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绑架了时间线 每天敲键盘

第444章 猩红生命-大势之谜(6200字)

    对于猩红符文晶石,封棋曾在蔚薇口中有过详细了解。

    也曾在慕暚的记忆片段中看到过相关画面。

    猩红符文晶石的来历要追溯到猩红研究院建立之初,也就是第一任猩红研究院的院长。

    他在慕暚的帮助下建立起猩红研究院。

    而慕暚给第一任院长的任务就是尝试解析、利用猩红符文晶石的力量。

    数百年时间过去了,符文改造技术在此期间不断完善进步,但镶嵌猩红符文晶石的改造计划却始终难以办到。

    这颗符文晶石十分特殊,不可控程度要远远超越其他领域生物的符文晶石。

    数百年来尝试掌控猩红力量的改造者无数,其中不乏人类最顶尖的战士,但无一例外改造都失败了,且被改造者的结局都是十分凄惨。

    直到沐晴父母的出现。

    本就命不久矣的夫妻进入星城后,自愿参加了猩红研究院发布的秘密实验。

    结果蔚薇在沐晴的父亲身上,发现猩红符文晶石竟然有了一丝可控的预兆。

    这个发现无疑振奋人心。

    封棋现在想来,觉得沐晴的父亲或许已经激活了部分神秘力量,也就是慕暚寻找的奇迹战士。

    但遗憾的是,沐晴的父亲在迁徙途中遭遇领域生物袭击,已经命不久矣,实验才刚开始就已经支撑不住了。

    最后蔚薇找到了当时已经是孤儿的沐晴。

    面对蔚薇的询问,沐晴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继续实验,并表示自己愿意为了获得复仇的力量而舍弃生命。

    那时候的沐晴虽然幼小,但身为拾荒者的她自小就被亲人教导仇恨领域生物,再加上父母因为领域超脱生物的袭击导致中毒严重,她的内心已经被仇恨填满。

    于是蔚薇就将沐晴带回了猩红研究院,继续未完成的猩红符文计划。

    根据蔚薇的描述,沐晴的体质十分特殊,每当快被猩红力量吞噬意识时,总能在关键时候压制狂暴的猩红力量,让自己恢复过来。

    除此之外,沐晴的身体有着远超常人恢复能力。

    普通人手术后需要数月,乃至数年才能恢复的伤势,沐晴只需要数天就能康复。

    更令当时的蔚薇感到惊讶的是,沐晴的意志力。

    面对肉体上的折磨,沐晴从不在她面前表现出痛苦,却总是在她看不到的地方默默流泪,舔舐心灵上的伤口。

    异于常人的特殊体质,再加上沐晴的意志力,让实验进行的十分顺利。

    从最初镶嵌猩红符文晶石后只能坚持一分钟,就必须摘下的勉强状态,开始逐步适应猩红符文晶石的力量。

    十分钟、半小时、一小时、二十四小时……沐晴与猩红符文晶石的契合度越来越高,她的体内也长出了猩红符文晶石的内核。

    终于在沐晴9岁那年,她完成了最终的符文改造,与猩红符文晶石彻底融合,成为了这颗符文晶石的主人。

    也可以这么说,猩红符文晶石成为了沐晴身体的一部分。

    用蔚薇的话说,沐晴能够融合猩红符文晶石,并非是运气,她的努力、意志力、特殊体质,多项因素缺一不可。

    至于猩红符文晶石的详细来历,蔚薇并不清楚。

    她只是通过沐晴的实力成长速度推测,这颗符文晶石可能来自某种实力极为可怕的超级领域生物。

    这一切的真相,只有慕暚知晓答案。

    看了眼一片狼藉的餐桌,封棋在这时问出了关于猩红符文晶石的疑惑。

    慕暚闻言,低头“噗”的一声将吃剩下的骨头吐在桌上,随后抬起头,伸出食指朝他额头方向一点。

    顿时封棋的眼中出现水波涟漪,视线随之发生扭曲变化。

    紧接着眼前的世界逐步崩塌,他发现自己被黑暗包围,看不清四周的环境,甚至无法看到自己。

    这时慕暚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响起:

    “别担心,这是一种精神幻术,你现在看到的是我曾经经历过的场景复刻。”

    “这是什么地方的场景复刻?”他当即好奇询问道。

    “虚空世界,这里没有光线,没有灵气粒子,除了数量稀少的虚空生物,没有任何生命敢直接暴露在虚空之中,否则迎接他们的将是被虚空腐蚀,化为虚无。”

