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为何恋爱游戏的女主不太对劲 八云绿

第272章 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我是说如果

    “昨晚下了一夜的雪吗?”

    北条诚把手揣在兜里,用胳膊夹着书包,迈步走出了公寓楼,张嘴呼了一口热气,遇冷的水蒸气化作白雾飘散。

    “好在太阳出来了,不然今天应该会特别冷,那就不适合晨跑了。”

    他踩着松软的积雪,主动走进了阳光中,向着我妻同学经常出没的小公园走去。

    “之前变成小孩子可以肆无忌惮地向她撒娇这点还不错呢……”

    北条诚忽然怀念起新年的那段时光,我妻同学被他以那种幼稚的姿态欺负的时候,所露出的羞耻神情也很让人心动呢,尤其是跨年夜在阳台看烟花的那次,她说着不可以但好像比我还兴高采烈。

    他一路小跑着,过马路等绿灯的时候就做高抬腿,当来到公园的时候身体已经热起来了。

    作为冬天也还早起运动的美少年,北条诚在路上擦肩而过的那些女人们眼中是发着光的,不过他现在的目标只有一个。

    “应该在的……目标已锁定!”

    北条诚的眼神在公园的入口处平台扫视了一圈,很快就找到了一名身穿深红色冬季款运动服,站在阳光下伸展着娇小玲珑的身躯的少女。

    他嘴角挂起笑容地快步朝她走去。

    嘴上还故意的念念有词。

    “发现一只野生的我妻同学,捕捉程序已启动!抓住你了!”

    北条诚话语刚落,就直接张开了手,将那名已经向他投来冰冷眼神的少女拥入怀中。

    “一大早的可以请你保持正常吗?”

    我妻岚那精致无暇的小脸蛋上满是嫌弃,抗拒地想要将缠上来的北条诚推开,这当然是不可能成功的。

    “请不要强人所难。”

    北条诚将脸颊埋入她乌黑亮丽的披肩长发中,深呼吸着她身上薄荷糖一般的清凉甜味,晚睡早起的疲惫感顿时一扫而空。

    “我妻同学,我这几天给你发信息你都是已读不回,我会很伤心诶。”

    他贴在我妻岚的耳边小声说着。

    “那你不要自作多情地联系我不就好了吗?”

    我妻岚不为所动的道。

    “你难道无法体会到我对你的思念吗?”

    北条诚故意夸张地用难以置信的语气说着话。

    “完全不想理解。”

    我妻岚打了个哈欠,表情依然冷淡,垂下手拉开了他搂在自己腰上的手。

    “不要浪费我时间,我还要跑步,你这么闲的话就去街上把积雪扫了吧。”

    “现在日头这么好,哪里用得着我多此一举,不过我妻同学你要是安排我为运动过后的你洗澡的话我倒是很乐意效劳。”

    北条诚轻笑着说道,他对于我妻同学淡漠的态度倒是不在意,她的性格向来如此。

    “不想和你说话。”

    我妻岚哼了一声,又做了几个弓步压腿后,就开始绕着公园的鹅卵石路跑圈。

    被冷落的北条诚也不气馁,和她并肩跑着,四十分钟的晨练很快过去。

    他只是稍微出了点汗,我妻岚则是香汗淋漓,弯腰用手撑着膝盖气喘吁吁着。

    “到我这里来。”

    北条诚拿出纸巾,给我妻岚擦拭着滑落的汗珠,或许是太累了,她也就勉为其难地接受了他的温柔,半靠在他的怀中。

    “出了这么多汗,冷风一吹会感冒的,要去我家洗个澡吗?”

    北条诚对她眨了下眼睛地问道。

    “所以我为什么不回我自己家呢?”

    我妻岚横了他一眼。

    “两个人一起比较方便嘛。”

    北条诚面不改色地胡说八道。

    “可以啊。”

    我妻岚瞥了他一眼。

    “我要去清水熏在天台建的浴室沐浴。”

    北条诚顿时噎了一下。

    “其实我也没出什么汗,所以用不着一早就洗澡,比起这个我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想要和你说。”

    他干咳一声地选择了转移话题。

    “没兴趣。”

    我妻岚别过头。

    “听人说话。”

    北条诚捧着她的小脸蛋,将这个一大早就脾气很坏的女人的脑袋转了回来,瞪着眼睛和她对视着。

    “烦人。”

    我妻岚也皱起小鼻子的抬起手用力地揉着他的脸庞。

    “我看你是忘记之前离开东京前我是怎么教训你的了。”

    北条诚对她露出了带有威胁意味的笑容。

    “变,变态……”

    我妻岚的小脸蛋顿时红了,看向他的眼神也变得警觉,咬牙道:

    “看来我很有必要先去洗澡呢,不然你又会控制不住自己恶心的癖好,抱着我乱闻的吧?”

