明德也没有意外,笑着说道:“那这样,那我先代表咱们江大的人工智能研究院周院长向你发出邀请,等你博士毕业后如果有意愿的话,希望考虑加入研究院成为院里的特聘教授。你是江大人,学校人工智能研究院的情况你也应该大概知道,是个多学科支持的凭条,囊括了包括工程院、科学院在内17位院士,在世界范围内也是极有实力的,至于待遇肯定是顶级的,虽然你可能也不在乎。”

    “这个我一定考虑。”宁为只能如此答了句。

    “行,这个问题回头老周肯定会亲自找你,我也不烦你,说说你在燕北大学的事吧?听说你在燕北大学找了个女朋友,怎么咱们江大的女同学就没有一个能入你法眼的?”

    谈到他的个人话题,宁为可就不困了,接下来便成了他的个人表演时间,从各个方面花式的把江同学夸了一通,压根不给孔院长跟许教授两人在开口的机会,车已经开到了酒店,鲁东义已经在酒店大厅帮着宁为完成了报道,顺便帮他取了准入证跟房卡。

    按照这次会议的章程,特邀嘉宾跟大会邀请报告人是免注册费跟住宿费的,组委会直接安排住宿住宿房间,其他参会代表跟学生代表则需要自理,有几种房型可以选择。

    宁为这次来虽然没提到要做报告,但也属于特邀嘉宾,房间也已经安排好了,

    跟孔院长跟许院士道别之后,宁为跟鲁东义先到了房间放了行李,差不多也到了吃饭时间,宁为正想出门叫鲁师兄去吃饭,结果房门先被敲响了。

    这种故事他熟,参加这种学术会议的都是同行,串门讨论各自课题的事情他经常会遇到,当然也可能是鲁师兄比他收拾的更快,不过等他打开门却愣住了,房门外是个身着旗袍年轻貌美的女孩子,怎么看都跟那些数学大拿的形象不太搭边。

    “你是?”

    “宁学长,你好,我叫喻诗文,是浙省大学数学院大四的学生,也是这次数学年会的志愿者,是专门来提醒您前往酒店餐厅吃饭的。”门外面容姣好的年轻女孩答道。

    “哦,那不用麻烦了,刚才前台已经说了在三楼餐厅,等会我们自己去就好了。”心里感叹着作为会议特邀嘉宾,这待遇跟国外比起来好得过分了些,不过宁为还是婉言谢绝了这番好意。毕竟在国内酒店还要人带着才能找到餐厅,宁为觉得这是在怀疑他跟鲁师兄的智商。

    “不麻烦的宁学长,你可是我们数院所有同学的偶像,能为你服务真的很荣幸。而且能来带您去餐厅可是我好不容易争取来的,你要是把我赶走了,那我在一起来的同学面前多没面子?”女孩嘟起了嘴,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幽怨的看着宁为,像是再说你要拒绝我就哭给你看。

    宁为严肃了些,看着喻诗文道:“喻同学,作为华夏重点高校数院的一份子,咱们的面子应该是在数学领域做出成绩,怎么能说不带着一个人去餐厅就会没面子呢?就算这个人是……我鲁师兄也不行啊!”

    是的,宁为正说着话,旁边鲁东义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到宁为正在跟一个女孩儿在房间门口对峙,女孩子一副像要哭出来的样子明显也是很纳闷,随口问了句:“怎么了?”

    “鲁教授,您好,我叫喻诗文,我是想来带两位去餐厅的,结果宁学长要赶我走。”女孩面向鲁东义解释道。

    “啊?这次大会服务这么好啊?还有志愿者带嘉宾去餐厅啊?上次在京城都没这种待遇呢。不过没必要啊,不都有牌子指引的吗?”鲁东义也很实事求是的问了句。

    “其实是我想向两位请教一些关于毕业论文的数学问题啦。”面对两个喜欢较真的男人,喻诗文咬着牙说道。

    她是真没想到不过是以志愿者的身份,想跟宁为走这一路搭上关系也这么难。只是她必须坚持下去,因为喻诗文很清楚像宁为这么优质的男人,如果不抓住这次机会搭上些关系,她大概一辈子都不再有机会了。

    鲁东义看了喻同学一眼,想了想说道:“浙省大学数院的?”

    喻诗文连连点头道:“是呀,是呀,鲁教授,我们教授经常会提起您呢,都对您的成就很佩服。”

    “这么说你们教授水平还是不太行啊,毕业论文还得求助外援?哎……”鲁东义摇了摇头,然后一本正经的看着宁为说道:“我跟你说得没错吧,数学教育这块还得看咱们燕京大学。”

    在喻诗文呆若木鸡的目光中,宁为点了点头道:“知道了,师兄。走吧,赶紧吃饭去,那个这位喻同学,你要是需要请教问题的话,等会可以多叫几个同学一起,把觉得困难的地方都找出来,然后一起来请教我们鲁师兄。”

    “那宁学长等会也会来吗?包括我在内,还有好多同学对你研究的东西很感兴趣的,想听你讲讲。”

    “听我讲?”宁为挠了挠头,摇了摇头说道:“我建议你还是不要好高骛远了,如果你目前连毕业论文还有问题的话,千万别去看我研究的那些东西,你看不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