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道长,时代变了 全金属弹壳

165.多了一个

    枪响的声音传进店铺的时候,木下真郎正在煮茶。

    他是木下衣坊的主人,因为自家衣坊在箐口区域的进入口处,所以生意不错。

    但他知道要赚钱靠正经生意不行,真正赚钱的生意都写在法典里呢。

    本来在东瀛京都的时候他就靠这一手赚了几年快钱,可惜他的权势不够,于是他在去年坑到了一位贵族之后险些入狱,全靠送妻献女、抛家舍业、上下打点才逃脱牢狱之灾。

    可是出了这种事他便在京都待不下去了,甚至在整个东瀛都待不下去,不得已才远离故土来到中原上国。

    到来后他准备夹着尾巴好好做人的。

    直到他来到箐口发现了自己国籍的好处。

    他这时候才知道家乡的旅人说的不是假话因为他的国家曾经接纳过一批中原上国落难逃亡的大贵族,如今大贵族们重返了这个国家,投桃报李一般给他们族人一些特权。

    比如在沪都这座大城市划了一大片土地做租界。

    比如统帅沪都的大帅对他们东瀛人大为偏爱,允许他们在租界内横行霸道。

    于是他灵机一动重操旧业,明明他占据着一个经商的好位子却不愿意好好做买卖,毕竟以前有过来快钱的经历,再普普通通做买卖一点点的赚钱已经满足不了他的欲望了。

    不过他知道自己毕竟是在异国他乡,所以做的也不过火,他开了一个成衣店,然后用糊弄人来买衣服,然后以此做手脚去敲诈人付账。

    这样有个好处是一般惹不到厉害的人,因为他做了筛选,他会用加入东瀛国籍后在箐口内的好处来吸引顾客。

    如果顾客会被他的条件所引诱,说明这顾客没什么背景有背景有能量的人谁会为了仨瓜俩枣的便宜而更换国籍?

    何况对于中原上国的百姓来说,他们都是把四方洋人当蛮夷的。

    这样来钱会慢一些,但是却安稳。

    来到沪都两年他用这法子断断续续攒下了一些财产,以至于能雇佣四个浪人来给自己看家护院当打手。

    有了这四个浪人,他的生意做的更稳妥,他们都是真正杀过人的狠角色,以前在华夏南海流窜做海盗,每个手上都有好几条华夏商人的命。

    至于老百姓?那就更多了,他们海盗经常组团上岸劫掠。

    之所以现在归顺他,是因为现在海上被华夏的遗皇族整顿了,他们似乎在海上找什么东西,将各国海盗杀的很惨。

    回想这次的事,从招募了四个浪人开始他还没有吃过云松手上这样的亏。

    他没想到这些外乡人竟然敢抢他的衣服然后跑路,而且还给他好几个大嘴巴子。

    回想到当初挨抽的情景,他忍不住捂着嘴倒吸一口凉气,真疼啊,那道士真狠心啊,一巴掌抽掉他俩大牙!

    还跑了!

    但箐口就这么大,几个外乡人能跑得了和尚跑得了庙吗?

    他当天晚上就查到了这些人的落脚之处,而且发现这些人竟然被人给坑了,坑进一座有名的凶宅里。

    见此他大为欣喜,当夜便找了一伙能驾驭鬼神的阴阳师准备去直接弄死他们。

    反正他可以将人命嫁祸给凶宅。

    哪知道这些阴阳师都是阴阳人,吹起牛逼是能通行阴阳,真开打了他们竟然让人给打了出来,而且还打的很惨,有的甚至连自家的式神都让人给打死了。

    当然这些阴阳师说的是式神被凶宅里的宅灵给吞掉了,但木下真郎知道他们是为了保面子才这么说,其实他们就是让那道士给收拾了。

    经此一役他冷静下来。

    他知道靠自己的能量是对付不了这帮道士的,他想到了借助当地官方的力量。

    平日里他可没少给官方的巡捕上供,现在是时候利用他们了。

    结果半夜时分有一伙大人物忽然上了自家的门。

    这伙人不许他去对付这些道士,说这些人可能拿了他们一件重要东西,他们要监控这伙人的情况。

    直到昨天夜里大人物们又重新来找他,说道士们可能没有拿他们的东西,他愿意怎么办就怎么办。

    不过大人物们警告他,说这道士几个人不好对付,他们可能有些厉害神通,要对付他们最好借助官方力量。

    木下真郎明白,大人物们在教他借刀杀人。

    这样木下真郎就来劲了。

    他今天白天便联系了巡捕准备来抓人,可他平时虽然上供但上供太少,供的只是一个喽啰,这喽啰调动不了足够的人手来抓捕他们五个人。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木下真郎便耐心的等候这五个人分开的时候。

    天照大神保佑。

    今天傍晚五个人里的年轻道士就独自一人出门了,凑巧的是这道士很快回来了,然后被他抓住机会给堵住了。

    这真是惊喜!

