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这个明星很想退休 幼儿园一把手

第三百五十七章 歌坛的规矩

    《我好想你》,苏打绿的代表作之一。

    只不过因为一些特殊原因,现在已经没有苏打绿了,只有鱼丁系了。

    娱乐圈里总是会有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有的时候,自主权、话语权,真的很重要。

    骆墨也正是因为见得太多了,前世也体验过太多了,在蓝星才会如此重视这方面,不肯做任何的退让。

    至于这首《我好想你》,由童树演唱究竟是什么味道,骆墨已经听过一遍试录了。

    怎么说呢……效果绝佳!

    话说,在地球上由于吴青峰和周深声线都很特殊,可以说是极其的与众不同,再加上二人又都翻唱过同样的歌曲《起风了》,这使得还有不少人拿他们作比较呢。

    在骆墨看来,童树所唱的《我好想你》,并不是完全的苏打绿的味道,但绝对是好听的,是有自己的东西的……

    因此,对于《情歌王》第二季的第一期,他很放心。

    “正好趁着这个节目,把童树的第二张专辑计划,也给启动了。”

    实际上,童树要参加《情歌王》第二季的消息一放出来,就引发了万众期待。

    事实证明,这个曾经让人感到惋惜,一直卡在11名的位置未能成团出道的少年,反而是……因祸得福了?

    看看男团nIne-T,就已经糊成啥样了。

    而童树在经历各种风波后,这个曾经还被人嘲笑是洗碗小弟的年轻人,现在都已经拥有足够的人气,来撑起一款s级的大热综艺了。

    人人笑他洗碗工,人人想当洗碗工。

    骆墨就是拥有一个音乐教父该有的捧人能力!

    ………

    ………

    翌日,前往参加世界顶奢腕表品牌的代言活动的许初静,回到了剧组。

    一回来,她就给了骆墨一个大木盒。

    “嘶,还挺沉,这盒子可以啊。”骆墨摸了摸。

    虽然和他师父童清林的一些珍藏完全没法比,但也是好木质。

    “里头装了什么?”他好奇问道。

    “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许初静一边说着,一边很自然地摘下了自己的腕表交给了助理,然后就走入了化妆前,去做拍戏前的准备。

    骆墨打开木盒看了一眼,发现里头正是许初静所代言的顶奢腕表品牌里的一款男表。

    “啧,不便宜啊。”骆墨感慨。

    骆墨虽然对表没有太大的研究,但也知道这块表在二手市场是超公价的,而且还是至少翻倍。

    也就是说,他现在拿去卖,卖出去的价格会比专柜的价格要高得多。

    因为你就算带着公价的钱,在专柜也买不到表。你就算愿意靠配货这种方式,去换取买表的名额,可能都还要排队。

    因此,像很多神豪类的网文里,男主带着钱跑到专柜就直接买到了诸如百达翡丽的超公价的热门款,不过都是幻想。

    店里都不大可能会有货的。

    收到礼物的骆墨,取出来尝试着戴了一下。

    这表有钢王的美誉,上手还是有点重量的。

    赠送贴身佩戴的物品,其实是象征着亲近。

    骆墨读书那会儿,室友陪女朋友去参加她闺蜜的生日聚餐,随便在商场里买了一条银质项链,价格也不贵,结果女朋友因为这事儿大吵了三天。

    戴着手表臭美了一会儿后的骆墨,抬起头来对许初静的生活助理道:“刘姐,把她刚刚让你保管的手表,拿出来给我看看呗。”

    “啊,这……”刘姓助理有点为难。

    但她是个聪明人,知道骆墨想知道什么,所以没有坏了规矩去动许初静的私人物品,只是嘴里道:“那个…….和你手上这款是一个系列的。”

