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乾长生 萧舒

第949章 教导(一更)

    法空负手站在灵空寺藏经阁前的莲花池上,双眼深邃,看到了伦王府的情形,摇了摇头。

    不出所料。

    胡厚明怎么可能因为自己一句话而放弃兵权。

    这便是命运的力量。

    是挟裹着巨大的力量往前的,像滚雪球一样,想要改变它的轨迹可没那么容易。

    本身的定势形成庞大的力量,抗拒一切外力的改变,排斥其他影响的力量。

    这其中,性情为中心,志向为辅,外部环境为辅,凝筑成了坚实的力量。

    胡厚明即使明知道未来皇帝不是自己,即使气馁,还是不会放弃希望,不会束手就缚,还是要努力的挣扎。

    这便是他的性情。

    既然伦王选择这么干,那便没必要多说什么,未来的后果只能他自己承担了。

    他转身再次放出眼光,看到金刚寺情形,看到徐青萝他们正在他的药谷里锄草。

    周雨与周阳对药谷很熟悉了,毕竟在这里生活过一段时间,徐青萝与楚灵没在这边生活过,很是新奇。

    他们在药谷里玩了一会儿,法宁便出现了,看他们都闲着,便吩咐他们帮忙锄草。

    四人只能无奈的躬身锄草。

    周阳一边锄草一边抱怨:“师父,我们来是游学,不是来干这些的呀。”

    法宁抬头看他一眼。

    周雨忙给周阳一个眼色。

    可周阳没看到她使眼色,还是继续抱怨:“见过住持之后,我们便要去明月庵,见一见莲雪师伯,然后再去大雷音寺,嘿,大雷音寺呀。”

    他双眼放光,兴致勃勃:“据说大雷音寺的秘法多不胜数,任意一法皆可成就顶尖高手。”

    法宁又瞥他一眼。

    周阳仍旧兴致勃勃的道:“师父,我们能在大雷音寺得到这种秘法吗?”

    “你说呢?”法宁平和的问他。

    周阳摇摇头:“如果按照正常情形,是得不到的,可是我们不一样。”

    “有何不一样?”法宁问。

    周阳嘿嘿笑道:“我们有师伯呀,师伯跟大雷音寺的关系极好。”

    他知道法空与大雷音寺的澄烟、澄虚还有净离大师的关系极佳,不是外人。

    法宁道:“你师伯与大雷音寺的关系好,大雷音寺便能将秘法近观与你们?”

    “师父觉得不能?”

    法宁摇头:“你把秘法看成什么了?随随便便就传授?”

    周阳不由的看向徐青萝。

    徐青萝狠狠白他一眼。

    周阳缩缩脖子,随即又不服气的挺起胸膛。

    周雨无奈的摇摇头,被自己这个莽弟弟弄得没脾气。

    这是他们凑在一起私下的议论。

    法空师兄于大雷音寺有大恩,不仅仅是救澄虚与净离二位神僧,还有其他的事,欠了师兄老大的人情。

    师兄也是大雪山弟子,可毕竟不是大雷音寺的,虽然大雪山弟子彼此守望相助,可是大雷音寺地位非同寻常,还是要有恩必报的。

    大雷音寺对金刚寺友善,那是寺与寺的交情,与个人交情是不同的。

    大雷音寺一定会对师兄私下里偿还恩情。

    青萝身为女子,还是记名弟子,大雷音寺的诸多秘法恐怕都不能修习。

    那一直呆在师兄身边的弟弟很可能会受益,更何况法宁师兄与法空师兄的情谊也深厚,无人可比。

    他们这一次去大雷音寺游学,大雷音寺岂能毫无表示,吝惜秘法奇功?

    十有八九,会传秘法给周阳。

    这是他们私下里的议论与判断,还有憧憬与希望,却并不宜说出去。

    没想到弟弟周阳嘴快,忍不住,竟然说出来了。

    法宁扫一眼他们,对周阳正色说道:“你若抱有这般想法,很容易失望,一旦失望则易生怨尤心,这对你游学大雷音寺极为不利。”

    “……是。”周阳低头。

    他这个时候不敢反驳,不敢多说话,否则迎来的便是师父的长篇大论。

    半个时辰甭想脱身。

    法宁又扫一眼徐青萝。

    徐青萝忙露出甜美的笑容,娇声道:“师叔,我们知道啦,神功秘术不轻传,大雷音寺不会这么轻易传授奇功的。”

    法宁道:“师兄的奇功足够你们修行,修好任何一门,都能横行天下。”

    “是。”徐青萝乖乖点头。

    周雨也忙道:“我们的神功确实足够强大了。”

    楚灵抿嘴笑着不说话。

    法宁点点头:“贪多嚼不烂,人的精力是有限的,现在你们正需要勇猛精进的时候,不能分心他顾,浪费了精神耽搁了境界,那就得不偿失了,尤其是你们聪明绝顶,凡神功奇学一学就会,一练就精,反而更没有耐心细细打磨,没有水滴石穿的功夫,很能将神功秘术真正的练入骨髓……”

    四人听得暗自头疼,却不敢露出不耐烦神色,否则法宁便要端正他们的心态,又是一番长篇大论。

    他们做出洗耳恭听的恭敬姿态,一言不发的听着。

    法宁满意的停住了话头:“总之,你们去游学,需得打开心怀,敞开胸襟,抛开自傲贡高,舍弃自己,虚怀若谷,才能真正有所增益。”

    “是,师父。”周阳忙不迭点头。

    法宁看向他。

    周阳忙笑道:“师父,大雷音寺便是传我们奇功绝学,我们也不接受!”

