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就是神! 历史里吹吹风

第四百四十章:造物主就在那里(月底求月票)

    两个使徒一个蜥蜴人乘坐着飞行魔毯穿过天空云海,一路不知道飞了多久,只看见原本的蓝天白云渐渐化为了夜幕沉和群星密布。

    最终,他们来到了一座海边的港口城市。

    这里曾经隶属于查尔领,如今叫做查尔行省,而港口的名字是蓝河港。听名字就知道这里是一个出海口,拥有着一条名字叫做蓝河的河流。

    据说月亮升起的时候这条河会变成蓝色,整条河都会因为月光而成为一条蓝色的系带。

    飞行魔毯在静谧的夜色里落入了这座城市,停在了河流旁边一座看,上去有些奇怪的彩色房子面前。“到了。““就是这里。“

    奥兰和苏科布一起下来,来到了房子面前。

    奥兰登上了几阶阶梯,整理了一下衣服之后,面色非常凝重的敲门。“咚咚咚!

    直到飞行魔毯停在了屋子面前,奥兰亲自上前敲响了这座房子的大门的时候,阿努才终于将视线聚焦了过来,发现了它的特别之处

    蜥蜴人站在门门】和阶梯下面,抬头看着它。“这房……“

    “怎么会是这样的?“彩色房子看上去不大,坐落在一片红色的花海中央。

    通体完全感觉不出到底是用什么材料制造出来的色彩鲜艳饱满得不像人间之物,房子背后还有一个巨大的轮子转来转去,就好像一一个大号发条。

    这是腥红女神费雯的奇迹道具魔轮屋。

    然而这样奇特的房子和奇异的花海摆在阿努的面前,阿努的目光和直觉却一直将它们掠过了,好像它就是一栋普通的房子,花海从头到尾就不存在一样。

    这种感觉太奇怪了,明明这是一样不属于人间的物品,其一出现就应该引起所有人的关注。但是一种感觉在告诉你,它就是属于人间的,它很普通,它很不起眼,不用关注它。而想要注意到这种不对劲的冲突感,至少也得拥有使徒级别的力量。阿努又看向四周。“血雾之杯。“筆趣庫

    血雾之杯他还是认得的,这一切都证明了这里就是腥红女神所在之地。苏科布知道阿努的感觉,同时告诉他为什么会这样的原因。

    他指向了花海周围散发出的淡淡迷雾∶“血雾之杯散发的香气和雾能够让人迷失,智慧权能也有力量能够达成这种作用。最初,幻术的力量本就起源自太阳之杯。

    血雾之杯和欲望之杯是太阳之杯的神血变种,而智慧种的掌握的各种幻术一开始也都是借用太阳之杯来施展的。随后他接着说道“使徒和神明行走人间的时候都会使用力量隔绝自身和人间的联系,让凡人无法关注到自己。“毕竟使徒和神话的力量已经超越了凡人的领域有的时候还是需要和凡人划开一条界线。’“不仅仅是为了避开麻烦,也是为了保护凡人。“阿努知道,这个需要保护和避开的凡人,他就是其中之一。等候了一会,魔轮屋的门终于打开了。

    苏科布一行人立刻朝着里面走去,而刚刚进入里面,黑暗就吞噬了他们。瞬间,天旋地转。

    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他们拉进了一个通道,三个人就好像被卷入了龙卷风里一样不断地往上,最后来到了一片未知的领域之中。苏科布和奥兰就好像无视重力和旋转一样,吸力一停下来就刚好以站立的姿势停下。而阿努就不一样了,他是摔在地上的。

    用力地爬起来之后,阿努又脑袋晃悠着地打了几,个转。“这……““这是在房子里面“

    “这房子里面怎么……这么……大“啪嗒!“

    他口吃一般地说着话,然后又一下子趴在了地上半天没爬起来。但是在晕头转向之中,阿努也大概看清楚了周围的情况。

    这是一个由无数菱面组成的巨大结晶体内部,每一个菱面都可以看到一个身影,各种各样的神术种子如同精灵一般在镜面之中穿梭,如同火光一般跳跃。

    这里绝对不是某个房间或者屋子内部。

    苏科布一被黑暗吸进去就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们刚刚穿过的是梦界的通道?“奥兰关注着四周∶“没错,不过这里不像是血之国。但是很明显这并不是腥红女神的神国,而是属于另一位神话。

