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徒弟太勤奋显得师父有点懒 天狗吃月亮了

第255章 宫主柳妙竹(求订阅)

    “这就是你的目的?”

    李虚皱眉,道宫宫主确定没有说错话?

    窃道者纷纷愣住,没听明白宫主是什么意思。

    宫主的目的不就是要灭掉李虚这一伙人吗?怎么听起来像是宫主故意送人头,将道宫的人都送往这里让李虚斩杀?

    “没有听错,用不着如此惊讶。”道宫宫主道,“如果只是要灭杀道州的强者,根本就不需要将道宫的所有窃道者全部派进蓬莱涧。

    我将你们送进来,只是想让所有人都死在这里,包括道宫的人。”

    “为什么?”道宫的无数人都不明白。

    “我已经得到化道果,已经知道了天的秘密,你们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道宫宫主的一缕灵识飘在空中。

    宫主身穿黑袍,黑袍在空中飞舞。

    她现在已经知道了通天之路在哪,那么这里的所有人都没有用处了。

    将众人弄死,只是她的一个乐趣而已。

    没有别的意思。

    宫主伸出手,她的黑袍缓缓吹出去,顿时黑色的秀发垂落,两只翅膀从她的身后迅速地张开,就如同是一只大鹏直击苍穹。

    宫主居然是个女的。

    所有人头皮发麻。

    她竟然是个女的。

    这是所有人都想不到的事情。

    她穿着白色的衣衫,背后长着两只金色的翅膀,赤脚,立在天穹,有一股神圣的气息在侵染。

    众人可以明显感觉到她很强。

    突然,瞳孔一缩,眼球都要瞪大了。

    因为发现了一个关键问题,除了两只翅膀之外,这个女子跟第五长老长得一模一样,容貌几乎是一致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给我回来吧。”

    宫主朝着某个正在跑路的女子扫了一眼,然后两个人就好像是产生了某种联系似的,第五长老缓缓地朝着宫主飞去,跟宫主融为一体。

    “你要干什么?”第五长老挣扎。

    记忆迅速冲入大脑……

    第五长老恍然大悟,喃喃道:“原来我叫柳妙竹,我是宫主的第九个分身。”

    她现在才明白了一切,怪不得她怎么作都不死,原来她是宫主的分身,宫主修炼了绝世秘法,一身化九法。

    所有的记忆统统涌进来。

    原来是这样。

    她明白了。

    对于第五长老跟宫主长一样,李虚没有兴趣,他感兴趣的是另一个。

    “天的秘密,什么意思?”

    柳妙竹道:“一群井底之蛙,你们根本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大,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李虚,刚才天空裂开,想必你也看到了那个画面吧,那就是天,我已经知道了通往了天的道路,我的目标就是要上天。

    道州从来不是我的目标,这只不过是世界的一隅,弹丸之地,何足挂失,我告诉你一件事吧,道祖和渔夫都在天上,只有上天,才能真正的掌握永生的秘密。”

    她意气风发。

    她还以为这一天还需要很久,没想到来一趟蓬莱涧就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秘密。

    真是太妙了。

    “再见了,你们都去死吧!”

    第五长老,也就是宫主柳妙竹双手结印,两只手快速交叠,速度很快,瞬间,天空裂开,无尽的光芒爆发。

    整个蓬莱涧地面裂开,天空剧变,旋涡不断地旋转。

    “以身化道,万物炼狱图!”

    柳妙竹缓缓地伸手,她消失了,顿时,蓬莱涧出现了裂痕,地面涌出了岩浆。

    如同地狱一般。

    李虚惊呆了,整个蓬莱涧开始崩溃,地面不断地出现裂痕,火山喷发,这就是九品的以身化道力量。

    这个柳妙竹不简单。

    他掌握有很厉害的秘密。

    李虚本来想追柳妙竹将她擒获,但是来不及了,因为这里有他的很多朋友。

    除了窃道者之外,他将所有的人全部都弄进山河社稷图当中。

    这时候,万物炼狱图开始爆发。

    窃道者开始崩溃,就好像是被火花迸溅,不断灼烧,蓬莱岛开始坍塌,岩浆喷发,大地裂开。

    轰隆一声,电闪雷鸣。

    除了他之外所有的窃道者到处跑。

    有的被雷电集中,直接灰飞烟灭。

    这里呈现出大恐怖,就好像是末日,坍塌不断,李虚怕窃道者侥幸活下来,于是他自己亲自出手。

    手持着一把剑,一剑一个。

    “不要杀我。”窃道者在大喊。

    “你们窃道的时候,有没有想到今日?”李虚冷冷望着她们,道:“被你们的窃道的人让你们放过他们的时候,你们有没有想过他们?”

