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为何恋爱游戏的女主不太对劲 八云绿

第255章

    “你说的和我的问题有关系吗?我怎么听不太懂啊?可以请你重新用更合适的方式讲解吗?”

    清水熏完全没能领悟到他的意思,神色变得更加不善了,伸出手揪住了他的耳朵。

    “我已经一五一十地向您汇报了啊……”

    北条诚一脸委屈地看着她。

    “哈?”

    清水熏有些莫名其妙,仔细的回味了一下他刚才的话后,眼中顿时流露出了难以置信之色。

    “你们……”

    她咬了下牙,掐着北条诚耳垂的手逐渐用力,语气冰凉地道:

    “不用这么委婉,你是在和我打哑迷吗?给我直白地进行说明。”

    “学姐你不是已经想到了吗?”

    北条诚底气不足地小声说着。

    “你怎么做得出这种事的啊?”

    清水熏有些气恼地呵斥了一句。

    “我说过不准你乱来的吧?”

    “我知道学姐你是为我的状况考虑,但也没有那么夸张啦,而且我也知道分寸,不会像以前那样,没关系的。”

    北条诚示好似的蹲下身给她脱着靴子。

    “随便你好了,反正你现在也没有住在我家,我懒得管你。”

    清水熏冷哼道。

    “不要这么说啦,我会听学姐你的话的,请管着我吧。”

    北条诚给她换好鞋子后,又站起身贴近,轻声询问道:

    “那学姐你不要生气好吗?”

    “我有什么好不高兴的?看到你今天难受的样子,我的心情一直很好呢。”

    清水熏嘲讽道。

    “那就好。”

    北条诚忍住吐槽的冲动。

    “不过你是什么渣滓吗?亏你想得出来!我妻岚也不管着你点的?”

    她又唾弃地道。

    “这也没有什么吧?”

    北条诚嘀咕着。

    “听你的语气还有过更加不堪的经历咯?”

    清水熏“呵”了一声。

    “不说这个了……”

    北条诚可不敢再说。

    “别再让我知道有下次,我不想听到,你也别和我说!”

    清水熏瞪了他一眼。

    “是我的错。”

    北条诚低下了头。

    “我还不知道你什么德行吗?”

    清水熏瞥了他一眼。

    “熏学姐最好了。”

    北条诚用上了撒娇的语气,他真是觉得清水熏宽容到不可思议,竟然都没有发怒。

    “不是我大度,我又和你没有关系,你死了我都不管。”

    清水熏看出了他在想什么而轻蔑地说道。

    “不要这么说嘛。”

    北条诚有些汗颜地说道。

    “吃完饭我就回去,你就继续和我妻岚扮家家酒吧,我不在你应该会更开心。”

    清水熏冷嘲热讽。

    “就算不在这留宿,那多待一会也可以吧?我还有很多话想要和学姐你说呢。”

    北条诚拉着她的手来回摇晃。

    “不想听。”

    清水熏的视线朝盥洗室看去,慵懒地道:“我妻岚出来了你有什么话和她说去吧。”

    “呃……”

    北条诚眨了下眼睛地看着她,迟疑了一下后,有些欠揍地说道:

    “学姐你是不是……”

    “你不会说话是可以闭嘴的。”

    清水熏冷着脸说道。

    “哦……”

    北条诚听着她带着怒气的声音,识趣地没有再乱说话,不过就在这时他忽然感觉到了身后射来了一道刺痛的视线。

    “不会我在洗手间的这两分钟你们也不安分吧?”

    我妻岚的声音传来。

    “你以为我是你吗?”

    清水熏在北条诚开口之前就顶了一句,她这次的语气可比之前冷厉得多,锋芒毕露地盯着他身后的少女。

    “北条!”

    我妻岚瞬间就明白了她说的是什么,柳眉顿时皱了起来,有些羞恼地将矛头指向了北条诚。

    “那什么,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也该开始准备晚饭了。”

    北条诚选择转移话题。

    “那你还不快去?”

    清水熏对他挥了下手,但是视线依然放在我妻岚的身上,目不转睛。

    “要不……你们也一起来帮忙?”

    北条诚担心自己一走她们能把他家给烧了,心里有些懊恼,刚才说假话就不会让熏学姐对我妻同学生气了吧?

    “在外面走了一下午,我稍微出了点汗,等会要先洗澡。”

    清水熏表示拒绝。

    “我也一样。”

    我妻岚也是不看向他的说了声。

    “好吧,我先帮你们把换洗衣服找出来,你们一起洗吧。”

    北条诚说出这话后对峙的两人明显愣住了,不过他已经是无可奈何所以没有再理会,自说自话地走到了衣柜前。

    毫不夸张地说,他家里的来自她们的衣服绝对比他自己的都多,目不暇接。

    他很快就给她们各自整理出了两套齐全的衣着。

    “你在干什么啊?”

    我妻岚没好气地踢了下他一下。

    “你们不是要洗澡吗?”

    北条诚有气无力地看着她们。

    “我有说过要和这女人一起吗?你觉得我和她关系很好?我想就算是你也不会有这种误会。”

    我妻岚看着好像是心神俱疲的北条诚,她心里也是有些难受,脸上针对清水熏的怒意也收敛了。

    “我去给你们放热水。”

    北条诚没有作答,拿着她们的换洗衣物朝浴室走去,至于为什么这么做?就她们现在针锋相对的态势,肯定不会自己去洗澡然后任由另一位和他独处的吧?

    “没心情和你吵架。”

    我妻岚双手抱胸面无表情地瞥了眼清水熏。

    “我沐浴去了。”

    清水熏平静地说着但却依然站在原地不动。

    “那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

    我妻岚翻了个白眼。

    “你会趁我不在胡作非为的吧?那就随你好了,我也无所谓。”

    清水熏言罢就迈步朝浴室走去。

    “这是你的目的吗?少倒打一耙了,还是说贼喊捉贼?”