    两人也大概猜到了是谁,就是欲望与炼金之神伊瓦提及的之前登临神座的那位神话。

    2012

    这里是梦界,神话道具真知之眼的神术之国。国度的尽头,一个高挑的身影朝着他们三个一招手。

    瞬间三人周围的场景不断拉长,远处的小点则不断放大,他们来到了神国的最深处。一实一虚两位神话的影子站在高处俯瞰着他们,在两道的影子后面长出一朵巨型血雾之杯。血雾之杯包裹着什么东西,发出如同心脏一般的跳动声。阿努抬起头看过去。就看到了两位神明并肩而立。

    一个红发,一个蓝发;一个显得很成熟,一个则看起来要年轻许多。红发女神脚踏实地的站着,目光明亮且威严。

    蓝发的神明则闭着眼睛悬浮在空中,身周环绕着冰晶或者雪一样的东西。苏科布上前一步行礼”苏科布见过两位神明,我代表真理与知识之神向您问好。”奥兰站在原地∶“奥兰见过女神,伊瓦神让我向您们表示问候。“

    苏科布和奥兰都曾经见过腥红女神,其中苏科布是在曾经美雅城的神战之中亲眼目睹腥红女神将肖打落深渊之中,而奥兰则是跟随着储物仙女圣拉菲尔见过这位神祇。

    阿努也跟着见模学样,跟在后面效仿着奥兰,只是动作有些僵硬。“阿努见过两位女神。

    至于问候,他也不知道库尔弥斯大人有没有让他问候。

    他更不知道自己是该说出来假客气一下呢,还是该老老实实地就这样,犹豫了一下的结果,就是最后半截话最终也没有吐出来。腥红女神将三人拉到了面前之后,再度转过身去“你们来见我是有什么事情“

    腥红女神靠近那巨大的血雾之杯,一股股强大的生命力量环绕着血雾之杯转动,催动着里面的生命体成型。光芒流转,里面隐隐透出一个影子。“咕咚!““咕咚!“

    声音如同海浪一般重重叠叠,回荡在神国之内,与此同时还伴随着山海般涌来的威压。那是生命孕育的音律,也是智慧转生者的意志。所有人不知道那是什么,也不敢问。苏科布这个时候率先开口说出了他们的来意,说出了关于诸神契约的约定。他们表示希望腥红女神也能够参与之中,并且打开苏因霍尔对外的界限。

    “不仅仅是苏因霍尔,万蛇王庭、白塔联盟还有所有的蛇人国家都将会一同敞开界限,迎接新时代的到来。“原本注意力完全都在血雾之杯内的腥红女神,这个时候终于变得认真了起来,对着三人垂下了目光。“签订诸神契约。苏科布和奥兰立刻感觉压力山大,不知道这位神明接下来会怎么回应。腥红女神没有说答应,也没有说不答应,而是问道。“契约如何签订“

    “苏科布,你是未来的契约与法典之神,你觉得你的契约和法典能够约束众神吗?

    苏科布立刻变得支支吾吾,别说袍现在,就算是他真的成为了神话,估计也无法真正约束神明。普通的誓言和契约,对于神明来说并没有意义。腥红女神又提出了另外一种誓约∶“用智慧王冠誓约?“这种誓约倒是强力无比,而且强力得有些过了头

    “你们该不会以为神明向至高的智慧王冠发下誓言,智慧王冠就会回应吧?“

    “那是智慧的神王和永恒造物之主的约定,庇护和指引所有智慧种族的力量,在他的面前一切智慧种都只是智慧种。“不论你是身为神明,还是还是凡人奥兰上前,毕恭毕敬的说道。

    “只是一份约定,一份诸神口头上的约定。”理红女神笑了∶”那么这样的契约就算签订了,你们又有什么能力能够约束众神呢?你们又有什么能够让人间的神明敬畏,其他神明又凭什么相信这份约定会如期进行。而这个时候,腥红女神又补充了一句。“而且。

