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用闲书成圣人 出走八万里

第601章 麒麟域,归我了?

    水声荡漾。

    花瓣被泛起的涟漪缓缓推动,远去又归来,最终贴在了一具玲珑娇躯上。

    随即,一只纤手将其拨开,那花瓣就像翻过了一座山,走过皑皑白雪,又越过那山巅的险峰,落入到两山之间的峡谷之中。

    风南芷呆呆地望着自己在水中的倒影,水中映着一副绝美的面容,那湿润的水汽似乎柔和了美目间的威严,多了几分柔色。

    风南芷脑海中第一次冒出了一个问题:我,好看吗?

    但是这倒影看着看着,又变成了那个人的模样,那表情就好像他吃了多大的亏一样。风南芷眉头一皱,一掌拍在水面上,池水瞬间炸起,又落了下来。

    “陛下?”重重帷幕外,传来了女侍紧张的唤声。

    “无事!”风南芷回了一句,又重新靠在了温泉池的边缘。

    虽然那个时候她是本能压倒了理性,但不代表她没有记忆。

    所有的一切,都仿佛刻在了她的脑海中一般。

    “混账!”风南芷的脸上满是红晕,现在还隐隐感受到小腹出传来的疼痛。若不是自己强撑着一口气,恐怕都要被飞飞阿祖给看出来。

    “原来身体……会有那样的感觉……”

    ……

    簌簌的声音响起,风南芷换上了华丽的宫装,任由女侍梳理她的长发。此时镜中的面容依然绝伦,但是却透着高高在上的尊贵,就像那南荒天空的灿灿烈阳,璀璨夺目,却又令人不能直视。

    “你先退下。”风南芷感应到什么,对女侍说道,女侍连忙行了个礼,恭敬退出了寝殿,此时风南芷身后空间一阵扭曲,一道虚幻的人影走了出来。正是虎族祖妖风飞飞。

    风飞飞那虚幻的身躯透过风南芷的背影,看着镜中的模样,脸上流露出一抹慈爱,说道:“此行可还顺利?”

    风南芷闻言,面色不变,手却不自觉地紧了紧。

    “一切顺利。白虎血脉已经刚柔调和,接下来就是正常修炼了。”

    风飞飞闻言,皱了皱眉:“只是调和?”

    “按照推演,有麒麟血脉加成,应当突飞猛进,登临祖妖才对!”

    “出了什么问题?”

    风南芷听到风飞飞的问题,没来由心里慌乱,说道:“麒麟血脉我未收取。”

    随后,风南芷转过身,心中虽然忐忑,但脸上却浮现怒容道:“那麒麟血脉有问题!”

    风飞飞闻言,也是面容变化,说道“当年麒麟主星陨,那一代麒麟王受到围攻,其中传信的内奸正是狼族在麒麟域的卧底,且已经成为了一城之主。”

    “我等调查了数年,才找到那卧底的直系血亲,从血脉传承中搜索,得到了麒麟墓的秘密。”

    “你的意思是,这是狼族故意设下的陷阱?”

    风南芷轻轻点头,说道:“此番入麒麟墓,没有狼族的身影。”

    风飞飞沉默了片刻:“你若是出事,虎族并无足够压制局面的族长,势必大乱。”

    风南芷接着说道:“对狼族来说,进可挑起南荒大乱;退可消除我族的威胁。”

    “我不知道狼灭想要做什么,但是一定小不了。”

    风南芷赞同地点了点头:“你打算如何做?”

    “是我虎族安稳太久了……”听到风飞飞的文话,风南芷突然觉得心头无名火起。

    若不是狼族当年在麒麟域派了卧底,就不会知道麒麟主星陨的秘密;若是不知道麒麟主星陨,就不会将麒麟墓的事情流传出来;若是没有麒麟墓的事情,她也不会进麒麟墓吸收麒麟血;若是不吸收麒麟血,他也不会和那该死的金乌……

    从根上,全是狼族的错!

    此仇不报,枉为虎族之主!

    “来人!”风南芷轻轻呼唤了一声,瞬间一道身影出现,半跪在风南芷面前,行礼道:“属下在。”

    “传我命令,调九尾虎一脉、剑虎一脉,封锁狼土六百里,六百里内,所有狼族血脉,尽数斩绝!”

