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道长,时代变了 全金属弹壳

316.推开门,是家

    在这里看到神秘人,云松有些愣神。

    如果他记忆没有差错。

    这是神秘人第一次在光明磊落的前提下主动出现在他面前。

    事若反常必有妖啊!

    老祖宗的话没错,神秘人依然是那副悲情的样子、悲情的口吻:“他还没有死,你有话要问他?我可以帮你,但你得告诉我,你……”

    “我真的没拿你东西。”云松截住他的话,“大哥,你跟我很久了,应当了解我脾气了,我不是拿了人东西不承认的那种人!”

    神秘人说道:“你只是不知道拿了我的东西而已。”

    “到底是什么东西?”云松问道,“你是看守昆仑墟的转轮奴?有人曾经说过,我拿走了你作为转轮奴的凭证,是吗?”

    神秘人忧伤的点头。

    云松问道:“那我拿走的这个凭证到底是什么?”

    神秘人说道:“是一把钥匙。”

    “什么样子?”云松问道。

    神秘人无奈的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什么样子,所以我没有恨过你,因为你或许不是故意偷走某样东西,而是你不小心拿走了它。”

    云松呆住了。

    这算什么答案?

    神秘人对他确实挺友好的,他伸手在王有德后背使劲一拍,王有德木然的张开了嘴巴。

    他又往王有德嘴里塞了一枚丹药,王有德猛然吸了口气,又张开嘴发出了一声呻吟。

    起死回生了!

    当然他刚才并没有完全死掉,只是已经生命垂危、油尽灯枯,陷入了濒死状态。

    这次回过魂来,王有德的情况也不好,他苦笑着看向云松虚弱的说道:“没想到最后我又见到你了,真人,过往有所得罪,我在此向你道歉。”

    他尝试着想起身行礼,但却已经没了力气。

    云松问道:“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王有德继续苦笑,说道:“前几日你去我家的时候,我就已经这样了,只是当时抹了药膏,我还以为能拔除入体侵袭的尸毒。”

    “可我想的太简单了!”

    他又对云松道歉:“对不住,真人,当时你与我说了你在追寻生万物妙笔的事,我竟然财迷心窍想要从你手中夺取这样法宝……”

    “去山村偷袭我那帮朋友的人,是你派去的?”云松打断他的话问道。

    王有德惭愧的说道:“不错,我将消息传给了王大帅,想趁着你不在抓你的手下来与你交易,没想到强将手下无弱兵,不但没抓到他们,反而被他们给将了一军。”

    “实在对不住,真人,我算计你太多次,若有来生,我愿意衔草结环,以报恩德!”

    这是云松第一次体会到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他叹了口气,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对王有德说什么。

    其实他并不感觉自己多厌恶王有德。

    或许是因为他穿越后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王有德的缘故,吃的第一口正经饭菜是王有德送来的缘故,也是王有德带他离开了道观的缘故,总之他对王有德没什么恶感。

    王有德这人也不算是多坏,除了这次联系王天霸想抓胡金子等人结果却被反草一通,其他时候两人甚至没有出现正面的冲突。

    看着已经不成样子的王有德,云松一时有些戚戚然,问道:“老镇发生了什么事?你还有什么心愿需要我去帮你完成吗?”

    王有德勉强的摇摇头:“老镇的事,你不要去插手了,那是一趟浑水,遗皇族各家在混战,我们王氏是咎由自取,不该妄图从他们的手中抢肉吃。”

    他看向远处深山,说道:“我一直以为你是嬴氏的云松,但我打听到消息,你好像并不是他,如果你确实不是他,那应当不知道老镇背后的事,对吗?”

    云松说道:“我确实不是他,我也确实不知道老镇背后的事。”

    王有德虚弱的说道:“那我告诉你,老镇是上古的一座山里小镇,它本身平平无奇,可是云起山很奇怪,它下面有许多地窟,叫做聚窟幽都。”

    “聚窟幽都也很奇怪,它们并没有始终在云起山下,而是每隔九十九年才会在云起山下出现一次,所以遗皇族在老镇安插了人手,经略这片地方。”

    “除了每隔九十九年出现在云起山下,聚窟幽都还会出现在其他地方,但那些地方少有人知,近年来唯一被确定的一个地方是昆仑墟,它曾经在昆仑墟出现过。”

    “嬴氏九太保找到了它的位置,不知道他们遇到了什么危险,最后只有一个第九太保云松出来了。”

    “起初知道这消息的人很少,我们王氏是其中之一,天目门也是其中之一并且动手去抓了云松,最终抓到的应该是你了。”

    他说到这里开始气喘,力气也逐渐消散。

    意识到这点,他明白自己时间无多,便对云松笑了笑说道:“如今九十九年已经到了,云起山的聚窟幽都能够打开了,所以遗皇族才齐聚这个地方。”

    “遗皇族各家之间矛盾重重,历史上每次在山内相聚都会争斗不断,但那时候大家总有共同的敌人,也就是那一代的皇族。”

    “现在革命了,没有朝廷了,也没有当权的皇族了,怕是这个原因导致大家新仇旧恨爆发了,然后才有如今这场大混战。”

    “没有赢家。”他嘿嘿笑了起来,“遗皇族也不会成功进入聚窟幽都去往九天仙界,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九天仙界?”云松问道,“这又是什么地方?”