    “如果真的有一种能够施加在神明身,上且不可违背的强烈约束,诸神又真的会愿意签订吗?““神们真的会愿意在自己的身上,框上这样的一具枷锁,而这个枷锁将来会不会成为被人利用的弱点

    ?这下,苏科布和奥兰顿时都沉默了。他们的想法是好的,也得到了神明的许可。

    但是诸神也都看出了些许问题,只是没有当着他们的面说出来,或许是知道了问题,只是作为考验等待他们两个去解决。而现在,腥红女神彻底挑明了。

    腥红女神看着两人有些沮丧,也没有再打击二人而是告诉他们一条道路。“有一个方法,你们如果能做到的话诸神契约便可以成功缔结。”两人立刻忍不住问道∶“女神啊,请您告诉我是什么方法?“腥红女神眼中露出了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告诉这两个神明预选。“去找到《王权血裔》石刻。“

    “用它作为诸神契约的见证之物,向它发下誓言”

    “当你们真正拿到王权血裔石刻的那一刻,就是诸神契约缔结之时。“两人愣了一下。

    他们虽然有拿到易物使者湖中仙女的幻梦藤之叶但是他们的权限并没有资格看到关于《王权血裔》石刻的资格。

    所以两人既不知道王权是什么,血裔是什么。

    但是石刻这两个字倒是听明白了,大概是刻在某样石头上的东西。

    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王权血裔》石刻,在蛇人之中声名赫赫的图画是《失落之国》,还是三叶共生者留下的。苏科布∶“女神!““王权血裔石刻是什么““那是非常强大的道具吗,神器“奥兰则问道∶“这样就有用吗?“

    腥红女神看了一眼两个人,知道他们并没有从各自的神那里知道《王权血裔》石刻的消息。“那只是一块石板。

    “它铭刻着最古老的神话,智慧种最初的神话。

    “描绘着所有的开始和来历,那块石板,上刻着智慧种最初的秘密。“智慧的王权,神话的开始,我们的来历和诞生权能的开端和终结。““一切都源自于此。

    “人间的诸神们身上流淌的是王权授予的血脉,拥有的是神王赐予的力量。“在古老的神王和神王神子面前发下誓言,以其作为见证,没有谁敢违背。“

    腥红女神说得更直白一些”谁能够拿到那块石板,就能够知晓智慧起源的秘密,知晓鲁赫巨神的秘密。不过你们如果得到的话,千万不要去看,更不要妄图知晓上面的秘密。苏科布和奥兰对视了一眼“为什么“

    腥红女神∶“因为你们会死的,至少在你们成为神明之前是不可窥视的。苏科布和奥兰两个人越发肯定了那块石板就是一件神器。他们不知道的是,强大的不是石板,而是石板上刻录的画面。腥红女神说到这里,就没有多说了。

    腥红女神注重看了一眼苏科布,对着它说了一句。“问一下你的神阿赛,他或许有能够得到这块石板的方法。“王权血裔石刻在妖精的手上,只是得到它需要另一块石板作为代价。

    但是另一块石板调查了这么久,腥红女神也依旧没有下落,不过既然妖精说其还存在,那就一定存在。但是在寻找和回忆之中,腥红女神也大概有一些猜测。那块石板要么在阿赛手上。

    要么,就在另一个叛出真理圣殿的家伙手上。苏科布点了点头,他有着太多的疑惑,需要得到解答。阿赛虽然沉睡了,但是真理之门依旧还在,波里克也在。阿赛神所知道的一切,波里克也全部都知道。

    这一趟至少没有白来,腥红女神可以说是答应了虽然提了一个看上去似乎很难完成的要求,但是看起来其还是有缔结契约的意向的。

    “腥红女神。

    “感谢您的指引,我们下一次再来拜访您。“从头到尾,阿努都是作为一个小透明站在后面,连话都没有说上。或者说他来到这里,听到了苏科布、奥兰与腥红女神的对话,之后再转告给库尔弥斯,这就是他来这里的意义,然而阿努正准备跟随着苏科布以及奥兰一起离开的时候,神国高处的腥红女神却突然说了一句。“库尔弥斯的仆从,蜥蜴人阿努。“你留下来一下,我有些问题想要问你。“苏科布和奥兰对视了一眼,然后对着阿努点了点头。“那我们就先离开了。

