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科技之锤 一桶布丁

227 因为我对科学的热爱

    227 因为我对科学的热爱              

    喻诗文整个人呆住了,这种情况她从没遇到过。从初中开始她就是老师眼中的好孩子,人长得乖巧漂亮学习又不错,一直保持省重点高中的年级前一百名内,别说情书没断过,就是平日里跟同学有了什么纠纷,老师也都站在她这一边。

    考上了浙省大学数学院应用数学系之后,更成了班上的宝贝。别说撒娇了,基本上只要她露出刚才那种委屈的表情,哪怕是稍微过分的要求往往也能被满足,但今天她只是想有个机会给宁为引个路,然后找机会加个微信而已,慢慢寻找机会而已,得到的回答却是她压根不配听宁为讲的课?

    眼前这个男人是鄙夷她的智商,还是单纯的情商低到让人发指,又或者就是个不折不扣的书呆子?更可怕的是,她不过是怔了怔神的功夫,宁为真得直接关了门,连声招呼都没打,便跟鲁东义边聊边走了……

    生平第一次她对自己的魅力产生了怀疑,想到自己得知宁为回来参加这次会议,然后凭借自己的优秀条件,加入到这次会议志愿学生的团队,喻诗文便在心里为自己抱屈。

    郁闷之下,喻诗文拿出手机,打开了这次志愿者交流群,抱怨道:“哎,累死了,教授们好难伺候,忙到现在还没吃饭,突然想吃龙井虾仁了。”

    一句话,便让冷清了一阵的群里热闹起来,学生志愿者们纷纷开始吐槽起今天遇到的糟心事,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没一会,她的微信私聊便热闹起来,连续收到好几人的消息。

    “准备下单了,除了虾仁还想吃啥?我一起点了给你送过去?”

    “人在哪?我现在差不多都忙完了,突然也想吃虾仁了,要不一起去吃?”

    “哈哈,师妹辛苦了,我知道一家店子龙井虾仁跟酱鸭做得特别地道,要不等会一起去?”

    ……

    心里瞬间感觉好受了点,不过喻诗文一条消息都没回,而是迈开步子朝着电梯走去。她就不信了,难道宁为那家伙是真瞎吗?看不出她的优秀?

    ……

    可惜喻诗文不知道,电梯里鲁东义正教育着宁为:“你注意点,别出来参加一次会议,又闹出什么乱七八糟的绯闻来,这可不是在国外。你现在好多双眼睛盯着呢,别闹得没法收拾,我回去都不知道怎么跟你家江同学交代。”

    宁为很烦,什么叫又闹出乱七八糟的绯闻?他是那种人吗?遂反驳道:“鲁师兄,你的思想有些复杂啊!上次sTo会议上纯粹意外,我哪知道就是坐在一起喝个咖啡就能那边的记者就能解读出那么多东西?而且我压根没想过这些好不好?我家晨霜那么优秀还听话,我疯了啊!”

    “关键是你更优秀,你没想法能代表别人没想法?什么学术成就,智商跟天赋我就不谈了,关键你现在是官方认证的亿万富翁啊。我掐指一算都能知道你最近命犯桃花,你会没半点感觉?”鲁东义不屑的瞥了宁为一眼道。

    宁为也不恼了,虽然鲁东义语气不太对,但这话说得让人暖心啊,不由得眉开眼笑道:“哈哈,鲁师兄,原来你一直坚定的认为我很优秀啊,早点说嘛,这种话何必一直藏在心底?说出来咱们都开心,多好!不过说到命犯桃花这种事,我可以分你啊!你是不是不会追女孩子,这个我很懂,要不要我教教你?”

    鲁东义翻了个白眼,不想再理会宁为。很会追女孩子?鲁东义只恨没将当初这货受挫时的在研究中心干的那些事都给录下来,那样的话现在就可以给眼前这家伙放一遍……

    “有些事你可能还不知道吧?我猜江同学肯定没跟你说过。”鲁东义不屑道。

    “哦?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宁为很是困惑的问道。

    鲁东义毫不客气的说道:“你去参加大会的时候,你周师兄、罗师兄、张师兄,还有我一起去跟你家晨霜做过思想工作,没办法啊,大家都怕你回来之后情绪不太正常,又惹出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来,闹得院子里鸡犬不宁的,呵呵,但凡你追女孩的天赋有你数学方面天赋的十分之一,我们至于?”