    慕暚的话音落下,一颗金色的小太阳在他身边浮现。

    所绽放的光芒瞬间照亮了附近一片区域,封棋顿时能够看到自己了。

    身处幻境中的他还是外界苍老的模样,悬浮于虚空之中。

    遥望远方,虚无世界仍是一片黑暗,粘稠的黑色仿佛能够吞噬光线,让慕暚幻化的小太阳所释放的光线无法得以延伸。

    这时场景发生变化。

    眼前的黑色翻涌间,视线快速朝前方拉近,远处模糊的暗淡光点在眼中迅速放大。

    很快,一座庞大的岛屿骤然浮现在他眼前。

    这座岛屿悬浮于虚空之中,无比残破,岛屿周边被碎石环绕,上面许多建筑都已经被虚空与时间腐蚀得千疮百孔,似乎随时都会崩碎散架。

    属于旧纪元的历史沧桑感扑面而来。

    仅目光对视,就有无数信息在他的脑海中闪烁划过。

    这些信息都是他无法看懂的复杂符号,强制往他的脑海中塞入,令他顿时感到头疼不已,视线随之颤抖,精神幻境场景趋于崩溃边缘。

    似乎是意识到封棋无法承受遗迹岛屿残余的力量影响,慕暚化身的小太阳绽放刺目光芒。

    顿时封棋眼前的场面变得模糊,等再次清晰的时,他发现自己正身处在一座阴暗的大殿内。

    这座宫殿十分残破,顶上已经垮塌,能透过破损的缺口看到外面无尽的漆黑色在翻涌,视线望向其他地方,只见摆放在大殿左右两侧的雕像已经倒塌,雕像的面容也已经被岁月腐蚀,看不清容貌。

    在他的脚下,是已经暗淡的神秘阵法。

    这座阵法看起来十分普通,甚至不如人类现代修炼学摸索出来的阵法来得复杂。

    但封棋很快推翻了自己的想法。

    仔细审视间,脚下暗淡的阵法节点好似有某种魔力,吸引着他的视线,随后视线骤然拉近放大。

    呈现在眼前的是犹如星空般浩瀚的无数暗淡光点。

    他这才意识到这座阵法上每一个节点都是由无数座微型阵法组合而成,层层相套,最终才形成了这座看似不起眼的阵法。

    这座阵法的复杂程度,根本不是人类现有的阵法学知识能够衡量。

    注视着阵法,他再次感觉到了强烈的不适,无法读取的知识符号再次浮现在脑海中。

    这种情况,他不是第一次遇到了。

    之前的时间线,他曾与沐晴头顶浮现的神秘猩红虚影有过短暂对视。

    那时候他就觉得脑海中好似被塞入了大量无法解读的信息。

    旁白对这个情况的解释是,这种被强制塞入知识的过程就像是高浓度往低浓度稀释的过程,神秘虚影的目光中就蕴含了太多的信息与知识,而他是被稀释的一方,所以脑海中才会出现大量无法被理解的神秘信息。

    如果对视持续下去,他甚至会被撑爆精神识海,变成植物人。

    封棋在此时果断转移视线,将目光投向了前方。

    大殿的正前方,是一尊破损的王座。

    王座高三米,上面也镶嵌着无数由微型阵法组合而成的阵法节点,整个王座上的镂空区域视线无法穿过,只能看到暗淡的猩红色微光若隐若现。

    王座的正中心位置,有两个孔洞。

    其中一个孔洞中镶嵌着晶莹的蓝色宝石。

    另一个孔洞却是空缺状态。

    这个缺口的形状让封棋顿时想到了沐晴手臂上的猩红符文晶石。

    即使隔着悠久岁月,他仍能清晰感觉到一股睥睨天下的霸道气息自王座扑面而来。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把王座的拥有者就是沐晴身上那颗猩红宝石的主人。

    可以想象到,王座主人还活着的时候所掌握的无上伟力。

    这时慕暚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响起:

    “这座遗迹岛屿上的布局十分复杂,现如今我也只是探索了不到十分之一的区域,我在探索中偶然来到了这座神殿,发现了猩红王座,以及镶嵌在猩红王座正中心位置的猩红晶石。”

    听了慕暚的解释,封棋当即询问道:

    “所以沐晴身上的猩红宝石不是来自领域世界的生命,而是柱神的传承对吗?”

    “不确定,我仔细探索了这座神殿,发现了几个有意思的事。”

    “进入这座神殿后,我首先检查了脚下的这座阵法,发现这座阵法复杂程度超越了我的认知,试着激活其中几个还未完全损坏的节点后,我发现这座阵法的作用似乎是用来传输信息,但由于阵法已经损坏了大半,所以我不知晓这段信号到底发送去何处,甚至不理解究竟是多么遥远的距离,需要使用这种超越常理的信号传输阵法来建立联系……当时我甚至怀疑这座阵法传递的信息能够跨越时间。”

    “除了这座神秘的传讯阵法外,我还检查了神殿内已经垮塌的雕像,发现这些已经破损大半的雕像经过拼凑后,呈现的是遥望猩红王座跪地膜拜的姿势……我当时以为这些雕像膜拜的是猩红王座的主人,但后续的发现让我否定了自己的猜测。”