    他们两人知道神明最后才留下阿努,应该是有些问题是要单独说的,并不想要他们知道。神术国度。

    苏科布和奥兰离开了,就这么把他给扔下了。

    阿努看着高处的神明,显得特别的紧张,之前跟随在另外两个使徒后面,躲在后面还好一些,现在直面神明的目光压力自然大得难以言说。

    库尔弥斯虽然说是预备神明,但是和真正的神明还是有着差别。嗯……大概就差几十近百万次的转生,还有一个纪元的距离。阿努脑海里千回百转,不明白这位女神特意将自己这个蜥蜴人留下是什么原因?“难道是自己刚刚有什么失礼的地方?“

    “不对,神明才不会管我做了什么,应该是库尔弥斯大人的事情。

    “腥红女神一定是有什么事情想要我带给库尔弥斯大人,肯定是这样的。“阿努确定了下来,然后拾起头想要说些什么。他已经筹措好了言辞和称呼,而这个时候腥红女神的一句话却将他的全盘计划打乱。“听说你得到了一件奇迹道具。这才是腥红女神将他留下的原因。

    奇迹道具可不是那么好得到的,每一件都是有主人的,更不会轻易落在这个纪元之人的手上。例如爱莲娜的指南针,雷的飞行器,费雯的魔轮屋。每一样东西都象征着他们的曾经。

    腥红女神实在想不明白,阿努是从哪里得到的奇迹道具。阿努∶“奇迹道具?“

    思考了一下,阿努大概明白腥红女神所说的是希望编织袋。阿努没有敢隐瞒,而是说道;”的确是有一件,是一位传说之中的妖精送给我的。”腥红女神问道;“妖精?可以说一说当时的情况么?阿努仔细地回想了一下,然后将当时的情况说了一遍。“食尸鬼之王阿克曼蒙袭击了我们的村落,想要知道库尔弥斯大人掌握的力量和秘密。“

    “库尔弥斯大人当时让我前往月光丛林边的小屋,将曾经关于畸变之眼和褐球藤实验的资料全部销毁。“当时。

    “我打理完小屋有些累了,不知不觉间就睡着了“说着说着,阿努的眼神陷入了彻底的回忆,回忆起了那个瑰丽得难以言喻的梦境。“我在梦里看到了一条梦幻的河流在头顶,在更远处,神圣的太阳拉长着棱角。”筆趣庫 ”我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太阳,温暖得让人感觉泡在泉水里一样,甚至一瞬间让我回想起了儿时最美好的时光。“我还看到了一条梦幻的星河,透着难以言喻的厚重和沧桑,那地方实在是。腥红女神看着阿努,整个人好像愣在了那里。

    她在确认,面前的这个蜥蜴人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是真的见过,还是信口开河。但是马上她就确认对方说的是真的,因为对方连知晓这些记录的资格都没有。阿努能够知道,那他就肯定见过。

    哪怕不是真正见过,只是在梦里。腥红女神突然打断了阿努的话,眼神有些复杂的说道。“那不是星河。“停顿了一下,腥红女神才接着说道。“那是梦幻星海。”那太阳也不是太阳,而是梦境的至高神器,无上权柄。那是神之杯。“阿努∶“神之杯“

    腥红女神告诉阿努∶“和万物母螺等同的神器,一切法则和咒印的源头。“

    腥红女神垂下了目光,用一种过来人的身份诉说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那就是因为没有神之杯,没有咒印和法则。文明将会陷入永恒的黑暗之中。阿努好像听明白了,实际上根本没有太明白。

    就好像一个人在草丛里对夜蛙诉说,说天空之中的每一颗星星都是一颗恒星,距离我们的单位是光年。他知道光年很远,却不知道多远;他知道星星很不一样,却不知道星星就是太阳。

    阿努此刻的心中在喊“什么那太阳是神器“万物母螺那样的神器那肯定是不一般的神器吧腥红女神看着阿努错愕的表情,便发出了一声叹息。“接着说吧!“你后面还看到了什么?阿努只能接着说道“我看到了一个影子从太阳里走了过来,她散发出的光影和太阳融为一体。“