    “传令狮族、豹族,随两脉出击。”

    “是!”来人行了个礼,退了出去。

    “为什么不调遣翼虎一脉?”来人自然看不见祖妖境的风飞飞,但是直到对方离开后,风飞飞才出声问道。

    风南芷张了张嘴,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见状,风飞飞也没有继续追问,只是想到了什么,又说道:“你既然没有收取麒麟血脉,那麒麟血脉如今在何处?”

    “被麒麟域金乌收走了。”风南芷努力让自己语气平淡,说道,“麒麟域历来中立,不为我得,那落入他们手中,也是最好的结果了!”

    “我会加派人手,紧盯麒麟域的举动。”

    听到风南芷的回答,风飞飞也不疑有他,赞同地点点头:“的确如此。”

    风南芷轻轻松了一口气,心里却又懊恼起来。

    “混账,居然让我对飞飞阿祖撒谎!”

    “混账!混账!混账!”

    ……

    “阿嚏……”正在空中振翅翱翔的陈洛打了个喷嚏。

    笑话,堂堂金乌也会感冒!

    这明显是有人在念叨自己啊……

    难道是六师姐?

    想到云思遥,陈洛又叹了一口气。

    六师姐,怎么这么好!

    自己何德何能啊!

    真想现在就调转方向,直接飞跃南荒,跨过碧海,前往云龙天宫,好好哄哄六师姐。

    不过之前那股庞大的神魂之力把自己打飞的时候,还给自己传递了一道信息。

    那信息中说六师姐如今正处在龙魂融合的关键时刻,让自己短时间内不要去打扰。

    并且还略带嘲讽地说道:“四品战一品,凑合吧。小子,想来云海,至少道开九千里,能应付巅峰龙侯再说吧!”

    切,看不起谁呢!

    不就是九千里?

    这不是有手就行!

    心里嘟囔了几句,陈洛继续扑扇着翅膀,朝着麒麟域的方向飞去。

    ……

    于此同时,血噬森林。

    狼堡最高处的花园中,贝嘉站在那里,抬头望着天空,一动也不动。

    一个宽厚的身影出现在贝嘉身后,张开双臂,从后面将贝嘉紧紧抱住,狼君吹着贝嘉的耳垂,轻柔问道:“你已经在这里站了六个时辰三刻又三分了。”

    “是本君对你没有吸引力了吗?”

    感受到身后那具身体的作怪,贝嘉脸色有些忧愁,说道:“气运没有变化。”

    “算算时间,若是今日气运还无变化,那说明我们对风南芷的算计,落空了!”

    此时狼灭已经咬住了贝嘉的耳朵,含糊说道:“落空便落空吧。”

    “修行不过半甲子的小虎丫头,本君还不把她放在眼中!”

    “重要的不是她!”贝嘉抓住了狼灭不老实的爪子,“是虎族!”

    “虎族不乱,我们的计划就要调整了。”

    狼灭被贝嘉抓住了手,也没有继续深入,而是就停在远处,点在贝嘉的身体上,轻轻的画着圈:“虎族六脉,你当那小丫头真的能镇住?帝妖只是潜力,而不是实力。”

    贝嘉被狼灭撩拨出了火气,腿有点发软,但还是忍着说道:“我会再做筹谋。”

    “此番失算,虎族必然报复。你要忍耐,时机还未到。”

    “我已经将那些平日对你有所微词的从族与分脉迁移到狼土边缘八百里,送给风南芷,让她去去火气。”

    狼灭闻言,不为所动,只是微微用力,挣脱了贝嘉那已经柔弱无力的阻拦,突入禁区,笑道:“那你可要管住我啊!”

    说话间,狼灭直接将贝嘉扑倒。

    狼堡的四周,一道道狼嚎声响起,遮掩了那沉重的呼吸声……

    ……

    一路跋涉,陈洛在靠近麒麟域的地方落了下来。

    而早早守在外围的甘棠感应到陈洛的气息,立刻出现在他的身边,然后二话不说,直接将他带回了雪锦乡。

    ……

    “哎,回来了。”不是在吃烧烤,就是在串烧烤的麒麟王一见陈洛,立刻放下手里的签字,挤出了一副笑脸,“咋样?舒坦不?”

    “舒……舒坦?”陈洛一愣,你这问的是什么虎狼之词!

    陈洛放眼望去,其他几位麒麟城主也都是含笑点头。

    陈洛:!∑(?Д?ノ)ノ

    莫非……你们都知道了?

