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噩梦惊袭 温柔劝睡师

第685章 私人问题

    闻言江城眼神忽然发生改变。

    “跟了一路”这几个字让江城立刻联想到那滩水渍,留下水渍的东西就是从他们所在的宿舍一路跟来的。

    看来除了自己,这个叫做王琦的男人也注意到了。

    但貌似除了自己与王琦,其余人并没有意识到这点,高言质问文良山:“王琦他朝哪个方向去了?”

    文良山立刻手指向一边,“反正我最后一次看见他,他是朝那个方向走的。”

    顺着文良山手指的方向看,王琦应该是绕到了活动中心的前门。

    但江城认为他肯定不敢一个人进活动中心,他应该是去了附近,而那周围是一栋栋排列整齐的楼。

    是江潭大学学生的宿舍楼,他们来的时候见过。

    “你们在里面发现什么了?”文良山很善于察言观色,见到出来的几人脸色不对,知道里面肯定有事发生。

    高言和江城谁都没理他,只有沈梦云顿了顿,敷衍说:“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找人要紧。”

    听到还要去找王琦,槐逸忍不住了,“要我说我们就不要管他了,就他这样的人,根本帮不上什么忙。”

    “槐逸兄弟说的对,他只会给我们带来危险。”胖子想了一下后说:“还会添麻烦。”

    他们出来的时间不算短了,再拖延下去,大家担心回到宿舍会惊动看门老人。

    毕竟老人睡眠质量差,睡得早,醒来的也早,江城曾经遇到过一位客户,每天晚上8点不到就上床睡觉,早上4点准时起床,吃早餐。

    江城也倾向抛下他,深夜在校园里找人?找鬼还差不多。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江城担心那个从宿舍一路跟来的东西还在不远处盯着他们,会尾随他们再回到宿舍。

    犹豫后,最终还是沈梦云开口:“这样好了,我们绕到前门附近看一看,如果王琦在附近,我们就找他一起回去,如果不在,我们也不专门去找,怎么样?”

    “好。”

    这个提议比较中肯。

    一行人来到活动中心前门,文良山左右瞧了瞧,突然一阵风吹来,他下意识地瑟缩一下,把脖子缩回到衣服里面,用发闷的声音说:“王琦他不在,会不会是先回去了?”

    高言瞥了他一眼,文良山心虚的避开视线。

    大家都清楚,这里距离宿舍很远,要绕很大一个圈子才能回去,王琦只要不傻,是绝不会一个人不声不响走夜路回去的。

    文良山这么说不过是害怕,想早点回去。

    至于王琦的死活,他才不关心。

    夜晚的江潭大学给人的感觉就如同一潭死水,完全感觉不到活人的气息。

    就连不远处的学生宿舍,也只是规规矩矩的亮着几盏灯,可这么久了,他们却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这已经不是用反常可以解释的了。

    “这学校里面的不会都是鬼吧。”胖子小声嘟囔说。

    听到胖子的话,胆小的文良山,还有师晓雅同时露出害怕的表情,就连沈梦云都微微皱眉。

    “不要乱说话。”高言用不满的语气说,“怎么可能一个学校里面的人都是鬼,那我们还怎么过任务,等死算了。”

    自觉理亏的胖子耷拉着大脑袋,不说话了。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先回去吧。”不知道是不是胖子的话影响到了高言,不到半分钟,他就提出要离开。

    这次没人再有意见。

    可就在大家走出不到30米时,一阵轻快的脚步声在身后出现,沈梦云的双肩颤抖,她的第一反应居然是活动室里的东西追出来了。

    但好在不是,出现在他们身后的是王琦那张讨人厌的脸。

    还没等大家兴师问罪,王琦倒是眯着眼,笑盈盈问:“原来你们在这里,还枉我找乐你们好久?”

    “你找我们?”槐逸气势汹汹问。

    “是啊,我刚才还去后面窗口那里找你们,发现你们不在,我才绕到这里,没想到刚好看到你们准备回去。”王琦双手插兜,十分自然说。

    “不回去干嘛?”胖子气愤说:“等着去你家吃席啊!”

    沈梦云脸色微寒,打断说:“好了,别吵了!”她重新看向王琦,眼神充满打量:“我问你,你去哪里了?”

    王琦慢悠悠伸出手,点了点一旁的学生宿舍楼,“闲得无聊,去逛了逛,顺便解决了一下私人问题。”

    文良山偏头看向死气沉沉的学生宿舍楼,紧张的声音都不对了,“你真进去宿舍楼了?”

    “那倒没有,我就在附近逛了逛,不过说起来这些宿舍楼倒是蛮奇怪的。”王琦说到这里就停住了,看向大家的眼底填满玩味,像是笃定大家会继续向下问。

    可没想到

    “你没死真好。”江城转过身,用无所谓的语气说:“都散了吧,我们回去。”

    胖子和槐逸毫无悬念的跟着江城离开了,沈梦云和高言思考片刻,也走了。

    被勾起好奇心的文良山师晓雅原本还想听听,可见此场景,立刻朝着大部队追过去。

    王琦倒也不怒不恼,一个人吊在队伍后面,依旧是那副说不清道不明的闲散模样。

    回到宿舍后,胖子立刻锁上门,好奇问:“医生,你怎么不让王琦把话说完?”

    虽然他们不一定会去学生宿舍,但多了解一些学校内的情况,尤其是午夜后的江潭大学,对于他们接下来的行动会很有帮助。

    江城拿起地上的热水壶,晃了晃后,给自己倒了杯水,“问他没有用,反正他说出来的也是假话。”

    “江哥,这个王琦肯定有问题,但至于是不是你猜测的鬼”槐逸思考片刻,慎重说:“我认为还有待观察。”

    江城一手端着杯子,慢慢喝着温热的水,“你说得对,这个王琦不简单,我想他刚才根本就没去学生宿舍楼。”

    “那他去哪里了?”胖子追问,王琦在江城他们进去后不久就一个人离开了。

    江城吐口气,偏头看向胖子,“和我们一样,他也进了活动中心,只不过我们是从后面窗户,他是绕到前门进去的。”

    胖子和槐逸两人不禁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