    “喔”骆墨长长的应了一声。

    满意了。

    ………

    ………

    今天,《琅琊榜》的拍摄安排依然很满,晚上也还有夜戏,而且拍得还是很紧张的戏码。

    就是那一场在谢玉的侯府里的混乱之夜。

    这场戏里,大家看剧的时候觉得紧张刺激,场景是在侯府内,与侯府外,不断的进行切换的。

    拍摄的时候,自然不可能是先拍一会儿府内,又跑去拍一拍府外,都是靠剪辑的。

    今晚的拍摄内容主要集中在府外,也就是言侯爷言阙,和誉王的戏份。

    《琅琊榜》里,言侯爷言阙是骆墨个人很喜欢的角色,没别的原因,就是因为帅,因为气场强。

    地球上,他的扮演者叫王劲松。

    一个演起正派来一身正气,演起反派来也深入人心的戏骨级演员。

    有的演员,好人或者坏人演多了,会给人留下刻板印象,他就不会。

    那个网络名梗:“你能来看东叔,东叔很高兴”,就是出自他在《破bing行动》中所饰演的人物。

    骆墨为了拍好这场戏,请了不少群演,拍了一遍又一遍。

    很多剧组因为钱不够,或者条件不允许,在群演方面会想方设法的省力气。

    可能明明这个场景至少该有几十名甚至上百名府兵,愣是就搞个十几人充数

    这场面可真大,不愧是“大制作”,“大剧组”,大的跟一场足球赛差不多人。

    骆墨在这些方面不会糊弄,哪怕很多观众被糊弄惯了,都有点无所谓了,都已经学会自己脑补了。

    当一个行业开始出现比烂这种现象,那就该好好反思反思了。

    正儿八经做一部剧,都能被称为良心剧,用上良心二字。

    可笑吧。

    拍了三条过后,骆墨大声道:“好!这条过了!”

    言阙的扮演者毛宏亮,却主动道:“小骆导演,我想再保一条。”

    话音刚落,饰演誉王的演员也点了点头。

    就好像读书那会儿,班主任老把班风二字挂在嘴边一样,一哥剧组,也有自己的风气。

    像唐诗语刚来的时候,有点不适应《琅琊榜》的拍摄进度与节奏,搞不懂这些人这么精益求精做什么?

    可渐渐的,她也被“带坏”了。

    大家都在很用心的做这件事情,不自觉地就会被拉进来。

    这甚至让她觉得有点恍惚,感觉自己的状态明显和之前不一样。

    以往她告诉自己:“我是在工作赚钱。”

    现在她会告诉你自己:“我是在拍戏。”

    “大家都没意见,那就再保一条。”骆墨道。

    群演自然更不会有什么想法,想赚钱的多赚钱,想博眼球的可以多使劲。

    唐诗语现在都觉得,自己越来越佩服骆导了。

    “别人没戏份的时候,还能离开剧组去忙点其他事情。像我前几天休息的时候,就去拍了条广告。”

    “可骆导不行,他一直要在剧组里忙。”

    唐诗语敬佩的原因在于,她很清楚,骆墨的时间,比她的要值钱。

    而且是值钱的多!

    作为顶流,他捞快钱实在是太轻松了。

    “骆导和圈内的任何一位流量男星,好像都不一样。”四小花旦之一的唐诗语在心中道。

    她总觉得这部《琅琊榜》播出后,不是火与不火的问题,而是会产生一些……别的影响?

    ……

    ……

    两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各大音乐平台的榜一之争,也基本算是尘埃落定。

    《以父之名》位列新歌榜、飙升榜、热歌榜三榜第一!

    最为夸张的是,《夜的第七章》和《烟花易冷》,时不时的也会登上飙升榜和热歌榜的前三名。

    从目前的热度与数据上来看,骆墨的新专辑《黑》,在这场专辑擂台赛中,已经不再是颇具优势了,而是优势很大!

    别忘了,《夜曲》和《假行僧》,也都是这张专辑里的歌。

    也就是说,骆墨的新专辑《黑》,已经发布了一半了。

    《夜曲》一夜五杀,创造业界神话,令人惊叹。

    《假行僧》荣耀揭面,宣告着地球与骆墨二者合一,称霸词坛曲坛。

    这两首老歌,也让竞争者看着很绝望啊。

    这让很多本是吃瓜群众的看客,猛地转变了心态。

    诸如菠萝娱乐的王石松,和在《创造偶像》时期就联合多家公司对骆墨实施防爆计划的醒狮娱乐的李峰山,皆是如此。

    有人想看骆墨平地起高楼,有人想看骆墨高楼宴宾客,自然也有人想看骆墨楼塌咯。

    歌坛天花板都出手了,总该万无一失了吧?

    可谁曾想…….谁曾想…….

    确切的说,不仅仅是这些与骆墨有仇怨的人心态变了,而是整个歌坛里那么多公司,很多人都开始转变心态了。

    “这还有谁能压得住他?”

    “骆墨工作室和新虞在歌坛的扩张,停不下来了。”

    “他这怕不是要一口气打下歌坛的半壁江山?”

    “有没有法子可以与他们寻求共赢?”

    谁都没想到,一个本该连上牌桌的资格都没有的年轻人,现在大有一股要把桌子都给掀掉的气势。

    这给很多人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

    他已经在某种程度上算是要打遍天下无敌手了。

    他或许不会在牌桌上继续陪大家玩了。

    至始至终,骆墨是被逼着坐上牌桌,被逼着不断出牌,不胜其扰。

    他开始烦了,真的开始厌烦了。

    这个年轻人要把这张老桌子给砸咯。

    自己定规矩!

    (ps:第一更,求。

    另外,看到有读者反映订阅时会显示错误,然后很多起点外的渠道还少了章节。我也不知道是为啥,但我已经向人反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