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汉道天下 庄不周

第263章 继之以礼

    第263章 继之以礼              

    去卑等人会意。

    草原上弱肉强食,被逐出狼群的老狼只有死路一条。

    如果不能表现出足够的实力,汉人未必有兴趣帮他们平叛,却一定有兴趣将他们一口吞掉。

    他们挑出十名勇士,就在汾水岸边,与汉军来了一场比试。

    结果让人瞠目结舌。

    包括刘协本人在内,都觉得匈奴人会败,但不会完败。

    毕竟骑射是匈奴人的祖传艺能,汉军就算出一两个骑射高手,也无法形成全面的碾压,大概率还是匈奴人取胜。

    可是不知道是匈奴人真的不行了,还是虎贲侍郎太勇了,最先比试的骑射项目中,虎贲侍郎竟然碾压了匈奴人。

    十名虎贲侍郎,每人十二箭,目标五十步,最差的一个六箭命中,最好的十箭命中,平均命中率在八箭以上。

    匈奴人却只有七箭左右,最差的一个只射中了三箭,简直丢了所有匈奴人的脸。

    骑射都胜不了,其他的就更不能看了。

    持矛近战,第一个冲锋,就有七名匈奴人就挑于马下,虎贲侍郎仅两人落马。

    下马步战,虎贲侍郎也都轻松击溃了对手,取得完胜。

    比试结束,包括呼厨泉在内,所有匈奴人的脸都绿了。

    观战的刘协拍着膝盖,咂了咂嘴。

    “单于,不用比了吧?”

    呼厨泉无地自容,连声答应。“不用比了,不用比了。”

    最后还有一个项目是团体战,不用看也知道,匈奴人输定了。

    个人战都没占着便宜,团体战哪有机会可言。论互相之间的配合,见识过汉军训练的呼厨泉太清楚双方之间的差距了。

    “这是怎么回事?”刘协一脸疑惑,毫不掩饰失望之情。

    呼厨泉面红耳赤,无言以对。

    一旁的艾肯说道:“陛下,就和马一样,哪怕是草原上最好的骏马,到了中原也会变得衰弱。我们逃难到此几年,既得不到粮食补给,又没有马匹更换,实力大不如前。如果能让我们回到草原上,用不了几年,就会恢复实力,成为陛下最勇猛的猎犬。”

    刘协诧异地看着艾肯。

    这小子很聪明啊,至少比呼厨泉强。

    怪不得他能在魏晋之间活得那么久,还生了一个强人儿子。

    “是这样吗?”

    “是……是的。”呼厨泉低着头,不敢看刘协的眼睛。

    刘协点点头,示意结束比试。

    他要让匈奴人看到双方的实力差距,认清身份,不要有非份之想,却不是求一时之爽。

    将来征战草原,还要他们带路呢。

    在刘协的示意下,郭武等人与参加比试的匈奴人交流感情,谈武论技,还解下腰间的战刀送给他们,当作礼物,以示亲近。

    捧着精美、锋利的环首刀,刚刚被打得鼻青眼肿的匈奴勇士转怒为喜,眉开眼笑。

    与后世的误会不同,匈奴人并不用弯刀,他们也用环首刀。有的是从战场上捡来的战利品,有的是模仿汉军制式打造的仿品,但不管怎么说,都无法和虎贲侍郎们赠送的环首刀相提并论。

    这可是安邑铁官打造的精品,真正的百炼刀。

    礼尚往来,匈奴人的兵器拿不出手,就用别的东西代替。有的是珍藏以久的珠宝,有的是自己的坐骑,有的是精心制作的角弓。

    借着这股热乎劲儿,刘协命杨彪设宴,款待匈奴人,让公卿大臣一起参加。

    杨彪会意,命人传话与宴的文武,一定要让匈奴人见识见识什么叫汉家威仪。

    天子用武力碾压了匈奴人,让匈奴人不敢妄自尊大,有轻视之心。他们要用文明征服匈奴人,让匈奴人自惭形秽,心生向往。

    杨彪准备宴席的时候,刘协与呼厨泉、艾肯闲聊。

    刘协问起了艾肯刚才提到的问题,也是他一直以来的疑惑。

    为什么中原会一直缺马?

    对这个问题,呼厨泉、艾肯其实也说不清楚,但他们都知道一件事。

    从北疆运往中原的马匹数量很大,每年都有数千匹,多的时候甚至数万匹。这两年中原战事不断,贩马就成了最赚钱的生意之一。

    一匹普通的马匹,在草原上也就是三四千钱,卖到中原,至少值一万。

    战马价格更高,通常在三万到十万之间。

    去除消耗,利润依旧可观,翻倍是基本有保证的。

    以太行山为界,贩马的路径有两条:一是经雁门、太原南下,一是经涿郡、中山南下。

    北疆的马匹不能直接运到中原,会因为水土不服,导致马匹大量死亡。马商会选择在中途调养一段时间,让马匹适应中原的气候和草料,然后再南下。

    在雁门、太原这条商路上,太原就是马商们最常选择的停靠点。

    因为太原有大量的山地,有牧草可用,马匹更容易适应由放牧到饲养的过程。

    至于刘协的问题,呼厨泉提了一个可能的答案:马的寿命虽然不短,能活三五十年,但真正能用的时间很短,也就十五六年。

    至于战马,除非精心饲养,很少能有保持状态十年以上的。

    刘协有点明白了。

    除非像蒙古人那样,将良田变成牧场,否则中原解决不了战马的来源问题,只能依靠西北地区。以眼下的条件来说,就是幽并凉三州。

    其他的地方或许产马,却无法拥有数量足够多的战马。

    越骑营逐渐消亡是必然的事,以至于后人都搞不清楚越骑营究竟是越人组成的骑兵营,还是表示骑术高超,能登山越水的意思。

    实际上,汉代设立越骑营的时候,百越之地还是蛮荒,还有马匹可用,只是后来百越之地渐渐推行农耕,马匹这种严重依赖草场的动物就少了,越人骑兵也不如北疆胡兵,消失在历史深处。

    刘协觉得自己把握住了重点,贩马绝对是一个大生意。

    将战马资源控制在自己手中,既能解决一部分财政问题,又能左右山东的形势。

    想卖什么马,卖多少,卖给谁,都是可以利用的手段。

    再者,即使没有战争,中原也需要大量的马匹来运输、邮传,每年的数量不少。

    如果说马腿是人腿的外挂,控制了中原的马匹来源,就是绑住了山东人的腿。虽不至于让他们寸步难行,至少也能控制他们的速度和行动范围。

    这样的战略高地,必须掌握在自己手里。

    原本有些模糊的战略渐渐清晰起来,而且有了实现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