    这话就让宁为很不愉快了,当即反驳道:“思想工作?你们当是封建年代啊!难怪我加晨霜最初那么抗拒。哼哼,肯定是你们去做思想工作让我家晨霜产生了逆反心理……”

    就这样两人斗着嘴跟着指示牌走进了组委会为大家准备的餐厅。同样是自助餐的形式,两人报道的时候,已经在酒店大厅领了餐券,鲁东义将餐券交给餐厅的服务人员后,两人便开始打起了饭。

    宁为环视了一圈餐厅,大概因为时间已经比较晚了,餐厅里的人不是很多,不过还有不少桌前坐着人,面前的餐盘已经空了,却依然坐在那里兴致勃勃的聊着,可惜的是没看到熟人,孔院长跟许教授大概是参加其他宴请了,都没出现在餐厅内。

    宁为便跟鲁东义随便打了些饭菜,找了张单独的桌子坐在那里自顾自的吃起饭。

    当喻诗文走进餐厅时,看到的这一幕,这样让她眼睛一亮,刚打算随便打些饭菜然后坐过去,突然听到有人在那里招呼:“诶,鲁教授,过来坐啊。”

    声音有些耳熟,这让喻诗文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才发现刚才她竟然没注意到,宁为跟鲁东义隔壁坐着的竟然是学校数院教过她们应用泛函分析的老教授,正冲鲁东义照着手。

    然后便看到鲁东义跟宁为说了两句话,两人端起了餐盘朝着另一桌走去,喻诗文定了定神,立刻扭回头,继续打起饭菜。

    ……

    “宁为,我为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浙省大学数学科学院的金诚教授,主要研究方向是算子代数,金教授这位是我的师弟宁为,您应该听说过吧?”

    鲁东义带着宁为来到这一桌,将宁为介绍给了眼前招呼两人的金诚教授,当然也相当于把宁为介绍给了共坐这一桌的另外一人。

    “哈哈,小鲁啊,你真会开玩笑,别说我了,这次来参加会议的,谁不知道你的这位师弟?后生可畏啊!”金诚大笑着说道。

    这番招呼也惹来餐厅不少人的侧目,毕竟宁为这个名字现在的确挺火。

    作为地主的金诚显然也不在乎这些,等鲁东义跟宁为坐下后,指着他身边一个看上去最多三十岁的年轻人道:“来,我也为你们介绍一位年轻才俊,这位是华夏科技大学的陈哲教授。”

    鲁东义点了点头道:“我知道的,陈哲教授,我专门研究过你今年在《数学新进展》上发表的那篇《J方程和超临界厄米特-杨振宁-米尔斯方程的变形》,真的太有意义了,你的研究相对于在厄米特-杨振宁-米尔斯方程和凯勒-爱因斯坦方程之间搭起了一座桥梁,如果有机会也许我们能合作。对了,恭喜了。”

    陈哲教授自谦的笑了笑,说道:“鲁教授太客气了,我这点成绩还得再努力才行,其实真要说起来,小宁才是真的厉害吧?”

    宁为好奇的看了对面的陈哲教授一眼,这位他是真不太认识,至于鲁教授的那篇论文因为跟他目前的研究方向不沾边,他也还没有专门的研究过,不过他可以肯定的是,他家三月必然是研究过。

    不过听了鲁师兄的话他大概也知道这篇论文的意义,也算是解决了一个复微分几何领域的一个世界性难题。当即便答道:“陈教授过奖了,鲁师兄刚才还在批评我,就知道瞎闹。”

    “哈哈,我说小鲁啊,你们研究中心的要求是越来越严格了,小宁这成绩还只是瞎闹?那他要正经起来,岂不是要把天都捅出个窟窿。”金诚教授大笑着说道。

    “把天捅出个窟窿?您还真说对了,这小子还真在筹划怎么把天捅出个窟窿来。”鲁东义瞟了宁为一眼,然后正儿八经的答了句。

    “啊?怎么?小宁又有什么突破性研究?”瞬间桌上两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宁为身上。