    只要是窃道者,杀无赦。

    李虚不断地击杀一切。

    “窃道者总部在哪里?”李虚问道,“谁说,我饶你们一狗命。”

    “雷泽。”有以为长老道。

    “真的在雷泽吗?”李虚问道。

    “是的,就在雷泽。”有长老道。

    “谢谢。”李虚道,不过还是手起剑落,将刚才那个说话的长老贯穿。

    “你不是说放过我吗?”

    “说说而已,你又信。”

    “言而无信的小人。”

    “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君子。”李虚嘴角露出笑容,开始斩杀,与此同时,蓬莱涧快速崩溃,火山爆发。

    足足持续了半个时辰,窃道者全部被宫主柳妙竹的力量弄成了渣渣。

    李虚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

    其实根本就用不着他出手,窃道者将彻底覆灭,蓬莱涧彻底化作了恐怖的炼狱,没有一块完整的土地,到处都是喷发的岩浆。

    远远望去,就是一幅恐怖的末日。

    也就是从今日起,蓬莱涧镜不复存在,不管是什么,都消灭得干干净净。

    李虚站在蓬莱涧的入口,望着不断喷射得老高的水浪,觉得无比炙热,这一恐怖地域算是彻底毁了。

    他无奈摇头叹息。

    心神一动,将山河社稷图中众人放出来。

    山河社稷图中人转瞬间就出现在外面,心中大为震撼,现在终于想明白李虚瞬间消失的秘密。

    “多谢救命之恩。”魔窟魔王拱手道谢,要不是李虚出手,他肯定就得死在蓬莱涧。

    “多谢。”

    众人一一道谢,然后纷纷离开这个地方,这里已经没有再待下去的必要,蓬莱涧都毁掉了,还留在这里干嘛。

    只剩下三拨人还没走。

    御史大夫和祭酒分别代表于御史台和太学府。

    “什么时候再来颛顼皇都,我请你喝酒?”祭酒问道。

    “随便欢迎来颛顼皇都!”御史大夫道。

    李虚道:“你们帮我查一件事,看看有没有渔夫的记载,这个人太神秘了,关于他的资料真的是太少了了,对了,道祖也帮我查查。”

    “有啥问题吗?”两人一脸的疑惑。

    “道祖传道后就消失了,但是我在蓬莱涧曾经见过他的踪迹,我总感觉事情不简单,你们调查一下皇都的所有档案,看看有没有关于他们的记载。”

    “查到了呢,写信给你吗?”御史大夫道。

    “不用,过几日我就去皇都找你们,我现在得去一趟雷泽,看看窃道者的老巢。”

    怪不得一直找不到切道宫的总部,原来在屏蔽天机的雷泽当中。

    雷泽也是大恐怖之地,跟三途河,山海界,蓬莱涧齐名,都是非常恐怖的地域。

    祭酒和御史大夫点点头,两人都离开此地。

    唯一还留在这里的就是女儿国的人,安知鱼躲在李虚的后面,她们留下来肯定是跟她有关,她们心还不死啊。

    都说了不想当国王。

    李虚的目光扫过去,也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们。

    女儿国的少司命,国师和祭师缓缓走过来,目光扫过来看了几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御剑离开这里。

    安知鱼拍拍心口,松了一口气,就怕她们说要自己回去继承国王之位。

    “瞧你怕的。”李虚笑了笑,觉得安知鱼真的搞笑,额头都浮现冷汗了。

    “说实话就有点怕她们。”安知鱼挠挠头。

    “等你修炼到八品就不用怕她们了。”李虚道:“八品很快了,走吧,我们去雷泽。”

    李虚将腰间的蠃鱼放出来,蠃鱼放大数百倍,遮天蔽日。

    “师父,我们是不是忘了一件事情?”妲婍琉璃般的眼眸闪烁着光泽,突然想到了什么。

    “忘了什么?”李虚望着她。

    “不是说我们将水仙儿弄出来,就给我们两个亿吗?她们现在人都不见了?”妲婍道。

    “大意了。”