    “我最后检查的是猩红王座,在这尊王座上我发现了内部蕴含神秘力量的猩红宝石,以及你现在看到的蓝色宝石,其中猩红宝石并未随着时间腐蚀而完全损坏,另一颗宝石则损坏严重。”

    “两颗宝石我分别进行了检查,发现猩红宝石的结构像是一种存储装置,内部蕴藏着难以想象的可怕能量,且这股力量并不受到控制,我的精神意识延伸进猩红宝石内,短时间内就会被内部的猩红力量啃食殆尽。”

    “另一颗损坏严重的蓝色宝石我在检查后发现,这竟然是一颗通讯宝石,里面雕刻着与神殿地面上相似的通讯阵法。”

    “这些线索拼凑在一起,我想到了一种猜测,神殿内的柱神们膜拜的神秘生命或许根本就不存在于这座岛屿上,甚至不存在于我们所处的空间,柱神们通过这座神秘的阵法与宝石,横跨空间与时间的阻隔与对方取得了微弱的联系,并将猩红生命传递来的力量投影汇聚,最终凝结出了猩红符文晶石。”

    听了慕暚的解释,封棋内心掀起轩然大波。

    “你的意思是猩红符文晶石只是猩红生命的力量投影制作而成的结晶?”

    “这只是我的猜测,具体真相我不清楚,其他看似合理的猜测还有很多,例如猩红符文晶石的主人可能就是柱神中的一员,由于某种原因远行,然后他的族人通过这座神秘的阵法与远离的猩红生命进行着微弱联系,至于猩红符文晶石,是他们用猩红生命残留的力量制作而成的结晶,镶嵌在王座上只是用于纪念与膜拜。”

    听到这番话,封棋忽然想到了猩红研究院曾经最为核心的项目。

    反渗透计划!

    这个计划的核心就是将改造成领域生命形态的人类送往领域世界,希望被传送过去的战士能够切断领域世界与人类世界的空间节点,让无止境的领域入侵结束。

    听了慕暚的讲述,他忽然想到是否有这么一种可能。

    猩红生命是柱神们挑选出来,去源头拦截大势降临的强者。

    抬头望向暗淡的猩红王座,封棋眼神闪烁。

    关于遗迹岛屿的信息,已经超越了现有情报能够拼凑出线索的范围,完全触及到了他的情报盲区。

    可以肯定的是,人类纪元诞生之前的柱神一定是遇到了某种难以抵挡的麻烦,最终纷纷陨落,无人支撑到新纪元的诞生。

    想到这里,他开口询问道:

    “慕暚,你可知晓大势降临究竟是什么?”

    面对他的询问,慕暚的声音再度响起:

    “我与墨对大势降临有过分析,琢磨出了很多种猜测,这里重点说一下其中两种猜测。”

    “第一个猜测,假设我们所处的世界真就是非常真实的模拟游戏世界,那么大势降临极有可能是游戏版本的更新迭代,如果你玩过游戏肯定会知道,玩家的实力会不断变强,现有的副本与怪物数值无法再满足玩家的成长,这时候游戏就会进行版本更新,推出新的内容供玩家继续探索……基于世界是游戏的猜测,大势降临极有可能是我们这个版本被毁灭,新的版本即将诞生。”

    “而我们不曾见到的柱神,是上个版本的生命,他们在版本更新下被彻底抹杀了存在的痕迹……或许柱神版本前面还有更多的版本,每个版本的生命无一例外在更新(大势降临)面前被抹杀。”

    说到这里,慕暚的话音一转:

    “但这个假设存在着诸多不合理的因素,如果我是游戏厂商,按理说能够完全决定游戏的运行,不会让柱神等游戏生命超脱我的掌控,更不会让他们利用BUG留下信息给下一个版本诞生的新生命。”

    “当然,也有可能躲藏在幕后的游戏掌控者知晓这一切,却不作为,因为他根本不在乎出现BUG,反而饶有兴致的观看着意外的出现,并觉得一切还在掌控之中。”

    “总之,这个猜测的可能性并不高,墨为了证实这个猜测付出了许多努力,最后得到的答案是这个世界十分真实,我虽然很想揍他,但他的研究成果向来很有说服力。”

    听了慕暚的阴谋论,封棋心中汗颜。

    如果这就是真相,那未来也太绝望了。

    一切都在幕后神秘生命的观察下发展,即使中间出现意料之外的情况,但所有生命注定逃不过命运安排的结局。

    对于这个问题,他没有过多细想。

    关于世界是否真实,他与旁白也有过讨论。

    旁白对此不屑一顾,表示哪有那么多阴谋论,如果这就是真相,那就用肌肉与拳头莽出一条生路。

    想到这里,他继续询问道:

    “还有一种对大势降临的猜测是什么?”