    宁为当然知道鲁东义说的是关于三月的事情,苦笑着瞟了鲁师兄一眼,答道:“两位别听鲁师兄瞎说,我哪有那个想法?而且我的研究都是乱七八糟的东西,当不得事。”

    听了这话,陈哲开口了:“小宁真的太谦虚了,怎么能说是乱七八糟的东西?湍流算法我就不说了,填补了国际相关技术的空白。解决KLs猜想,直接为优化机器学习采样问题跟随机行走问题提供了优化思路,未来这两方的算法进步可都要给你记上一功,更别提还有大数据强压缩理论,已经有学者称这一理论将成为下一代互联网的基础,如果这些都是乱七八糟的成就,那我发表的这纯理论的成果,真的无颜见人了。”

    这吹得让宁为感觉有些不知道如何接话了,虽然商业互吹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但问题在于这吹得有些不够含蓄啊,宁为觉得像自己这么低调的人,当真有些不好意思。

    恰好此时,一声清脆的声音在几人身边响起:“咦,金教授,您也在这里吃饭啊?”

    宁为回头一看,咦,这不是刚才那个女学生志愿者吗?

    “小喻啊?你怎么也在?今天不用上课啊?”金诚看了一眼喻诗文,问道。

    “我报名了这次大会的志愿者啊,明天会议上还要去帮着捧奖牌跟证书呢。”喻诗文巧笑焉兮的答道。

    “哦,合适,合适,坐下吃饭啊,今天在座的可都是未来科学院院士的人选,你也是学数学的,这几位导师随便教你一点,都能让你受益终身啊。”金教授笑着说道。

    “谢谢金教授。”喻诗文很优雅的笑了笑,然后很自然的坐到了宁为身边的空位上。

    宁为下意识的将椅子朝着鲁东义的方向挪了挪,这个下意识的动作也让喻诗文为之一僵……

    金教授愣了愣,随后反应过来,笑了笑道:“看来小宁不止是学术研究厉害,人更是绅士啊,瞧瞧,知道给女士让出空间来。”

    一句话,起码让气氛不那么尴尬了。

    宁为也找到了机会问了句:“刚才说的奖牌跟证书是什么意思?这次来不就是开会吗?还要颁奖?”

    这句话让除了鲁东义之外,所有人都为之一愣:“不是,小宁你不知道的?”

    “知道什么?”宁为茫然道。

    “每年的华夏数学学会年会上都会颁布当年的陈省身数学奖跟华罗庚数学奖得主,如果是碰上单数年,还会一起颁布钟家庆数学奖得主啊。”金诚教授解释道。

    宁为感觉很惭愧,作为一个数学生,他竟然不知道这些常识。但其实这还真不能怪他,以前学数学的时候他压根没想过自己能得到这些奖,之后学数学的时候,他似乎更没心思了解这些东西。田导一直给他灌输的是去国际上拿菲尔兹、沃尔夫奖、阿贝尔这些国际大奖,所以国内这些奖项,他还真没留意过什么时候颁发。

    “这下你们相信了吧?我这个小师弟,一天到晚是真的在瞎折腾。如果他能稍微对学术认真一些,比如把他谈恋爱的劲头都放到学术方面,现在的成就肯定不会止步于此。我们田导对此也很头疼,这次会议本来我是准备不来的,但田导怕小师弟一个人来,又惹出什么事情来,所以让我来看着他。”鲁东义好整以暇的说道。

    天又被聊死了。

    有些话不知道该怎么接,如果一定要承认宁为现在取得的成就都是瞎闹得来的,怎么想似乎都对那些天天薅着头发冥思苦想的数学人不太尊重。

    貌似谦虚的话,硬是被鲁东义一本正经说出了至高凡尔赛的味道,还让人无从反驳……

    “哇,宁学长,您简直太厉害了,您是怎么做到随便折腾都能取得现在这些成就的?”喻诗文恰到好处的当了一次捧哏。

    “嗯……”宁为想了想,答道:“大概因为我对科学的热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