    李虚突然想起来这件事,这件事都能忘记,“算了,等我回颛顼皇都再问她要,这两亿它跑不掉。”

    还是先去雷泽吧。

    他们落到蠃鱼的背部,蠃鱼出发按照李虚给的路线开始前往雷泽。

    李虚躺在蠃鱼背部发呆,安知鱼和妲婍则在一遍睡觉,倒也听安安静静。

    两日后。

    到达雷泽。

    雷泽在道州南边。

    虽然苗兜也在南边,但是两者之间相隔十万八千里。

    前面不远处雷霆环绕的地带就是雷泽。

    李虚将还在睡觉的妲婍和安知鱼弄醒。

    她们揉揉迷迷糊糊的眼睛,打着呵欠,望着天空中噼里啪啦的雷霆,上面出现了各种异象,看起来就好像每时每刻都有虚空崩碎。

    “这就是雷泽!”安知鱼吃惊,“怎么感觉比蓬莱涧还要恐怖?”

    “这能进来吗?全都是雷暴天象,怎么进去?”妲婍觉得有些荒谬,一进去,怕是立即会被雷霆打死的吧。

    两个女孩瑟瑟发抖。

    她们有点怕。

    “带你们来这里的目有两个,一是将我想知道道宫的总部,看看这里面有什么,第二个目的就是锻造你们的肉身,你们的肉身太弱了,特别是你知鱼。”

    妲婍的肉身,李虚一清二楚,不过还是不够强。

    安知鱼的就不用多说了,弱得离谱,估计稍微用力点,就会把她弄散架。

    “不会被电死吗?”安知鱼望着李虚。

    “死不了,没有那么容易死!”李虚无语,将蠃鱼再次化到挂件,降落地面,在雷泽的边缘凝视了片刻,道:“走吧。”

    李虚踏进去。

    走了数十步,但是身后并没有脚步声传来,她们都站在雷泽的边缘,不敢进去,天空中有噼里啪啦的闪电。

    她们害怕。

    “快点。”李虚道。

    “妲婍,你先进去,我跟着你。”

    “知鱼姐姐,还是你先进去,我跟着你。”妲婍做出请的手势。

    李虚走出来,一步出现在她们的身后,一推她们的背部,将她们推进雷泽当中。

    顿时,天空中的雷霆降落,雷霆顿时环绕而来,两人的身体都抖了抖。

    “麻麻的,比天劫还要弱一些。”妲婍让雷霆环绕而下,看着可怕,感觉也不怎么样啊?

    “这只是外围,越往里面雷霆的力量越强。”李虚解释。

    李虚在后面不断推着她们,催促他们,让她们走快点,磨磨蹭蹭的,成何体统。

    渐渐的她们也适应了雷霆,心中的恐惧也被克服了,只是雷霆的力量如来越大,当深入数百里的时候。

    两人滋滋滋滋的一下,瞬间倒在地面。

    安知鱼特别严重,浑身抽搐,躺在地面口吐白沫,一副要挂掉的样子。

    李虚则在旁边笑:“你们两个是不是傻?”

    笑得肚子痛。

    “撑不住不会结出灵力结界的吗?”李虚笑出了声音。

    她们结出灵力结界,恶狠狠地望着李虚,真想揍他。

    刚才说用身体硬抗的是他,现在说结出灵力结界的也是他。

    真难。

    “你们两个慢慢淬炼身体,我去前面看看,放心吧,这里除了雷霆不会有其他危险。”李虚刚才观察一番。

    这里的各种危险都被扫除了,只有雷霆有威胁。

    “要是真的有危险,就预警。”李虚指指安知鱼的项链,妲婍的戒指。

    “知道啦。”

    “不要急,慢慢来,我就在前面。”李虚说着原地消失,让安知鱼和妲婍慢慢淬炼自己的肉身。

    他独自往前面走走。

    再次深入数百里。

    李虚看到了雷泽中的结界。

    他一手印拍出去,结界破碎,眼前出现了幽森的宫殿群。

    上面写着两个字:“神殿!”

    旁边还有四只石狮子。

    每只狮子上面都写着道宫两个字。

    “原来这就是道宫的总部。”

    李虚望着不可思议的宫殿群,“我倒要看看这里隐藏着什么秘密。”

    李虚一脚踏进神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