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这个明星很想退休 幼儿园一把手

第五百五十四章 这是部神作

    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正文卷第五百五十四章这是部神作刚大学毕业没多久的小方和小蔡,想法和思维是比较简单的。

    当然,这也与她们对药这个东西并不了解有关。

    就好像很多地球上一开始看电影时的观众一样,对正版药的医药代表无比痛恨,觉得他们卖这么贵,还把仿制药的贩卖盯得这么紧,就是要这些吃不起药的人的命!

    至于假药贩子张长林,那就更可恨了。

    他一开始就是卖无效的假药,还往里头掺面粉,你说绝不绝!

    白血病人的救命钱,这狗东西都骗!

    在威逼利诱下,搞到真的有药效的仿制药的代理权后,这狗东西也不满足,从5000提价到1万,然后又提价到2万。

    反正只要比正版的4万便宜,老子就不愁卖!

    钱,老子要钱!

    再加上这个演员的嘴脸,看着就坏!

    “我怎么感觉这人老演坏人?”小蔡眉头一皱,总觉得这人眼熟。

    难不成是坏蛋专业户来的?

    张长林找到程勇,绝对是没安好心的。

    小蔡和小方看着他趴到程勇的车窗户上,阴影打在他的脸上,他那有着肉褶子的大脸,露出一抹笑容:“程老板。”

    哇,看着就阴森,看着就坏!

    果然,他是来找程勇要钱的。

    “我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我要是被抓了,你也倒霉。”

    程勇一声不吭的就拿塑料袋装现金,然后放到桌子上。

    “你要的二十万,这里是30万,伱拿钱跑路,药的事情烂在肚子里。”程勇道。

    张长林诧异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没忍住道:“听说你这次不挣钱?”

    程勇点燃一根香烟,没有理他,转过身去,对着窗户抽。

    张长林露齿一笑,也不知道是在嘲弄,还是在干什么:“挺仗义啊。”

    “不过哥们得劝你几句啊。”他还开始说教了。

    “我卖药这么多年,发现这世上只有一种病。”张长林道。

    程勇回头,看向他。

    张长林身子向前一凑,一字一句地说:“穷病!”

    轰!这句话在很多观众的脑子里直接就炸开了。

    特别是在影片里,前面那么多剧情的铺垫下。

    比如吕受益的死,比如老奶奶对曹斌警官的恳求。

    “这世上只有一种病,穷病!”

    “我的妈呀!”小方和小蔡感觉有点起鸡皮疙瘩。

    这剧本台词,写得太绝了!

    电影里,程勇和张长林对视一眼,这个假药贩子还劝他,道:“这种病你没法治啊,你也治不过来,算了吧。”

    这番话语,他是掏心掏肺的说的。

    小蔡和小方本来觉得他在瞎哔哔,这是在妖言惑众。

    可小蔡不由得想起,程勇怕坐牢后决定不卖药了,很多原先在他这里买过便宜药的人,看他的目光,宛若在看仇人。

    这便是人性的复杂!

    很真实,很现实,又很让人难受!

    程勇看着张长林,只是淡淡地道:“你说完了吗?”

    他没有被说服,开始赶人。

    张长林拎着一袋子的钱,就走了。

    画面一转,谨慎狡猾的张长林,还是被警察们给抓了。

    这让小蔡和小方心里不断循环着三個字:“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她们倒是完全不关心这个坏蛋的死活啦。

    可就他这德性,百分百会把程勇供出来,以求从轻发落!

    甚至可能还会甩锅,比如这个渠道和代理权,都是程勇搞出来的,他是主谋!

    果然,在审讯的过程中,警察用减刑这个词,来让他交待清楚。

    “到底是谁在卖药。”

    张长林闻言,脸上浮现出了意动的神色,然后居然还道:“给我根烟。”

    负责审讯的警察给他点燃一根香烟,他无比享受的吸了一口,在那里吞云吐雾。

    “谁?”警察问。

    “我。”他直接道。

    “你糊弄鬼呢?”

    “你跑了半年多,你怎么卖的药?”

    张长林笑眯眯地道:“确实不是我。”

    一张大脸上,笑容又堆出了肉褶子。

    “张长林,我再问你一遍,到底是谁?”

    这个胖子戴着手铐抽着烟,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你真不要脸是吧!”警察大喝。

    “卖假药害人你嚣张什么?”警察问。

    “我害谁了?我这两年救的白血病人,没有一千也有五百吧,这也算积德行善了吧?”

