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汉道天下 庄不周

第802章 所见略同

    荀彧为刘协详细解说了韩馥、袁绍对待冀州人的得失。

    韩馥是颍川舞阳人,颍川四长之一的韩韶族子,故太仆韩融就是他的族兄。袁绍是汝南汝阳人,四世三公的袁氏后人。他们对待冀州人的态度几乎就是汝颍人对待冀州人的态度,甚至可以说是中原人对待冀州人的态度的典型。

    他们的态度看似不同,实则相似,只是因为两人的实力悬殊,心态上有所不同。

    韩馥是典型的名士,对冀州人充满偏见,也谈不上信任。他最后将冀州让给袁绍,就是这种心理的体现。

    只是他没想到,他不信任的冀州人没把他怎么样,他信任的袁绍却要了他的命。

    袁绍实力更强,也更自信,相信自己能够掌握冀州。所以他入主冀州之后大量起用冀州人,也在一定程度上赢得了冀州人的拥护。

    但袁绍本质上和韩馥一样,并不信任冀州人。

    他信任的还是汝颍人,如郭图、许攸等。

    而且他高估了自己的号召力,低估了冀州人的自尊心。

    当他企图剥夺冀州人的兵权,交给汝颍人时,双方的分歧就暴露出来,最后演变成汝颍人支持袁谭,冀州人支持袁熙的局面。

    袁绍想用帝王术进行平衡,但是很显然,他的手段没有他想象的那么高明,最后冀州人夺取了控制权,而汝颍人也拥立袁谭,软禁了袁绍。

    这里面有一个根本原因,就是汝颍人空有智谋,却没有足够的兵力。

    袁谭麾下的将士大多来自于汝颍人的部曲,再加上一些慕名而来的游侠,不足以与审配等人拥有的冀州兵抗衡,所以落了下风。

    帝王术的前提是双方实力相近,没有一方可以独大,才有平衡的空间。如果实力过于悬殊,这平衡是无法施展的。

    但这个问题对天子并不存在。

    天子手握并凉精锐,还可以调集山东州郡的精锐参战,实力远在冀州之上,并且对冀州形成了合围之势。以田丰、审配的见识,不可能看不出这一点,他们能做的只是据城而守,拼消耗,比耐心,绝不敢正面迎战。

    十几万大军顿兵坚城之下,消耗是非常惊人的。天下刚刚太平,山东虚弱,一旦战事胶着,人心必然浮动。

    到了那时候,田丰、审配就有了讨价还价的机会。

    比如说,要求朝廷推延甚至取消度田。

    这不仅是为冀州谋利,更是为天下士大夫谋利,很可能得到山东州郡的支持。就算没人敢直接支持,暗地里消极怠战也是有可能的。

    真到了那一步,天子可用的兵力就有限了,说不定还要防着山东州郡兵临阵倒戈。

    要想避免走到这一步,天子应该改变战法,化解田丰、审配的希望,让他们无力可借。

    比如下诏明示,不会强行度田,又或者引冀州人入朝,增强冀州人在朝堂上的声音,以示朝廷善意。

    天子不仅有这样的基础,而且已经这么做。

    孝灵帝出于河间,灵思皇后出于赵国,天子身上流着冀州的血。

    赵云、夏侯兰等入仕,成为天子近臣,更是明例。

    如果能从冀州选几个世家女子入宫,还有谁会相信朝廷排斥冀州人,谁会觉得天子所率大军与秦军一样?

    到时候,只怕田丰、审配也会主动请降。

    荀彧最后做出总结。“所以,城要围,但不必急攻,以当攻心为先。”

    刘协没说话。

    荀彧的方法不能说不好,但……太软弱。

    这未必是荀彧有意为之,而是一种集体潜意识。

    读书人嘛,习惯地想要以德服人,习惯地想避免武力,也习惯地鄙视所谓的雄主。

    因为雄主往往意味着君权强而臣权弱,与儒家的理想背道而辞。

    但是他却认为,治理这么大一个国家,一心想着以德服人是不行的,该强硬的时候一定要强硬。

    没能借机清洗一下山东州郡已经留了隐患,不能再让冀州人心想事成,以为谁都可以和朝廷讨价还价。

    但荀彧所言也有一定的道理。

    攻城、攻心都要有,恩威并施,不可偏废。

    之前甄宓也提过类似的意见。

    示威,他有充足的准备。施恩,他准备不足,有必要予以重视,并加以补充。

    两人谈了很久,有的意见一致,也有分歧,但总体而言,气氛融洽,双方都很满意。

    刘协最后问了荀彧一个问题:如何处置袁绍?

    荀彧想了想,反问了刘协一个问题。“陛下以为,袁绍该杀吗?”

    刘协也不答反问。“令尹以为呢?”

    “臣以为该杀,但时机已过。如果他和李傕一样,与陛下两军对垒,一决胜负,陛下大可像阵斩李傕一样杀了他,以明典刑。可是如今他已经称臣,称臣之后又无不臣之举,陛下以什么理由杀他?”

    刘协沉吟不语。

    他也在想这件事。

    不杀袁绍,意难平。杀袁绍,理难平。

    如果称臣之后还是随时可能被杀,以后想称臣的人不敢称臣,已经称臣的人也会不安,互相猜忌,在所难免。

    可是就这么放过袁绍,他又咽不下这口气。

    董卓可恶,袁绍更可恶。

    因为袁绍曾经怀疑他的血脉,说他不是先帝的子嗣,甚至想灭汉,鼎立新朝。

    这怎么忍?

    “陛下,袁绍已经是阶下之囚,生死系于陛下之手,杀与不杀,只在陛下一念之间。如果杀了他,陛下能一吐心中怨气,臣建议杀了他。如果不能,臣建议不必为他污了宝刀。留着他,或许比杀了他更有价值。”

    “此话怎讲?”刘协斜睨着荀彧。

    荀彧抚着胡须,微微一笑。“以臣对袁绍的了解,此刻的他只怕生不如死。之所以不死,一是担心死后无法见袁氏列祖列宗,二是怕疼,下不了手。”

    “怕疼?”刘协觉得这个理由很有趣。

    “袁绍虽是庶子,毕竟出于钟鼎之家,从小又过继到长房,衣食无忧,没吃过苦。这样的人看似无所畏惧,只是因为他有恃无恐,知道自己不会受到伤害。等他真的面对生死的时候,他可能比任何人都惜身。”

    荀彧一声叹息。“据我所知,袁绍此生唯一的一次直面生死却没有后退,就是界桥之战时迎战公孙瓒。”