    王有德已经陷入弥留状态,意识变得迷糊起来。

    他没有回答云松,或许已经听不到外界的声音,他自言自语的说道:“那些傻瓜,你还记得咱们在大力村瓜田里的事吗?那次你挖开瓜田看到有人埋在了下面,他们穿戴一新、带着礼物……”

    “那些傻瓜,他们以为这样可以进入聚窟幽都,还给聚窟幽都里的转轮奴带上了礼物,哈哈,他们想给转轮奴送礼,然后让看门的转轮奴网开一面,让他们进入九天仙界的那个地窟……”

    “这都是做梦!”

    “大梦一场空!”

    “一场空……”

    他说到这里喃喃了几次‘一场空’,最终浑然倒去。

    神秘人说道:“这次他死了。”

    云松默默的点头。

    神秘人问道:“你想知道他刚才说的九天仙界是怎么回事?”

    云松随意的说道:“对,那是怎么回事?”

    神秘人叹了口气,说道:“九天仙界啊那是一个传闻,聚窟幽都之内有许多地窟,每个地窟都能通往一个与这世界不同的世界。”

    “于是有传闻说聚窟幽都当中有一个地窟通往了九天仙界,去了之后能修道成仙,能长生不老、寿与天齐。”

    云松问道:“没有这样的地方吗?”

    神秘人摇头:“没有这样的地方。”

    这个答案不出预料,但让云松哑然失笑:“历朝历代的皇族,原来寻找的只是个不存在的地方?”

    “都说他们在找龙脉,原来他们是找仙界!”

    “龙脉已经够不靠谱的了,结果他们找一个更不靠谱的仙界!”

    神秘人默默的听着他的话,等他说完后重新开口:“你们曾经在一个村子的沙田里挖到过人?那些人带着礼物?”

    云松说道:“对。”

    神秘人说道:“这个人临死前说的不对,那样真的可以进入聚窟幽都!”

    他挥手扫了一下王有德:“这个人知道的也很少,他们都是为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传闻耗费了一生。”

    长袖挥舞,一阵风划过。

    王有德的尸体上出现了一道火焰,火焰跟水银一样倾泻开来又铺展开来。

    然后一层火焰燃烧起来。

    王有德的身躯就像一个陶瓷人,火焰像是打碎陶瓷的锤子,他的外表在前一秒钟还没有什么异常,下一秒钟忽然坍塌了。

    又是一阵风吹过。

    这次是山风吹过,王有德的尸体化成一团灰融入了山风中,很快消散的无影无踪。

    云松对他说道:“大哥,我知道你的苦楚,你一直以为我从你身上偷走了东西……”

    “未必是我身上。”神秘人打断他的话摇摇头,“我们的钥匙,连我们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但我们不能失去它,你现在应该知道我们叫什么了吧?”

    “转轮奴。”云松说道。

    神秘人说道:“对,转轮奴,转轮之奴,你知道这名字背后的意味吗?”

    云松试探的问道:“你们还有个转轮王之类的统治者?他把你们当奴仆?”

    神秘人说道:“这名字不是外界给我们起的,是我们自己起的。转轮是转世重生的意思,奴并不是某个人的奴仆,我们是天道的奴仆,我们是可以不断转世重生、不死不活的存在!”

    这番话让云松呆若木鸡:“转世重生?你们可以有意识的转世重生?”

    神秘人点点头,继续说道:“只有遗皇族的上层人物才知道这个秘密,但他们以为这是我们看守给九天仙界看门所得到的奖励。”

    他说着笑了笑:“什么奖励?这是惩戒!一世又一世的转世重生,所有经历永远在我们脑海存在而不会消失,你无法理解这是什么样的痛苦!”

    这是云松第一次看到他露出笑容,然后明白了‘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是什么样子。

    但他听着神秘人的话心里头出现了一个疑问:

    “那个,既然你觉得看守聚窟幽都、一世一世的转生是痛苦,那你丢了看门的钥匙不应该高兴吗?这样你就不用继续痛苦了?”

    神秘人瞥了他一眼说道:“谁告诉你失去了钥匙就不用继续痛苦了?你以为我丢掉了看门的钥匙,就不必再待在那地窟里了吗?”

    “如果事情这么简单,我们为什么不把地窟里的东西都丢掉?反正钥匙肯定是其中的物品,对吧?”

    云松愣了愣,道:“对哈。”

    “对哈?”神秘人冷哼一声,“我们有钥匙还能进入地窟所通往的世界,没了钥匙我们只能被锁在地窟里头!”

    云松明白了,这丢了钥匙等于要坐牢,难怪这哥们如此着急!

    他又问道:“也不是只能锁在地窟里吧?你看你不是还能出来吗?”

    神秘人说道:“出来是有代价的,如果没有必要,我们尽量不出来!”