    难道麒麟墓的事情这里可以直播?

    陈洛顿时觉得脑瓜子嗡嗡的。

    那可是隔绝天地的麒麟墓啊,就连师姐给自己的青丝手链也是自己返回以后才断掉的。

    嗯……但是,话说回来,麒麟墓就是麒麟域的地盘,这雪乡福地,也是始麒麟传下来的。有个后门也不是说不过去。

    这……先不说他,反正是个大男人,打个哈哈就过去了。

    可是以风南芷那骄傲劲,万一要是知道了,估计就要和麒麟域同归于尽吧?

    喂喂喂,你们知道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吧?

    像是看不到陈洛那充满了求生欲的眼色,祸斗大圣笑嘻嘻道:“小弟威猛啊,大哥我甘拜下风。”

    憨厚的朱月半也是微微点头:“没想到小弟四品修为,应对一品也如此从容,愚兄佩服佩服。”

    那花妖城主也抿嘴笑道:“之前姐姐我还说给你送一批花妖,现在看来,那帮小花还是配不上小弟你的。”

    狸猫城主则是冲着陈洛竖起了大拇指:“你有福气了,愚兄城里的拍卖场刚刚从海族交易到几尊四品的生蚝精,给你烤了好好补一补!”

    就连一只沉默的犀牛城主也闷声闷气地点了点头:“厉害!”

    陈洛此时脸色涨红,吞咽了一口口水,有些紧张地说道:“你们都知道了?”

    麒麟王一挥手:“当然了。”

    “麒麟墓虽然隔绝天地,但是和麒麟域还是有气运相连。如今你已经回来,那气运没有被转移,我们自然心中有数了。”

    “怎么样?咱们麒麟血脉爽不爽?”

    陈洛一愣:啊?

    见陈洛的眼神中疑惑带着惶恐,甘棠淡淡传音解释道:“义父就这个脾气。”

    “每次我们出去冒险,回来以后都会问舒坦不舒坦。”

    “别搭理他。”

    陈洛这才恍然大悟:神TM舒坦啊!

    你们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居然敢这么问!

    去的时候我还是完完整整的,现在永远回不去了,你们能信?

    我未婚妻跑了几万里过来,抽了我两鞭子,还告诉我她生气了你们能信?

    我被一尊封号龙皇一个大逼篼打飞你们能信?

    说话能不能说清楚一点。

    差点被你们吓死了。

    “哈哈哈,小弟现在还没缓过神呢……”朱月半笑道,“说说吧,听你亲口说出来我们也踏实一些。”

    甘棠在后面点了点头陈洛,陈洛这才缓过神,上前朝着麒麟王和一众城主行了一礼。

    “幸不辱命。”

    “我将麒麟血脉带回来了!”

    麒麟王闻言,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就知道你小子行。”

    “时隔两千年,我麒麟域再次有麒麟血脉了!”

    “老大,老二,麒麟五城,每城分发佳酿十万坛,就说麒麟王请他们喝酒、同欢!”

    “老三,老四,操持操持,办宴会!”

    “老五,老六,你们……算了,拍几个黄瓜妖,扒几头蒜精,别累着。”

    吩咐完众大圣,麒麟王又转身看着陈洛:“行了,咱爷俩也别闲着了。”

    “该去把正事办了。”

    “正事?”陈洛微微一愣,“啥事啊?”

    “来来来,跟我来!”

    说着,麒麟王直接抓住了陈洛的手,陈洛顿时感应到一股力量落在了自己身上,跟着眼前一花,就站在了一处奇异的空间中,陈洛感觉到磅礴的血气包裹着自己,再抬起头,就看到一条条血线在上方构筑成了一个阵法。

    “老爹,这里是……”

    “这是麒麟域的根本之地,麒麟兽血阵的阵源。”麒麟王笑了笑,打了个响指,顿时一颗散溢着七彩光华的心脏浮现。

    陈洛眼瞳一缩,这心脏他见过,正是当日在麒麟阁帮助他突破祝福限制的麒麟心。

    “继承麒麟血脉,当为新一代麒麟主。”

    “陈洛,化作麒麟血脉模样。”

    “让麒麟心分你麒麟兽血阵的权限,从今天开始,你就是麒麟域的新主人了!”

    ------题外话------

    今天有点不舒服,4K保命……

    可能是写完了女帝和六师姐,进入贤者时刻了。

    嗯,作为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休息一下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