    更大的惊喜在于他还从小道士怀里摸出了一根大金条!

    可惜,这根金条最终没有落入他手中,而是被那两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黑巡捕给强占了。

    恰好想到这里的时候外面也传来了‘砰’的一声枪响,然后灯泡突然黑了下来。

    室内一片漆黑,有森冷的寒气卷进来。

    抽刀声响起。

    木下真郎说道:“别慌,是这个电灯泡坏了,让我再去换一个。”

    随着他身影摇晃,灯泡果然亮了起来。

    昏黄的灯光照耀,桌子上的茶壶有茶水流出。

    见此坐在下首的浪人首座草狗神剑微微一笑,说道:“木下君,你心乱了!茶艺如剑道,煮茶如出剑,心万万是不能乱的!”

    木下真郎讪笑,这时候一个叫井上条人的说道:“草狗大哥说的对,但木下君的心不能不乱,先前的时候我们可是差点得到一块金条啊!”

    又一个叫真野麻的浪人愤懑的说道:“不错,那可是一大块真金呀,神剑大哥为什么不趁机对那些卑鄙无耻的汉狗出剑斩杀他们,然后我们夺走那块黄金。”

    “对呀,这里出去就是海,咱们随便雇一艘船躲到海上去就能避开汉人官员的抓捕。”

    “汉人蠢如猪狗,他们不过是拥有一片肥沃宝地所以才能创造出文化来,但能创造出灿烂文化的是古代先贤,现在这些汉猪汉狗痴迷于乱战,咱们甚至不必躲到海上去,只要在箐口藏起来就能避开他们耳目。”

    剩下一个浪人也开口说话。

    草狗神剑微笑不语,他将自己的杯子推上前去,说道:“木下君,烦请你为我添一盏茶。”

    木下真郎唉声叹气的说道:“如果咱们能得到那块黄金,咱们可以喝上金骏眉红茶。”

    茶水汩汩流入茶盏。

    草狗神剑轻轻吹了吹,猛的仰头将茶水倒入口中。

    放下茶盏后他说道:“如今的汉人虽然蠢如猪狗,但你我当知道他们古代先贤多么厉害。”

    “曾经有先贤说过,鱼我所欲也,熊掌我所欲也……”

    说道这里他忽然闭上嘴不说了。

    木下真郎说道:“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草狗君是忘记这段话了吗?不过你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草狗神剑抿了抿大胡子说道:“不,在下怎么可能忘记这句话?咳咳,在下之所以不说了,是因为、咳咳,在下发现自己说错了,在下要说的不是这句话,而是”

    “汉人曾经有先贤说过,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那块金条就是鱼,而我得到的那块羊皮卷则是渔之技!”

    木下真郎狐疑的看着他问道:“你说的是什么呀,草狗君,你明白你在说什么吗?你说的靠谱吗?”

    草狗神剑不悦的说道:“木下君此言何意?在下什么时候不靠谱了?”

    木下真郎说道:“前天夜里你花高价请的那几位阴阳师就不靠谱,他们不但没有解决那道士,反而被那道士解决了式神!”

    一听这话草狗神剑顿时面如土色。

    上次他找的那几个人是真拉垮了。

    但他很快整理心情说道:“上次是在下轻信小人失误了,这次绝对不会失误!”

    “再说,你给的钱哪能算是高价?你那点钱只够雇佣最低级的阴阳师,之前大和神道教的大人们不是说了吗?那个道士修为已经颇为高深,而他身边那个很英俊的青年更是高手,咱们雇的阴阳师失手不是正常吗?”

    其他浪人纷纷点头。

    木下真郎不高兴的说道:

    “那这次呢?你这次不会失手了?你捡到的是什么羊皮卷能比一大块黄金还要值钱?难道你找到的是汉人的点石成金之术?”

    草狗神剑说道:

    “并非是点石成金之术,但也差不多,那张羊皮卷上记述了一个黄金矿脉之所在!”

    一听这话所有人惊呆了。

    “当真?”

    草狗神剑推出茶盏说道:“请木下君再为在下满上一盏茶。”

    木下真郎直接把茶壶递给他:“都给你,快点拿出那黄金矿脉图给我们看看。”

    草狗神剑微微一笑,他将羊皮纸掏出来放在桌上,然后悠然自得的自斟自饮。

    身边几人的猴急表现他都看在眼里。

    对此他在心里摇头。

    这些人都不是练剑的料子,他们没有一颗风轻云淡的心,没有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意志!