    我妻岚反讽道,同时也迈步跟上,和她一起走进了浴室。

    “你们洗澡可不要也吵起来。”

    北条诚才给浴缸盛满水,看到走进来的两位,心里倒也不感觉意外,叮嘱了一句后就很自觉地带上门离开了,不然指不定会发生点什么。

    “太难了……”

    他在逃离了是非之地后,有些精疲力尽地躺倒在了床上,双目无神地看着天花板。

    “不会以后每次和她们两个同时在一起,我都要这么累吧?就没有什么办法吗?”

    北条诚在这一刻意识到了自己前途未卜,现在还只有两位大人在这里,以后出现四人齐聚的场面他就可以抹脖子了吧?

    “不能这样下去。”

    思量着他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若有所思地摸着下巴,自语道:

    “或许我应该想办法改善她们之间的关系?至少得让她们别一见面就像对线一样互相针对,不然我以后可没有好日子过。”

    ……

    “你要是不好意思我也可以转过身去。”

    清水熏用嘲弄的眼神看着我妻岚。

    在北条诚面前的时候她不想进行无意义的争风吃醋,但是对于打击我妻岚,她一向很有兴趣。

    如果能让她露出屈辱的表情就更是让人愉悦。

    “你是在为自己比上不足的无能感到骄傲吗?”

    我妻岚当然也是毫不示弱。

    “我并不为此自得,只是在怜悯你而已,你应该也有自觉吧?”

    清水熏戏谑的看着她。

    “说这话之前建议你先了解一下相关的知识,科学研究表明,我这样才是健康的。”

    我妻岚的脸色有些黑了。

    “你果然很在意啊?还刻意去查阅这方面的资料,辛苦了。”

    清水熏嘲讽力拉满的轻笑了一声,不过她的脸色很快也沉了下来,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妻岚。

    “虽然你不愉快的表情让我很是舒畅,不过对此我实在没办法觉得值得炫耀,所以你也别盯着看。”

    我妻岚有些恼火的抬起手遮挡她的目光。

    “那你还让不约束好他?对那家伙现在很有兴趣吗?还真是让人意外。”

    清水熏不悦的道。

    “不要张口就来!”

    我妻岚俏脸通红的反驳道,羞恼的跺了下脚,眉峰微蹙的道:

    “我有什么办法?”

    “你不会对他凶一点吗?”

    清水熏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她。

    “你也就说说而已了吧?”

    我妻岚轻哼一声的道。

    “那个混蛋……”

    清水熏想了一下也觉得是这么个道理,也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转而说道:

    “像你这么爱吃醋的女人还是早点离开他比较好哦。”

    “要你管!”

    我妻岚别过头。

    “等会出去,你就稍微消停点吧,北条诚今天已经很累了,新年他是很高兴的,多少也在这剩下的半天时间让他开心一下。”

    清水熏轻声说道。

    “你倒是很会心疼他嘛?”

    我妻岚扫了她一眼,神色缓和了些许,拍着水地道:

    “谁让那家伙对这种节日好像特别感兴趣,不过你说的也是,今天就稍微让他得意一下好了。”

    “那就好。”

    清水熏点了下头。

    “不是……”

    我妻岚忽然又警觉地看着她。

    “你让我和你暂时友好相处,不会是今晚想住在这里吧?我是不会同意的。”

    “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吗?”

    清水熏嗤笑道。

    “希望你能一直这么想,就是不能让他太得意了,现在就这样还不知道他以后会提出什么更加过分的要求。”

    我妻岚气恼地说道。

    “我知道。”

    清水熏只是应了一声。

    “北条诚一个人要做那么多料理也有点太辛苦了,我们去帮他打下手吧,你没意见吧?”

    “哦。”

    我妻岚有些纳闷地扁了下嘴唇,她就奇怪这女人怎么总是把她的心里话全说出来,她们迥异的性格怎么想到一块去的?难道是因为想的是同一个人?

    ……

    “浴室那边好像很安静,应该没什么事吧?让她们独处总觉得很不安。”

    北条诚在煤气灶前踩着矮板凳,拿着调羹在锅里搅动着,脸上满是惆怅。

    “等会吃过年夜饭,熏学姐应该不会立即回去,余下的时间该做什么呢?总不能尬在那里不说话,会死人的。”

    他心里有些纠结,在室内能做什么?飞行棋?

    “玩游戏?打扑克牌?她们那种性格不会对这些感兴趣的吧?”

    “咔嗒……”

    就在这时,门锁没拧开的声音突然响起,他下意识地探出头看去。

    “可以不要当着我们的面这副表情吗?”

    我妻岚走近后抬起手就给了他一个脑瓜嘣。

    “早知道就和你们一起了。”

    北条诚有些懊恼地道。

    “挤不下这么多人。”

    清水熏提醒道。

    “我说清水学姐,请不要说的好像空间足够就可以,应该回答‘不可能’。”

    我妻岚瞥了一眼清水熏。

    “我就是这个意思,不用你多余的解释,他听得懂。”

    清水熏淡然地说着。

    “你们两个……”

    北条诚诧异地看着身前的两位,虽然她们现在的关系看起来还是不怎么样,但是好像没有之前那种硝烟味了?

    “喂,你前面的锅还在火上呢,这么分心没关系吗?”

    我妻岚打断了他的思路。

    “哦哦!”

    北条诚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回过头把心神放在料理上,但是他好不容易集中起注意力又被打乱了。

    在他一不留神的时候。

    说着要帮忙处理食材的两人也进了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