    云松明白了,他只好解释道:“我现在明白你的为难了,但我真的没有……”

    “你有没有拿钥匙,只要你随我去我的地窟走一趟即可,你到时候试试能不能打开门,如果你能打开地窟之门,那就等于钥匙在你身上。”神秘人打断他的话说道。

    云松痛快的说道:“行,这个忙我可以帮。”

    说到这话他猛然想到一件事,又问道:“老哥,你既然有办法来验证是不是我带走了钥匙,那为什么一直不把我抓走带去地窟直接进行验证呢?”

    神秘人反问道:“你以为我为什么要一直跟随你?一直暗地里帮助你?”

    云松眨眨眼。

    反正不是因为爱。

    这点他很有B数。

    神秘人习惯性的叹气,说道:“因为我从墟龙脉的地窟里出来后,暂时没办法再回去,我得等到云起山下的地窟再出现,才能把你带进去!”

    他这么一说,云松明白他的意思了:“你暗地里跟着我,追问我拿走了什么,这其实不是你的最终目的,你最终目的是怕我死在外面?!”

    神秘人说道:“算你不蠢,走吧,现在地窟终于来到了云起山下。”

    云松说道:“你等等,我先去找我的朋友告个别。”

    他带着神秘人赶向先前与胡金子等人约定的山头,到了山脚下神秘人停了下来。

    云松问道:“你不一起上去吗?上面有你一个小弟。”

    神秘人摇摇头,挥手示意他速战速决。

    云松上山,一行人都在山头上等着他,看到他出现顿时沸腾。

    刚刚经历了生死,云松感受到这些人的真情实意忍不住的感动。

    他挨个拍众人的肩膀。

    喧嚣就此沉寂。

    众人都发现了他情绪的不对劲。

    胡金子问道:“大哥,怎么了?老镇发生什么事了?”

    “对呀,”莽子附和,“你情绪不对劲啊,好像咱们要生离死别了似的。”

    “滚。”钻山甲上去踢开他,“不会说话就闭嘴,老镇肯定发生了很不好的事情,老大看到后心里有感慨!”

    云松笑道:“莽子说的或许是对的,我要去一个地方,如果我一天之内没有回来,你们就出山去城里头吧。”

    他看到众人急迫的要开口,赶紧下压双手示意他们安静:“记住,别去老镇,现在老镇一团乱,各家遗皇族在里面乱杀,你们千万不要……”

    “你什么意思?你要去哪里?”胡金子忍无可忍打断他的话。

    一个人开口其他人跟着开口:“对啊,咱们一起去呀,不管他是上刀山还是下火海,一起去!”

    “同去同去!”

    “老大你不了解我们吗?我们是怕事的人吗?”

    看着众人群情激奋的样子,云松更是感动。

    他明白自己心肠软,要是一直留在这里更没法离开,便坚定的推开了走上前来的几个人说道:

    “你们就在这里等,等一天!一天我没有回来,立马离开,你们最好跟着老虎去关外,以后关外要比中原安定的多!”

    赶来的路上他已经把身上所有的银票都收集了起来,此时全拿出来分给了众人。

    他转身要走,腿上一沉。

    左腿是阿宝右腿是令狐猹。

    云松不知道此去的吉凶,但想了想还是带上了阿宝和令狐猹。

    他下山去找到神秘人,故作潇洒的拍拍手说道:“走吧,咱们是不是要去大力村?”

    神秘人摇摇头:“你不是有生万物妙笔了吗?”

    云松掏出妙笔问道:“这个可以直接进入地窟?”

    神秘人说道:“这就是地窟里出去的东西。”

    他接过生万物妙笔在石壁上画了一个门,推开门示意云松进入。

    云松牵着阿宝扛着令狐猹跨进大门,抬头看去,看到自己竟然在一座宫殿里头!

    廊腰缦回,檐牙高啄,漏窗众多而门更多,门窗形状千变万化,方窗方门、圆窗圆门、六角门窗、八角门窗、扇面门窗等等。

    宫殿里有柱枋,上面装饰彩画,绘制雕琢有云气、仙灵、猛兽、仙禽,柱基是莲瓣,一朵朵金色莲花盛开,绽放出了一条条两人环抱的巨柱!

    云松正呆呆的看。

    神秘人从后面走了进来,说道:“去开门吧。”

    “开哪里的门?”云松问道。

    神秘人说道:“随便一扇门,你去打开门试试。”

    云松找了一扇最普通的方形门,他往大门走去,阿宝和令狐猹懵懵懂懂的跟在他屁股后头。

    他伸手推门。

    门打开,外面一片昏暗。

    他下意识走了出去。

    脚步声响起,忽然有白光亮起。

    又有一扇门出现在他面前。

    橘红色的防盗门,门上有个门牌。

    上面写着202。

    云松陡然呆滞。

    这是魂牵梦绕的家!

    所谓的地窟钥匙,竟然真在自己身上!

    神秘人的声音最后传进他耳朵里:“钥匙果然在你身上,很好,我拿回来了,你们在那里自求多福吧。”

    你们……

    云松愕然低头:阿宝、令狐猹都在自己身边……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