    “你说对吧?”他抬头看向警察,大脸上又浮现出满是肉褶子的笑容,笑得比哭还难看,却又有几分神经质。

    小方和小蔡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惊讶。

    “他居然没供出程勇!”

    “哪怕可以减刑,也没有供出他!”

    警局里,曹斌查阅着资料,突然留意到了程勇。

    这个人之前和张长林有过冲突,他的神油店也被举报过。

    小方和小蔡瞬间更紧张了。

    因为她们知道曹斌是程勇前妻的弟弟,他一直厌恶程勇,也看不起程勇,两人本就有矛盾。

    曹斌来程勇的厂里找他,程勇一直在糊弄,把自己资本家的丑恶嘴脸暴露出来。

    “你别看那黄毛是个病人,一个人顶两个。”

    他还故意在曹斌面前抽起了雪茄,一副自己发财后的嚣张做派,在曾经看不起自己的人面前摆阔。

    曹斌说出了自己的怀疑。

    你认识张长林,厂里有病人,你以前卖印度神油,对那边熟悉…….

    程勇抽着雪茄:“开玩笑吧警官,我知道你看不上我,但也不能诬陷我啊,你看我这厂办的好好的,一个月光利润就几十万!我碰那玩意干嘛?”

    “很挣钱吗?”程勇还开始好奇起假药的利润来了。

    但曹斌在走前还是告诉了他:“对了,之前跟你打架的那个假药贩子,我们抓到了。”

    画面一转,程勇和黄毛继续运药。

    只不过这次黄毛一上车,程勇就傻了。

    “干嘛?”黄毛问。

    “头发呢?”他拿着香烟问道。

    “剪啦,过几天回趟家。”

    程勇实在没憋住笑,看着他的寸头道:“你这脑子太别扭了!”

    “不是你让剪的吗?”

    程勇打量了几眼,道:“好像还是黄毛好。”

    小蔡和小方看着寸头男,只觉得他从杀马特,变成了社会男。

    哇,看着更社会了!

    但莫名还挺精神的,还带着几分痞气。

    对不起,之前不该说你丑的,总感觉你会隔着屏幕来打我。

    这次运药,黄毛说去厕所,结果发现了不对劲,看到了警察。

    这个行事冲动的少年,立刻跑了回去,满头大汗。

    “怎么那么久啊?”程勇问:“怎么啦?”

    黄毛直勾勾地盯着他看,满是细密汗珠的脸庞突然露出一抹笑容,道:“痛快了!”

    “痛快了就上车吧。”程勇道。

    他看着程勇的背影,笑容收敛,眼眶微微泛红,还在喘着粗气,就这么定定地盯着他看,一直看。

    等到程勇转身,黄毛不知道什么时候进了驾驶位,把车开走了。

    “浩子!浩子!”程勇大喊。

    这人压根不会开车,开得摇摇晃晃。

    黄毛的货车和警车正好在大路上碰到。

    曹斌的车子,明亮的车灯打到了他脸上。

    剪头发前,黄毛的眼睛大家都看不清楚,更看不清他眼神。

    此刻,光照在他的脸上,让人看清他的全脸,看清他的眼睛。

    眼神锐利,坚定,凶狠。

    眼神杀。

    他冲曹斌歪嘴呲牙,呲牙后,脑袋还向右一点,示意来追自己,疯狂挑衅。

    偏偏就是这个挑衅和呲牙的动作,让小蔡和小方突然觉得帅爆了,觉得这个男人身上有一股说不出的魅力。

    但是,又真的好像一条…….护主的狗啊。

    程勇看着追逃的一幕,整个人直接傻了。

    最终,黄毛以为自己甩掉了警车,在露出畅快笑容时,被一辆大货车给撞了,仿制药撒了一地。

    在压抑的背景音乐中,程勇小跑着来到医院。

    “人呢?”他问曹斌。

    “没了。”曹斌低头轻声道。

    在曹斌面前一直畏畏缩缩,一直很怕他,被曹斌砸东西都只敢缩着的程勇,一把就将曹斌摁到了墙上,边上的警察来拉他,他也不管。

    “他才二十岁!”程勇大吼。

    “他就想活命,他有什么罪!!!”

    “你说话!!!”

    “你说话啊!!!”

    “他有什么罪!!!他有什么罪!!!”

    小蔡和小方只觉得心跳又慢了半拍,影厅里不断传来抽泣声。

    他才二十岁,他就想活命,他有什么罪?