    羊皮卷摊开,所有人激动的凑到一起看去。

    木下真郎抢先拿起来看向上面的字,念道:“待到午夜,藏金图现。黄金宝藏,尽在图中。”

    读完后他翻看羊皮卷,然后疑惑的问:“草狗君,这是什么东西?”

    草狗神剑说道:“你连这个都不清楚吗?这是一张黄金藏宝图呀,说的是到了晚上藏宝图会出现在这上面。”

    木下真郎一听这话泄气了:“八嘎,我又不是傻子,怎么会不明白它的意思呢?问题是你真相信吗?”

    “就凭这几个字,你相信这段话?”

    草狗神剑一脸凝重的说道:“我当然相信,你还记得之前大和神道教的大人们来说的是什么吗?”

    木下真郎说道:“他们说有一样宝贝可能被那道士给拿走了,然后又说那宝贝没有在道士的身上。”

    草狗神剑又说道:“那你们知道那是什么宝贝吗?”

    心急的武藤棉子叫道:“神剑大哥请明悟,这时候就别卖关子了。”

    草狗神剑微笑道:“好吧,诸君实在心急,那在下便坦言了。”

    “你们都不知道,大和神道教此次大举来到沪都正是要寻找一座宝藏,相传这座宝藏乃是汉人的太平王所藏……”

    “神牛镇妖鼓,黄金万万五,谁若识得破,天下财宝掳!”木下真郎下意识叫道。

    这是一段沪都人尽皆知的藏宝口诀。

    流传几百年,几百年未被人所破,以至于被当作是假消息。

    草狗神剑点头道:“不错,正是这份宝藏。”

    “大和神道教的大人说这道士身上有一样宝物,这件宝物恐怕正是这张藏宝图!”

    众人分析一通然后越分析越兴奋。

    这时候外面传来‘噼里啪啦’的脆响,浪人们立马扣剑:“是枪声!”

    草狗神剑歪头倾听,皱眉道:“确实是火枪的声音,声音是从两条街外传来的,好像是在警察署响起?”

    听到这话木下真郎顿时兴奋了:“会不会是那些巡捕为了黄金而内讧了?咱们去看看怎么样?或许可以浑水摸鱼得到那块黄金呢?”

    草狗神剑摇头道:“你小看了那些巡捕,他们不至于为了一块金条而动枪内讧,倒是可能有人去劫狱。”

    “现在那里一定非常危险,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咱们还是别去冒险,现在我们要做的应当是等待藏宝图出现。”

    这话说的在理。

    众人便心急火燎的围着藏宝图等待起来。

    随着时间流逝,纸上自己逐渐开始变化,从暗黑发红慢慢变成了鲜艳的红。

    见此众人更是欣喜:

    “太好了太好了,这真的是一张神图!”

    “没想到全天下人都在找的神图落入我们怀中,这叫什么?汉人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踏着破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动了动了,上面的字动了!它变成了什么?这写的是什么?”

    木下真郎皱眉读了起来:“呃,夜色深沉,阴气浓重,一只厉鬼出现在街头……”

    “又动了,这上面的字变化的好快!”

    木下真郎加快速度读道:“厉鬼随风而至,它出现在箐口入口处。”

    “厉鬼冷冷的抬头寻找生灵,发现街头冷清。”

    “厉鬼终于发现有一座名为木下衣坊的店铺里有灯火亮着……”

    读到这里他疑惑的抬头,肥胖油光的脸上全是小问号。

    “它上面的字又动了。”真野麻叫道。

    木下真郎低头看:“厉鬼悄无声息进入木下衣坊,它出现在门外并敲门……”

    “梆梆梆!”

    敲门声接着响起!

    浪人们下意识扭头看向门口。

    木下衣坊是东瀛式建筑,门是推拉门,上面贴满了墙纸,所以如果外面有人那从屋子里是能看到影子的。

    但这时候门外什么都没有。

    一个声音在他们之中冷幽幽的响起:“厉鬼进入房屋,混入了屋内人之中……”

    众人的心剧烈的跳起来。

    他们慌忙扭头彼此的看,真野麻叫道:“这到底是什么藏宝图?为什么会这么诡异?”

    草狗神剑此时依然很有大哥风范,他沉声道:“别慌,这或许只是一个考验。”

    “你们看,这上面说屋子里进来一个厉鬼,可是我们都已经看过了,屋子里一切正常,就咱们六个人。”

    真野麻紧紧的握着利剑说道:“不错,神剑大哥说的对……”

    “对对对……”木下真郎哆嗦着说道。

    真野麻安慰他道:“你别怕,这里哪有什么鬼……”

    “个屁!”木下真郎这才将剩下两个字说出来,“对个屁!对个屁!咱们几个人?”

    真野麻看了看说道:“六、八嘎!木下君还有我们四个兄弟,咱们是五个人才对!”

