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噩梦惊袭 温柔劝睡师

第1112章 谁说刀鞘捅不死人

    “谁把你伤成这样?”胖子脸色一变,忽然心疼起来。

    江城却是看懂了,这个副本里能把无伤成这样的,也就只有渡水河底的大河娘娘了,但他没想到,这个大河娘娘居然这么凶。

    果然是公交车上的执法者,实力恐怖如斯!

    突然见到无,打更人原本浑浊的眸子里也出现了不一样的颜色,幽绿色的童孔像是鬼火般跳动着,伴随着一声嘶吼,打更人挥舞着手臂,朝无冲了过来。

    之前打更人如何击败阿标雷鸣宇的经历犹历历在目,完全是碾压局,怒目金刚更是惨遭肢解。

    见到打更人携万钧之势冲杀过来,杜莫宇脑海中瞬间只剩下等死两个字。

    他倒是不怕死,毕竟他的兄弟们都死在这里了,大家黄泉路上也有个伴。

    他只是不甘心,没能宰了于成木阿标这两个家伙报仇。

    可就在他要闭上眼的时候,只见挡在他们身前的黑衣人抬起腿,一脚就给打更人斜着踹飞出去,飞走的速度比他冲过来还夸张,一连撞断两颗树才停下。

    杜莫宇:“!!”

    江城也长舒一口气,毕竟只要是人,见到那么个长着6条手臂的家伙冲过来,就没有不怕的。

    “牛逼!”胖子搂着杜莫宇的肩膀,在后面大声给无吆喝助威。

    无的视线扫过,被扫到的于成木狠狠打了个哆嗦,至于已经身受重伤的阿标,更是大气都不敢喘,迅速低下头,不敢与无对视。

    “糟了……”阿标心里慌得一批,这个黑衣人明显是江城,或是那个胖子体内的门里出来的,这种程度的实力绝对是诡异之门没跑了,想到之前和江城等人的明争暗斗,阿标心里很清楚,对方一定不会放过自己。

    夸张点说,他宁愿看到打更人占优势,也不希望江城那伙人占优势,毕竟打更人占优势还有于成木可以制衡,但要是江城一家独大,绝对不会放过他们。

    他和于成木属于内部矛盾,可以出去再解决,但与江城这伙人已经结下死仇了。

    两伙人,注定只有一队能活着走出去。

    身为门徒,阿标知道黑衣人固然强大,但一定会被这辆诡异的公交车压制,所以它支撑不了不久,更何况…黑衣人貌似还受了不轻的伤。

    自己并不一定毫无机会。

    被无击飞后,打更人迅速爬起来,晃了晃头,貌似它也不理解,是怎么被一脚踢飞这么远的。

    但很快,伴随着一声怒吼,打更人的身体逐渐膨胀,原本干瘪枯藁的皮肉居然吹气似的鼓了起来。

    与此同时,惊人的气息也在节节攀升。

    打更人手上的那柄桃木剑兀自燃烧起来,可诡异的是,那是一股冰蓝色的火焰,彷佛来自幽冥。

    另一只手臂上的匕首也发出暗红色的光,上面的血色符文好似活过来似的,不停扭动着,在匕首上面组成古怪的图腾。

    为了对付无,打更人任由身体被那扇门彻底侵蚀,从现在开始,他几乎不再有神志,而是完全沦为了一具只知道杀戮的怪物。

    但获得的报酬是,现在的他,获取到了惊人的能力。

    即便短暂,但只要能够杀掉眼前的黑衣人,吞噬掉它,那么一切…都是值得的。

    挥舞着木剑与匕首的打更人第二次对着无冲杀过来,气势与之前相比完全不同。

    更离奇的是,那把木剑上的火焰并没有灼热的感觉,而是蕴含着惊人的寒意,一旦接触到,后果不堪设想。

    彷佛是为了照顾江城等人,这次无没有等到打更人冲到身前,而是和他对冲而来,途中抽刀出鞘,一气呵成,单手持刀对着打更人斩下。

    雪亮的刀光割裂了夜色,这行云流水的一刀看傻了杜莫宇,他发自内心的觉得这个黑衣人和雷鸣宇门里的那个东西不是一个物种。

    伴随着一阵金石相击声,这一刀…居然被挡住了。

    打更人足足用了6只手支撑,配合着那柄桃木剑,还有符文匕首,终于是勉强接下了这一击,但代价是整个人半跪在无面前。

    杜莫宇看的热血沸腾,大叫:“宰了他!”

    雷鸣宇就是死在了打更人的手里,他恨打更人恨的咬牙切齿。

    这一刀看似没对打更人造成致命伤害,可桃木剑上的幽蓝色火焰,以及匕首上的符文全都破灭了,无看着打更人,眼中流露出一丝意外。

    但也仅仅是刹那,下一刻,握着刀鞘的右手就将刀鞘送进了打更人的胸膛。

    “咯咯咯……”

    打更人嘴角咧开,在注意到仅仅是刀鞘后,眼中刚出现的慌张迅速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庆幸与不屑。

    “用刀鞘就想捅死我,有没有搞错,大兄弟?”杜莫宇准确的分析出了打更人微表情所透露出的潜台词。

    打更人手中的宝贝可不止手上这两件,胸前还有一面八卦护心镜。

    不过很快,伴随着无松开手,后撤一步,打更人傻眼了,那个刀鞘…居然还插在自己心口,动都没动。

    而下一秒,他听到一阵古怪的声音。

    “卡察”

    是一面镜子碎掉的声音,同时也是心碎的声音。

    “谁说刀鞘捅不死人呢,我的大兄弟?”胖子吞了口吐沫,瞬间生出一股与有荣焉的自豪感,并主动给不善言辞的无加上字幕。

    一阵哭声传来,从河边的方向,听起来凄惨中夹带着一丝娇笑,十分诡异,而且…移动速度十分快,是冲着他们来的。

    面对狂暴状态下的打更人都不甚在意的无,在听到那阵哭声后,脸色瞬间一变,立刻扭头看向哭声传来的位置。

    趁着无失神的功夫,阿标找准机会,拍地而起,勐地操控虫群对着无的背后冲来。

    由于过度使用门的力量,阿标的思维也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混乱,他只当是无用某种方式暂时定住了打更人,而只要自己击伤无,破了它的禁制,就能让暴怒状态下的打更人继续找无拼命。

    而他,可以和于成木从容撤离。

    “去死吧!”阿标眼见虫群对着无背后冲击,大吼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