    他才刚剪了头,家里人都以为他死了,他鼓起勇气,才敢回家看看。

    可他还没回家。

    他也…….不能回家了。

    程勇来到了黄毛的住处,看到了一张回老家的火车票。

    看着这张票,他没忍住,自责的痛哭。

    影厅里的观众看着他的哭戏,一个个也都跟着痛哭。这部电影后面的内容,让所有观众都忘记了,王戎是一个靠喜剧出名的演员。

    这个时候,镜头给了角落里的一只小狗特写。

    它就这样静静的趴在那儿,盯着程勇看。

    另一边,曹斌回了警局,在明知是程勇卖药的情况下,还是和局长说,这案子他不办了,他能力有限,一切处分他都接受。

    而在印度那边,药厂也被查了,被关了。

    只有一些药店还能买到少量的药,只能以零售价卖给程勇,2000一瓶。

    这里头还没算运费,还有各种杂七杂八的费用。

    程勇不假思索地道:“行,那就这样。”

    思慧问道:“那我们卖多少啊?”

    “五百,剩下的我来补。”程勇轻声道。

    “思慧,还能联系到外省的病友群吗?”程勇突然问。

    思慧闻言,面露诧异。

    因为程勇之前说过,外省不卖,要低调行事,这样不安全。

    他知道,留给自己时间,不多了……

    能多帮一个,是一个!

    我要他们活!

    思慧点了点头,开始在病友群传播信息。

    一个个群里,不断响着信息提示音。

    一条条消息在大荧幕上划过,一个个病人,在大荧幕上浮现。

    观众们看着这些,哭得更厉害了。

    最后,镜头给了聊天记录里两个字特写希望。

    这么多人买药,程勇一个月不知道要亏多少钱。

    他之前一直不肯送儿子出国找前妻,现在却把孩子送了出去。

    曹斌也在机场,问他:“咱们找地儿喝一杯?”

    从这里可以看出,曹斌已经不再看不起他了。

    “下回再说吧。”程勇道。

    他没时间了,送走了儿子,也没有心情。

    画面一转,程勇还是被抓了。

    他受到了法院的审判。

    在坐上囚车前,他對曹斌只说了一句话:“跟小澍说,他爸爸不是坏人。”

    曹斌點了点头。

    “多谢。”

    车子在路上行驶着,几个警察对视了一眼,然后诧异的回头看了下程勇。

    最后,坐在副驾驶的警察道:“开慢一点。”

    開车的警察点了点头。

    程勇纳闷地看了看,然后透过玻璃,看到了马路两边站满了人。

    站满了一个个戴着口罩的…….白血病人!

    这些人早早地就在街边等着了。

    看到车子开来后,看到了程勇后,他们开始一个接一个的摘下脸上的口罩。

    里头有男人,有女人。

    里头有老人,有小孩。

    影厅内,可以说是一片爆哭。

    黄毛的一个橘子,让无数观众都哭了。

    现在,街道两旁送行的人,以及一个又一个摘下的口罩,更是让所有人都哭到停不下来。

    程勇望向窗外,人群里,他还看到了吕受益和黄毛。

    他们站在树下,陽光透过树杈,洒在他们身上。

    吕受益又露出了自己招牌式的笑容。

    黄毛还是老样子,好像不好意思笑一样,尖嘴猴腮的,笑得比哭还难看。

    画面在此刻一暗,一行字幕浮现:zF已在积极推动医疗体/制/改/革,让慢粒白血病患者看到了希望。

    一条又一条蓝星的新闻,在此刻切入,告诉观众,社会正在好起来,在不断变好。

    影厅内,灯光开始亮起。

    京城,赵彤眼睛都哭肿了,在儿子面前有点不好意思的擦眼泪,问许晋竹道:“电影好看吗?”

    “很好看。”许晋竹直接道。

    赵彤略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只见许晋竹吸了吸鼻子,还补充了几个字:“今年最好看的电影。”

    这是部神作!

    而另一边,小蔡和小方看着对方哭肿的眼睛:“呜呜呜!一点不好看!这电影一点不好看!呜呜呜!”

    后半部分真的一直哭,根本忍不住,就一直哭!

    大屏幕上,字幕和图片不断播放,在这些新闻和画面中,音乐声开始响起。

    歌声是那么的熟悉,让很多忙着擦眼泪的人,都忍不住抬起头来。

    这是骆墨的声音!是骆墨的歌声!

    电影末尾,居然还有一首暂时没发行的新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