    她想到了自己那天在北条诚家,已经准备好出门的时候,他还把脸埋到了那种地方一直闻……

    “不对。”

    北条诚摇了下头,抬起手指向了不远处银装素裹的小树林,吓唬的道:

    “我要是再用这么差的态度对我,就带你去那里哦,就像之前那样。”

    “这么冷的天气你还想在野外?”

    我妻岚用看走兽的眼神盯着他。

    “重点在于气温吗?”

    北条诚扶额。

    “你想说什么就快点,我还要去便利店买早餐,别浪费我时间。”

    我妻岚轻哼道。

    “我给你准备好啦。”

    北条诚拿起了放在公园长椅上的书包,从中拿出了一个便当盒朝她递去,笑着说道:

    “你等会到学校沐浴之后再吃吧,放在保温盒里还是热的,里面还有你喜欢的味噌汤哦。”

    “无事献殷勤,你想干嘛?我可不会为了一顿早餐而到你家去陪你的。”

    我妻岚拧着眉头地看着他。

    “你在说什么呢?”

    北条诚有些不高兴地抬起手揉着她的小脑袋。

    “我给你做的饭还少吗?你要是再说这种生分的话,我可真要揍你了。”

    “哦……”

    我妻岚抿了下嘴唇,接过了他递过来的便当盒,神色有些别扭。

    “盒子是两层的,上面的是早餐里边的就是午饭,你可不要一次全吃完了。”

    北条诚打理着她那被自己揉乱的发丝。

    “你当我是猪?”

    我妻岚给了她一个漂亮的白眼。

    “休息得差不多了吧?我们去学校吧,晚了可就没有给你洗澡的时间了。”

    北条诚牵起了她有些冰凉的小手。

    “不参加开学典礼不就可以了吗?”

    我妻岚一脸理所当然地说着不应该的话,被北条诚握着的手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然后就沦陷在了他大手的暖意下。

    “不要开学第一天就违反校规!”

    北条诚没好气的道。

    “你不是说有事要和我说吗?”

    我妻岚一脸无所谓的道。

    “就是有件事想要问一下你的想法。”

    北条诚拉着她的手朝学校的方向走去。

    “说。”

    我妻岚对他话说一半的行为很不满。

    “就是修学旅行啦。”

    北条诚笑着说道。

    “关我们什么事?”

    我妻岚不解的道。

    “经过我的不懈努力,连夜说服了校领导,从今以后二年级生也能参加修学旅行了。”

    北条诚一本正经地说道。

    “哈?”

    我妻岚愣了一下,然后就是面无表情,冷笑道:

    “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我说的是如果,你口中的领导指的是清水熏?”

    “真是大胆的猜测。”

    北条诚保持着镇定。

    “你刚才的话里好像有提到什么夜间睡服的。”

    我妻岚语气森然地说着,和他相握的手逐渐用力,似乎想要捏疼他。

    “请不要断章取义,我说的是用言语说服,为什么你会联想到那方面去啊。”

    北条诚叫屈,不过也不敢继续这个话题,转而说道:

    “还有一件事,我马上就要出任学生会长了,你要来帮我吗?”

    “你很闲吗?”

    我妻岚看向他的眼神更加莫名其妙了。

    “我想清楚了,学生时代光顾着学习是不行的,尝试管理一下学校一定也会是不错的经历。”

    北条诚不会承认自己是被迫的。

    “说得还真好听,不过你之前也没怎么刻苦读书吧?大多数时间不是在扮演自走炮吗?”

    我妻岚的嘴还是那么的毒。

    “那么请问炮架……嘶!”

    他下意识地话还没说完就挨了一脚。

    “是我错了。”

    北条诚龇牙咧嘴的道。

    “你刚才说要我到学生会帮你?”

    我妻岚没有计较他的口无遮拦。

    “我说的是那种要处理事务的,不像之前那样挂个名头,你愿意吗?”

    北条诚眼睛一亮地看着她。

    “唔……”

    我妻岚抬起手摸着下巴似乎真的在考虑。

    “怎么样?”

    他期待地继续问道。

    “我在想,我到底是哪方面表达出了我会帮你做事的意思,让你产生这种误会是我不对。”

    我妻岚故作深沉的道。

    “你就是故意装出一副犹豫的样子让我对你抱有期待的吧?”

    北条诚顿时有些恼火地抬起手捏住了她的鼻子。

    他其实也没很失落。

    我妻同学的性格他还是很清楚的,的确不可能会愿意给学校当长期稳定的义工,是他多次一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