    阿努使劲回想,却怎么也回想不出对方的模样,或者说他当初就根本

    没有看到对方的模样。“于是我问她是谁?““她好像说,很久以前人们称呼她是造物主的使者。”现在也是,她同时也是梦界和造物神国的守护者,神之杯的管理者。

    阿努使劲的回想,却没有注意到上面的腥红女神一下子往前走了几步,情绪显得激动。阿努依旧沉浸在那个梦的画面里,此时此刻恍然大悟。“没错,她也说过神之杯。“我想。““造物主国度的使者,那肯定是妖精了。

    他刚想要和腥红女神说些什么,就发现对方已经从上面走了下来,就这样站在自己的面前。

    腥红仔细的打量着阿努,看着这些有些丑陋的蜥蜴人,看着他不知所措的低下头。“我…我说错了什么吗?“他或许无法明白自己究竟看到了什么,见到了怎样伟大的存在。腥红女神仔细打量着他∶“妖精?“

    腥红女神想要发笑,但是却只能不断的摇头,笑声有苦笑,有哭笑不得。“那不是梦妖精。“蜥蜴人阿努。“

    “那是最古老的神,为人间带来希望和光明的最初神祇之一。““至高神明,梦境主宰。

    费雯发现面前的蜥蜴人什么都不知道,却经历了所有人可望而不可及的事情。

    蜥蜴人阿努∶“梦境主宰?奇迹神庙的主神?阿努总算是明白了什么,但是他的明白,对于费雯来说和不明白差不多。费雯已经知晓了自己想要知晓的事情,虽然这结果远远超出了她的预料。

    她以为是蜥蜴人得到了上个纪元的遗馈,却没有想到阿努竟然是得到了至高神明的赐予。”在月光丛林附近。“

    不过她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对着阿努说道。她转过身,又回到了那巨大的血雾之杯下,她开始还有些沮丧,但是渐渐的就露出了笑容

    “没想到,神就在苏因霍尔。“

    腥红女神一步离开,口中念叨着什么。阿努不知道腥红女神口中的那个神又是谁,那些存在距离他太遥远的,他所能知晓的只是自己的世界

    他有着自己的担忧,满脑子都是关于自己、蜥蜴人和未来的事情。

    所以他犹豫了良久,终于趁着这好不容易见到神明的机会,问出了一个自己最近非常关注的问题。“伟大的女神啊!

    “我想要问您一个问题。费雯告诉他∶“你可以问了。“阿努组织了一下言辞,之后开口说道。

    “您是开明的,你愿意和诸神缔结契约,愿意为苏因霍尔和所有凡人的未来而让步。““但是为什么您的信徒,您的仆从,却并没有继承您的意志?

    “例如你的人间的牧者之首门罗,他为什么没有完全跟随于您的意志呢?“

    “他所做的一切,可能是在阻挠这件事情。“腥红女神似乎并不是一无所知,或者说她已经知晓了一切。

    这位神明用平淡的语气告诉阿努“每个人坐在不同的位置上,每个人站在不同的高度,每个人都被不同的欲望和利益驱使。““不论是智慧种还是野兽,不论是凡人和神明。“皆是如此。”

    “我无法苛求每一个苏因霍尔人都是完美的,更不会如此去做;我无法去要求每一个信徒都能够完美无瑕,没有任何欲望,因为我自己都不曾完美,我所做的每一件事也都有着目的。”

    “门罗他统合了所有的神庙,整合了神权,他正在完成时代和我赋予他的使命。阿努张开嘴巴∶“可是…可是…您不觉得他做错了吗?“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都和您所期待的未来相悖啊?“

    腥红女神扭过头,看着还显得很稚嫩的阿努。“站在他的位置上来说,他并没有做错什么。“站在这个时间点上,他也没有做错什么。,

    “身为苏因霍尔之王,莫拉比能够整合整个王国能够治理好这个国家,就是最重要的。“

    身为神庙的神侍,门罗尽到了他的职责,也足够虔诚,哪怕是他自认为的虔诚,这也已经足够了。”至少,他完成了他在属于自己的时代应该扮演的角色。”