    法宁满意的点头:“甚好。”

    楚灵道:“真不接受?大雷音寺的奇功绝学可真不少,很多都是皇宫禁苑都没有的。”

    法宁笑道:“你们呀……,总觉得自己最聪明,其实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众人不解的看他。

    法宁一直是憨厚而直爽的,平时说话也不多,但看到不对之处便会努力的矫正,绝不允许乱来。

    一遍说不通就两遍,两遍说不通就三遍,苦口婆心,总之是要矫正过来。

    周阳多么傲气的人,现在不已经伏伏帖帖的?师父说东他不敢往西,乖巧得很。

    “师父,我们犯了什么错?”周阳不服气的道:“我们怎么被聪明误啦?”

    “你们一直盯着外面,觉得大雷音寺的神功奇术好,觉得其他宗门的神功奇术厉害,总想学得更多的奇功。”法宁摇头道:“可你们却忘了最重要的一点。”

    “忘了什么?”周阳不解。

    法宁道:“忘了你师伯,要说神功奇术,天下间哪一个比得过你师伯?”

    “师伯他……”周阳怔然。

    他并没有觉得法空有多少奇功神功,平时一直不显山不露水的,好像只有神通而已,不见他展现武功之类。

    法宁摇头道:“天下各门的奇功,你师伯罕有不知道的。”

    “不可能吧……”周阳惊奇的道:“平时没见着师伯练功呀。”

    师伯的日子过得最是逍遥无比,不像师父一样做早课晚课,平时也不持戒。

    早晨吃过饭后,便去神京悠然转两圈,然后再去灵空寺或者其他地方转一转,回来之后很快就吃午饭。

    吃过午饭后,打坐调息半个时辰,然后呆在藏经阁里看书,或者去别处转悠。

    然后便到了晚膳,热热闹闹吃过晚膳之后,便回到静室里歇息,很少见他练功。

    看着师伯平时的作息与行事,会以为师伯根本不修习武功的,偶尔练一练剑法而已。

    法宁摇摇头:“所以说你们聪明反被聪明误,不见着师兄练功,就以为师兄不练功了?”

    “那如何练?”周阳好奇的道:“师伯的武功到底是什么境界呀,师父?”

    “是你们不可想象的境界。”法宁道。

    周阳疑惑,看向徐青萝。

    徐青萝点点头:“师父确实修为如海,深不可测。”

    “这……”周陽好奇無比,卻又有些疑惑,又有点儿怀疑,毕竟没有亲自见识过。

    法宁道:“你们想学的神功奇功,师兄多的是,而且无一不精,可为何不传给你们?”

    “师父,师伯都会哪些奇功?”

    法寧摇头道:“数不胜数,所以你们别想着去练别的神功奇功,而是要想办法多见识别人的武功,从而攫取有益的养份,完善壮大自己神功,这才是游学的根本目的,而不是让你们学其他的武功!”

    他哼一声:“你们真想学别的神功,直接找师兄便是,不必去求外人。”

    “是。”周阳慢慢点头。

    虽然疑惑好奇,可是相信师父不会骗自己。

    师父既然说师伯有无数的神功奇功,那师伯就一定有,为何一直不传给自己几人?

    应该别有深意的。

    可能就像师父所说,现在不宜分心他顾,要专注于眼前的心法,努力修练。

    楚灵笑道:“法空有那么多神功却一直不说,确实像他能干得出来的。”

    法空行事就是这般深藏不露,只露出一分来,藏了九分,有神功奇学也不外传,还真能沉得住气。

    “别再胡思乱想,好好锄草!”法宁道。

    “是。”四人乖乖答应。

    法宁满意的点点头。

    练功就怕眼高手低,沉不下心,浮躁难静,那便很难真正练到火候。

    尤其是佛门武功,更是如此。

    锄草能磨一磨他们的躁气。

    法空收回目光,笑着摇摇头,一闪出现在湖中小亭里。

    顿时鱼儿们纷纷跃出水面。

    清澈宁静的湖面被打破,鱼儿们在阳光闪动着银光,蔚为壮观。

    众人扭头看过来。

    法空正施展回春咒与清心咒给它们。

    法宁看一眼他们:“继续锄草。”

    然后飘身而起,来到了湖上,落到法空身边,笑道:“师兄听到了?”

    法空笑道:“老弟教训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