    “大势降临,可能是超维生命对养殖场的收割。”

    “养殖场?”

    “没错,假设我们这个世界是超维生命的养殖场,这就能解释为什么每个纪元的最终结局都是毁灭,就像是农耕时期的人类春耕秋收,春天播下的种子到了成熟的季节自然得收割,新纪元之初的生命就相当于刚播下的种子,纪元末期的生命便是成熟期,大势降临就是无情的镰刀,将成熟的生命尽数收割。”

    “这么玄乎?”封棋愕然。

    “就是这么玄乎,或许上个纪元的柱神就是不愿意屈服既定的命运走向,选择向超维生命发起了挑战,但结局失败了。”

    “这个猜测有什么依据吗?”封棋忍不住皱眉。

    “都说是猜测了,当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依据了,只能从世界的变化趋势中发现一些端倪。”

    “举例来说,如果我是超维收割者,发现新纪元的韭菜成熟缓慢,于是发起了大势降临的缓慢入侵,这个过程我们可以理解为洒下催化剂,加快了韭菜的成长,直接导致的就是不同种族之间为了应对未来可能到来的大势降临,展开了疯狂的杀戮与竞争,而人类世界就是各族厮杀的主战场,你也可以理解为养蛊场,期间各族通过竞争与掠夺飞速成长,这正是身为超维收割者的我乐意见到的一幕,并期待着蛊王的诞生。”

    说到这里,慕暚停顿半晌后继续道:

    “不可否认的是,这种竞争环境下下有实力的种族发展速度飞快,可以想象到未来的某一天,当世界只剩下极少数的巅峰族群时,或许它们中也能够诞生足以匹敌上个纪元柱神的力量,但这也将预示着最后的收割即将出现。”

    慕暚口中的第二种猜测,给了封棋远比第一种猜测更为强烈的震撼。

    就像是井底之蛙忽然跳出井底,这才发现世界浩瀚,远不是自己在井底的小打小闹所能比拟。

    现在想来,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至于慕暚说残酷的厮杀与掠夺中,巅峰族群中可能会诞生堪比柱神的强者,这一点他并不怀疑。

    他去往的1500年后只是人类文明灭亡的时间,并不是大势降临的时间。

    各族之间的巅峰较量才刚起步,远不是结束。

    用迷雾之主的话说,即使八大王族只是暂时的最强势力,并不代表这八个种族必然能够超脱万族成为最后的胜利者之一。

    先不说暗中还有蓝皮族这样的潜在强悍势力。

    与1500年后的迷雾之主有一样想法,想要挑战八大王族的潜力强族肯定也不在少数。

    残酷竞争带来的飞速发展下,或许就会有种族完成生命形态的超脱,成为堪比柱神的新生命体。

    但这些都太过遥远,他还远达不到触及这些问题的高度。

    就在封棋沉思之际,忽然感到阵阵晕眩感袭来,随后眼前的世界如碎裂的玻璃般出现裂纹,并以极快的速度扩散,最终寸寸碎裂脱落。

    短暂恍惚后,封棋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脱离了慕暚制造的精神幻境。

    身边火炉传来的炙热与另一侧袭来的寒意,让他明白自己已经回到了现实。

    他下意识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

    精神幻境中接收的大量杂乱信息令他的精神识海有些不堪重视,他难以想象如果是亲自前往遗迹岛屿进行探索,会不会被不断涌入脑海中的神秘知识给直接撑爆了。

    额头渗出冷汗。

    他缓了好一会,精神层面的刺痛感才消褪。

    抬头望向慕暚。

    此时慕暚已经吃掉了餐桌上的大半食物,却还在意犹未尽地继续进食。

    慕暚也在这时抬头看向他,嘴里咀嚼着食物,含糊不清道:

    “看得出来你的精神识海已经承受不住继续接受信息了,我只能解除幻境场景,原本想带你再参观几个遗迹场景,可惜了……你现在还有什么想问的,继续问吧,知无不言。”

    封棋当即点头。

    慕暚刚才说的那些信息,他现在仍未完全消化。

    生命载体传承、柱神纪元、游戏版本更新、超维生命的养殖场……每一种猜测都是信息量巨大。

    现在去想这些深远且复杂的问题,还为时过早。

    毕竟路要一步步走,步子迈得太大完全没有好处,现有的情报也无法提供有力的分析支持。

    同时他的心底还有诸多问题没有得到答案。

    与那些深远的问题相比,这些问题才是摆在面前的难题。

    沉吟半晌后,他望向慕暚继续询问道:

    “慕暚,你可知道小黑的来历?”

    “你说的是由墨创造,并在1500年后追杀你的那个神秘东西?”

    ------题外话------

    更新晚了些,不是全职希望大家理解,今天的6200字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