    “至于诸神契约,那是下一个时代的使命和故事,和他有什么关系呢?阿努抬起头,他突然明白了自己和神明之间的距离。不仅仅是在于力量上的差距,更在于时光之上的距离。腥红女神接看说道∶“不论是莫拉比还是门罗。““他们在施行着属于自己的正义,去高呼着自己的理想。“他们是信徒,是国王,但是更是被欲望驱使的人 ”分出对错的不是他们自己,是他们分别坐在了神权和王权代言人的位置上,而你跟随的,是代表着王权的莫拉比王。

    “至于对于我来说,对与错是他们在时代之上的意义和职责,是他们的历史责任。”腥红女神最后看着阿努,问出了一个直指他内心的问题。“阿努!“

    “如果你是一位护火神庙的神侍,你还会觉得莫拉比是错的吗?“

    “如果对于蛇人来说,杀掉所有蜥蜴人能够拯救成千上万的蛇人,能够让听有的蛇人获益,那么是不是杀掉你们也就是正义的呢?”阿努立刻高呼∶““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是正义的呢?“但是越想,他就越惶恐。

    阿努甚至突然想起了食尸鬼,想起了食尸鬼之王阿克曼蒙二世被封印之前所说的话。“下一个就是你们。“

    他内心的波动更剧烈了,忍不住地摇头。“食尸鬼怎么算是人呢?“食尸鬼怎么能够和我们相比,我们本来就是蛇人,我们曾经是蛇人。腥红女神∶”你所向往的对与错,和其他人的对与错是完全不一样的。”

    阿努震撼莫名,感觉有些东西在眼前崩塌,又好像看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神明也会被欲望驱使吗

    “神明也有属于自己的对与错吗?”神明也有自己的立场。”腥红女神∶“当然。“

    “魔灵之神代表着魔灵一族,欲望之神代表着炼金师,真理与知识之神代表着巫灵。”而腥红女神自己代表的就是真理圣殿,代表的是三叶人,她坐在的是真理贤者的位置上。

    她所代表的只是三叶人的正义,是希因赛的传承。

    腥红女神并没有掩饰这些东西,更不会用谎言去欺骗一个蜥蜴人,但是这些话语对于阿努来说还是太过于沉重。阿努站在神术国度之下,仰望着高处的神祇。

    正义和邪恶的界限,对与错的辩证,他以为是对的一切。似乎都在一瞬间崩塌。

    他突然想出了一个问题∶“那么谁能够代表蜥蜴人?谁又愿意和蜥蜴人同行?“最后,阿努带着震撼、迷茫、疑惑离开了神术之国。

    蓝河港。

    河水静静流淌的蓝河上,费雯从梦界回归到了魔轮屋之中。她推开了窗户,看向了远方。

    不久前从深海血之国走出的她,似乎知晓了下一站该去往哪里。“就在那边吗“月光丛林。“

    费雯早就知道造物主因赛神已经进入人间,悬挂于天幕之外、隐匿于世界幕后的神之月就证明了这一切。

    她知道因赛神就在这个世界,却一直不知道该去何处寻找。而现在,她从阿努身上知道了答案。

    手上拿着的项链,神话道具真知之眼突然散发出了光芒,一个身影出现在了费雯的身后。幽魂看了她一眼,似乎在问费雯准备去哪里。费雯对着记忆幽魂说道∶“还记得我们小时候吗?“幽魂没有回答,费雯却在自言自语。“你受了重伤,流了好多血。“莱斯特说你要死了,我真的吓坏了,我当时真的好害怕。我推着你,追逐着传说之中路过天空的船,寻找着传说之中的巫医。我们找了好久,真的找了好久,但是却都没有找到。 ”我以为真的没有办法了,只能向神明祈祷。“贾雯努力回忆着一切“接下来的事情我有些不记得了,只记得你好了。“腥红女神看向了身后,对着幽魂笑着说道。“或许,我们曾经真的见过至高的神明。“幽魂没有回答,费雯却在自言自语。

    “幽魂没有说话,始终是那副飘在空中,走到哪里都飘舞着雪花的模样。

    而这个时候魔轮屋却动了起来,朝着北方而去。腥红女神将幽魂拉到了身边,两人一起看着窗户外面。

    “出发吧!让我们一起出发。

    “去再度追逐着传说之中穿越云海的神明座驾,去寻找神话里的至高神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