    屋子里几个人彼此对视。

    然后发现彼此都慌了。

    围绕着茶桌一共是六个人。

    但他们应该就是五个人!

    但这六个人偏偏他们都彼此认识,只是看彼此的话并没有发现多出一个人来,这怎么回事呢?

    草狗神剑厉声道:“诸君别慌,我们是剑客,剑客永远都要有一颗如同枯井死水一般的心!”

    “咱们就是应该有五个人,没关系,大家彼此看准对方,然后我来点名,一定能点出……”

    “啪啦!”

    电灯泡猛的闪烁了一下,然后屋子里突兀的陷入黑暗中。

    就在灯光即将熄灭而未完全熄灭的瞬间。

    他们依稀看到有个人窜了起来。

    拔剑声接二连三响起。

    木下真郎叫道:“冷静冷静,不要胡乱出剑!我这里有火柴,抽屉里有蜡烛,让我点燃它!”

    ‘嗤’的一声响,火柴头划过擦纸,一个豆粒大的火焰燃烧起来。

    木下真郎护住烛火放到桌子上,说道:“大家用一只手捂住嘴巴,如果这里有鬼,它肯定想吹灭蜡烛,谁吹气谁就是鬼!”

    浪人们纷纷捂住嘴。

    但草狗神剑没有动弹。

    真野麻用闷闷的声音说道:“神剑大哥,你快点捂住嘴呀!”

    草狗神剑依然一动不动。

    众人惊恐。

    他们心里都出现了一个可怕的猜测!

    真野麻用剑去碰了碰他的肩膀。

    他倒在地上。

    满脸寒霜。

    脖子上出现两个漆黑的手印!

    此时他变成了冰块,身躯僵硬的厉害,散发着道道寒气。

    事发突然。

    众人下意识倒吸凉气。

    这是下意识的反应、下意识的动作!

    可是就在此时有人吹气了。

    “呼……”

    烛火摇曳了几下要熄灭。

    屋子内眼看又要一片黑暗。

    木下真郎拼命护住火苗指向真野麻方向叫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刚才吹气的方向是在你那里!”

    剩下的人毫不犹豫纷纷冲真野麻出刀!

    火苗微弱的光芒下,两个刀影闪烁成一片。

    真野麻挡住了一把刀,然后脑袋飞起来!

    热血冲天起!

    剩下的人惊呆了。

    鬼没有热血!

    他不是鬼!

    他们杀了自己的兄弟!

    这时候又是一阵寒风掠过。

    蜡烛火焰终于熄灭了!

    黑暗只是迟到,并没有缺席。

    然后其他人感觉有人影在黑暗中掠向了木下真郎。

    木下真郎惨叫一声:“原来是你……”

    就这么没了声息!

    这下子剩下的人心态崩了。

    他们只是能恃强凌弱的水贼倭寇,他们屠杀华夏商贩和百姓时候凶残如屠夫,可是真的面对强敌时候却比一头猪还不如。

    真要杀一头没被绑起来的猪很难的,杀两头更难!

    但要杀两个浪人却很简单。

    他们在惊恐之下抽出刀来互相屠戮!

    谁也不想死、谁也不想成为下一个受害者,他们想做施害者!

    现在就剩下两个人了,自己不是鬼,那对方肯定是鬼,那杀掉对方只留下一个自己,这样自己不就安全了?

    带着这朴素而凶残的杀念,他们开始疯狂出刀。

    等到声音落下。

    电灯忽然闪了闪又亮了起来。

    屋子里头鲜血淋漓,比屠宰场还要屠宰!

    木下真郎一直坐在原来的位置。

    他饶有兴趣的欣赏着屋子里的情景舒服的笑道:

    “是谁告诉你们,厉鬼只有午夜才会出现?它可以在你们没有防备的时候就到来,然后熄灭灯光混入你们之中,让你们熟悉了它的存在。”

    他看向倒在血泊中瑟瑟发抖的一个中年胖子继续笑道:

    “辛苦你了,被我鬼隐了好一会,这段时间明明一直在这里、明明一直开口说话但却没人搭理你,直到刚才才突然被人发现但你却不能说话不能动弹,这段时间你一定很害怕吧?”

    “不过你因祸得福了,你活到了现在。”

    “不过你也倒霉了,最后剩下一个你,那你说我们应该怎么玩呢?”

    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外面响起:“谁在里面玩起来了?我去,好浓的血腥味儿,比警察署还要浓啊。”

    屋子里突然之间只剩下一个人。

    一个在血泊中屎尿乱流的人。

    云松捏着鼻子小心的走进来,看到自己的羊皮卷正摊在桌子上。

    他走过去借着灯光一看,羊皮卷上有一行猩红的字:

    厉鬼向主子问好,主子万岁万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